杀马特校园大佬(完)

推荐阅读:龙婿大丈夫有粉红有综艺有唱歌有搞笑娱乐圈是我的[重生]山河盛宴锦鲤小娘子贤妃黑化指南幸存者游戏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美滋滋药妆娘子

    “噗……噗哈哈哈哈哈……”

    都把一口皮蛋瘦肉粥喝到嘴里的沈容,看着正坐在她正前方,微垂着脑袋,任由宁潇用一颗熟鸡蛋在他后脑上揉着,一脸幽怨的阎小烈时,她是真的想忍住的,可只要一想起刚刚那个画面和那嗷的一声惨叫,她就真的怎么也忍不住了。

    笑声可是会传染的。

    她这突然的一笑,立马就引得坐在她身旁的沈外公也克制不住地跟着一起笑了起来,宁潇就更明显了,笑到连给阎烈揉脑袋的手都不受控制地颤抖了起来。

    顿时,阎烈的脸色愈发的黑沉幽怨了。

    他原先是真的以为他能精神抖擞地等到宁潇第二天早上睡醒,然后第一时间一脸潇洒帅气地跟她说上一声早安,好使得她一个心花怒发,当场献上一吻也不是不可能的。

    可他也不知道他怎么就在后半夜莫名其妙地睡着了,甚至睡得迷迷糊糊之际因为冷还去了自己房间里取了一床薄被裹着自己,回来又继续守着。

    他到底为什么会有这样一种操作啊?

    一时间,阎烈真的很想穿越回到昨晚的自己面前,用力地揪住他的衣领,将他彻底摇醒。

    只有那样才不会让自己最糗最傻的一面暴露在自己最亲最近的三个人面前,不说别的,就光小姨一个,就能指着这个笑他笑上一辈子。

    想到这里,阎烈简直觉得自己的后半生都要黯淡无光了起来。

    之后实在是因为沈容笑得太不收敛,太不给面子,直接导致阎烈甚至连午餐都不想吃了,急急忙忙地拉着宁潇就跑了。

    靠在院子门口,笑容灿烂地看着承载着两个小孩的船逐渐远去,沈容的笑容也渐渐收敛了起来,听着耳旁自家父亲靠近的脚步声,她直接没有回头,便轻叹了声,开了口。

    “宁潇是个好姑娘,爸,以后阿烈一定会幸福的。”

    听到这话,沈外公看着那渐渐变小的船只,赞同地点了点头,随后又看了一眼身旁的自家小姑娘,叹了口气,“那你呢?”

    “我?我现在好得很,有钱有颜有闲,想去哪儿去哪,想买什么买什么,爸你身体不好,就别瞎操心我了,人生,也不是只有结婚生子这一件事的。”

    “我好像听说,盛琛想娶你进门。”

    “哎,别,千万别。盛家你也不是不知道,那真叫一个家教森严啊!跟盛琛我就是打着个好聚好散的主意,他想结婚我们的关系也就到此结束,到时候你女儿那就真的是天高海阔任鸟飞了,想吃就吃,想喝就喝,想包养小狼狗……咳咳……”

    “我的木棍呢?我看你的腿是不想要了!”

    “爸,爸我错了,爸别生气,爸想想阿烈,阿烈他之前守在人小姑娘门前摔了个四脚朝天呢,爸,好好笑啊,哈哈……嗷!好疼……呜呜……”

    并不知道他家小姨在他一走就遭到了报应的阎烈,此时正眼神晶晶亮地看了宁潇一眼,又看了她一眼。

    “咳咳。”

    “咳咳咳咳。”

    咳得那叫一个此地无银,欲盖弥彰啊!

    早就看出他想些什么的宁潇见他都开始自我伤害了,当即抿了下唇,便转头一脸关心地看了过来,“怎么了吗?是不是昨晚睡在房门口冻着了?要不要去医院看一下?”

