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玄幻小说 > 未成年者止步 雄波 >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回

正文 第一百三十五回

推荐阅读:喜欢你我说了算前任无双神豪从吹牛纳税开始奇迹的召唤师八零厨娘发家史重生创业时代总裁是我渣过的人[娱乐圈]我的隐身战斗姬今天三爷给夫人撑腰了吗纨绔天医

    一心想要通过创建一个理想世界,使得族人可以在和谐中谋求展的雄雄,在面对王国中人为划分出等级来区别贵贱的时候,他深刻地意识到此种作法带来的弊病,由此而想全力避免在汉族中也出现这种局面。不过,他却没有想到自己所触及的正是潜藏在人性深处对于权欲的占有,并以此充分享受安乐的欲念!因其本身所处年代的局限,他又怎么可能知道这是一个千古以来始终无法根除的弊端?所以在其寻求解决之道的时候,带给他的除去烦恼便是对未来无尽的忧虑,可眼前的的这些困难不仅没有吓倒这个从无畏惧的男人,反而益激起他势必要剔除这种私欲的信念!

    雄雄正这样想着的时候,一不留神撞到了一个人的身上!未等他抬头,后者已经呵呵地笑个不停,让他从这声音上便知道除去公主之外,再不会是旁人!

    果然,有意拦在他前面的倩公主已经含笑问道:“你在想什么事情这样失神?”

    一旁的嗔怪着说道:“我们的族长现在简直都不如一个普通猎人!多亏你刚碰到的是公主,如果换作是一只猛兽扑来,想你现在哪里还有命在!”

    雄雄闻听笑道:“公主又不是猛兽,难道她还会吃了我吗?”

    公主听到这话不由想起二人以前夫妻间的枕边密语,随即便有一抹羞红浮上双颊,在暗中凄苦地感叹道:我倒真想能够与你抵死缠绵一次,可你却始终不给我这样的机会!让我们这对夫妻现在空有其名却无其实,也许这就叫做造化弄人!不行!今晚是汉嬴留在王国中的后一晚,自己说什么也要想办法将他拉到床上不可!这般想着时,她已经开始思谋着种种可行的办法!

    尽管雄雄已经看到了公主脸上的红晕,但他又怎会想到对方已经动起了这个心思?所以当下只是看着她们二人笑道:“你们姐妹刚刚说了什么悄悄话?还偏偏得避开我行!”刚之所以要单独同公主说菲儿的事情,就是怕因此再搞得雄雄对公主不满,所以这时听到对方问起不仅含笑不答,准备插开话题了事。不过令她没有料到的是公主却已主动开了口,眼前的情景不禁使大感意外!

    只听公主说道:“找我是为了菲儿的事情!”

    “菲儿?她有什么事情?”雄雄不解地皱着问道。

    当下,公主便把刚同自己所说及所求娓娓道来。她说完后原本以为雄雄定会也会像那般不满自己所为,谁知对方听完却只摇头说道:“我不相信你会做出这样的事情!”

    公主听到夫君的信任后,所有的委屈一起涌上心头,使其再也无法控制自己的情绪,眼泪立刻就如打开了闸门一样流淌下来,使得她正可借着这个因由扑到雄雄的怀里,并一边抽泣;一边说道:“还是你了解我!这件事情由始至终都是悦儿在搬弄是非,所以我也是刚刚从口中得知!”雄雄听到这里,撩了一眼站在身旁的,见后者朝自己微微点了头,由此确定公主说的没错!于是,他一边安抚仍在抽泣的公主,一边顺势让对方同都随他坐到了一旁的石阶上。

    今番并没有挨着雄雄,而是刻意让公主坐到了中间,这在方便雄雄同对方说话的同时,也让她可以从容思考公主为何要主动同雄雄坦承此事?难道她就不怕雄雄会因此责怪其御下不严?正当心中这样想着的时候,很就有了答案!

    渐止抽泣的公主见汉嬴这时已经垂下眼帘,知道对方马上就要批说自己太过放纵悦儿的事情,所以便抢先说道:“我在听得转述此事后,刚刚已经找过她们两个当面对质,不仅让让菲儿知道自己是受悦儿愚弄,对后者做出了惩治!”

    雄雄看着她问道:“你是怎么惩治的这个悦儿?”

    公主没有想到汉嬴竟会关心这个结果,一愣之下马上如实答道:“为了让她今后不在搬弄是非,我已命其掌嘴二十!”说完见汉嬴仍是望着自己不说话,只好忐忑地问道:“我对她的处罚是不是轻了?”

    “不轻。”

    “那你为何还像不太满意的样?”

    “那是因为我想知道公主可从这件事情上看出了什么?”

    公主垂头细想片刻后仍无头绪,只好问道:“你指的是什么?”

    “悦儿今天能够做出这样的事来,我想同你平日里对她的信宠密不可分,所以她能不计后果地假借你来试图改变一个人的命运!如果这件事情生在其他人身上,本算不得什么大事,可是你不要忘记自己的身份,你日后可是一国之君!如果在那个时候再有人如此作法,那么影响的就将不是某一个人,而是整个王国的命运!如果你现在不能从这件看似微小的事情上悟出这个道理,恐怕日后难免不再受人蛊惑!”

    公主听到雄雄将这件事情上升到对王国的统治,心惊之下已经冒出了冷汗!当下只好试探着问道:“你是想让我杀了她,可我对这个自幼就在身边的悦儿真是下不去手!”

    雄雄摇头说道:“我不是让你杀了她,而是想说这样的人不适合留在你身边。否则随着你日后接手王国,说不定她又会做出什么事情来,也许到了那个时候你想不杀她都不能够,如果真是如此,岂不是你反害了对方!”

