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9 章

推荐阅读: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爷是病娇,得宠着!女主,人美路子野!锦衣香闺我为表叔画新妆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娇妻难逃:九爷心尖宠限量萌宝,了解一下嫡女心计,妖孽王爷请让道万神祖师

    林初冬对原主的几个前任并不了解,或者说,她只是从系统那里拿到了他们的背景资料,知道他们和原主之间的纠葛,但并没有亲自和他们相处过,所以对他们的性格一概不太清楚。

    她以为,像贺子靖试图带自己私奔、逃离江城、慕家控制的范围,林千帆冒着被粉丝发现的危险来堵人,就已经是很疯狂、很为了爱情而放弃一切的行为了。

    但万万没想到,这里还有个更吓人的。

    向澄。

    林初冬发誓任何人看到他的第一眼,都绝对不会将他和纵火联系起来,他戴着羊绒围巾,脸上带着谦逊的笑意,看起来就像是刚毕业不久的大学生,温文尔雅,斯文有礼。

    刚才见面时,笑着打招呼,看起来也再正常不过。

    可此时,当他死死攥住林初冬的手腕,力气大到让林初冬手腕快要断掉、完全挣扎不开。

    他拖着林初冬跟他走时,林初冬简直全身起了一层细细密密的鸡皮疙瘩,也不敢再多看他一眼。

    今天和慕臻出来时,没有带保镖,即便带保镖,恐怕也没人能想象得出居然有人为了带走一个女人,不惜在人流量这么大的超市的仓库纵火。

    这完全是所有人都没能预料的一场疯子制造的意外。

    简直太恐怖了,林初冬胆子快吓破了,她呛了好几口黑烟,喘不上气,肺都快炸了,脑子也快炸了。

    这他妈都什么事,原主怎么招惹到这种人的!

    向澄显然提前安排好了,死死盯着逃生通道,一个劲儿拉着她走,一些火星子掉在他衣服上,他也跟察觉不到似的。

    反而回过头来递给林初冬一张捂住口鼻的湿巾,伸出手指抚摸上林初冬的脸颊,眼神里全是宠溺,温柔地道:“别怕,我马上就可以带你逃离江城了。”

    林初冬哆嗦了下,偏开头,躲过了他的手,但不敢和他对视,生怕激怒这个神经病。

    向澄皱眉:“初冬,你怎么了,你之前和贺子靖私奔,不是就是为了逃离慕家二少吗?我现在也可以带你走,你怎么不开心?”

    林初冬腹诽,开心你妹,谁被用这种方式绑走会开心啊!

    向澄又温情地道:“我们能重新开始吗?”

    林初冬紧紧闭着嘴巴,不敢开口,也不敢回视。

    向澄似乎是觉得把林初冬带走之后有的是时间,也不在意,笑了笑,甚至有些得意:“慕家二少再厉害有什么用,一场火烧过去,他能不能出得来还未必。”

    慕臻?

    林初冬顿时一个激灵,急忙朝着反方向看去。

    整个超市尖叫声不断,人群惊恐害怕地朝着门口疯狂跑去,极少数知道这边还有逃生通道,以至于火势还没从仓库那边蔓延到整个超市,就已经发生几趟踩踏事件了。

    浓烟中,她和慕臻完全被人群给冲散了,更别说向澄拖着踉踉跄跄的她都不知道已经走到哪个逃生通道了。

    刚刚林初冬第一反应是以为慕臻靠近结帐区门口,肯定是最先出去的那一批,不会遇到火,所以她才没那么担心。

    可她陡然想到——

    她自己有系统保护,是受不到什么伤害的,可是慕臻肯定不知道这一点,他在浓烟中找不到自己肯定不会罢休,即便保镖冲进来找到他了,他也绝对不会离开。

    对啊,他不找到自己怎么可能离开?

    七年前的少年慕臻在自己说了那番话后,为了等到自己在雪地里等了一整晚上。

    七年后的慕臻即便恨透了自己,可林初冬莫名就是感觉他必定会冲进来。

    意识到慕臻可能因为找自己而受到什么伤害之后,林初冬呼吸陡然乱了起来,方才还不怎么畏惧,这一刻却惊慌到了极点。

    “你干什么?”向澄察觉到林初冬猛然挣扎起来。

    林初冬低头一口咬在他钳住自己双手的手腕上:“你这个神经病!放我去找慕臻!”