    一听房门口,阎烈的咳嗽一瞬间愈发的剧烈了。

    最后竟然假咳变真咳,一时间根本停不下来了。

    被他这骚操作秀了一脸的宁潇当即就又是心疼又是好笑地连忙拧开了之前买的矿泉水,递到了他的唇边,看着他喝了下去,咳嗽才终于渐渐平息了下来。

    等咳嗽平息了,当着宁潇的面又出了大丑的阎烈再一次自闭了。

    “怎么了?怎么不理我啊?好嘛,好嘛,我错了,我不该提昨晚,不该提房门口,我们不生气好不好?阎烈,阿烈,阎小烈,小烈烈……”

    宁潇柔声柔气地不断哄着。

    而坐在她身旁的阎烈也不知道花了多大的力气才强行克制住了自己十分想要上扬的嘴角,同时拳头不自觉捏紧。

    他还想听。

    更多的甜言蜜语,越多越好。

    “要不,我现在就也给后脑勺磕一个包好了,那样你就也能笑我了好不好?”

    说着宁潇就要把脑袋往船沿上磕去。

    因为她的动作太快,反应过来的阎烈只来得及伸手挡住一部分,就听宁潇的另一部分脑袋磕在船上发出咚的一声脆响。

    吓得他忙不迭地一把就将宁潇拉了过来,“你做什么啊?好端端的,磕什么脑袋,什么昨晚、房门口,你提,怎么提都不要紧?我看看,磕哪儿了?疼不疼?”

    说话间,阎烈立马伸出手给宁潇的脑袋揉了起来。

    而宁潇早就在可看见他关心担忧的小表情时就已经控制不住地笑了起来。

    看见这样的宁潇,阎烈手下不停,心中却是一动,吭吭哧哧地就开了口,“昨晚……昨晚我们都……都……所以我们现在算是那个了吗?”

    说完他就一脸期待地朝宁潇看了过来。

    闻言,宁潇咬唇偏开头,故意逗他,“哪个啊?你说什么我都听不懂!”

    “那个!复合!我们算是和好了吗?”

    阎烈咬牙大声问道。

    宁潇憋笑,“不知道呢。”

    “你怎么能不知道呢?明明昨天晚上我们都亲了,那还是我的初吻呢!你,你怎么能不知道呢!”

    阎烈急了。

    “不知道就是不知道。”

    “不行,不能不知道,我不管,现在我们就是和好了!”

    “你不讲理,某人可都还没再好好跟我表白一次呢!”

    “我喜欢你。”

    “听不见。”

    “我喜欢你。”

    “阎烈喜欢宁潇!”

    突然他冲着船外就这么大喊了一声,顿时就引得荷花湖两岸的人一并朝他看了过来,见船上是两个容貌特别出色的小年轻,俱都露出了善意的笑来。

    吓得宁潇赶忙一把将他拉了回来,可即便拉回来,他还一直嘿嘿嘿地傻笑着,只笑得宁潇都没脾气了。

    于是星期一的晚自习,五班的众人便大张着嘴巴看着旷课了整整一天的宁潇与阎烈两人就这么手牵着手,招摇无比地走了进来。

    简直亮瞎了他们的24k钛合金单身狗眼!甚至一时间他们都无比期待着王师太的天降正义来。

    只可惜当天的晚自习,王师太也不知道是做什么去了,一晚上都没过来,导致他们一个班整整五十多条单身狗就那么惨绝人寰地被硬塞了一晚上的狗粮。

    我的女神,嘤嘤嘤!

    文真真面上淡定,心里的小人却早就已经开始咬起小手帕了。

    季天铭也始终没有说话,他甚至都不知道自己在想些什么,只因为他一方面有些欣慰一方面有些难受,反正五味陈杂。

    至于许久都没登场的吴盼娣的嘴巴则是自从张开了就没闭上过,最后也只能愈发地肯定宁潇这女人不能惹,手段高超的出了那样的事情还把阎烈给收得这样服服帖帖。

    高,实在是高!

    她彻底服气了!

    而秀完恩爱的第二天,阎烈的痛苦才刚刚开始。

    他眼睁睁地看着送快递的人将一沓又一沓的书送进了他在学校附近的房子里,最后硬是堆满了整面墙。

    然后他就目眩神迷地看着宁潇的嘴唇一张一合,什么你之前说什么要是好好学一定能超过文真真的话还算不算数,什么她已经答应了王师太,小姨也打了电话帮着劝服了下,让她允许我们两个在高中时期谈恋爱,但前提条件是他们的学习成绩必须上升,尤其是你,什么你基础薄弱,以前就没好好学习过,所以让我们从小学课本开始学吧,什么如果可以的话,让我们一起考上京大吧!

