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53 章

推荐阅读:妃常嚣张,魔尊当自强阴棺娘子奇迹的召唤师哥哥万万岁功夫医圣佔有姜西大明星主播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万世为王大王令我来巡山

    举着拉环的她,看着他,笑得那么甜:“我们结婚吧。”

    叶南平愣在那里,一时间分辨不出,她是不是在开玩笑。

    辛晚成就这么直勾勾地看着他,笑容一点一点隐去:“你不答应,我们就分手。”

    叶南平伸手,把她的手连同手里拿着的易拉环一同握在了掌心里。很严肃地看她,“别闹。”

    辛晚成面无表情地看了他许久,突然绷不住似的,笑了:“好。不闹。”

    她把自己的手从他掌心里抽出来,把易拉环随意地扔到桌面上。

    叶南平见她自己都绷不住笑了,以为这句玩笑也就这么过去了。

    他知道她在膈应些什么,确实,他当时一听许安宁出事,就什么都顾不上了,她心里肯定不是滋味。

    叶南平低眉思忖片刻,希望这话能让她放心一些:“许安宁说她挺喜欢那个杨岩的。”

    辛晚成愣了一下:“她亲口说的?”

    “对。”

    “那你怎么看?”

    他环着她腰的手稍稍一带,就把她带上了吧台边的高脚椅,他站着,她坐着,视线正好平行:“虽然这次赵子由报错了情报,那个乖乖水跟杨岩没关系,但这个杨岩,总归不是个好的结婚对象,我希望她能观望一下,行就发展,不行再换。”

    辛晚成垂眸,默默咀嚼他最后一句话。

    是啊,行就发展,不行就换,谁离了谁,不能活呢?

    叶南平见她视线不知飘向了哪儿,勾了下她的下巴,让她看自己:“想什么呢?”

    辛晚成没回答他这个问题,只是打了个哈欠:“我累了。”

    叶南平见她眼角都困出泪来了,也就没再揪着她聊这件事,回头看一眼墙钟,快要零点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用手背帮她擦掉那两滴泪:“那赶紧睡吧。”

    说着就要放她从高脚椅上下来。她看来是真的困了,都不愿意动,直接冲他张开双臂,要他抱她进房间睡。

    叶南平一笑――

    这姑娘,总有本事把他从低落的情绪中拽回来。

    他把她打横抱起,往卧室走。

    不知为何,她的双手缠在他颈项上,缠得比以往抱她时都紧,紧到都像是要埋进他的怀里。

    ……

    最近睡眠质量都特别好的叶南平,却在这个凌晨三点,莫名醒了。下意识地确认了一下她还在,便紧了紧怀里的她,闭上眼继续睡。

    这天的上午十点半,他要去参加延卿艺术展的开展仪式,本想带上她的,可她昨晚那么晚才睡,叶南平想想,还是决定让她多睡会儿,他自己八点醒了,本想悄声下床,却发现她人已经不在床上了。

    叶南平心尖瞬时一紧,随后耳边依稀响起浴室里传来的电动牙刷声,他才恢复常态,下床走去浴室。

    辛晚成她竟已经在刷牙。@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起这么早?”叶南平斜倚在门边,抱着胳膊看她。

    一大早,她还蛮神清气爽的,嘴里含着泡沫,含糊说着:“我想请一天假。”

    叶南平重拾步伐,走到她身后。二人的身高差,正够她把后脑勺枕在他锁骨。

    叶南平的手绕过她,拿过自己的牙刷,挤上牙膏:“干嘛去?”

    “我朋友不是策划快闪求婚么,我昨天放了她鸽子,今天得去找找她。”

    “好。”他按开牙刷的电源,开始刷牙。

    她稍等了他一会儿,二人前后脚漱掉嘴里的泡沫,把牙刷搁回洗手台。

    他拿过剃须泡沫,准备刮胡子,她却摁住他的手:“等等――”

    她在他怀里转个身,由原本的背对,转为四目相交。

    她冲他撅起嘴。

    叶南平一看,又笑了,她却只是无声地,努了努撅起的嘴。叶南平噙着笑低头,亲了她一下。

    在他准备撤开时,她主动加深了这个吻。

    这个吻,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缠绵。

    这个姑娘,也比以往任何时候都要更粘人……

    亲了足足五分钟,才堪堪分开彼此。

    她洗完脸就出去了,叶南平还留在浴室刮胡子,刮完了胡子,她也换好了外出的衣服。

    叶南平随口问了句:“我送你去?”艺术展开展仪式在十点半,他应该来得及先送她去见朋友。

    “不用了,不顺路。”她凑过来,亲亲他,笑着对他说,“再见。”

    ……

    这和往常的任何一天都并没有什么两样,叶南平参加完开展仪式,在餐会上应酬了一中午,下午回了趟工作室,下午五点发消息给她,约她一起吃饭,吃完饭再看个电影。

    有部好莱坞大片正在热映,她前阵子提过想看,可惜叶南平一直没时间陪她看。其实原本今晚赵子由约了他,但他推了。好好陪陪女友,多少弥补点他昨晚的过失。

    辛晚成却回他说,她要请朋友吃饭。

    叶南平也就没强求。

    他和向延卿今天还聊到了已经开赛的摄影大赛,想到这个,叶南平又提醒了一下她,不要错过提交参赛作品的时间。

    这次的摄影大赛为了公平起见,参赛者只公开编号,并不公开姓名,他就算身为评委,也查不到她的参赛信息,确定不了她有没有提交参赛作品。

    微信那头的辛晚成满口答应下来。

    晚上7点,叶南平到了国贸,赵子由已经在七楼的餐厅等他。

    叶南平已经料到自己免不了被盘问,一入座,赵子由开口问的却不是昨晚杨岩和许安宁究竟发生了什么,而是:“你女朋友昨晚回去没跟你闹?”

