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听说她是校霸罩着的 > 281:你今晚和我过去住吧(一更)

281:你今晚和我过去住吧(一更)

推荐阅读:光明神印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午夜探险直播嫡女休夫记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女主,人美路子野!凤求凰之引卿为妻霸器佔有姜西

    来的路上,褚向东安心了不少。

    这会儿看见他,心里那块大石头,才算“咚”一声,彻底地落了下来。

    两天一夜没怎么合眼,他也不若以往的俊挺开朗,眼睛里有红血丝,身上宽松的T恤也显得皱巴巴,不知道在哪里蹭到了一块污迹,衣服下摆看着脏兮兮的。

    就这样一副不怎么样的形象,却让小孩子紧抿的唇角,渐渐地松动,唤了一声:“爸爸。”

    “嗬——”

    褚向东发出一声叹息。

    尔后,上前接过了护士手中的碗。

    女护士很年轻,二十出头,中午在医院门口带了一碗汤面进来,看孩子招人疼,所以给分了一半儿,贴心地喂着吃。房间门猝不及防地被推开,她手腕晃了一下,有一滴汤水,溅到了欧阳敏学下巴上。

    褚向东坐在床边,从自己裤兜里掏出吃饭时剩下的半包纸,扯出一张,帮孩子擦拭。

    这个过程里,欧阳敏学一动不动地看着他。

    等褚向东擦完,他抬眸,对上了随后进来的陆川等人,便又开口:“陆川叔叔、欧阳伯伯……”

    一起去温泉山庄的时候,他还管陆川叫哥哥,这会儿自动转换,像个小大人般一本正经的样子,莫名地就将陆川给逗笑了,他勾勾唇角逗人:“不能叫欧阳伯伯了,要叫欧阳爷爷。”

    突然被cue的欧阳昱:“……”

    心中一阵排斥,他对上小孩儿有些茫然的眼,接话说:“不用,叫伯伯就行。”

    严格算起来,欧阳昱是木熹微那边的亲朋,他跟着母亲的辈分去叫人,也是可以的。陆川也就没说话了,笑了笑,拿着手机出门,去给江沅发消息报平安。

    徐梦泽跟着他一起出去了。

    房间里,就剩下褚向东、欧阳昱,和一起过来的两个民警,见孩子神志清楚,民警便在他吃完饭以后,给做笔录。

    “所以,等于说是你跑上山以后,再没见到那个女人了?”

    “嗯,树林里很黑,我踩空了,就掉下去了。”

    “那就这样吧——”

    民警看向褚向东,“孩子身上有伤,你们看看接下来怎么安排。其他事情我们这边继续跟进,一旦有任何消息了,咱们电话联系。”

    “好,辛苦你们了。”

    “应该的。”

    公务缠身,做完笔录后,警察先一步离开了。

    褚向东一行人,见过医生后,决定即刻让孩子转院回云京。

    欧阳敏学身上最严重的一处伤是小腿腿骨骨折,因为目前肿胀情况很严重,暂且不能施行手术,需要等上几天,小腿消肿以后,再安排医生,进行手术。新阳距离云京不算远,高铁一个多小时,开车也就半天时间便能抵达,他们和云京华安仁心医院联系后,便找了车,一行人陪同孩子,返回云京。

    路途中,褚向东和父母通了一个电话。

    于是,不等欧阳敏学抵达医院,木熹微和江沅,又陪着几位长辈,从家里前往医院,等孩子。

    褚向东没说,他父母自然不知道,欧阳敏学是木熹微弄丢的,见到她的时候,两个人一起唱白脸,将他们儿子数落得一无是处,尤其是褚向东的母亲,一个劲儿地安慰木熹微,说是这几年让她受苦了,自家那臭小子回来,一定好好教训,让他切实负起责任,当一个好丈夫、好爸爸。

    对此,木熹微颇不适应,却也不晓得说什么,只能勉强应付。

    她从小到大一直是长辈眼中的乖乖女。

    这几年,自觉受了许多委屈,这脾气能在褚向东、欧阳昱甚至孩子面前发泄,却无论如何,不可能去顶撞长辈,初次见面,给褚向东父母的印象便是:清瘦、文静、腼腆。

    欧阳昱的父母,因为孩子的事,这几年多少对她有些意见,可打心眼里还是疼爱怜惜居多,那一点小小的不满,自然不可能当着外人的面表现出来,因而,一众人站在医院门口等孩子,场面倒颇为融洽,丝毫没有褚向东想象中的鸡飞狗跳。

    晚上八点,孩子还没回来……

    奶奶葛汀兰神情间不见焦躁,侧过头,问自己丈夫:“我穿这一身没问题吧?”

