齐靳舟番外三

推荐阅读:都市仙灵爷本佞臣小娇娇傲娇总裁盛宠妻我只想安静地打游戏全民的诸天时代万神祖师鱼小姐的初恋日记天空之门诸天之掌控天庭

    童嘉禾回到办公室,同事正在花痴八卦齐靳舟,说齐靳舟是精品男人中的极品,她们围过来,“老板,那个男的是不是在追你?”@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童嘉禾把她们的脸推过去,“干活,不然这个月奖金没了啊。”

    她们纷纷散去,各自忙开。

    童嘉禾却没了工作的心思,她拿出手机,有些伤疤她已经好几年没去碰触,微信收藏里有几张她跟齐靳舟的照片。

    原本是在相册里,怕被芒果看到,她就在微信收藏,将相册里的删除。

    齐靳舟不喜欢拍照,这几张还是她磨了他很久他才勉强同意合拍。

    看着照片中的自己,她快要不敢认,那时的她青春如火,肆意,傲娇。

    现在呢?

    冷淡如冰。

    不管是手上,还是心里边,都长满了茧。

    童嘉禾摩挲着那几张照片,最终将它们全部删除。

    收藏里空空时,原来心还是会疼的,翻滚着绞痛。

    手机闹铃响了,童嘉禾猛地回神,到了接小芒果放学的时间。@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路过阅览区,童嘉禾下意识瞅了那边一眼,只有老人还在那里看书,齐靳舟应该回去了。

    今天童嘉禾状态不佳,她没敢开车,打了车过去,打车耽误了点时间,路上又堵车,等她到幼儿园时班里只有几个孩子了,小芒果安静的坐在那儿玩玩具,不像其他几个孩子那样不停朝外张望,看看家人来没来。

    “宝贝。”童嘉禾歉意道:“对不起,妈妈今天来晚了。”

    芒果摇摇头,亲亲妈妈。

    小芒果去柜子里拿书包去了,童嘉禾就跟老师聊了几句,她经常会跟老师交流孩子在幼儿园的情况,老师基本每次都会这样说:“小芒果太乖了。”乖的让人心疼。

    老师欲言又止,人家家里的事她不好过问。

    能来这个幼儿园,已经不是有钱那么简单,这里的孩子具体什么背景,她们做老师的也不是都一清二楚,有些孩子是单独在一个户口本上,父母做什么的,爷爷奶奶是谁,她们根本就不知道,不过她们也习惯了,从来不多嘴打听。

    班里的孩子大多都是被家里宠坏了,脾气大,任性,可像小芒果这样懂事乖巧的没有,小芒果比其他孩子都早熟,心里满满都是心事。

    小芒果背好了书包,“老师再见。”

    “宝贝,再见,明天早上见。”老师跟她摆摆手。

    童嘉禾原本还想跟老师再聊两句,后来又作罢,牵着小芒果离开。

    出了幼儿园,童嘉禾问小芒果今天怎么样,开不开心?

    小芒果用力点头,“很开心。”

    童嘉禾:“那有没有跟蒋易初玩?”

    小芒果坑头不吱声,后来转移话题:“妈妈,晚上回家做芒果饭给我吃好不好?好久没吃了。”

    童嘉禾笑笑,“小芒果想要吃芒果饭?”

    小芒果嘿嘿笑了。

    “芒果,芒果。”

    身后有人喊。

    童嘉禾跟芒果齐齐转身,是芒果一个幼儿园的小朋友,泡泡。

    泡泡在另一个班级,芒果跟泡泡是一个舞蹈兴趣班的,她跟泡泡妈妈早些年在纽约就认识。

    小芒果跟泡泡摆摆手。

    今天来接泡泡的是泡泡妈妈,泡泡妈妈把车靠边停,“今天怎么没开车?”