    向澄脸上露出不敢置信和受伤难过的神色,不顾伤口,仍然死死扣住林初冬的手腕。

    林初冬心中焦灼得不行,狠狠朝他膝盖踹去,向澄大概是没想到她真的对他不留情,手下意识松了一瞬,趁着这么一瞬间的功夫,林初冬狂奔冲了出去。

    “初冬!”向澄急忙去追。

    林初冬让系统屏蔽掉自己痛觉,抓住已经熊熊燃烧起来了的几个架子就扔了过去,向澄亲眼见到林初冬手心一下子被烧到了,吓了一跳,顿时不敢追了,哀求道:“初冬,你小心!”

    林初冬吸进了好几口浓烟,疯狂咳嗽,她不知道慕臻在哪里,只能顺着被向澄往求生通道拖的原路返回。

    周围好些因为吸入浓烟已经昏迷过去的人,看得林初冬眼皮子直跳,外面响起救护车和火警车呼啸而来的声音。

    林初冬急得焦头烂额,索性将湿巾从口鼻上拿下扔掉,好在她有系统,不会让她出事。

    什么都看不清,她完全看不清人在哪里。

    她简直心急如焚,喊道:“慕臻!”

    林初冬整个人神经紧绷到了极点,眼睛被烟熏得直流眼泪,她都快哭了,要是慕臻出了什么事,那她真的是不知道该怎么办。她匆匆擦了下眼睛,继续往前找。

    “慕臻——!你出去了吗?!”

    超市一共三层,从地下仓库开始烧起,他们在第一层,外围火势在喷火器的救助下越来越小,里面火势却仍然十分盛。

    林初冬不确定慕臻在哪里,只敢在火势大的地方先把人找一圈,她生怕慕臻在哪里吸入了过多浓烟昏了过去,没有及时被抢救出去。

    她眼睛里全是大火,只觉得天旋地转,烧焦的货架快要倒坍,眼看着就要砸下来。

    林初冬已经屏蔽了痛觉,根本不管不顾。

    可就在这时,用水打湿的外套猛然罩在她头顶,她撞入一个熟悉的怀抱当中,被人强有力地搂着往外冲去。

    “屏住呼吸。”熟悉的嗓音哑声道。

    林初冬一下子认出来了是慕臻,顾不上揭开外套,赶紧用手去摸了摸他身上,衣服似乎没有被烧到。

    林初冬悬起来的一颗心脏,终于落地,眼泪哗啦啦一下子就掉下来了。

    慕臻带着她冲了出来,到了外面,外面简直围得水泄不通,这里陡然发生这么大一场火灾,只怕是要构成刑事案件了。

    慕臻松开了她,林初冬这才得以七手八脚地将头顶的外套扔掉,她一露出脑袋,就只见慕臻干净的俊脸上几道黑印子,所幸身手不错,身上没烧到什么,可他一张脸本来就白,现在更是毫无血色。

    他在里面待的时间过长,怕是呛了烟了。

    “慕臻,你怎么样?”林初冬话音未落,慕臻便重重朝自己倒了过来,两人一道摔在了地上,砸得起了灰。

    她登时呼吸一紧,七手八脚将人扶了起来,并急忙摸出他手机给司机打电话,得赶紧去私人医院。

    “你撑着点儿。”

    她试图掰开慕臻的手指去解锁。

    但慕臻死死攥住她手指,仿佛要攥进骨头融入血液里一般。

    林初冬急得眼睛都红了,顾不上什么,去掰开慕臻的右手,对他道:“慕臻,你松开一下,我得给你手机解锁!”

    几乎是一根一根手指掰开,才将慕臻的手掰开了。

    慕臻勉强睁开眼睛,眼里红血丝比林初冬还要严重,他死死盯着林初冬,眼里痛意与恨意触目惊心,一字一顿从喉咙里挤出声音:“不准走。”

    林初冬明白他为什么不松手了。

    他居然以为自己掰开他的手,是想要逃走。

    那该不会,当时回头那一瞬看自己的眼神夹带着不敢置信,是以为向澄纵火带自己走,自己早就知情,并且是共犯吧?!

    林初冬脑子嗡地一下就炸了,匆匆打完电话,赶紧去握住他的手,解释道:“我不是想走,这件事也和我没关系!”

    可话还没说完,人就已经昏迷过去了。

    昏迷过去之前,似乎还咬牙切齿盯了林初冬一眼。

    昏过去之后,攥住林初冬的手也继续死死攥住,怕是待会儿进手术室都很难分开。

    林初冬:“……”妈的,冤枉啊!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48/78749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