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1020章 纪澌钧的否认

第1020章 纪澌钧的否认

推荐阅读:爷是病娇,得宠着!归期未期我的房分你一半全世界都为我争风吃醋佔有姜西夫人,你马甲又掉了!影帝今天也卡黑了这该死的甜美情书未眠我只想继承你的遗产

    “哼!看来,这个贱人真是伪造遗嘱!”纪佳梦瞪了眼凌可萱。

    纪佳梦的话一出,没有人跟着议论,毕竟,这得到纪泽深遗产的人可是纪廖升,万一谁说错话,难保会得罪纪廖升。

    她就说,纪泽深怎么可能不给纪澌钧留点东西,董雅宁面带微笑说道,“那麻烦江律师了。”

    “应该的。”

    跟夏明义一块站在前门的方秦也暗暗松了口气。

    凌可萱来就够怪了,还宣读这种遗嘱,这不知道的还以为是老爷子让凌可萱来的。

    江别辞看了眼周围的人后开始宣读遗嘱,“根据大少爷的遗嘱,财产做以下处理,名下所有物业,个人所得藏品……”

    听听,听听,这前面的,跟凌可萱之前念的一模一样,纪佳梦扫了眼不知道是羞愧还是下不来台难堪满面通红的凌可萱,“哼,要伪造遗嘱,也动动脑子,改改吧,啊,前面的照搬,后面直接改个名字,我看你有这种爱好,别做律师了,去写书吧,复制粘贴都能赚钱啦。”

    在纪佳梦的讽刺声中,江别辞念到最后一句,“均遗留给大少奶奶,由……”

    听到不对劲的骆知秋,开口打断,“不该留给邹娜吧?”

    怎么可能都留给邹娜那个女人了?董雅宁跟着说道,“是啊,江律师,纪董昏迷之前,还没跟邹娜见过面,他怎么会立这种遗嘱。”

    莫说,董雅宁和骆知秋觉得有问题,就连纪澌钧都觉得有古怪,如果是留给纪廖升,他没意见,可怎么会是邹娜?担心有人别有用心,“江律师,这到底是怎么回事?”大哥不可能会把财产留给邹娜的,大哥对邹娜根本没感情。

    刚刚才把希望寄托在江别辞身上,怎么现在江别辞倒是说出这种话来了?“我说江别辞,你可是在我们纪家长大的,亏我们把你当做自家人,一直信任你,你怎么能跟凌可萱那个贱人一样,辜负我们对你的信任!”

    江别辞扬起手示意大家安静,“我并未说,是由邹小姐继承。”

    “不是邹娜,难不成,我那个成了植物人的大哥,还能在梦中跟谁结婚,简直就是二十一世纪的聊斋。”纪心雨觉得有些好笑,这纪泽深一死,那些争夺财产的戏码,一出比一出好笑。

    低头给纪廖升发信息的纪优阳,忽然心头一顿,像是猜到了某个答案。

    不,不可能,他的木姐姐已经死了,不可能是她。

    否定的纪优阳,低头望着发送出去的信息内容。

    “我说的大少奶奶,不是邹小姐,而是……”江别辞的目光越过纪优阳看向纪澌钧,“木小姐。”

    “——”

    鸦雀无声的书房里,所有人都在发懵,根本没听懂江别辞说什么。

    听到是木兮,纪澌钧并不意外她出现在大哥遗嘱上,可是,纪澌钧接受了这个遗嘱的真实,却无法接受她以江别辞口中这个身份出现在所有人面前。

    有多少人知道,活着,有时候也是一件痛苦的事情,他还活着,可她却不在了,他多努力才将自己的注意力麻痹,不再想起她,可江别辞却揭开了他的伤疤。

    满脸沉重的男人,并不想再在这里待下去。

    “江别辞,你戏弄我们吧?”纪佳梦觉得自己的耳朵肯定是出现问题了,否则怎么会听到木小姐这三个字。

    就连董雅宁也怀疑自己是不是在做梦,不然她怎么听成木兮了?

    “是真是假,纪总最清楚,不是吗?”

