虐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道门江湖 > 第四十四章 宿敌

第四十四章 宿敌

推荐阅读: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限量萌宝,了解一下我的手机通仙界妖精下山搞事业佔有姜西王爷,王妃喊你来生娃炽夏归时舒云化春雪我就喜欢惯着你逼真

    待我们冲到最近一只啼石跟前,我当脸对它虚晃一拳,它正侧身避过,我和龙三嗖地便往它身后窜去。

    我俩耳畔回荡着啼石群脚踏山洞地面的轰响,无暇顾及其它,只专心致志的对付各自眼前啼石。不知如此过了多久,连习惯劈柴的我都两臂发酸,龙三与我才穿过整个啼石群来。

    龙三看见眼前再无啼石了,忙停下拄膝喘气,擦着汗叹道,“累死我了!”。我觉得不妥,正要把他背上继续往前跑,却发现身后啼石无一冲我俩来,全背朝我们,继续往蛛群冲过去。

    这等景象看得我心下奇怪,不由得“咦”了一声。

    龙三扭头看了一眼,轻声道,“很奇怪,是不是?刚才被夹在两群怪物中间,大蜘蛛也没趁机向我们喷蛛丝。就像是……”

    我们交换了一个眼神,喃喃道:“……宿敌。”

    无暇顾及太多,我压下心中奇怪的感觉,现在才得空观察此时我们所处的环境。

    这是一个相当大的空间,军用手电筒向上向前都只可隐约照见黑蒙蒙的边际,也不复刚才钟乳石那种油蒙蒙的光泽了,变成了一种不太反光的岩石材质。所幸空气中除了有点啼石身上的骚臭味之外,还不算太浑浊,想来定有别的出口。

    我把眼前情况告诉龙三,他听见“出口”俩字,咬咬嘴唇并未说话。我心下明白,他冲着这人为的盗洞而随我进洞,心中少不得对揭开当年之事有所期待。

    两地都有人为投放的食人鱼,都有人为的入地痕迹,要说两事没联系,谁都不信。可当下还没遇到任何线索,就心照不宣想找出口离开,无非是自己本事不到家,怕事情还没眉目,先把自己命给搭进去。

    我的心里也同样不是滋味。但此刻,怕是必须要留那青山,再待烧柴了。

    这个山洞如此大,算算距离,顶部离地面怕是相当近。我打定主意,要是再找不到出口,就是打洞,也要从这里打出去。

    我们并肩往前行了大约三百米,四周气息变得干燥起来,臭烘烘的骚味更加明显了,地上偶尔可见一缕缕啼石身上的黄毛,还有堆堆粪便,一些兽骨,甚至之前那种大人面蛛的残肢。

    我小声提醒龙三,“这怕是快到啼石的大本营了。”,龙三声音中带些紧张,仍是小声回我,“你看地上粪便,怎么这么像人的?”

    我低头看去,心中咯噔一下。先前只注意到是粪便,未曾细细观察,此刻再仔细看,这可不就和人的粪便一模一样吗?

    但都说军心不可乱,我虽也觉着慎得慌,总归还是要先安慰他。“都说啼石吃人,我反正没亲眼瞧见过。我只知道这儿荒山野岭的,牧民在百里外从不靠近,基地的人更是基本没见过啼石。数量如此多的新鲜粪便,总归不是他们捉人来圈养着拉的。”。

    龙三听罢点点头,步伐轻松许多。就连我自己也觉得自己说得很有道理,紧绷的神经松了不少。

    如此又走了大约三百米,陡然出现在眼前的景象却令我和龙三瞠目结舌,皆住了脚。

    方才远处看不分明,以为前面是更多的啼石毛发在地上而已,不料走近一看,居然会动。仔细观察才发现,这团团黄毛,有鼻子有眼,竟是一小群啼石幼崽。这些小啼石还未发现我们靠近,正在眯着眼睛打盹儿。

    我们误打误撞,居然走到这群寻常人连一只都难见到的生物的大本营里了!

    龙三与我面面相觑,各自心里逐渐理清楚发生了什么事。

    啼石与人面蛛毗邻而居,以方才地上人面蛛新鲜残肢来看,它们常常爆发小规模冲突,但谁都无法灭了谁。索性洞穴这么大,两族各盘踞一边,上面生活着人类,颇有点战国时期中三足鼎立的意思。

    谁知方才人面蛛追着我们跑的方向,正是啼石巢穴的方向。啼石听见人面蛛来势汹汹,以为它们倾巢对自己发动攻击,遂只留下没有攻击力的幼仔,全员迎了上去。

    我们无意久留,相当默契地从一旁绕路而过,尽量蹑手蹑脚避免吵醒啼石幼仔。

    只过了两三分钟路程,两人脚下开始出现碎石,路变得有向上的坡度。龙三脸上不掩喜色,拿胳膊撞撞我,我长舒一口气,加快脚程。山洞里待着总归不舒服,我俩此时满心都想尽快回到地面上。

    前方坡度变得更陡,两侧山壁已然到了视线可以触及的远近程度,若按这个趋势下去,再不多时,我们就能通过一个斜向上的洞口离开这地方了。

    就这样,我与龙三默不作声地走着,一时山洞里回响着的只有我和他的脚步声,还有……

    还有身后轻微而密集的啪哒声!

