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 > 第一百一十六章 原来你叫曲小白

第一百一十六章 原来你叫曲小白

推荐阅读: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帝国第一宠:霍少的隐婚娇妻女主,人美路子野!凤求凰之引卿为妻霸器佔有姜西夫人,你马甲又掉了!限量萌宝,了解一下我的房分你一半每天都要甜一下

    吕吾睨着曲小白,忽又往前踏了一步,曲小白略局促地往后躲了躲,差点一脚踏空,多亏抓住了路旁一株小梧桐树干,才没有栽倒下去。

    “你……你到底想干什么?杀人不过头点地,你想要我怎么报答,就干干脆脆地给个痛快话,我曲小白一辈子最不愿意欠人情,否则会寝食难安。只要你说你想得到什么,我一定尽我所能。”

    巨坑。曲小白心里其实真的很担心他会提出什么苛刻的要求。现下这种时候,兵荒马乱的,她的能耐也是有限,该如何应付?

    见过坑爹的坑妈的坑儿子坑闺女的,自己坑自己的,这还是第一次见,曲小白心里苦。

    “曲小白?原来你叫曲小白。”

    “是,我是叫曲小白,但是,依照规矩,你得称我一声杨曲氏,我是有夫家的人了。”

    登徒子太多,她不得不提醒对面,她是有夫之妇,又不是黄花大闺女,毫无价值可言,不必撩了。

    她忽略了一点,登徒子是不管什么良家子不良家子,也不管什么有夫无夫的。

    对面吕吾又逼近一步,将她逼得不得不又后退一步,“那个,恩公,有话好说,我肯定是会报答你的,如果你急在一时,就请直说,如果不急在一时,请放我去山上寺庙为我的丈夫祈求平安好吗?”

    这个人很难搞。曲小白发现自己从一开始就处于劣势,被他给压得头都抬不起来。但她脑子里反而比刚开始清明了许多,对面是靖南王宠爱的儿子,身份非同一般,怎么可能对她一介乡下妇人感兴趣。

    除非他有什么恶趣味。

    她和度娘暗暗交流了一下,发现这个叫吕吾的人,除了喜读兵书好钻研武学之外,没有什么不良嗜好,二十四岁了,家里只有一妻一妾,平时连青.楼都不去逛。

    恶趣味应该是没有。

    那她还有什么可利用之处吗?没有吧?她是有点与这个世界格格不入,但她已经极力掩饰,他才认识她第二日,不至于看得出来吧?况这也不表示她有什么利用价值。

    至于她的丈夫杨凌,他是应召去当兵,且刚刚恢复“智商”不久,不至于就被人盯上吧?或者,这吕吾知道杨凌的一些底细?

    曲小白脑子里千回百折,一时间想了很多,但没有得出什么结论,心道只能走一步看一步。

    吕吾站住脚步,嘴角带笑,意味不明,“我又没拦着曲姑娘,腿长在曲姑娘身上,曲姑娘想去哪里便去哪里。我也没有要挟恩图报,是曲姑娘自己要求报答的。我现在怎么觉得,曲姑娘是在捉弄在下?”

    “不敢不敢,我一介村妇,岂敢捉弄吕恩公?小妇人急着上山祈福,这厢先告辞了。”

    在这样一个危险的人物面前,多说多错罢了。曲小白不敢再和他打对手,急急地汇入到人群里,想要趁着人多赶紧逃之夭夭。

    没想到一踏入人群,胳膊便被人扭住,从人群里把她给揪了出来。

    揪她出来的,自然还是吕吾。

    “恩公,你到底要怎样嘛?小妇人急着去给我夫君祈平安,上战场打仗,可是非同小可,我可不想年纪轻轻就做寡妇,恩公请让个路好吗?”

    曲小白拿捏出一副可怜巴巴的模样。

    “佛祖爷爷今天可是忙得很,未必照顾得到每一个人呢。”吕吾意味深长地看着她,一只手还在握着她纤细的胳膊。

    “有一点希望也不能错过啊。佛祖爷爷说不定就能看见我的诚心呢。”

    “这山上供奉的可是观音大士。”

    “一样一样,都是神佛,素日说不定还有来往。”话一出口,曲小白就恨不能咬断自己的舌根。

    这说的是个什么鬼话。

    吕吾探究地打量她,她一副小生怕怕的表情。

    许久,吕吾才悠悠开口:“吕吾昨天在县城闲逛,听街头巷尾都在议论一个杨夫人的事迹,说这位杨夫人不拘小节,有大丈夫之胸怀,不弃傻夫,大仁大义堪为楷模,不守礼教,常常言出惊人做事出格,不知这位杨夫人,和我眼前这个杨夫人可是同一人?”

    嚓,市井坊间是没什么谈资了吗?为什么要谈论她?现在仗都快打到头上来了,是不是该先担忧担忧项上人头啊?