    他们夫妻俩就褚向东这么一个儿子,葛汀兰年龄还不到五十,从小养尊处优,年轻时爱好诗歌散文,是个文艺女青年,后来开了个陶艺坊,生活安逸富足,穿衣打扮上,并不老土,这一天过来,她穿了白色雪纺衬衫,配一条黑色阔腿裤,身量高挑,端庄亲和,看上去,颇有些美容养颜产品广告上,中年女明星的风韵。

    她丈夫褚玉良,年龄大她几岁,黑发浓眉,眼眸深刻,不言不语的时候,看着颇有几分大家长的气势,不苟言笑,第N次被她问及这个问题,刻板的脸上,倒不见厌烦,回答说:“没问题,很好看。”

    葛汀兰叹了一口气,“会不会太素了?”

    见孙子是个喜事,理应穿鲜艳一些。

    转念一想,这孩子刚脱险,不宜张扬,算了算了,衣服反正换不了,她又问丈夫:“你说这向日葵他会不会喜欢?要不我再去买一束洋桔梗,或者满天星?”

    褚玉良:“……”

    叹口气,他提醒,“要不你问熹微?”

    他也没见过孙子,能给什么意见?

    葛汀兰一想,也是哦,转头便看向木熹微,“微微呀,这敏学喜欢什么花?”

    木熹微怔了一下,不知如何回答,露出了一个尴尬的笑容。

    “不喜欢?”

    葛汀兰显然想岔了,自言自语,“也是哦,男孩子喜欢花的比较少。不过这积木和变形金刚应该错不了,四岁多的小家伙,肯定爱玩儿……”

    站在边上听了许久,江沅忍不住笑了笑,“敏学很乖的,您送的东西,肯定都爱不释手。”

    “但愿吧。”

    葛汀兰又一次打起了精神,满脸期待地看向车流。

    她爱孩子,用丈夫的话来说:“慈母多败儿。”

    在褚向东的生命里,夫妻俩一直是严父慈母的搭配,对这唯一的儿子,他们一贯是包容多过要求,葛汀兰虽然嘴上总在嫌弃,内心里,却还是挺为儿子自豪的。

    她也没什么重男轻女的念头,可在得知有这么一个孙子的时候,意外之余,满满的喜悦。

    想象里,那应该是一个缩小版的向东,会跟他爸小时候一样可爱,只想到这儿,就毫无芥蒂地怜惜上孩子的母亲了,来的路上还一直听欧阳昱父母讲,得知木熹微是云京医科大学的高材生,八分的怜惜,一跃至十分满意,再见到人,心里想的,也就是怎么给两个孩子举办婚礼了。

    至于苏琪,自然不在他们考虑范围之内了。

    也就是需要之后道个歉。

    八点半,护送欧阳敏学的救护车驶入了医院。

    褚向东随行,跟着医生护士一起,将儿子抬放到了活动病床上。

    路上,欧阳敏学睡着了。这会儿又被一连串动静吵醒,眼眸睁开,便瞧见了一手抚在病床边沿,微微弓着身子的褚向东,弯唇叫了声:“爸爸。”

    “哎。”

    褚向东应了一声,唇角勾着笑。

    父子连心,哪怕相处时间不长,欧阳敏学也十分依赖他。

    “向东!”

    远远地,葛汀兰唤了一声。

    褚向东怕累着几位长辈,没让他们在门口等,可一行人专程过来,心里焦急,也就没听他的,凭感觉等,每当看见救护车,会特别留意,也就第一时间发现他到了。

    病人的情况不算危急,扶着床的医护人员,也就放慢了步子。

    一行好些人,将欧阳敏学护送进了病房。

    华安仁心医院是私立医院,优质服务一向在云京有口皆碑,大晚上的,值班接诊医生将孩子安排进VIP病房,离开之前,拍了拍褚向东的胳膊,温声叮咛:“家属们担心孩子的心情,我们这边都能理解,不过这时间不早了,也不要太影响孩子休息,晚上至多留下两个人就行了。”

    “好的好的,谢谢您。”

