正文 第五十章

推荐阅读:重生之嫡女风华龙婿大丈夫有粉红有综艺有唱歌有搞笑娱乐圈是我的[重生]山河盛宴锦鲤小娘子贤妃黑化指南幸存者游戏情敌每天都在变美[穿书]美滋滋

    林峰拎着雪耐来到了巴拉克拉瓦大街上的一所小旅馆之中,这所楼梯和家具都是由木结构搭建而成的小旅馆虽说有些简陋,但还是别有一番滋味,顺着木质楼梯走到楼上推开房门便现三名新人痴痴傻傻的坐在床上,随手把雪耐抛在地上后一双普通的手突然化为鲜红色的巨爪,一捏之下三人的上半身全都变成一团模糊的血肉,破裂散碎的内脏,骨骼混合血液与脑浆散出浓浓的血腥,在感应到了主神出的信息后林峰满意的点了点头。

    雪耐跪坐在地上脸色灰白、双目无神,但现在只求死的她还是紧紧的盯着林峰生怕反悔,虽然说现在已经是必死但是如果要被那个怪物分尸的话,那当真是死不瞑目,林峰从次元袋中取出了那柄印洲队深渊大剑强化的壮汉掉落的巨剑,说道:“放心吧,我承诺的事情就绝对会做到。”说完一剑将比上安心双目的雪耐斩,随着那颗头颅的落地、印洲轮回小队团灭。

    同时离巴拉克拉瓦大街不远的一幢公寓楼中,身穿铁血隐身衣的詹兰偷偷摸摸的潜入了五楼的一间卧室之中,午夜11点半的现在根据红外扫描确认了叶戈现在这间卧室之中熟睡,一个个复杂玄奥的符文被詹兰刻画在地面上,而一旁完全没入了黑暗的艾罗娜注意这周围的情况,至于疯子,这种隐蔽性的活动最好还是不要他来参与,否则只会变成裸的屠杀,此刻他正在对面的商铺之中举着一台肩扛式火箭筒瞄准着对面的那件卧室。

    很快解决印洲队的林峰也赶到了疯子所在的商铺,他由于体型的原因没办法穿铁血隐身衣,而且身上自动散的那暴虐威压让林峰就算穿上了也无法潜入对面的公寓中,自从转生成恶魔开始林峰就完全没有刻意收敛气势,虽然这样养成的暴虐气息对战斗与某些交流方面有些帮助,但是像现在这种需要潜入的环境就完全没有办法,林峰如果进去了只会将公寓中几乎所有的人惊醒。

    公寓楼五层的卧室中,刻画完毕的詹兰对艾罗娜点了点头,两人悄悄的推出卧室站在门口后耳中通话器内低沉的几乎听不见但钻入内心的声音响起了,听到了林峰的命令后詹兰脱下隐身衣,取出一块金属双手一合用力往下一按有些刺眼的电光闪过之后,卧室内的墙壁包括天花板与地面都同时刺出了粗长的金属尖刺,叶戈的那张床瞬间就被扎成了蜂窝,叶戈的母亲听到动静后被惊醒了跑出来想看看究竟生了什么事情,刚跨出卧室就感觉颈部一痛全身完全失去了知觉,被艾罗娜早已布下的猎杀网分隔成一地的碎肉,叶戈的卧室内虽然整张床都被刺穿但是一股诡异的气氛瞬间蔓延开来,觉察出不对的林峰顾不得其他了从窗户中一跃而出,双翼煽动一阵强风冲进了对面的卧室之中,血红的巨爪带着黯色血炎印向浑身被扎出好几个血洞的叶戈,在进入卧室的一霎周围变的一片死寂,完全感觉不到任何气息,那种自灵魂的孤寂包裹住的林峰,吞噬、同化一切的死意不断的侵蚀着全身,强忍住不适一把捏碎了叶戈的头颅后周围瞬间又恢复了正常,虽然在电影中看过有些准备了,但是亲自体会过这冥境的恐怖让林峰感觉完全不是电影上那回事,什么能一般的守夜人能够在其中支撑几分钟,才几秒自己就有再这样下去一定会死在这里的感觉,因为范围只是在房间内还未扩散开来,所以詹兰与艾罗娜没有感觉丝毫不适,她们对于林峰的突然闯入还显得极为惊讶,但清楚一定生了什么事情也没有说什么,只是穿上隐身衣与单兵飞行装置后迅的离开了这里。

    在路上四人现下面已经到处都是警车了,在莫斯科市区夜晚先是枪支激烈火拼,手雷与火箭筒爆炸后面更是被导弹轰击,之后巨蛇造成的破坏也不比导弹好到哪里去,足足十几米长两米多宽的身躯随便扫两下街边的店铺就毁坏一大片,这种规模看上去已经不止是黑社会火拼了,绝对是恐怖分子袭击的程度,这轰动性的效应估计会在之后带来极大的麻烦,毕竟现在不管是守夜人还是守日人都在遵循类似避世的低调态度,不过好处就是对叶戈的谋杀内估计会被遗忘,詹兰的恢复炼金阵在离开前已经将整个房间都恢复原样了,一家三口作为父亲的安东十几年前就与他们分离了现在还死了,而叶戈母女刚刚全部杀了,这样一起没有受害家属的失踪案有谁会去关心呢?

    找了一个偏僻的废弃楼林峰四人停了下来,詹兰问道:“刚刚你为何突然就这样冲过来了,莫非是冥境?”

    林峰身边的暴虐气息顿时浓了很多,满脸杀意的说道:“那个该死的电影完全是误导,你刚刚动炼金阵后我就感觉一股极诡异的气息,当我冲进去以后立刻就被他拖进了冥境,那是一个与平行位面交错完全由死气组成的位面,完全吞噬、同化一切物质,如果我再那里被拖上五秒估计就会永远成为那里的一部分。”

    “可是不是说一般的守夜人也能够在里面坚持几分钟么怎么你……”最初的惊讶过后詹兰脸色又恢复了平静,推了推眼镜后说道:“虽然我们现在是守日人,但是这只是主神给我们安排的身份而已,那些相似的异能让我们忽视了其实我们和那些守夜人、守日人完全没有任何相同之处,冥境也被成为黄昏界,它自于每个实体,特别是生命体,流向现实世界的另一个层面,然后是下一个层面、再下一个层面……那些吞噬着能量的、现实之外的层面,被称作黄昏界。它既非光明、又非黑暗,它包含了人类的梦境和想像一切,不可名状、不可测量、不可毁灭,那些因为冥境的力量而成为异类的人们自然能够根据实力不同停留不同的时间甚至于更深入,但是和它毫不相干不被承认的我们一旦进入就会遭到它本能的吞噬。”

    詹兰想了想又继续说道“而且其他人也就算了,不管吉沙还是萨夫隆他们对于冥境的感悟有多深,顶多是由此来躲过我们的攻击或者动突袭,而叶戈他用的却是把人拖入冥境的能力这对我们来说是致命的威胁,他的这个角色或许是主神用来对这个剧情世界的限制,或者说守护,不知道你们看过没有这部电影并不是单独的存在,还有一部后续守日人,主角依旧是安东,他的儿子叶戈堕入黑暗成为了守日人与萨夫隆一起企图破坏契约,完全千年前的那场战争,而其中的关键道具就是那支能够改变命运,让人回到过去改变错误的命运之笔,而这个叶戈或许就是主神安排在这里通往命运之笔的之路的守卫……。”

    静静的听完詹兰分析的林峰看着眼前这名一直表现的十分冷静的女子露出了玩味的笑容。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4/7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