    曲小白哭笑不得。这世上拎不清人比比皆是。

    但吕吾显然已经调查清楚,她就是那个杨夫人,再加矫饰狡辩已经没有意义,她哭丧着脸道:“吕恩公,市井之言多有添油加醋,不可尽信。我不过是个嫁鸡随鸡嫁狗随狗的村妇,夫婿虽然有些傻,但也是我的倚靠,我与他不离不弃,不过是夫妻分内,没有市井说的那般玄乎。”她眉目一敛,很正色地看着吕吾,“小妇人实在没有什么过人之处可供恩公消遣,恩公若是有闲情,只管去市井听人闲谈,还请莫要打扰了小妇人的生活。毕竟,恩公虽于小妇人有救命之恩,但终归是陌生人,咱们只讲报恩,不过别的交情。”

    她忽然的严肃让吕吾有些措手不及,深深打量她片刻,吕吾松开了手,“对不住,是我造次。杨夫人莫怪,我也只是对市井传言好奇而已。”

    “恩公宜早些想一想,想要什么样的报答。这世道,说不定哪天战火就烧到了头上,若是小妇人不幸也卷入战火之中,说不定就没有机会报答恩公的恩情了。”

    曲小白义正辞严地说完,转身顺着路梗朝山下走去,只留给吕吾一个傲然的背影。

    吕吾凝着她的背影看了一瞬,嘴角露出一抹深沉笑意,“有意思。这小小的南平县,果真是卧虎藏龙啊。看来这一趟不虚此行。”

    曲小白回到山下,等在山下陈安看她回来,有些惊讶:“夫人已经拜完了?这么快。”

    曲小白叹息一声,“没有,连山顶都没有上去,遇到了一个登徒子。陈安,此处是不是离慕府不远?你送我去慕府吧,我有些生意上的事要和唐管家商量。”

    “哦。”

    昨天才和唐木乔见过了,今天又要去见唐木乔,陈安心中觉得此事有些怪异,但他面上却什么也没有表露出来,只是言听计从地答应了。

    驱车直奔县城里,不过一刻钟的时间,便到了,曲小白下车,门房的小厮已经熟识她,行了礼,请她进府。陈安则在门外等候。

    唐木乔正在账房与人核算账目,小丫鬟报与他曲小白来了,正在中厅等候,他心下也纳闷,放下了账目往中厅赶来。

    进门双方行过礼,曲小白开门见山:“今日来是为私事,唐管家,可否找个清净点的地方说话?”

    唐木乔观她神色甚是严肃,点点头:“好,随我来。”

    唐木乔头前带路,出了府,吩咐陈安:“送杨夫人去锦衣坊。”

    曲小白任他安排,上了马车,陈安驱车离开,唐木乔看马车没有了影子,却没有立即出门,而是重新回到账房,继续和账房先生们核对账目。

    直至中午,账目核对差不多了,唐木乔才离开府邸,骑马径去锦衣坊。

    曲小白在锦衣坊待了一个多时辰,和何掌柜探讨了一番经营之道,又充当了一番服务员,直至唐木乔出现在店铺里。

    “杨夫人辛苦了。”

    “不辛苦。都是为了赚钱嘛。”曲小白笑笑。

    “在下在对面的酒楼叫一桌午饭,夫人请移步,先去把肚子填饱吧。”

    “唐管家有心了。何掌柜,一起吧。”

    两个人走程序似的客套着,何掌柜人精也似的,唐木乔并没有邀请他,他岂敢去掺和?忙摆手:“内子已经准备了午饭,杨夫人赶紧去吧,不用管我。”

    曲小白和唐木乔一同进了对面的酒楼,半天下来,她只觉就跟演无间道似的,要和唐木乔说点私人的话,咋就这么难?

    唐木乔带她去了二楼的雅间,落下了帘子,请曲小白坐了,解释道:“你我身份殊异,私下不宜多见面,恐遭人非议,杨夫人见谅。”

    桌上已经摆好了饭菜,唐木乔继续道:“边吃边聊吧。”

    曲小白偷偷打量他一眼,虽然他说的都很对,但她却有种感觉,背后的原因,绝不是这样的。

    “我是为杨凌来的。我听杨凌说,你的他的二师兄。”曲小白一向喜欢开门见山,不说废话。

    唐木乔微微诧异,但神色还是蛮淡定:“他连这些都跟你说了,可见真是把你当成自己人了。”

    “我是他的妻子,自然是自己人。”

    曲小白说的很淡然,心里却是颇有感触。杨凌对她毫不设防,真好。

    唐木乔点点头,“嗯,杨夫人在我师弟的心里,很重要。那么,夫人约我,是要谈什么事呢?”

    “江南吕吾来了,唐管家可知道此事?”

    唐木乔十分惊诧,“杨夫人何以得知?”

    “我也是阴差阳错遇上的。”曲小白眸光深邃地凝着唐木乔,“杨凌曾经告诉我,让我离唐管家远一些。你们之间的事我不清楚,也不知他为什么要这么告诫我,但他也告诉过我,唐管家是个好人,是这世上最护着他的故人。我想问唐管家一句,我能不能信任你?”

    曲小白一直凝着他的眼睛。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324/7759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