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80章影消失了

推荐阅读:归期未期我的房分你一半全世界都为我争风吃醋佔有姜西夫人,你马甲又掉了!影帝今天也卡黑了这该死的甜美情书未眠我只想继承你的遗产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很快,也很轻的吻了下,在她没有反应过来之前,白衣少年已经笑着抽离了。

    南乔彻底愣在那里,竟从这张陌生的脸上找到一点熟悉的气息,她手上的剑也未能及时割了他的脖子。

    “既知我是奸细,又将随身宝物给我压制蛊毒,不知道的,还以为你才是真正的奸细呢,所以故意让我有机可乘?”他一边说道一边撩起她胸前一缕柔软的墨发把玩。

    在她彻底发怒之前,他手指轻轻夹着脖子上的剑,将那剑移开,“开个玩笑罢了!”

    南乔越看他越像只狡猾的狼,一不小心,可能连骨头渣子都不剩,她拍开他不老实的手,转身坐回之前的位置与他拉开距离,

    “各凭本事吧!”

    他是奸细,对她来说无所谓,只要不碍着她什么事就行了,抬头再次打量着他,她记得,他说他叫影。

    可她为何在他身上找出一种熟悉的感觉来,那张俊美带着些许阴柔的面容妖孽之姿尽显,她发誓从未见过他。

    突然,心中一股剧烈疼痛感袭来,南乔下意识的捂住胸口,却是再也没别的精力去想事情。

    她只要一想到那个人,心里就会痛,这痛时时刻刻提醒着她除了岑溪,不能对任何人动情。

    一个陌生的男子罢了,她又怎会突然有这种感觉...

    “你怎么了?”对面的人眉头皱起。

    南乔咬牙,手心开始冒冷汗,微颤的从怀里拿出那张图来盯着上年的人看,尽可能的去想她和岑溪在一起的时候,只有这样才会减轻痛苦。

    最后她好过了写,收起肖像图冷言警告道,“天亮以后,离我远点!”

    白衣少年正欲说什么,却听见外面飒飒飒的声音窸窣传来,像是洞外有情况。

    突然,对面的他一脸严肃的朝她的方向扔了一枚暗器,暗器逐渐在她眼中变大,空气似乎都在那一刻凝聚了,她还能听到暗器划破空气的声音,下一秒,暗器从她耳侧旁擦过,朝洞口的方向射去。

    片刻后,洞口处似乎有什么东西倒地。

    回头一看,是变异的人,尸体上流出的血是绿色。

    看样子,这里也不安全了,南乔皱起眉头,转身看向他,似乎在征求他的意见。

    少年起身,“先离开这里!”

    眼下天黑,这些蛊人杀了一不小心就会沾染上蛊毒,所以眼下不宜硬碰硬。

    南乔“嗯”了一声,迅速起身,正准备离开,刚跨出一步便收回了脚,此时山洞门口的蛊人越来越多,已经将洞口堵了个严严实实,若是强闯出去,难免不会沾染血腥。

    就在她沉默着想办法时,白衣少年直接站到她身前,“我有戒指压制,不怕沾染蛊毒,等下我将这些蛊人引开,你逃!”

    南乔瞳孔微微一缩,心里想的是,纵使有戒指压制,这么多蛊人万一伤到他,只怕这戒指也很难压制吧,她可是亲眼看到在极短的时间里,那些正常人变成蛊人的模样。

    “额~”心口刚压下的疼痛又因她的想法疼了起来,似乎比刚刚还要厉害,南乔一张脸色变得惨白,她龇着牙,仍旧逞强道,“废什么话,我可不想欠别人!”

    说完,她抽出腰间的骨笛,本准备吹月魂,一想到这人听了也催眠过去,于是提醒道,

    “快捂住耳朵!”

    少年脸上没过多的神色变化,倒是直接捂住了耳朵。

    只要这些蛊人还具备听觉,她就不信月魂催眠不了他们。

    一曲月魂,那些蛊人果然都纷纷倒地,南乔将骨笛重新插回腰间,“快走!”

    白衣少年微微点头,跟着她出了山洞。

    不过刚出山洞没走多远,嗖的一声,一个人影出现在几米开外,南乔正准备警惕,却发现来人是岑溪。

    原来,是她的笛音便引来了住在死士营的岑溪。

    “乔乔,发生什么事了?”

    一般南乔不会轻易用笛子对付这些死士。

    南乔放下戒备,朝他走去,“溪,我们好不容易逃出来,这里大部分死士不知道什么原因,都变成了...”她不知道怎么形容,“快跟我去看看!”

    回头的时候,一直跟着她的白衣少年早已没了踪影,南乔眼珠子微微转动,似乎岑溪并没看到影的存在,又或者是他发现岑溪来了,所以故意藏了起来。

    好快的身手,就连她都没察觉。

    刚走两步,岑溪便带着些许疑惑地问道,“你们?”