    童嘉禾只好扯谎:“被堵在停车场了。”

    “我送你们。”

    “不用,前面转弯我就到了。”@无限好文,尽在晋江文学城

    “阿姨,上来嘛。”泡泡趴在车窗,渴盼的眼神。

    泡泡妈妈:“我正好要去书店买书,上回你推荐的书泡泡特别喜欢,全看完了,这几天我忙,泡泡成天嚷嚷着让我给买书。”

    童嘉禾就没再客气,把小芒果抱上后座,她坐在了副驾驶上。

    上车后,泡泡就跟小芒果讲起来,她小声问小芒果,“今天蒋易初有没有说我不好看?”

    小芒果摇头,“不知道,我没跟他玩。”那句,‘我讨厌蒋易初’她就没说,妈妈还坐在前面。

    泡泡问:“蒋易初也说你不好看?你才不跟他玩的吗?”

    小芒果:“他把毛毛虫放我口袋。”

    泡泡点点头,蒋易初果然是个大坏蛋。

    她跟小芒果说:“蒋易初说你是他女朋友,还说我没你好看。”她叹口气,满满的挫败感。

    小芒果很认真的说道:“已经分手了。”

    前排的两个大人,忍着笑,差点就没忍住。

    泡泡妈用英文跟童嘉禾说道:“现在的孩子都这么早熟吗?还男女朋友,分手。”

    童嘉禾也是用了英语,“电视看多了,有时大人说什么她们就记住了,跟着模仿说话。”

    之后两大人闲聊起来,泡泡妈问:“你想没想过重拾金融专业?”

    童嘉禾怔了片刻,“现在这样也挺好。”

    泡泡妈:“那多可惜呀,当年你在学校成绩那么优秀。”她跟童嘉禾在纽约同一所大学,童嘉禾是本科,她当初读研究生。

    很快,汽车停在书店楼下。

    童嘉禾先带着孩子下车,泡泡妈妈去把车停好。

    到了书店,那位老人还在那里看书,小芒果很自觉地背着书包找个位置看绘本,泡泡跟着妈妈选了几本儿童书刊就走了。

    童嘉禾跟同事换班,她坐在了收银台位置,这样正好可以看到小芒果。

    六点钟时,齐靳舟又来了书店,他过来接奶奶去吃饭,童嘉禾正低头核对库存数据,没注意到他。

    他脚步微顿,又走去阅览区。

    今天唯一的惊喜时刻就是现在,他没想到小芒果也在。

    小芒果抬头就看到了齐靳舟,要不是这里不能大声喧哗,她早就高兴地喊出声,现在只好用嘴型说:“齐叔叔。”丢下书就跑过来。

    齐靳舟蹲下来,抱住她,“放学了?”

    小芒果点点头,下意识瞅向收银台,妈妈没注意这边,她以为齐靳舟是专程来看她的,“齐叔叔,你怎么知道我在这儿?”

    齐叔叔:“听奶奶说的。”

    小芒果看看那位老奶奶,甜甜一笑,然后赶紧跟齐靳舟说:“齐叔叔,你明天忙不忙?”

    齐靳舟:“不忙。”

    小芒果趴在齐靳舟耳边:“齐叔叔,那你明天早上去幼儿园看我好不好?”

    齐靳舟不明白小孩子心里想什么,不过还是应下来,说好。

    小芒果告诉他在哪个幼儿园,还又叮嘱他:“齐叔叔你要第一个到哦,我也第一个到,不过你不能让妈妈看到。”

    说完她又发愁,“可是齐叔叔,我们幼儿园不许小朋友出来,妈妈送我进去后,我就出不来了。”

    齐靳舟:“叔叔想办法,叔叔明天去园内把你接出来。”

    小芒果伸手指,“我们拉钩,一百年不许变。”

    齐靳舟:“一百年不变。”

    小芒果趁妈妈还没发现,她赶紧坐回座位上,把书拿在手里,还又跟齐靳舟做了一个勾手指的动作。

    齐靳舟浅浅笑了笑,回应了她那个动作。

    离开书店,奶奶瞅着齐靳舟,不过没说话。

    齐靳舟知道不说点也不行,瞒不过奶奶,就挑了点不重要的说:“收银台那姑娘是大哥朋友的女儿,以前在纽约读书时我去学校看过她,后来跟家里关系闹僵了。”

    奶奶问:“那小女孩儿不会是你闺女吧?”

