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权贵娇女(重生) > 一百九十六章 三朝

一百九十六章 三朝

推荐阅读:妃常嚣张,魔尊当自强阴棺娘子奇迹的召唤师哥哥万万岁功夫医圣佔有姜西大明星主播神医嫡女:帝君,请下嫁!万世为王大王令我来巡山

    李朔风不知自己这担忧的神色,落在了流星眼中,非但没有在她心上激起什么涟漪,反倒是被狠狠嫌弃了一番。

    正所谓‘襄王有梦,神女无心。’他知道王妃身边的丫鬟一个个都不记挂着嫁人,心里真是有苦说不出。

    这也是,在这大宅院里得主人家庇护,不必受外头的劳作之苦,主人家又温和宽厚,一个个娇养的跟花骨朵似的,胜过外头小门小户家的姑娘许多。

    “啧。”吴大夫略摇了摇头,神色不是很好。

    流星还未说话,只听李朔风靠了过来,对吴大夫道:“怎么了?可是有什么问题。”

    吴大夫眉头越皱越紧,可嘴巴也是越抿越紧,半晌才道:“王妃确定没被猫儿伤到吧?”

    “没有。”流星颇为肯定的说,她与茶韵、茶芝将宋稚浑身都查验遍了,确定没有伤处。

    “那就好。”吴大夫松开替流星把脉的手,转身对自己身后的药童耳语几句,药童略一躬身,迅速离去了。

    李朔风正要发问,就听吴大夫说:“怪不得在猫儿身上百般查验也查不出异样,我还想着拘着猫儿几日,看看是否会病发,看来也无用。猫腻原出在这!”吴大夫点了点流星的伤口。

    “吴大夫,这到底是什么意思。”流星看着自己手背上的伤口,问。

    “猫爪上铁定是涂抹了活血散瘀的药,我瞧着你伤口这久久不愈的样子,这药十之八九就是丹朱散!”吴大夫的眉头隆成一个高高的结,瞧着整个人都愁眉苦脸的,“幸好王妃没有被猫弄伤。”

    “若是伤了王妃,可是会要命的?”流星恨不能现在就冲到凌花阁将那蹄子撕碎。

    “王妃本就快生产了,这一点子药就像一剂极为凶猛的催产汤药,对孩子无碍,可对王妃……

    吴大夫顿了顿,细细揣测了一番,继续道:“虽不至于丧命,可血流难止,身子定会虚透,定比宋都尉的嫡夫人还要严重些,寿数也会短上几年。”

    流星听得怒不可遏,当即起身要把这事儿告诉沈白焰,李朔风下意识的拽住了她,连忙道:“你坐在此处治疗伤口,我替你去找王爷。”

    流星转过身,只木然的看着李朔风拉着自己手腕的那只手。李朔风慌忙撤了手,未等流星说话,就一溜烟的跑没了影。

    流星转了转自己手腕,觉得有几分不自在,手腕上还残留着一点力度感,像是李朔风留下来的残影。

    吴大夫在旁从头至尾的看了这两位年轻人之间的波澜,眯了眯眼,笑得堪称猥琐。

    只见他摸着胡子正要开口说话,流星立即道:“魏姑姑昨日新琢磨出一道杏仁软酥,叫我和几个大丫鬟替她尝一尝,这几日事情多,我可还没吃呢。”

    吴大夫有点尴尬的轻咳一声,不知道是谁泄露了出去,自己年轻时的那点子破事,弄得人尽皆知。

    自己有把柄在他人手中,也就不打趣了,只道:“等今日这件事儿了结了,姑娘就偷摸拿给我吧。”

    小药童拎着一个小炉子走了过来,炉上坐着一小锅白如云朵的膏药,可却散发出一股极苦涩的味道。

    流星自认不是娇气之人,却也不由自主的掩住了口鼻。

    “姑娘手上若不想留疤,只有吃些苦头了,这药膏敷上去,极疼。”吴大夫神色严肃,不似作伪。

    流星干脆的点了点头,能不留疤自然选择不留疤了,她还道:“快些吧。我得回去陪着夫人。”

    吴大夫不再多说,只用一把极薄的小木片将膏药像刮腻子一样抹到纱布上去,然后拽过流星的手,将纱布裹在她的手背上。

    吴大夫的手抓的像钳子一样牢固,流星还有些疑惑,难不成还怕自己会逃吗?下一秒,刺骨的疼痛从手背上传来,流星忍不住痛呼了一声,泪水不受控制的涌了出来。

    吴大夫也不知道从哪来的这么大力气,在流星下意识的缩手挣扎中依旧给她包好了伤口。

    流星‘泪盈盈’的看着这老头,忍不住在心中腹诽,‘这老头是不是在报复我呢?’

    吴大夫慢悠悠的起身,道:“好了,回去吧。明天这个点儿来换药。”

    流星擦了擦眼泪,还是道:“谢谢大夫了。”乍一听,颇有几分咬牙切齿的意味。

    小药童在旁收拾残局,一边嘟嘟囔囔的说些什么。

    吴大夫听见了几句,摇了摇头,道:“王爷和王妃宽待下人,难道不好吗?”