    褚向东将医生送了出去。

    陆川、欧阳昱等人才正好上来,跟着他一起进了病房。

    病房里,一群人围着欧阳敏学嘘寒问暖,他看看这个,又看看那个,乖乖答话的样子,惹得爷爷奶奶心疼不已,褚向东这个亲儿子在父母跟前一下子失宠了,他郁闷又无奈,眼瞅着江沅还站在里面,便偏头朝陆川说:“江沅不是还发烧着?你和泽哥也累了一天一夜,早些回去休息吧,这边也没什么事情了。”

    抬眸看了江沅一眼,陆川点点头,“行,再有什么事,随时打电话。”

    “知道。”

    笑了笑,褚向东转头轻声唤,“江沅。”

    江沅原本也没围聚在病床边,听见他唤,便从房内走出,简单地说了几句话,她和陆川、徐梦泽,一起先回。徐梦泽的车,还在木熹微家小区外面停着,龙朔的车,下午他也开了回去。

    三个人出了医院,实在觉得疲累,索性叫了辆出租,先回翡翠园。

    徐梦泽坐副驾驶位,江沅和陆川,便一起坐在了后排。

    上车后,徐梦泽报了地址,扯了安全带给自己系好,便阖上眼眸,闭目养神了。

    后排,陆川抬手在江沅额上摸了一把,轻声问:“好像还有点烫?”

    江沅声音低哑,“医生说是扁桃体发炎,会反复几天吧,没什么要紧的,挂两天点滴也就好了。”

    “回去得多半个小时,要不要睡会儿?”

    “不了吧——”

    江沅声音低低,抬眸问他,“你今晚住你哥那儿?什么时候回队里?”

    “不想回去。”

    陆川突然说,语气有点闷。

    江沅一愣,搁在腿面上一只手,便被人握进手心了。

    陆川攥着她的手,喉结轻动,“我想陪着你,最起码等你病好了吧。”

    “不是过些天有云京积分赛?”

    “嗯。”

    他摩挲她手指,嗓音低低,应了一个字。

    江沅偏头看着他脸,觉得他别扭纠结的样子,像个大孩子。

    她轻笑了下,“没事儿,我又不是小孩。”

    陆川默了会儿,还是不放心,许多纠纠缠缠的情绪,搅得他脑袋疼,他抿了下薄唇,想了一会儿,很正经地要求:“你今晚和我过去住吧?”

    江沅:“……”

    话说出口,接下来的似乎就容易了。

    他一本正经地看着江沅,“你这个样子,半夜再烧起来怎么办?那边其他人都不可能照顾你,我不放心。你今晚和我睡吧,我可以看着你。”

    “这怎么行?”

    他住徐梦泽那儿,江沅想起来便觉得别扭。

    可对陆川来说,他总不可能跟江沅住回去,毕竟那是她舅舅家,里面还有个小主人龙朔,徐梦泽这边就无所谓了,他们兄弟俩不分你我,三楼一整层也就他单住,叫江沅过去,还是挺方便的。

    “怎么不行啊——”

    陆川声音低低,哄说,“最近感冒多发,明月之前发烧也才刚好没几天,你现在又这么严重,回去了不等于把病毒带回去么?明天还放假着,再跟两个孩子朝夕相处,指不定又将人给传染了。”

    江沅:“……”

    她脑子晕乎乎的,竟然觉得陆川有些道理。

    陆川见她沉默,开口问前面徐梦泽:“哥,你说是不是?”

    闭着眼睛假寐的徐梦泽:“……是啊。”

    因为吵到了他,江沅多少有些不好意思,正沉默,又听他幽幽地补充了一句,“你要觉得不自在,我晚上去我哥们那儿睡,他就在我隔壁。”

    “不会。”

    江沅连忙开口,脸都红了。

    自己住过去,还把主人赶出门这种事,她是真觉得尴尬。

    可这话一出,徐梦泽便接腔,“那就好。”

    她好像被绕了进去?

    江沅抬手在眉心里挠了挠,再抬眸看向陆川,神情间有几许迷茫。

    陆川只觉得她难得迷糊的样子可爱死了,一抬手,又在她额头上碰了碰,拧着眉说:“你自己摸摸,这会儿温度更高了。好了别再想了,要不你跟我过去,要不我跟你回去,左右都一样。”

    ------题外话------

    嗯,同床共枕安排上了。

    下午七点多再见呀。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321/77590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