    齐靳舟:“..........我倒是想。”说完他才发觉哪里不对,一不小心就泄露了心里所有的情绪。

    奶奶细细品着这话,没再多言。

    第二天一早,小芒果六点多就醒来,心里藏着事,怎么都睡不着,妈妈已经起床了,她自己开始穿衣服。

    童嘉禾在给小芒果做芒果饭,昨晚回来太晚,后来在店里给小芒果叫了外卖吃。

    “妈妈,早。”小芒果已经洗簌好,就差头发还没梳。

    童嘉禾吓一跳,“宝贝,你怎么起那么早?”

    小芒果:“我今天想第一个到幼儿园跟小朋友玩。”

    童嘉禾丝毫没有怀疑,开始给小芒果梳小辫子。

    七点半时,童嘉禾就把小芒果送到了幼儿园,幼儿园老师已经来了,正在迎接孩子,不过只有三三两两的孩子入园。

    幼儿园大门边停着一辆黑色轿车,车牌童嘉禾不熟悉,她也没在意。

    齐靳舟今早自己开车过来,他不知道幼儿园几点开门,六点半就在这等着了。

    他时刻谨记小芒果说的那句话,不能让妈妈看到,他就没下车。

    童嘉禾停好车,把芒果抱下来,到了幼儿园大门口,她半蹲下来,“今天玩的愉快。”

    小芒果抬头就看到妈妈身后那辆车上的齐靳舟,她压抑着心里的小激动,齐靳舟立即将车窗升上去。

    小芒果亲亲童嘉禾,“妈妈,下午见。”

    她愉快的走进园内,跟老师一一打招呼。

    小芒果的教室在二楼最边上,站在窗口可以看到幼儿园的院门口,她看到妈妈的车已经调头离开,她等着齐叔叔来找她。

    “芒果,你看什么呢?”小朋友问。

    小芒果心里从未有过的小虚荣,“在看我爸爸。”

    小朋友歪头看看,没人。

    小芒果自顾自道:“我爸爸在车里。”

    小朋友:“哦。”

    小芒果忽然指着窗外说:“那个就是我爸爸。”齐靳舟已经车里下来。

    小朋友看了看,那个叔叔好高,然后就没再关注。

    在他们的认知里,谁都有爸爸,他们自己快烦死爸爸妈妈了,天天不许他们玩游戏,还要逼着他们写作业,上英语课。

    他们开始拿玩具玩,每天早上只有早来的这会儿能玩玩具,一会儿老师就要过来让他们读英语。

    小芒果内心一直狂跳着,既紧张又激动,紧张的是,刚才她说谎了,说自己爸爸来了,这是她第一次说谎,不过想到一会儿就能看到齐叔叔,她又激动起来。

    也没了玩玩具的心思,她不时望望教室门口,等着班主任来找她。

    齐靳舟感觉自己也病的不轻,为了小孩子一句话,他昨天还专程找了堂哥跟幼儿园园长打招呼,说他今天过来看一个小朋友。

    堂哥问他看谁,他只好实话实说:“看嘉禾的女儿。”

    即便打了招呼,园方也是一遍遍走流程核实他身份,后来园长来了,没想到他也认识,是以前大院里的老邻居。

    费了好大一番周折,齐靳舟才进到幼儿园的前院,不过他也只能在园内看小芒果,不许接到园外。

    园长大姐拍拍他的肩膀:“体谅我们的工作,孩子入园后就只有家长能接出园,不管是谁都不例外,就是我,也不能把孩子随便带出园。”

    齐靳舟自然理解,他在院里等着小芒果。

    小芒果班主任问小芒果:“你认识那个叔叔?”

    小芒果点头,班主任示意她可以过去了,小芒果撒腿就往外跑,直接扑到齐靳舟怀里。

    班主任猜测着,那个男士会不会是小芒果亲爸,不然小芒果不会这么亲热,还叮嘱她好几次,不许跟妈妈说。

    齐靳舟问小芒果想玩什么,要不要去操场玩会儿滑滑梯?