    四个月,不算久,可这道声音,再次响起时,大家却有种熟悉又陌生的感觉。

    离开的男人猛地顿住脚步,还未转身,他身后的人已经先给了他答案。

    “木兮,你不是死了吗?”董雅宁不敢相信木兮居然还活着。

    “遗嘱都是假,你肯定也不是真的!”甩开魏生津的手,纪佳梦直奔木兮,“我要撕烂你的面具,我看看谁敢在我面前装神弄鬼!”

    推轮椅的李泓霖,越过木兮,抓住纪佳梦的胳膊将人扯到一边,不让纪佳梦靠近木兮。

    这四个月来,他不是第一次听见这个声音,他害怕这一切都是假的,他不敢去看,宁可那个声音一直在耳边,他也不希望,回头就烟消云散不过一场梦,自欺欺人。

    坐在沙发的纪优阳,看到活生生出现在自己面前的木兮,开心到眼泪都差点出来了。

    太好了,他的木姐姐还活着。

    他那布满黑暗的世界里,再一次被点燃了希望,看到曙光的纪优阳,脸上扬起一抹灿烂的笑容。

    激动的费亦行使劲拉着纪澌钧的袖子,“纪总,真是太太,太太还活着。”

    僵硬的身体一点点转动的纪澌钧,对上那张日思夜想的容颜时,紧握成拳的手一点点松开,垂落的手因为心中无法控制住的喜悦情绪,来回抓动两边的西裤,那只有他自己听得见的低喃声,一遍接着一遍,“兮兮……”

    真的是她。

    她没有抛弃他,她真的回来了。

    就在纪澌钧要过去将自己遗失的心爱之物抱回时,坐在沙发的董雅宁回头看了眼纪澌钧,“澌钧,这到底是怎么回事?”木兮怎么可能成了纪泽深的女人?

    “是啊,澌钧,这个木兮,也实在是太可恶了,我看她当初自杀就是自导自演的戏,她就是想谋夺家产!”甩开李泓霖手的纪佳梦大声说道。

    “这……”骆知秋绕过沙发走到木兮面前,“这到底是怎么回事?这四个月来,你都在哪儿?”

    木兮看了眼骆知秋,“我有点累了,先上楼休息,有什么话,晚些再说吧。”

    “你说你是纪家的少奶奶,怎么,则深刚死,你就要上楼休息?我说木兮,你要骗家产,你也找个好点的理由来吧,装谁不好,装则深的女人,你怎么不说木小宝是你跟则深的儿子,你这个冒牌货!”纪佳梦听到木兮要走,赶紧把人拦住。

    太太怎么会以大少奶奶的身份重新回到纪公馆?

    疑惑的费亦行,目光在木兮和纪澌钧之间来回打量,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心中尚存的一点点理智,让纪澌钧克制住自己对眼前这个女人的思念,止住脚步后,语气平静回了句,“我不清楚这件事。”

    纪澌钧的一句否认,让现场紧张的气氛变得有些滑稽。

    “我说木兮,你不是口口声声说澌钧知道吗?听听,人家压根不知道这件事,你这脸打得可真响啊。”

    纪优阳瞥了眼纪澌钧的反应,他二哥这反应可真是硬气,要是他,肯定先承认,先让他木姐姐把财产继承下来再说。

    这个结果,在木兮的预料之中,木兮搭在轮椅上的手轻轻挥动,江别辞立即拿出手机,给大家播放一段视频。

    除了纪澌钧和纪优阳,所有人都凑到一块去看江别辞手上的视频。

    视频里,纪泽深先说自己一周前已经醒来的事情,坐在病床上,讲述着自己和木兮的关系,并且亲口承认自己和木兮结婚的消息,还说要把名下所有财产都交给木兮。

    有纪泽深亲口承认的视频,让所有人都不得不相信木兮和纪泽深的关系,哪怕已经是铁板钉钉的事实,可是一想到自己和木兮势不两立,纪佳梦就担心木兮会报复,所以她无论如何都不能承认这个事实,“这段视频是假的。”冲到纪澌钧旁边,拉着纪澌钧的胳膊,“当初,她说有多爱你,现在她不顾你的感受和颜面,就说自己跟你大哥是夫妻,她明摆着是要让你下不来台。”

