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满堂娇 > 第一百一十二章 赔罪

第一百一十二章 赔罪

推荐阅读:医药巨头苍穹之上我有无数传承家有萌宝:陆总追妻不用愁婢女也秀色宫谋之名门毒妃全都知道我爱你躺着就变强了我不想逆天啊凡人修仙之仙界篇

    可算将牧戈送走了,这尊难缠而处处需得提防的大佛终于离开她家,沈芝恨不得敲锣打鼓在府上热热闹闹庆贺一番。

    这方才吩咐厨房多做些好吃的,打个盹的时间,碧雪自外面来,给她捎回封信。

    沈芝沃完面,接过锦帕擦擦手,犹疑着打开信:

    展信佳,沈二小姐。

    本世子原以为离开了沈府,估摸着得许多日子才得相见。幸得上苍垂怜,眼前便有个机会。

    柳相国邀本世子前去参加门下的诗会,因着缺个聪慧机敏的小厮,遂问沈二小姐可否愿意赏个脸,前来陪同赴约?

    …

    “呵,好大的口气,看他的样子似是笃定我非去不可。此番我还偏偏就不去。”

    碧雪疑惑,她家小姐怎的看信后如此恼怒?那送信之人不是说是个天大的好消息么?

    “小姐,您没事吧?”

    沈芝摇首,把信纸揉成一团随手掷在一旁。而后,目光不经意扫过时,瞧见了信纸背面的寥寥几字,浑身一怔。伸手拿回纸团,颤颤巍巍打开,她几乎忍不住落下泪来。

    元仲!

    这不是爹爹的字么?爹爹姓沈名毅字元仲啊!

    怎的会出现在牧戈送来的信纸上?

    沈芝脑海中迅速闪过许多种念头,竟都没有一个能让她稳下那颗惴惴不安的心的。

    她“噌”站起身,吓了旁边碧雪一跳,手抖得茶水晃洒到桌上。

    “出什么事了,小姐?”碧雪看着自家小姐剧变的脸色,心中升起不好的预感。

    “碧雪。”沈芝嗓音微哑,尾音落在唇边,声色极低。

    “假如有个你无比讨厌的人邀你陪同参加诗会,本心上你不愿意去。可是,他跟你说的话中,却隐隐透出了某些你想知晓的消息。你会去赴约么?”

    突然跳出来个为难的问题,碧雪显然没有想到,她拉着脸瞧着沈芝,认真思索着。

    还没等她考虑出一二三,沈芝摇摇头:“罢了,当我没说过吧。”说话间,先前皱得极紧的眉头缓缓松开,显然已经得出了她要的答案。

    “碧雪,去回了姐姐罢,就说我有事需得外出一趟,晚间回来。”

    “啊?小姐您要出门呀?”明明前一刻都没提起,怎的忽然就要出门了呢?

    碧雪心头藏了无数个不解,还是点头应了:“婢子这就去。”

    “快些去吧,晚了姐姐要亲自过来催我了。”

    “嗳。”说着,碧雪忙放下手里的活,麻溜转身出了屋门。

    途至去正厅必经之路上,碧雪正巧碰上陵舍,对方闲步于院中,看上去是出来透气的。

    也是,自牧戈世子走后,陵舍先生既不曾去找她家小姐,又不曾去寻李郎君,终日闷在厢房处。这么多日,是该出来散散步,开阔开阔了。

    碧雪如是想,微微笑着福了福身:“见过先生。”

    陵舍负手顿下:“无须向我行礼,我也不过是借住于贵府上之人。”他的话里带着碧雪都能听出来的落寞之意。

    碧雪出于同情想安抚一下,又想到自家小姐的立场,抿唇两相为难。最终对沈芝的忠诚占据了上风。

    “先生说这话,要是小姐听到,可是要生气的。或许您不知,我家小姐差人过来伺候之时,可是千叮万嘱:说先生是沈府贵客,万万不能慢待了去。”

