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盛世书香 > 第537章 太尉府的危机

第537章 太尉府的危机

推荐阅读:戏精穿进苦情剧盛世书香万神祖师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全都知道我爱你她从末世来[50年代]佔有姜西金丝情缘之火凤戏青鸾影帝,你老婆又闹绯闻了燃情时速

    有哥哥这句话,映之便安心了,祝镕派人送妹妹回园子里,正要找争鸣派他去学堂打听弟弟的功课,却见他带着开疆来了。

    开疆站在边上听完祝镕的吩咐,待争鸣离去后,问道:“怎么,有人欺负平珒。”

    祝镕眉头一紧:“我还没想到这上头,只当是功课太难,他跟不上。”

    开疆说:“平珒跟着言夫子学了那么久,去纪州前在学堂功课就好,怎么会跟不上?这些个世家子弟,心眼多着呢,你别忘了,如今你爹不再是祝公爷,而他还是姨娘养的。我们过去在学堂里,这样的事儿也不少,不过是你我霸道,没人敢欺负。”

    祝镕沉声道:“多谢提醒,我会留心。”

    开疆便说:“你要我打听的事,有结果了,你猜猜,谁干的?”

    祝镕问:“秦家的人?”

    开疆笑道:“秦昊,平理的好兄弟,你说这事儿,平理有没有份?”

    祝镕说:“他不在京城,不和他相干。”

    开疆说:“我只查到,昨夜秦昊曾坐马车出现在城东,暂时还没查到他把人藏在哪里,但我想,他们几个兄弟一定有个什么据点,平理一旦回来,必定知道人在何处。”

    祝镕颔首:“大姐姐为何非要平理送扶意去见大夫人,我也算明白了。”

    开疆反而不明白了:“什么意思?”

    祝镕道:“应该是故意让平理避嫌,这件事,她还有她的目的。你也不必再查了,到此为止,别惹人怀疑。”

    开疆嘀咕:“神神叨叨的,行,和亲的事我是该避嫌,但平珒的事儿,若有麻烦,别跟我客气,我倒要看看,谁敢欺负平珒。”

    祝镕笑道:“还有件事,你得帮忙,明日往城里散播消息,说秦影抗旨逃婚。”

    开疆不明白了:“何必呢,会害了姑娘的名声。”

    祝镕道:“不至于,你等着看。”

    如此,隔天一清早,不能再装病的秦太尉,正换朝服准备上朝,下人急急忙忙跑来告诉他,从府外传来的消息,说他们家的小姐为了抗婚不和亲,连夜离家出走了。

    秦太尉气得拍桌子,怒斥:“谁传出去的,抓出来乱棍打死。”

    然而传言不仅没被遏制,更是演变出祝镕和开疆都无法控制的说法传遍京城,连秦家小姐与人私通这样不堪入耳的话都有了。

    可秦太尉上朝议政,皇帝只字不提,反是同僚们好奇怀疑的目光,让他很不耐烦。

    散朝后,几位关系亲密的至交前来询问,秦太尉没好气地敷衍了事,而后遇见祝镕兄弟几个,便恼怒地质问:“可是贵府里传出去的闲话?”

    平珞从容应对:“太尉大人,这是折辱皇后娘娘体面的事,传出去,对皇后娘娘和鄙府有什么好处?当务之急,找回影儿妹妹,堵住悠悠之口,才是上上策。”

    秦太尉细想,的确是这个道理,这事出了,不仅太尉府难堪,皇后更难堪,祝家的人没必要这么做。

    但看着老太尉拂袖而去,平珞却喊住了弟弟:“镕儿,你干的?”

    祝镕忙道:“我什么都不知道。”

    平珞瞪了弟弟一眼:“开疆有日子没来家了,突然跑得那么勤,你们难道是切磋武艺,又或是做学问?”

    祝镕不知弟弟们被自己训话时,心里颤抖是否和此刻一样,他努力稳住:“哥,这件事,我真不知道。这不是扶意不在家,开疆才来找我,平日里他也不好意思不方便来。”

    “别胡闹,别失了分寸。”平珞说,“你要明白,你一旦这么做,就是和皇后娘娘斗,为了别人家的姑娘,和自己的长姐斗,犯得着吗?”