    小芒果心里一直打着小盘算,她现在哪儿都不想去,就想在这里待着,她跟齐靳舟打商量:“齐叔叔,我们就在这玩好不好?”

    齐靳舟心道,这里什么都没有啊,玩什么?

    这边是幼儿园的大门,边上是保安室,现在这个时间点,孩子们陆陆续续进园了。

    齐靳舟半蹲下来,将小芒果抱在腿上,“是不是有什么话要跟叔叔说?”

    小芒果想了想,也没什么要说的,其实她跟齐叔叔一点也不熟悉,这是第四次见面。

    她记得很清楚,第一次见面在生日宴上。

    第二次见面是在医院。

    昨晚是第三次见面。

    “芒果。”

    “芒果。”

    这时有小朋友喊她,小芒果跟他们摆摆手。

    “你同学?”齐靳舟问。

    小芒果:“嗯。”

    没过一会儿,又有孩子来了,也是小芒果一个班的,是个女孩,“芒果,早上好。”

    “早上好。”

    “芒果,你怎么不进去?”

    小芒果一时也不知道怎么回答,只好沉默。

    小孩子也没追问的习惯,更看不懂沉默是什么意思,直接跟着妈妈进去了。

    “芒果,芒果,芒果。”一个小男孩跑过来。

    小芒果抬头一看,是蒋易初,讨厌死了,她转过脸去。

    齐靳舟也认识蒋易初,是他们投行老大家的儿子,今天来送蒋易初的也是他们投行老大。

    齐靳舟凑近小芒果耳边:“蒋易初欺负你了是不是?”

    小芒果挺委屈的,没吱声。

    蒋易初:“齐叔叔好。”

    齐靳舟一把将蒋易初带到身前,“欺负我们芒果了是不是?”

    蒋易初也委屈死了,不过爸爸说过了,他是男子汉,要有担当,不能跟女生计较,他从口袋里拿出一块巧克力塞到小芒果口袋。

    小芒果赶忙把巧克力掏出来还给蒋易初,“已经分手了,不要!”

    齐靳舟:“.................”

    蒋易初更委屈了,看向自己爸爸,女人怎么这么难哄。

    爸爸揉揉他的头,逗他:“你可以曲线救国。”

    蒋易初想了想曲线救国的意思,然后把巧克力塞到爸爸手里:“爸爸,我就靠你了。”

    爸爸:“...........”他是让蒋易初把巧克力给齐靳舟的。

    不过也没再逗孩子玩。

    蒋易初认真的模样:“齐叔叔,你是芒果爸爸吗?”只有爸爸才送孩子上幼儿园。

    爸爸拍拍他的脑袋:“齐叔叔不是芒果爸爸,齐叔叔还没结婚呢。”

    蒋易初还要说什么,就被爸爸直接拎走。

    小芒果突然有点不知所措,她没想到蒋易初会当面问齐叔叔,她从昨晚盼到现在的愿望没法实现了,刚才她还跟同学说她爸爸来看她,她说谎马上就要被发现。

    齐靳舟看着小芒果纠结的表情,这一瞬他什么都明白了,原来芒果让他第一个到幼儿园,就是想让班里的小朋友看看他,她想让别人知道,她有‘爸爸’。

    其实,其他小朋友并没关注她到底有没有爸爸,是她心里太敏感,太渴望,太在意,就以为所有小朋友都在意。

    齐靳舟揉揉小芒果的脑袋,在她额头上亲了亲,他声音温和道:“想爸爸了是吗?”

    小芒果埋头,齐靳舟的话她一句都没听进去,用力抠着自己的手指,沉浸在自己悲伤的世界里无法自拔。

    蒋易初怎么那么讨厌!讨厌死了!什么都要问!

    她眼泪在眼眶里打转,硬撑着没掉下来。

    “谢谢齐叔叔来看我。”她从齐靳舟腿上下来,跑向教学楼内。

    齐靳舟反应过来后,对着她的背影:“芒果!”

    小芒果没回头,人已经跑进楼内,没了踪影。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747/68246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