    “她当真如此说?”陵舍脸上稍稍露出喜意,然只一刹那,他脸上的喜色便被迅速掩藏了。他没想到沈芝对他如此上心,想着此前累积头顶的阴霾一扫而空。

    “先生你…”碧雪痴痴盯着他,未察觉自己行为的不妥,“你笑起来之时,像极了我家姑爷。”

    话刚出口,她立刻垂头捂上嘴:“不,婢子是说很像傅郎君。”

    陵舍说不上来自己听到这番话的具体感受,那么多个字眼里,他的注意力皆在“姑爷”二字上。也许当初的决定是错误的。

    “自然。我家小姐自然是那样说的。”碧雪补充道。而后,重重颔首,“先生,婢子身有要事,这边先行告退。”

    “嗯,去吧。”

    陵舍抬眼远远看着沈芝院子所在方向,心头重重叠叠的不悦,在碧雪开解后到底是缓和了。这一刻,他无比想去见到她。

    “对了,你家小姐现下在何处?”

    碧雪回过身子:“想来应当在自己院子里,婢子出来时,她在房中呢。”

    …

    待碧雪再次回到院子,自家小姐没看到,却是瞧见了静坐在院中石椅上的陵舍。

    “先生,您怎么独自一人在此处?”

    “你家小姐似乎出门了,我在等她回来。”

    碧雪想不通,明明自己走时尚在房中的人,怎么回来就不见了。稍后统共不超过两刻钟。她想着,任由陵舍先生在院中干坐着等也不是办法。

    “先生,不如您先回去,等小姐回来婢子告知她您来过之事,如何?”

    陵舍没有直接回答问题:“她今日提过要外出办事么?”

    碧雪摇摇头:“未曾。”才说完,又否认道,“对了,婢子之前遇见您,就是因着小姐命婢子前去给大小姐回话…”

    “怎么说?”陵舍思来想去,以为沈芝又同上次府门外骑马的那儿郎出去了,没来由得心火越烧越旺。

    “小姐唤婢子去告知大小姐,午时不去用饭了。”

    看来就是那时候准备出去的。陵舍敛眉:“有人送信过来么?”

    经他这么提醒,碧雪恍然,旋身跑进屋。不多时,去而复返。

    “禀先生,这就是有人送与小姐的信。婢子思量,小姐就是从看了这封信后,才出现异常的。”

    碧雪把纸团递过去,眼睁睁看着陵舍面上的表情由最初的波澜不惊到后面的慌张,她难得在这张脸上看见这两个字。

    心也跟着紧紧揪在一处,猜想到她家小姐该不会遇到什么危险了吧?

    于是乎,嘴巴瘪着,一副快要哭的模样:“小姐她…她是不是去了什么危险的地方。”

    陵舍不会撒谎,只得照实微微点头,觉着这么说有些过于武断。

    复加以解释:“目前还没个定论。许是有些危险的,不过一切皆等我前去查探才知。”

    闻言,碧雪好忙抬手拭去眼角的泪:“先生要去接应我家小姐?”

    “嗯。”

    得到保证,她的心终于松了口气。

    两人不知,他们心心念念焦虑挂念的人,此时此刻正坐在牧戈的马车上。

    “等会到了柳相国府,本世子就唤你阿芝吧。”

    “阿芝?”沈芝十分不喜,无奈屈服在牧戈的淫威之下,只好笑嘻嘻回应,“小人谢过世子,多谢世子替小人赐名,感激不尽。”

    “你心中在骂我?”