    “是,我知道。”祝镕答应着,见哥哥没再追问,松了口气。

    平珞走了几步,又停下来,问道:“早晨听平瑞说,珒儿气色不佳,他念书太过用功,别累坏了,这几日扶意不在家,你抽空多关心些平珒,秦家的事,别瞎搀和。”

    祝镕忙道:“已经派人打听去了,若是功课跟不上,我们再商量。”

    正说着话,只见中宫的内侍来了五六个人,分别找人传皇后的懿旨,今日午后在御花园有茶会,邀请各府夫人进宫赏花。

    因雍罗使臣此番前来请求和亲,随行带了女眷和女官,她们也受到了邀请。

    然而受到最隆重待遇的,莫过于秦府,皇后竟派人以公主规格的轿辇,直接来太尉府接人。

    明眼人看着都知道,这是为了和亲的事,好让秦家孙女能和雍罗使臣互相熟悉。

    虽说不急着现在就嫁过去,那些使臣们回雍罗也好有个交代,记住了人品样貌,免得中途掉包,皇后主动表示亲和,也好缓解大齐不愿嫁嫡亲公主的强势。

    可是,眼下人人皆知,秦家小孙女失踪了。

    当日头过了正中,太尉府门外,华丽的轿辇和随行的宫女内侍,站了长长一列,已然等候许久。

    为首的内侍官,再一次来门下询问:“秦姑娘怎么还不出来,皇后娘娘等着呢,如此可大不敬。”

    管家连声道:“这就来,这就来,公公,您不如里面喝杯茶。”

    内侍官严肃地说:“皇后娘娘在御花园还没喝上茶,我们做奴才的,岂能先享受起来。您受累,再去通禀一声,再不敢耽误了。”

    管家满头虚汗,应付了内侍官后,一路慌慌张张跑进来。

    秦太尉这一头,家眷齐聚,也商量不出对策,见管家又来催促,秦老夫人无奈地说:“我去吧,向皇后娘娘请罪,这事儿瞒不住,你说病了,她也得派人来看,不见着面如何相信。不如借皇后娘娘之力,再满城找一找,就不说是我们弄丢的,就说教土匪抢走了。”

    秦夫人自从女儿失踪后,她的病突然就好了,听婆婆这么说,便插嘴道:“娘,这可不成啊,说被土匪抢走的,我们姑娘清白还要不要了?再者说,天子脚下,哪里来的土匪。”

    秦老夫人一时语塞,还真是,天子脚下,何来土匪。

    “行了,你带着儿媳妇孙媳妇先去。”秦太尉吩咐妻子,“不能坏了皇后娘娘的茶会,就先说影儿病了,不宜到御前。你们也不必解释,待茶会散了我去请罪,赶紧走吧,再耽误时辰,才是真正的大不敬。”

    众人没法子,唯有硬着头皮,簇拥秦老夫人进宫,令她们意外又紧张的是,皇后娘娘竟然信以为真,不禁没有责怪她们来迟,还关心秦影的身体,要她们离宫时,带着太医一并回去给瞧瞧。

    一家子女眷,坐立不安地熬过了茶会,席中雍罗国的女官和使臣家眷,还前来问候,但因语言不通,需要人从中转达,秦府的婆媳们,根本不知道自己和人家讲了什么。

    待茶会散去,涵之回到中宫不久,内侍便传话进来,道是秦太尉求见。

    涵之一笑:“秦太尉一把年纪了,还是火爆冲动,来得这么急。去吧,就说我身体不适,若无急事,请太尉大人明日相见。”

    这“急事”二字,说来简单,拿捏不易,秦太尉也不知道自己这事儿算不算急事,但他们家姑娘没出现在茶会,驳回皇后派轿辇迎接的颜面,不必再做任何描补解释,人肯定是不见了。

    于是很快,围绕着秦影失踪的话题,演变成了两国之间的矛盾,这毕竟皇帝拒绝以亲妹和亲在先,而后选中的人又公然逃婚抗旨,前前后后不把雍罗国放在眼里,回想不久前才结束的战争,连不相干的老百姓,都担心起来,责怪太尉府坏了大事。

    秦太尉一夜未眠,家里能派出去的人都派了,活不见人死不见尸,小孙女愣是没了踪影,他眼睁睁等着天亮,算着时辰好进宫面见帝后,解释清楚这件事。

    而这天清晨,祝镕起得也早,穿戴整齐后,就往园子里来。

    平珒在卧房里,睡得正香,祝镕进门来,见书桌上笔墨纸张凌乱,床边脚踏上也落了好几本书,他随手捡起来,坐在床边,唤了声:“珒儿?”

    平珒翻了个身,困倦地咕哝:“我再睡会儿,你们出去……”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101/78240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