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八十五章 月圆之夜

推荐阅读:归期未期我的房分你一半全世界都为我争风吃醋佔有姜西夫人,你马甲又掉了!影帝今天也卡黑了这该死的甜美情书未眠我只想继承你的遗产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白浅凝毫不忌惮的将她的分析脱口而出,丝毫也不怕会惹怒言陌泽,因为她明白想与言陌泽这样的人真正交心,就得将他所有想掩饰的都放于台面,一个懂他且足够聪明的人,才够格做他的朋友。

    言陌泽许是从未听到有人这样说中自己的心思,拿着勺子的手一顿,汤汁差点撒了出去。

    事实上,他对白浅凝的感觉已经超出了寻常商人间的利益往来,就如同今日,他才刚听说白浅凝在村里发生的事,并且要进城,他就推了手里所有的事骑马赶到城门边等着。

    他自负相貌、家世、才学,样样皆是天下女子所追求的如意郎君才有的特质,所以自打记事以来便再难看上什么女子,即便是相府千金、皇帝亲妹,都入不了他的眼,可没想到他如今竟会为了一个乡野丫头茶饭不思,到是把他自己给吓了一跳。

    “白姑娘这话说岔了,我身为言家少主,又有谁人敢不长眼冒犯于我。”

    言陌泽下意识的否认一句,表面上是在说是否有人暗害之事,可心底想否认的是他竟然动心了。

    这样的感觉让他心中惶恐,却又更多的是欢喜,只是这份欢喜从刚刚升腾起来那一刻,就被他刻意埋藏起来了。

    他身为言家少主,可以戏玩天下美人,却不能爱上任何一个,因为任何人,一但有了情,就有了弱点。

    白浅凝听着言陌泽明显是不愿承认的意思,倒也不再辩驳,只继续吃着桌上的饭食,琢磨着该怎么跟言陌泽开口要人。

    “言老板!”

    “白姑娘请说。”

    言陌泽转动着右手大拇指上的血玉扳指,回道。

    白浅凝顺着他的动作便也看到了那枚扳指,脑海里突然出现了一枚相似的扳指——战千澈给她的那枚碧玉扳指。

    她知道这个时代的男人戴扳指,往往是地位和身份的象征,甚至有许多还是祖传之物,白浅凝想着说不定可以透过那枚扳指查到战千澈的身份。

    想到这里,她将讨要保镖的事直接忘到了九霄云外,接着方才的话说道:“哦,也没什么,我看言老板这枚扳指挺特别的,红得像血一样。”

    “哦,这个,这是用上好的血玉制成的,成色还算不错,姑娘若是喜欢,我将她赠与你可好?”

    言陌泽到是难得大方。

    “哦,不必了,这扳指本就是男儿戴的,你若送给我我还真不知道放哪,保不齐哪天缺银子了,就将它卖了也说不准。”

    白浅凝赶紧推辞,傻子都知道这东西价值连城,她哪里敢接受这么大的馈赠。只是借着话头继续试探道:“而且我听说男人带着扳指都是身份的象征,血玉的,碧玉的,白玉的,什么人戴什么样的都有考究,我一个乡野丫头带这个没用。”

    “你这左一个乡野丫头,又一个乡野丫头的,知道的事到是不少。”

    言陌泽见她难得说这么多话,便也决定陪她好好聊聊,将手上的扳指取下来介绍道:“姑娘说得没错,商人用血玉、文人墨客用白玉,这些都算是约定俗成的规矩。”

    “那碧玉呢?”