    所有的字分开听他都能听懂,可合在一起他怎么就听不明白了呢!

    “不……”

    阎烈的抗议的小声音还没有发出来,就立马被宁潇给镇压了,并且一起拖进了那面书墙当中。

    学了整整大半夜,眼看着阎烈的上眼皮都要跟自己的下眼皮打架了,却都没学进去多少东西,宁潇有些急了。

    眼珠一转,当即她就想起了一个绝好的激励主意来。

    “不如这样……”

    她才一开口,阎烈便立马从书海中生无可恋地抬起了头来。

    宁潇在他的目光中,脸上飞快地染上了一抹绯红,可咬了下唇,却还是将自己后面的话给说了出来,“以后呢,你没多做一道题我……我就让你亲一下,每多背十个单词我也……也让你亲一下,要是成绩进步大,还有额外……”

    她后面的话都还没说完,就立马看见阎烈整个人如同打了鸡血一样,整个人瞬间满血复活,精神奕奕,眼睛晶晶发亮地就朝她看了过来,然后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快速做完一道数学题,丢开笔,就脸红耳赤地闭眼朝她亲了过来。

    “阎烈,唔……”

    后面的话她已经说不出来了。

    再然后,班上包括整个学校的同学都眼睁睁地看着他们的校霸阎烈自从“改头换面”之后,成绩也随着一次又一次的考试,渐渐好了起来。

    篮球比赛也同样在他的力挽狂澜下,拿下了八校联赛的冠军。

    从此,浅川阎烈彻底出了名。

    也使得越来越多的女孩子前赴后继地朝他涌了过来,可最后就没有一个不是无功而返,甚至于一个个被打击的短时间都没法谈起恋爱了。

    没别的原因,只怪阎烈的各种钢铁直男的操作是在是太骚了,他的所有的柔情心思,温暖举动仿佛都只是那个名叫宁潇的女生一个人专属。

    这使得无数女生无一不扼腕痛惜,自己怎么不像那宁潇一样,在对方的杀马特时期就赶紧先下手为强,毕竟这样又帅气又优秀还专一,对其他女生各种手段完全免疫的男人简直世间难寻啊!

    她们悔啊!

    可这些人再悔也影响不到他俩分毫了!

    而宁潇与阎烈的恋爱之所以会曝光在宁父宁母面前则是彻彻底底的意外了。

    那是一次联考过后,宁潇回家,阎烈非要黏黏糊糊地跟在后头送她,送着送着就送到了宁家楼下,不愿意走就算了,还特矫情地跟宁潇要个亲亲再走。

    这不,直接就跟一天没出摊,歇在家中,吃完饭刚刚散步回家的宁家父母直接就打了个照面。

    是的,比手牵手被班主任逮了个正着还尴尬的便是嘴巴都已经撅起来了,却被宁潇的父母给看了个正着。

    “爸妈!”

    当时宁潇就尴尬地立马推开了阎烈,一脸乖巧正直地朝父母看了过去。

    这时站在她身旁,也不知道是因为太紧张还是因为怎么了的阎烈竟然也脑袋发懵地跟在她后头,声音极为响亮地也喊了一声,“爸妈!”

    当即,宁父宁母:???

    出来散个步就得了这么老大一个鹅子可还行?

    天晓得就是因为这第一次的糟糕印象,才使得后来阎烈几乎是花费了数十倍乃至于数百倍的功夫,才将第一次留在宁父宁母心里头的糟糕印象给扭转了过来,期间沈家外公和小姨也同样不知道过来说了多少的好话。

    当然了,这些都是后话了。

    高中的三年如水般匆匆流过。

    这三年,阎父与白青萍早就蹲牢里去了,听说当初法庭宣判的时候,阎父当庭就哭了起来,而原先鲜花团簇的阎家随着阎父的倒下也渐渐在京市没了姓名,阎烨倒是因为有母亲留下的小部分资产而一直安安稳稳地念着书,然后每隔一段时间就去牢里看一看母亲,说愿意等她出来,到时候他就大学毕业了,可以养活她了,直接说的白青萍隔着铁窗就大哭了起来。

