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嫡女休夫记 > 第一百四十四章奇葩

第一百四十四章奇葩

推荐阅读:归期未期我的房分你一半全世界都为我争风吃醋佔有姜西夫人,你马甲又掉了!影帝今天也卡黑了这该死的甜美情书未眠我只想继承你的遗产穿成娘道文的女主

    司徒文宣表面上平静了,内心却依旧怒火滔滔。他的性子向来都是随性散漫的,极少发怒,可想而知沈镜在她心中的份量。

    外头殷衡声音从容,不紧不慢的问道:“看过之后呢?”

    挡道者显然没料到会被问这么个问题,一时互相看看,交头接耳,好一会儿为首者才回道:“若是我看得上,当然娶回山上当压寨夫人了。这一代土匪多,不过我的山寨最大,也不会委屈了她。”

    殷衡冷笑一声,继续问道:“若看不上呢?”

    为首着自然而然的接话道:“我看不上,我还有那么多兄弟呢!总有一个看得上的。”语气傲慢又无礼。

    司徒文宣闻言怒气更甚,正要开口,却听外面的殷衡冷冷的说道:“我奉劝各位,赶紧让道。我家主子金贵,脾气也大,我家夫人不是尔等轻易看得的。”

    为首着猖狂一笑,说道:“你们就别磨叽了,那么多费话浪费时间,今天本寨主看定了。”

    殷衡嘴角抿起个冷冷的笑容,对那人道:“你怕是不想要自己的小命了。”又对马车里的两位主子道:“爷,夫人,你们坐好了。”

    司徒文宣淡淡的嗯了一声,突然将沈镜拉入怀中抱着。

    马车随即奔驰起来,不过前方挡道的人并没有被吓了让开。

    也就几步,骏马嘶吼一声,又停了下来。震动太大,沈镜被颠的晕头转向的,幸而被司徒文宣紧紧抱着,才没有撞到哪里。

    不过司徒文宣还是担忧的问道:“有没有撞到哪里?”

    沈镜摇了摇头说没有,正想问下外面的情况,便听到了打斗的声音,那个猖狂的男人大声道:“你们的胆子倒挺大。”

    话音刚落,又听到他啊的大叫的声音,带着惊恐。

    殷衡轻松将他制服了,所谓擒贼先擒王,首领都被抓住了,一干跟随者一时自然不敢有多余的动作。

    不过殷衡的动作太快太强,那些人连看都没看清殷衡是怎样制服的老大,被吓得也不敢有任何动作。

    殷衡冷冷的声音在外边响起来,“本事不大,胆量不小啊!”

    为首着正被殷衡钳制着,心里害怕不已,想再放个狠话却也是放不出来,只语带惊恐的问道:“敢问大侠何方人士?”

    司徒文宣放开沈镜,掀了车帘就要出去,沈镜拉了一下司徒文宣的手,司徒文宣回过头,安抚一笑,抽开手出去了。

    司徒文宣看着被殷衡制止住的土匪头子,眼神冷如冰,“我看让他死前,眼睛也应该挖了吧!”

    那人惊恐的抬眼看司徒文宣,一眼就看出来他是主子了,这会儿开始求饶。

    本以为处置一下那土匪头子便可,没想到变故陡生。

    边上忽而围了很多人上来,个个都拿着兵刃,殷衡与司徒文宣对视一眼,司徒文宣眉头不由自主的皱了起来。

    刚刚那些人不算多,可现在围上来的多了些,光靠殷衡和殷琪似乎难以制服,而马车被拦住,一时无法冲出去。

    司徒文宣看了眼情势,倒没有露出惊慌的表情,那为首着一看救兵来了,又开始猖狂起来。

    不过到底还在别人抓着,也没敢口出狂言。司徒文宣正疑惑怎么突然出现一群人时,又有个声音响了起来。

    一个邪魅的狂妄的声音说道:“弄的我也好奇马车里的仙女了,几位也别抓这个不成气候的土匪了。”

    司徒文宣的眉头皱的更深,这明显不是一伙人。

    一直沉默的司徒文宣看向那个说话的男人,身穿青色长袍,和声音一样,样子看起来有点邪魅,又给人一种气度不凡的感觉,他冷冷的开口道:“你又是谁?”

    “我?”青袍男指了指自己,“我就一个路人,知道这土匪要来拦路看人时,突然生了那么点好奇心,然后打听了一下,知道车上坐着的人是谁,听说了她的事迹,竟然更好奇了,所以也想见一见。”

    司徒文宣眸子冷冷的,极力压抑怒气问道:“那见过后呢?”

    青袍男为难的摇了摇头,“这个还没想过,得见了再说。”

    司徒文宣冷哼一声,“既然你知道她是谁了,那肯定也知道我是谁了,还有这个胆子,倒是个人物呢!”