    不对劲。

    听到那声音第一时间我就扭转手电,往身后照过去。等看清身后是何物之后,我不由被吓得一激灵。

    龙三察觉到我轻微一跳,刚开口想问我怎么回事,看到身后场景也住了嘴。

    刚刚那一大群啼石,现在就尾随在我们身后不远不近的地方。有些啼石已经挂了彩,不少伤口深可见骨,黄色的毛发上稀稀落落挂着暗绿色的黏液,瞧我们不再继续往前走,那些啼石也纷纷住了脚。

    它们并没有呲牙裂嘴,但这种时候,默不作声比吼叫更令人毛骨悚然。

    “怎……怎么回事?”,龙三咽下一口口水,绷着嗓子悄声问我。

    此刻我全身都紧绷着,不比龙三明白,连头都没功夫摇,脑子里全是问号。

    我不会觉得那群啼石跟在我们身后是为了遛弯,它们一定有它们的目的。一只啼石我尚且可以对付,但这么大一群皮糙肉厚的啼石,站着不动让我打,估计我都体力不够。

    空气中飘着一股奇怪的味道,不是啼石的骚臭,也不是血腥味,而是一种有点熟悉的,咸咸的腥味。

    略一回忆,我便想起,这是之前粘了我满身蛛丝的气味,此时正从我后脑勺的头发里悠悠发散出来。

    突然,我脑子灵光一闪,拉上龙三,就往坡的上方跑。

    身后啼石们也拔腿开追。

    方才一路上,我一直没闻到过蛛丝气味,直到刚才扭头向后看,才开始闻到它。也就是说,这个地方有微弱的空气流动,从我们现在奔跑的方向,流向后方。

    也就是说出口就在前面。

    龙三也反应过来这一点,不多问,只埋头跑路。

    在跑动过程中,双手要摆动以此保持身体平衡,手电筒在我们手中晃得天地都模糊了。如此跑了许久许久,我隐约看见面前有光,伴随着龙三“哎哟!”一声,我也一脚踩空,虚踏一步才趔趄落地。

    我们通过刚才那个梭形甬道,来到了一个地面平整的石室里。石室顶部光波流转,映得整间石室都水波粼粼的。

    石室尽头有个形似门的东西,却无门扇,门和石墙,和地面歪歪扭扭嵌在一起,像是小孩子拙劣地在墙上生生刻出的似的。门口有一个石雕,真人大小,栩栩如生却看不真切,身子像人,凸出水管粗细的血管,头部像啼石。

    看不真切石雕的缘故,是石室中央有七座碑形物,挡住了它。

    龙三用手电筒扫了一圈,在石雕门位置停了一下,略失望道,“没有出口。”。

    不用他说,我也感觉出来了。这个地方虽然有光,却是从石室顶部琉璃材质的东西里透出来的,整间石室里空气静止,不像有出口。

    最重要的是,在这里,炁场相当奇怪。我无法形容那种感觉,就像有比医院强烈百倍的x光照过自己全身,想吐,在感知里,上下左右不停变动,每个骨缝都有蚂蚁噬咬的麻痒痛。

    龙三脸色也不太好,终归比我强点。他望向我们来时那个黑洞洞的甬道,甬道那头已经没了啼石的声响,下定决心似的,拉着我走了回去。

    临洞口,我只觉得浑身飒然清爽,按捺不住好奇,回头瞥了一眼石室。借着室顶波光,我看清了那七座碑上刻的字。

    马丹阳、谭处端、邱处机、刘处玄、王处一、郝大通、孙不二。

    传说中的,北七真。

    紧接着,毫无征兆的,那个处在石碑身后的石雕上一道寒光闪过,我眼前一黑,居然晕了过去。

    我已多年没有晕厥过,只觉得眼睛一闭一睁,人就躺在了地上。

    倒是龙三见我醒了,激动了一番,凑近关切地问我何缘故。

    我比他更莫名其妙,连连摇头表示不知。

    无暇顾及旁的,望向来时的通道,啼石群已不在身后,此刻最紧要的是找到出口出去。从龙三口中得知,我竟昏迷了几个小时。在这段时间里,啼石群像消失了一般,一丁点儿声响都不见。

    那林格勒山谷外的牧民们见过啼石,如果这地方只有人面蛛守着的那一个出口,未免说不过去。况且之前我们清晰地感受到过来自通道的微风,现在在这石室门口仔细感觉,却一点风都没有。

    那么只剩下一种可能,有岔路。

    龙三手电筒已经没电了,我打开剩下那只电筒,和龙三往回小心翼翼地走。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006/79111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