    “没有。”

    “真的没有?!”赵子由一脸不信。

    叶南平觉得有点不对劲:“你问这干嘛?”

    赵子由避重就轻地递菜单给他:“先点菜,先点菜。”

    点完了菜,赵子由的完美说辞也准备就绪:“我只是单纯的好奇,你女朋友见你为了另一个女人动手,竟然一点都不吃醋?”

    叶南平脑袋里过了一遍辛晚成昨晚的反应:“吃醋肯定是吃的。”

    “那你打算怎么办?”

    这家餐厅的落地窗,正对北京地标建筑大裤衩,彼此之间隔着高架桥,夜色下的高架桥,车流穿梭,形成一条移动的灯带,拥挤而浮躁,叶南平眉心微微蹙着,也有些烦躁:“还能怎么办?慢慢哄吧。”

    @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哟,叶南平竟然也要开始学着哄女人了?”

    “别光顾着揶揄我,是兄弟的话,给我出出招,该怎么哄?”

    赵子由还真的大方分享了一堆招数,国贸一楼就有野兽派花店,吃完饭赵子由就帮他去挑花:“女人呢,得从细节处哄,就比如这花,你只在纪念日送,俗;但你每天都送,那就是浪漫。”

    叶南平不是很认同:“每天送也挺俗的。”

    赵子由直接把他选好的花盒又放回柜台:“那你别买。”

    “……”买还是要买的,叶南平又把花盒拿了回来,示意服务生结账的同时,顺便把往后一年的花都订了。

    每天一束花,周一到周五送到工作室,周六日送到家。

    赵子由见他如此言行不一:“你不是嫌每天送花俗吗?那还送?”

    “……”俗也得试试。叶南平拎着打包好的花盒,走了。

    ……

    时间尚早,赵子由还想去国贸的酒廊约个酒,站在电梯外,按上行键:“喝两杯去?”

    叶南平直接按下了下行键:“哥们儿急着回去哄人,就不奉陪了。”

    赵子由不满:“你这叫过河拆桥!”

    “你可以去找你的商瑶。”

    听了叶南平的建议,赵子由忍不住乜他:“你以为我约得着商瑶的话,还会约你?她今天说她下班有事,推了我的约。”

    “……”

    叶南平的沉默,是他特有的拒绝人的方式。

    见他这么归心似箭,赵子由啧啧两下:“你丫太重色轻友了。”

    可转念想想,万一……辛晚成没被哄好,脱口而出要分手,再一脱口而出,说老赵也劝她分……

    赵子由想到这儿,后颈发硬,取消上行键,准备跟叶南平一起下地下停车场:“那你先送我回家。我车今儿限行。”

    ……

    叶南平把赵子由送回家,再折回自己家,才十点,他开了瓶起泡酒,一边醒酒,一边挑了部电影。

    挑电影挑得眼花缭乱时,才发现,他都不知道她爱看什么类型的电影。便一个类型找了一部。

    把许久没用过的投影仪打开,一切准备就绪,酒也差不多醒好了,叶南平给自己倒了个杯底,细腻的气泡在投影仪的蓝光下泛着幽幽的光泽。

    他尝了尝,醒酒醒的刚刚好,是女生会喜欢的口感。再看一眼时间,给辛晚成发微信。

    辛晚成没回。

    叶南平等了差不多十分钟。给她打电话。却被提示对方已关机。

    这姑娘大概是在惩罚他昨晚把她抛下了,当然,也有可能是单纯的手机没电。叶南平坐在沙发上,扫一眼香槟杯和花盒,有些哭笑不得,给她发了个微信:在哪儿?

    这次瞬间就跳出了回复。

    系统回复――

    对方已开启好友验证。

    ……

    过了零点,再打她的电话,得到的系统回复已经是:此号码已注销。

    叶南平去了趟她的租屋,就闫佳在,另两个都不在。

    他让赵子由联系商瑶,希望商瑶替他转告辛晚成一声:别玩儿了。

    商瑶却只回复了赵子由三个字:你别管。

    叶南平在她租屋楼下坐了一个小时,凌晨四点回到家,突然想到自己忘了确认一件事。

    他快步走进衣帽间。果然,她的行李都搬走了。

    ……

    一夜无眠。

    叶南平坐在沙发上,从凌晨,到清晨,再到上午……

    越来越多的细节涌上心头。

    她说:你不答应,我们就分手……

    他说:别闹……

    她便笑着说:好。不闹。

    他问她:想什么呢?

    她打着哈欠说:我累了。

    她眼角的一滴泪,仿佛真的是困出来的眼泪……

    她早上的那个前所未有的缠绵的吻。

    以及离开时,对他说的那句再见……

    她累了。

    所以不吵,不闹,和他说再见……

    ……

    这个姑娘就这么从他的世界消失,就像从没来过一样。

    真正想离开的人,从来都不是大张旗鼓的,而是在一个风和日丽的早晨,笑着和他说再见,然后,再也没有回来过。

    ……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042/7182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