    小药童瘪了瘪嘴,道:“可是这一小钵药就费了几十两银子,咱们每月用药可都是要归档记账,这月要是超出了,下月可就要小气些了。”

    “王府何曾对咱们用药小气过?”这个小药童是吴大夫从街边捡来了,取名叫木豆。在他身边待了十来年,从小在王府长大,这王府就是他的家。

    认真论起来,木豆对王府的感情比吴大夫还要深一些。

    吴大夫将自己用药的账本也给了他,他是这屋里管账的人,自然抠抠搜搜一些。

    木豆想了想,依旧嘴硬,道:“可也不能这么用药啊。这雪蛤衣也太贵了些,那是宫里贵人拿来制雪肤膏的。”

    “好了好了。”吴大夫只觉得自己被木豆的碎碎念磨的耳朵疼,道:“夫人身边的大丫鬟嫁出去一个,剩下也就这几个了,其余的小丫鬟自是用不着这么贵重的药材。你在这大宅院里当差,也该有些眼力价,不然我这一身的医术,岂不是白教你了?”

    木豆只需一闻,就可轻易分辨出一碗药中的大部分药材,吴大夫自认自己没有这样的本事。

    上天总是公平的,给了他长处,就一定会有短处,人情世故这方面,木豆却是一窍不通。

    不过,恰恰是这一窍不通,才让吴大夫更加放心一些。

    这院子里猫叫声不断,吴大夫听得多了,也颇觉头疼,将剩下许多杂事统统交给自己这个小弟子,自己则躲回房中细看宋稚的脉案去了。

    吴大夫的院子里尚且可以说是风平浪静,可这凌花阁此时却是风大雨急。

    芬蕊瑟瑟缩缩的蜷在角落了,她方才在剧痛中苏醒,根本不知道发生了什么事情,便被人从床褥上拖了下来,身上只穿着一件里衣,这屋子里还站着几个她从未见过的外男,一个个都不知避忌的看着她。

    “猫爪涂丹朱散,好毒的计谋。想着王妃诞下孩子后身子虚透了,王爷怎么着身边也得有个服侍的人,到时候你自可上位了?是不是?”素水腰际挂着一条长鞭,硬声问。

    沈白焰站在窗边背朝着芬蕊,只觉外头的光给他的身体镀上一层光边,光边之内,却是极浓的一团黑。

    芬蕊颤了颤,她虚着眼睛,脑子里一片混沌,根本看不清楚素水的样子,只觉得是个极为可怖的女子。

    她口齿不清的说:“什么?你们在说什么?我,我听不懂。”她一边说,一边不受控制的流下许多口涎来。

    素水本以为这女人在强辩,正要给她点颜色瞧瞧,却见她浑身抽搐起来,嘴里涌出许多血沫,这是装不了的!

    “王爷!”素水叫了一声,忙去察看芬蕊的情况。

    沈白焰回身,见芬蕊在地上抽搐的十分厉害,素水一个手刀劈昏了她,这才安静下来。

    素水有些弄不清现在的状况,飞岚和李朔风也是面面相觑,李朔风一面往外蹿,一面飞快的道:“我去请吴大夫过来。”

    沈白焰走到芬蕊身侧,瞧着她嘴角的血沫,冷静的说:“用针刺了几个穴位罢了,不止于此。”

    素水点了点头,道:“是,她定是先前用过什么药,才会导致气血逆行。”

    她凝眉细想,道:“莫非她的昏迷,是用药所致,而不是佯装?可谁人给她下药?她自己给自己下药,苦肉计?一个小小宫女,至多也就是用些蒙汗药吧。蒙汗药发散的极快,也不会让人吐血啊。”

    “可咱们的三朝会。”飞岚说出这话的时候,沈白焰已经想到了。

    三朝是余心楼里惯用的迷药,一粒可让人昏睡三年,所以平常用时只会用指甲勾下那么一星半点的,也会够让人昏睡个几日了,而且是睡得极死的。

    服用了三朝之后,在头几日是不论如何也弄不醒的,哪怕你砍下这人的四肢,他也不会苏醒。

    最后一日,药性渐渐散去时,被人强行唤醒,便会吐血。

    素水想到了这一层,手心忽然有些发寒,喃喃道:“如果芬蕊被人下了三朝,一直昏睡着,那这些时日在王府里的人,又是谁?”

    她看向沈白焰,见他脸色极难看,看来也是想到了。

    “将那两个伺候的丫鬟从柴房提出来。”沈白焰冷冷的说,他一转身,袍角扬起的风都逼得飞岚忍不住略退了一步。

    飞岚和素水的脸色都不好看,这是居然最后牵扯到了余心楼,这可是王爷的心腹啊!两人对视一眼,素水留下来看着芬蕊,飞岚则随着沈白焰出去了。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753/68246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