    公主听到汉嬴这样说方暗暗嘘了一口气,于是问道:“那我让人把她赶出府去好吗?”

    雄雄说道:“不知道悦儿家中可还有什么人?你可问一下她自己的想法!如果她愿意走,念在一场主仆情深,你可资助她一些财物安家;如果她不愿意离开,你可另派她去做些别的事情。但与此同时,你要明确地告诉对方,再不要抱有任何返回自己身边的幻想,否则以对方的心计说不定还会闹出什么事情!”公主没有想到汉嬴此时还能替悦儿设身处地着想,连忙点头应允下这个好的结果!

    雄雄接着又问道:p“你对菲儿怎么说?”

    “我只让她知道了这一切都是悦儿作假,对于她并没做任何处理!现在随着悦儿离开,我准备让她接替这个位置!你看可好?”公主说完满有信心地看着夫君。

    雄雄见她这个样不由笑道:“我看你倒不如成人之美!想来菲儿受过这次煎熬后,心中怕的事情莫过于再把自己同有情人拆散,所以你还是把她指婚给那个所爱为好!假如我们的公主为大度,还可以让其获得同悦儿一样的资助成家并亲自为其主婚,这也不失为一场主仆间的美谈!”公主在这个时候怎肯违逆汉嬴的话,所以自然是一口答应下来!在旁的听到雄雄这样说,便知对方是为菲儿精心服伺自己这些日来的回报,心中益感念雄雄为自己想得周到!

    公主见汉嬴已经为二女的结局做好了安排,本以为对方接下来便会同她们返回房内,但见他却仍坐在那里没有丝毫离去的样,只好转而问道:“我的事情都已经告诉给你,现在该你来说说先前想着什么那样入神?”

    听到公主主动挑起这个话题,当下也是催促道:“你说说,到底是什么事情?”

    雄雄听二女一同问,当下便将自己所见及所思毫无保留地逐一道来,而后他接着说道:“因我刚一直想在部落中避免产生这种矛盾,所以不由太过专心而没有察觉你们到来!现在你们可有什么好的建议,也许能够帮我想出解决的办法!”

    公主对这种事情已经习以为常,所以从其本心来讲对这个说法并不认同,但是她却不会放过眼前取悦对方的机会,所以听他说完后便抢着说道:“你的想法没错!但是不知你是否想过,假如手中握有权力却无丝毫好处,那么谁又会甘心去做这个掌权之人呢?”

    雄雄微微点头说道:“这也正是我思考的一个症结所在,所以迟迟没有找到一个好的解决办法!”

    听到他这样说,先是看了一眼公主,而后缓缓地说道:“表面上看来确是如此,但你也不妨另换一个思路去想!”

    “怎么想?”雄雄和公主异口同声地问道,但二人的心思显然各不相同!

    “用我们的部落同王国相比,目前拥有的大优势就在于头领们还没有显现出利用权势去追求奢华的想法,这主要是因为部落还没有完成统一的使命,总在游走于不同地域的时候必会导致日常用具的研放缓,所以让他们缺少了这样的机会!而这就为我们提供了一段可以稍作缓冲的时间,把它放到我们先前所议第二个战场的战略高度上来一体解决!”

    说到这里时,见雄雄在认真地倾听着自己的意见,便又继续说道:“公主刚所说有一定的道理,但是这并不表明我们就无法战胜人性中的弱点!对此你完全可以试想一下,哪一个人不是愿意存活在这个世界上,但是当我们的战士冲锋的时候,谁又会为了保全自己的性命而胆怯不前?又是什么东西在激励着他们一路向前无畏艰险?那就是你赋予军中的灵魂与无坚不摧的信念!所以说只要我们能够不断地去强化对这种精神的宣扬,提高族人对部落的忠诚,就应该能够避免你所担心的事情生!”

    雄雄听完看着满怀信心的,并没有给出对方期待中的肯!他只是慢慢地站起身来,缓缓地在二女身前踱步沉思,却让她们无法猜度出自己心中的打算!

    许久过后,雄雄猛然抬头说道:“你们所说都有其道理,但是却没有命中这个问题的要害!”说着,他看了一眼无比吃惊的二女接着说道:“不过,我却从你们的说法上找到了一个寻求解决的办法,我们不妨将它用来实践!”

    “什么办法?”二女闻听立刻不约而同地问道。

    “眼前的事情说明,无论是对于一个王国还是一个部落来说,仅有坚矛利箭只能平定外患,却无法消除内部的隐忧!而为了堡垒不先由内部分崩,提升对族人思想导向就显得尤为重要,这就需要改变部落头领心中以往的观念成!”

    听到这里不由问道:“怎么改变?”

    “你在培养族人忠诚的同时,还要让他们明白只有当上头领,可以展现胸中的智与抱负!而手中的权力则只能为族众所用,也只有当族众都享有了优越的生活后,其本身的地位能获得升迁,并使其能够得到好的施展空间!

    总而言之一句话,部落的头领在享有权力可以支配族人的同时,也就意味着其本身除去权力之外,所有的一切都不可过下属中差的那一个。如果他想提高自己的享有水平,就只能先让所有的下属获得提高行。也只有这样,我们能避免人为地制造并加大二者间隙,导致后两下水火不容的局面生!”

    当闻听准备细细咀嚼其中精要的时候,公主早已在旁赞不绝口起来!而后她以不宜在此久坐为名,搀扶起前者、挽住汉嬴,在喜上眉梢之即准备先送,然后再偕同汉嬴返回卧房当中!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158/1062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