    他也曾来见过阎烈一回,替他的母亲认认真真地给阎烈道过一回歉,见阎烈没有接受,也不恼,除了每年阎烈过生日的时候会固定地送上一份礼物,倒也没再过来过。

    而浅川市曾出了名的大家族赵家也因为某些不知名的原因渐渐退出了历史舞台,听说是跟他的儿子的有关,对不能碰的人下了手,这不一下子踢到了铁板,连累的整个家族都因此没落下去。

    至于小姨沈容,则因为遭遇多年的金主盛琛的突然逼婚,而不得不全世界撒欢去了。

    听说最近已经去到了非洲的一个小城市,宁晓与阎烈还看到了朋友圈里她与一个黑人小女孩的合影。

    看样子过得十分潇洒自在!

    三年的时间足够阎烈进步到能摸到京大的尾巴,也足够宁潇一直蝉联全校第一足足两年半,不得不承认,爱情的力量确实伟大。伟大到后来连爱训话的王师太都对着他俩的事情开始睁一只眼闭一只眼起来,甚至私底下还拿他们两个的例子教训起其他偷摸着谈恋爱的小情侣来。

    说什么只要你们有宁潇与阎烈的成绩,想谈恋爱随便谈,你爸妈那边我帮你去说,保管你这个恋爱谈得舒心,谈得安心,谈得放心。

    操作也是非常的骚了。

    “快来,快来,快来!”

    五月底是拍毕业照的好时机,因为只能女生一排男生一排,阎烈个子又高的缘故,他不得不站得离宁潇远远的,倒是文真真逮准了好时机一把抱住了宁潇的胳膊,笑得乐滋滋的,可把阎烈给羡慕的够呛。

    三年的时间,足够文真真慢慢学着改掉了自己的坏毛病,慢慢能比较清晰明确地表达自己的意思了,这倒是比原剧情好的太多。

    就是她跟季天铭一直都没有在一起,两人也一直没有来电的意思,这就顺其自然了,感情的事情可能就错了那么一点,之后便会彻底面目全非,怎么找也找不回来。

    “茄子!”

    等一帮人终于站好了,大家一起笑嘻嘻地这么喊道,一张张笑脸便彻底定格在了那张薄薄的照片上。

    之后大家就讨论起六月八日考完的那一晚到底去哪里,因为天文台新闻播报,说是那天晚上会有一场盛大的双子座流星雨,而浅川正是观测的最佳地点。

    很多人都叫嚷着不是去山上就是去海边,最后因为季天铭的提议,和他家位于半山腰的别墅的位置太好,一帮人直接就决定就去他家的别墅观赏,顺便最后一次班级聚会。

    反正季天铭家里有钱,别墅里什么都有,想玩游戏可以,想看电影可以,想唱歌可以,想吃烧烤那就更可以了。

    说着说着,几乎所有人都开始期待起六月八日的那天晚上来。

    而时间也是过得真快,转眼间大家就考完了最后一门英语,丢掉所有考的好不好的心思,当天晚上一帮人就全都穿上了自己最好看的衣服于晚上七点一起在季天铭家的别墅里会和了。

    然后――

    宁潇看了眼站在自己面前的季天铭,只怀疑自己的耳朵是不是出了问题。

    毕竟女主文真真自从改掉自己脸红害羞的小毛病之后就天天喜欢在班上冲她喊什么女神我爱你,惹得阎烈那是一次又一次炸毛,只要一有机会便会立马隔开名为文真真的一级危险生物。

    现在……

    hello

    男主也来跟她告白,她真的有些怀疑自己是不是点亮了什么奇怪的光环。

    而这边的季天铭见宁潇一直没有说话,还一脸的问号,便立马冲她摆了摆手,“好吧,好吧,我知道我的告白肯定是不会成功的,你早八百年就对我没什么心思,我就是……就是想给自己这三年的时光画上一个美满的句号罢了,嗯,一直憋在心里的话说出来轻松多了,算是了断自己一个心愿吧,然后就是……气一气那个气了我整整三年,每天都想翻白眼的臭小子!”

    说着,季天铭的脸上便瞬间显出一抹奸诈来。

    一听这话,宁潇就知道不好了。

    果不其然,一转头就看见她家的阎?大醋缸?烈正站在不远处愣愣地看着他们,见她转头看过来,毫不犹豫地转头拔腿就跑。

    好嘛,好嘛,这下是真的生气了!