    南乔也不心虚,边走边说道,“之前本来还有两个死士跟我一起逃出山洞,看样子也凶多吉少了!”

    次日,邙山死士营,不等结果出来的第五天,林中拖出来的尸体数量不少,下面的人正在清点数量。

    “一百零三,一百零四,一百零五...”一直数到一百零九的时候停了下来。

    “主子,这次入林的死士除了二十个蛊人...其他人全死了,除了南主子无一生还!”

    南乔也有些震惊了。

    全死了?

    那影呢!

    他果然是混进来的奸细,连人数都不对。

    她目光不动声色的扫过那些尸体,确认了两遍依旧没发现影,不知为何,她默默的松了口气。

    岑溪闻言脸上的表情也有些僵,片刻后他对下面人吩咐了些事情,那人应后便退了下去。

    突然,南乔被他从身后抱住,“乔乔,幸好你吹了笛子,否则我真不敢想下去!”

    南乔松开他的手,缓缓转过身来,低着头遗憾的说道,

    “可惜这么多死士无一幸存,早知道,我该早点吹笛子的...”

    “不关乔乔的事,死士没了还可以再训练,而乔乔只有一个,你没事就好!”说完,他伸手将她拥入怀中。

    南乔静静地被他拥着,心里想的却是影是怎么混进这里的,他到底是谁的人。

    在天黑之前,她跟他一起回了忘忧阁,岑溪做事一向效率,在她踏入门槛时,底下人便抓了苏叶前来。

    “主子,苏叶带到!”

    岑溪懒懒的看了苏叶一眼,挥手示意左右放开苏叶。

    苏叶只与边上的南乔稍稍对视一眼,便微微的避开了,除了惊讶的目光,还有心虚。

    苏叶行了个礼,“见过主子!”

    岑溪让人将其中一个蛊人抬上来,“前日你去死士营见过我,仅仅只是请安?”

    他语调上扬,明显怀疑。

    苏叶见事情瞒不住了,扑通一声跪在地上,“主子,苏叶知罪!”

    啪的一声,岑溪扬手狠狠扇了苏叶一个耳光,目光盯着苏叶点点杀意尽显,“你可知一百多名培养多年的死士...”

    就在他第二次扬起手的时候,就被南乔拦下,“溪,消消气,我想苏姑娘应该也有不得已的苦衷,不如等她说完再处置也不迟!”

    苏叶抬头,不可置信的看着南乔。

    “所有事都是属下做的,还请主子降罪!”母亲还在月涟漪手里,她不得不听月涟漪的吩咐。

    “原因?”岑溪问道。

    “我...”苏叶三缄其口。

    南乔见状,微笑着开口道,“溪,不如让我来问问她吧!”

    他知道南乔有办法,“也好!”

    月夜,长安城万家灯火通明,熙熙攘攘的街道上人流不息,古玩夜市一条街不到戌时是不会散场的。

    黑色衣衫的少女静坐在茶楼窗边,单手托腮,好不随意,她望着下面街道若有所思,片刻后,少女的唇角微微勾起,眸光也由之前的慵懒渐渐变得犀利起来。

    苏叶当日在她的催眠下供出所有事情,事后被岑溪囚禁,还被穿了琵琶骨生不如死,不过,得知这月澜帝女和月涟漪合伙想要她的命,这倒是有些意思。

    长安城,我又回来了!

    “咚咚咚!”门被敲响,传来侍女的声音,“南主子,查到了。”

    南乔端起茶杯细细品尝了一口,“进来说。”

    侍女进门后便给南乔行了个礼,“之前太尉府被灭门的事便是帝女月无双派人做的,只有厉琳活了下来,不过属下按照您说的在帝女派出的人之前找到了厉琳,可否要带她来见您?”

    月无双?

    这个名字还真是有种久违的熟悉感,那可是她现代的名字,之前她并未让人打听帝女的事,如今这一打听下竟大有所获。

    南乔眸光越发的深沉,“也是时候见见老熟人了。”

    侍女微微点头,“是,属下这就让人把她带上来!”

    片刻后,厉氏被人狼狈的押了进来。

    “别杀我,别...杀我!”还未看清南乔,断了条手臂的厉氏便跪在地上哆哆嗦嗦,不敢抬头。

    一年多没见,厉氏苍老了许多,花白的头发蓬松凌乱,与之前的厉氏判若两人,不仔细看,就连南乔也认不出来这就是当日纳兰府的当家主母。

    南乔起身,走到厉氏面前,“抬起头来!”

    厉氏又是浑身一个哆嗦,将头埋得更低,如今的她早已成了半疯之人。

    身后的侍女见状,一把抓起厉氏后脑勺的头发,厉氏吃痛大叫一声,被迫抬起头来。

    “啊!是你?”她一眼便认出南乔来。

    南乔唇微勾,略有些欣慰,“没想到你还记得我!”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364/7926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