    董雅宁看得清清楚楚,视频里的人就是纪泽深,她是绝对不可能承认木兮的地位,“木兮啊,你误会澌钧了,他当初会娶简小姐全都是为了你,你不能为了报复他,就做出这种让你们两个人都后悔的事情来,不信你问知秋,大家都知道真相的。”董雅宁转身拉上骆知秋一块求情。

    这哪是澄清什么,明摆着是找借口要把她拖下水,木兮这带着江别辞和李泓霖一块回来,来势汹汹的,时隔四个月没见,她不知道此时的木兮是带着什么目的回来,她也不好轻易得罪木兮,骆知秋看了眼纪优阳,这个时候,纪优阳比她更适合表明立场。

    这一边靠着儿子能翻身的董雅宁,另外一边是继承纪家部份产业的大少奶奶,难怪骆知秋不敢轻易下注,纪优阳从沙发起身,张开怀抱走向木兮,“别人不知道真相,我可知道,大嫂,欢迎你回家。”

    过来的纪优阳来到轮椅前,弯腰抱住木兮。

    直到他抱住人这一刻,感受到了切实的体温,纪优阳才敢相信,他的木姐姐,是真的回来了,而他的人生再一次变得有意义。

    越过抱住自己的纪优阳,木兮看到了对面眼神清冷看着她的男人。

    四个月前,她为了他们父子没得选,如今她有得选,她定然不会让往后的人生再出现四个月以前的遭遇,那些让她们这个幸福的家庭变得四分五裂的人,都该付出代价!

    这个骆知秋,居然临阵倒戈!不服气的董雅宁看了眼魏生津。

    魏生津立即出来说道,“江律师,凌律师手上也有一份遗嘱,你们这两份,到底谁的遗嘱才是真的?”

    别人的眼神,她不畏惧,因为有纪廖升给她撑腰,可是江别辞的眼神让她害怕,她无法接受江别辞用异样的眼神看着她,“我,我……”

    “凌律师?”看着凌可萱的江别辞重复了一遍魏生津口中对凌可萱的称呼。

    如果她坚持自己的遗嘱是真的,那江别辞一定会认为她故意针对木兮在帮谁做事,她不能让江别辞厌恶她,她更不能让江别辞下不来台面,凌可萱回头看着大家赶紧解释道,“大少爷出事后,我去江律师住的地方找遗嘱,找到了我手上这份遗嘱,是我太过草率,没有经过证实就被有心人利用,差点引起了纪家的纠纷,是我失职对不起大家。”凌可萱冲着所有人鞠躬道歉。

    到底是凌可萱草率还是另有原因,江别辞不得而知,但是他只知道一件事,那就是凌可萱不可能不知道遗嘱里没有出现木兮的名字很件可疑的事情,“既然事情已经搞清楚了,至于凌律师的过失,因为我目前还没复职不方便多说什么,就由四少您看着处理吧。”

    “江……”凌可萱还想说什么,江别辞就拿着遗嘱朝在坐的人走去,将手上的遗嘱递给董雅宁她们。

    看到遗嘱交出来了,纪佳梦快步跑过去,恨不得能从董雅宁手上的遗嘱里找出一个可疑的地方,把木兮赶出纪家。

    起身站在一旁的纪优阳,看到凌可萱进退两难的样子,也不为难凌可萱了,毕竟凌可萱现在可是爷爷的人,“凌律师也没理由伪造遗嘱,我看多半是被人利用,有人想趁机搞乱纪家,既然真相大白了,那凌律师,这里也没你什么事了,你去开你会吧。”

    一直看着江别辞的凌可萱,此时全然没有刚进来那种理直气壮的气势,“知道了。”

    凌可萱已经说得清清楚楚,自己是被人利用的,那眼下江别辞手上这份遗嘱,可就是让木兮成为了名副其实的纪家大少奶奶,手上有股权还有纪家产业,这明摆着木兮一跃成了纪家的当家女主人,骆知秋赶紧笑着说道,“老四啊,别拦着你大嫂了,快让她上楼去休息吧。”幸好当初,她对木兮也不差,不过,实在是没想到,木兮和纪泽深还有这一出。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08/7926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