    “你给我等着!”

    宁潇气狠狠地冲着季天铭丢下一句狠话,就立马朝阎烈的方向追了过去。

    谁曾想才追了没两步,就直接就闷头冲过来的阎烈直接就迎面撞上了,直撞得宁潇的鼻子瞬间一酸,当场就捂住了鼻子蹲了下来。

    “唔!”

    她这样直接就吓得阎烈哪里还记得刚才的一点醋意,急忙忙地就蹲了下来,要帮她看鼻子,“怎么样?怎么样?都怪我,走路都不看路,疼不疼,我给你揉揉,有没有出血,你给我看看,给我看看,好不好?”

    “你……你不是生气都走了吗?怎么又回来了?”捂着鼻子,宁潇瓮声瓮气地这么反问道。

    一提起这话,阎烈的脸上便瞬间闪过了一抹气愤,“我才是你的正牌男朋友!他季天铭在你这都过气好几年了,没道理我跟他碰上了结果我走他留,我气不过又回来了,还想揍他一顿!好了,好了,先不说这个,你快给我看看你的鼻子有没有出事?快一点……”

    眼看着阎烈都已经过来掰她的手了,宁潇直接就将手放了下来,冲他就露出了个灿烂的笑来,“什么呀,你还是很担心我的对吗?”

    “你骗我!”

    阎烈瞬间炸毛,然后猛地站了起来。

    见状,宁潇吐了下舌头,上前就一把抱住了对方的腰,“好吧,好吧,是我错了,是我不好,阿烈你就原谅我吗?好不好?”

    “不好!”

    “这样好不好?”

    宁潇伸手就抱住了他的脖子。

    阎烈脸上瞬间就泛起了一片薄薄的红,却依旧嘴硬,“不好。”

    “那这样呢?”

    宁潇踮脚就亲了他脸颊之上。

    当即,阎烈的脸更红了,“不……不好……”

    “那这样呢?”

    她移动了下唇,直接就在他的唇上轻啄了一口。

    这一口亲的阎烈那叫一个心满意足,得意快活啊!至于生气是什么,他早就忘到天边去了!

    但因为还想占更多的便宜,他依旧假装成气得不行的小模样,“不好!”

    “这样都不好啊?那……”哪里看不出他小心思的宁潇立马就收回了抱着他脖颈的手,背过身,硬憋着笑,“就算了吧……阎烈你肯定是很生很生我的气了,我还是离你远一点,免得你看到我更加的生气吧!”

    说着她抬脚就要走。

    见自己玩崩了的阎烈赶紧一把拉住了她的胳膊,顺势一拉就将宁潇整个人一下就拉进了他的怀中。

    “别……不是的,我都没有生气了,一点也不生气了,真的!你都已经哄好我了,我很好哄的!你不要走,我不要你离我远一点,我看到你才不会生气,看不到你才会生气,会一直一直想念,想到浑身上下哪里都疼,哪里都不舒服,只有你一直一直待在我身边,我才会永远都不生气!”

    时间实在太能改变人了,这不,才三年,当初那个口嫌体正直,就连示个好都是傲娇体的阎烈,现如今竟然进化成了这样一个甜言蜜语随口就来的情话boy,啧啧。

    可她就吃这一套啊!

    宁潇伸手一把就抱住的对方的腰。

    就在这时,也不知道是谁突然喊了一声,“流星,是流星!天哪,流星雨要来了!大家记得许愿啊,我们老家那边的习惯是,只要在许愿的时候捏着耳朵,那愿望就一定会实现的!”

    一听到这话,宁潇与阎烈两人不由自主地便捏住了对方的耳朵,看着天边逐渐璀璨起来的流星雨。

    “希望阎烈能够心想事成!”

    她说。

    “希望宁潇永远跟我在一起!”

    他说。

    说完两人相视一笑,捏着耳朵的手也没有松开,头便渐渐凑到了一起。

    恰巧就在这时,一旁的栀子花树上突然就落下了一片花瓣,就在两人唇瓣相贴的一刹,落进了正中间。

    嗯,这是个栀子味的吻。

    很甜。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422/76822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