    青袍男笑道:“王爷过奖了。”一点不谦虚似的。

    司徒文宣眼睛瞪过去,怒道:“那就得看你有没有能力了。”

    刚刚青袍男说出司徒文宣身份时,那土匪头子已被吓的跪了下来,连声讨饶,不过司徒文宣和青袍男都没去看他,殷衡见他这怂样,将他踢到一边了。

    青袍男听司徒文宣这么说,脸皮极厚似的说道:“论武功,我当然比不过你的两大护卫,毕竟他俩可是江湖上排得上号的,不过……”他刻意一顿,接着道:“我人多势重,而且我这人不怎么正派,阴谋诡计用的也顺。”

    贬人的话从他嘴里说出来,倒是很得意的样子,车内的沈镜听着,不觉此人真是脸皮厚到了极致。

    司徒文宣没和这种无赖打过交道,此刻心中火气蹭蹭的往上冒,他冷声道:“哼,那就得看你有没有那个本事了。”

    青袍男又是一笑,看向后边一张马车上的殷琪,不要脸的说道:“要过几招的话,我还是选择殷姑娘,我会怜香惜玉一些的。”

    话音刚落,青袍男忽然提剑朝向殷琪飞去。

    沈镜看不到外面的情景,只能通过声音判断,一时焦急不已,正想掀了帘子往外看,司徒文宣忽而又坐了进来,伸手在马车内按了一下,顿时四周就伸起了保护架。

    沈镜一愣,这才发现自己坐的马车竟然这么高端。

    司徒文宣担忧的看着沈镜,略带无奈的问道:“怕不怕?”

    沈镜此刻倒没有特别的害怕,只是比较担心,她摇摇头,问道:“对方很难对付么?”

    司徒文宣没有骗沈镜,他道:“看样子是的,所以我也要出去,你就坐里面不要动。”

    沈镜又是担心司徒文宣,又是担心后面车上的秋雁,她对司徒文宣道:“要不我出去见一见吧?”

    司徒文宣不悦的看了她一眼,“说的什么话?是不是担心我保护不了你?”

    沈镜急急的摇头,恼怒道:“你知道我不是这个意思的,我是担心你们。”

    司徒文宣拉着沈镜的手安抚道:“无事,只是难对付,又不是对付不了。再说,你以为他们看看你就没事了?这等人,就要制制。”

    司徒文宣的安抚起了作用,沈镜微微放下心来,对司徒文宣道:“那你要小心一些。”

    司徒文宣嗯了一声,使劲捏了捏沈镜的手,很快放开了,摁了一下开关,前面的铁架打开,司徒文宣出去了,铁架随之关上。

    因为有铁架,只有缝隙里能进来一点光线,沈镜坐在里面,觉得憋闷异常。外面的打斗声时高时低,弄得她的心也扑通扑通跳着。

    沈镜这会儿当然不会出去,因为她手无缚鸡之力,不仅帮不上忙,还会成为累赘的。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小了许多,沈镜凝眉细听,有对话声,但听不清楚。

    咔咔几声后,车子里突然亮起来了,铁架收了起来。沈镜没有轻举妄动,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把面粉,这是她让秋雁准备的,刚刚拿到了手上。

    帘子掀开,出现的是司徒文宣的脸,沈镜松了一口气,目含担忧的问:“有没有受伤?”

    司徒文宣没说话,摇摇头,坐了下来。

    “你怎么不说话?”沈镜觉得司徒文宣比较奇怪。

    司徒文宣指了指嘴,摇摇头。沈镜一时明白不过来,司徒文宣眼睛里露出无奈。他现在根本张不了口,也不知道那青袍男用了什么毒,袖子在他嘴边一甩,他就张不了口了。

    沈镜愈发焦急起来,却听外面殷衡大声道:“赶紧交出解药来。”

    沈镜听了,一脸惊讶的看着司徒文宣,随即转为担忧,“你被下毒了?”

    司徒文宣点了点头,沈镜又问:“除了不可以说话,还有哪里不舒服的么?”

    司徒文宣又摇摇头,沈镜只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竟然还有能让人开不了口的毒药。不过她也觉得那男子也甚是奇怪,下毒怎么会想着让人说不了话呢?

    “放心,一会儿就好了。”即使被抓,青袍男的语气也不见得有什么担忧,只郁闷的嘟囔道:“下错药了。”

    沈镜觉得这人就是个奇葩,她忍不住要掀开帘子,却被司徒文宣拉住,制止的意味很明显。

    司徒文宣动了动嘴唇,感觉有点知觉了,手一直拉着沈镜,似乎怕她会再次掀帘子。

    沈镜看司徒文宣不像有事的样子,听外面殷衡似乎在用刑,倒也忍住了没去看。想着伸手去摸司徒文宣,看她还有哪里受伤,却忘了一只手中还有面粉,不小心撒了一些出来。

    不多的一点,却让司徒文宣突然大声咳嗽起来。好一会儿才止住咳嗽声,皱眉问沈镜:“你拿的什么东西?”

    沈镜来不及回答,只惊讶道:“你能说话了!”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473/79263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