    牧戈故意不去接沈芝递过来的茶水,俯视着跪坐于车板上的她,静待好戏的样子。

    没多会,只见沈芝端茶的手晃了晃,“哐当”~茶杯滚落,连着茶水尽数洒到沈芝身上。

    原本这杯热茶应该落在牧戈身上的,她实在没那个胆量,危急关头自己身子前倾过去挡住了茶水。

    她龇牙咧嘴地不顾形象撩起裤管,呼呼吹了几口,好在热茶不是滚烫的茶水,不然这下她该痛哭流涕了。

    “该~心存歹念之人,老天都看不过去。”牧戈如是落井下石。

    沈芝仰头狠狠瞪了瞪他,无声地说了句:“早知道不给你挡,让你被烫死。”

    她说话的动作被牧戈看了去,对方轻而易举解读了她的话。

    “看来你不想知道老家伙的下落了。”

    “老家伙?”沈芝不明所以。

    牧戈伸出手笑呵呵挑起她的下巴,逼迫她与自己对视:“还能是哪个老家伙?是你那个爹啊!沈毅,不记得了么?”

    他的笑容里,包含着浓浓嘲弄。

    “炸死逃出了京城,还不是免不了抓住。”

    “被谁抓住?”沈芝震惊,惶恐不安追问,满心扑在她的爹爹、母亲的安危强。

    “是你带走了他们?”难怪她后来再也没有收到过信,原来他们已经被人秘密带走,并囚禁起来了。

    “不不不。可不是本世子。本世子从西蜀启程来京中之时,尚未找到他们的下落。”

    牧戈的话几乎坐实了沈毅夫妇在他们手上的事实。

    石大哥呢?沈芝心想,他武艺高强,加之有爹爹的帮助,怎会轻易被抓到?

    沈芝整个人失魂落魄跌坐在旁,心思十分散了八九分,被牧戈从头到脚收入眼中。

    心像是插了根长刺,嵌在肉里,挑不出来又觅无踪迹。他说不出哪里不对,只觉得心情徒然直下。

    怎么会这样?

    “这就是你威胁我出来的筹码?”沈芝忍下不甘,睁着那双泛红的眼眸,即便是小厮打扮,因她本来身材玲珑且肤色白皙,乍一看难免教人顿生几分怜惜之意。

    “你…”牧戈把后半句吞回肚里,生生改了原来想表达的“要怪只怪老家伙太过蠢笨”。

    转而说道:“我也不是威胁你,你大可以选择不来。毕竟我现在人在京中,隔了西蜀千万里,就算想把那老家伙怎么样,也得回去啊。”

    他顿了顿:“再者,我的想法并不代表义父的想法。义父对待沈毅,是怀着复杂情绪的,不是我可以左右的。懂?”

    说罢,他别扭地转开头不去看沈芝的反应,余光却紧紧放在她身上。

    一席话,听得沈芝明明白白、心安不少。她后知后觉发觉牧戈在拆自己的台,来换她安心。

    这种被人打了一巴掌又赏个甜枣吃的感觉,真是见她有说不出的憋屈。

    她不想跟他变成相互欠人情的关系,毕竟两人道不同,更别提成为知己了。

    “知道了。”她弱弱回了句,“如此,今日柳相国这次诗会就当我大方,大人不记小人过,前来陪同你去罢。”

    “随你怎么说,关于沈毅夫妇本世子做不了主。就算能做主,也不可能放他们回来的。”

    沈芝正要开口,帘外车夫高声急促唤了声“吁”~

    “禀世子,到了。”

    牧戈“嗯”了声,理正衣摆率先就着车夫掀开的帘子,钻了出去。

    沈芝随在其后跳下马车,没走几步一个不小心一头撞上牧戈背脊。

    “唉哟~”

    牧戈回头瞧了眼她,打趣道:“眼睛是长到后脑勺上了?”

    “没!”沈芝抬头,一扫眼看到了恭恭敬敬站在相国府大门处的傅业夫妇。

    两人身旁跟了小厮,俱是怀中捧着礼盒,看上去便是花了大价钱的东西。

    难道他们也是来柳相国府参加诗会的?不对,沈芝直接否决掉自己的这一想法,忽而记起自己替他传播谣言一事。

    呵,敢情是被柳相国差人去质问了?这厢是来赔罪么?

    可遇上她,这赔罪就说不定了。沈芝庆幸自己没有一气之下掉头回沈府。

    否则,她还得想方设法重新来趟相国府。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022/7182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