    白浅凝连忙追问。

    “碧玉......那是皇族亦或是在沙场中有显赫战功的武将才可用的。”言陌泽漫步尽心的解释着,并亲自为白浅凝斟了一杯酒。

    可这句话却让白浅凝心中一震,皇族和功臣?不可能,战千澈怎么也不可能是这两种身份中的一种,白浅凝在心中做了判断,心想果然还是被自己猜中了,战千澈从前一定是哪个山上的山匪,而那枚扳指一定是他从某个途经的皇族之人或武将手里抢来的。

    可这么一想,她却更加担忧了,如果说战千澈连皇族和武将都敢碰,那实在也太过大胆了,这要是被抓住了,后果不堪设想,难怪他会一直隐居在赵家村。

    想通了这一点,白浅凝只觉得心中隐隐的不安,他总觉得战千澈的离开,一定是被迫的,或许是朝廷之人查到他头上,他怕连累她和小豆丁,所以才一定要走的。

    “白姑娘,白姑娘......”

    不只隔了多久,言陌泽的声音打断了白浅凝的思绪,白浅你个缓过心神时,便看到言陌泽正用一种探究的眼光看着她。

    “白姑娘,你好像有心事?”

    言陌泽试探着问道。

    “哦,没事,都是些村子里鸡毛蒜皮的小事,对了,还没问言老板今日怎么会在城门口,我这样叨扰,不知道有没有耽误您的事。”

    “闲暇无事,四处逛逛罢了,恰巧遇到白姑娘,也是突然起意,才邀姑娘过来小坐的。明日就是十五了,今日的月色也还算得圆满。过会儿吃完饭,不如我邀姑娘去湖心亭赏月吧。”

    言陌泽偏头看着窗外的月色,提议道。

    白浅凝眼看天色晚了,担心小豆丁和徐家人会着急,便一口饮下杯中的酒,只道:“言老板当真有雅兴,不过今日才十四,月色不够圆满,况且现下也晚了,我想,我该回去了。至于月色,每月都会圆一回,下次若是闲来无事,我必定好好陪言老板共赏一番。”

    “哦,如此......也好,那我命人送姑娘出门。”

    言陌泽知道深夜相邀,多少有些唐突,便也没有再说什么,只招呼门外的人进来,吩咐他们务必将白浅凝平安的送回村子。

    白浅凝拒绝了他的提议,便也不好意思再提保镖的事了,便只能由着言陌泽的手下将自己送回赵家村。

    至于秦老伯,她出门时才知道,言陌泽已经命人送去消息,让他先回村了。

    言陌泽看着白浅凝离开,可她方才不经意间说的那句话却在他心底久久不散。是啊!月亮每个月都会圆一次,可二十多年来,他从不记得十五的月亮,甚至连每月十五那天发生了什么都会忘记,别人眼中的良辰美景于他而言全然是空白一片。

    二十多年来,他想过许多方法,让自己在月圆之日保持清醒,可过后却仍旧什么也想不起来,仿佛他眼睛一睁,便直接从每月十四过到了十六日。

    而且最让他不解的事,就连他身边的随从,最亲近的手下,都对此事三缄其口,无论他怎么盘问,都只说他在宅院里待了一整日,什么也没做,只是他都忘了。

    即便是他最信任的魏骑,都是与旁人口径相同,所以他不信也只能信了。只是此刻望着窗外的圆月,他却觉得心里莫名空空荡荡,冰冷异常。

    “来人!关窗。”

    言陌泽吩咐完便朝内室走去,准备入寝。

    却不知怎么了,隔了好一会儿屋外才传来一声带着颤抖的回话,紧接着魏骑才端着热水走进屋内,只是进门时,目光狠狠的瞪了一眼屋外颤抖的两人。

    “少主,您先洗漱吧!”

    “怎么又是你?下人们都死绝了吗?”

    言陌泽莫名的发起火来,二十多年了,每到月圆前夜,都只有魏骑服侍他入寝,屋内屋外,半个奴才的影子都见不着。

    “少主息怒,言家的下人都照着规矩去祭祖了,您忘了?”

    魏骑劝慰着,言陌泽的脾气他最是清楚,只能顺,不能逆。

    “祭祖,祭祖,二十年了,我若是个孩童,还真信了这鬼话,魏骑,你今日若是不肯将此事原原本本的告诉我,明日便给我滚去家主身边,不必在这里碍眼了。”

    言陌泽显然已经气愤到了极点。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437/79262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