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北宋大丈夫 > 第162章 这是在不务正业啊(为‘也许那是幸福’加更2)

第162章 这是在不务正业啊(为‘也许那是幸福’加更2)

推荐阅读:绝对一番最强探长请把握好接吻的尺度消失的巨星玉玺记不准影响我学习!阴司体验官封妖记我在90年代养大佬[穿书]这烦人的美貌

    曹家是顶级权贵家族,还是后族,权利是不能沾染了,可这个权利指的是重臣。

    县官不如现管的道理谁都知道,所以曹家有些人就在下面任职,曹云就是其中的一个,而且是最出色的那几个之一。

    这样的子弟自然是要护着的。

    所以曹云才敢有恃无恐。

    所以宋庠和杜子陵才撒手不管。

    所以枢密院的官吏们都在等着看沈安的笑话……

    于是任守忠来了,这是预料之中的事。

    皇后大怒,自然要给你沈安一个大大的教训,让你知道汴梁城的水有多深,以后你该谨言慎行……

    可刚才任守忠说了啥?

    ——沈安来枢密院,这是官家的决断,是英明的决断!

    众人都看向了沈安。

    沈安神色淡然的负手而立,甚至还有些不耐烦。

    他刚才在里面整理四房的资料,思路被这一下给打断了,有些恼火。

    曹云的面色惨淡,期冀的看着任守忠,希望他能当面呵斥沈安。

    “你……”

    任守忠看着曹云,皱眉道:“圣人说了,曹家人要踏踏实实的做事,要谨守本分。”

    周围的官吏都惊呆了。

    这是皇后?

    这就是那位传闻中杀伐果断的皇后?

    这话形同于呵斥,就只差说曹云跋扈了。

    可曹云宁可任守忠说自己跋扈,却不愿这样憋着。

    你曹云不老实,不踏实,不本分!

    这话就像是巴掌,一下下的扇在他的脸上。

    周围官吏的目光渐渐变味了。

    你不是说自己能搬动皇后来吗?

    皇后的人来了,可却是在斥责你。

    那么沈安呢?

    沈安你也得斥责一下吧。

    任守忠仿佛没看到这些古怪的目光,他对沈安点点头,微笑道:“圣人说了,沈安不错。”

    啥米?

    周围那些官吏的眼珠子都差点要掉出来了。

    皇后娘娘,您这是唾面自干啊!

    才将呵斥了曹云,转脸就对沈安夸奖有加,这是皇后?

    沈安拱手道:“多谢娘娘体恤,下官有机会进宫谢恩。”

    除非是皇帝驾崩,或是垂帘听政,否则外臣哪有机会见到皇后啊!所以他这话说的一点诚意都没有。

    任守忠微微点头,然后拂袖而去。

    “不对,他的眼神不对劲,看着有些恼火。”

    有眼尖的就说出了自己的发现。

    这是……皇后也是心不甘情不愿的?

    那么今日的这一出大逆转就好解释了。

    皇后依旧是那个皇后,依旧杀伐果断。

    可官家却出手了。

    沈安觉得这是预料中的事儿,所以没什么值得惊讶的。

    他微微皱眉,觉得这群官吏当真是闲的发慌,就喝道:“都回去做事!”

    他转身进了值房,众人渐渐散去,只有曹云呆呆的站在那里。

    “下雪了!”

    不知何时,雪花缓缓飘落而下。

    嘉祐三年冬,汴梁的第一场雪就这么没有征兆的来了。

    张六福敬畏的看着沈安,然后怯生生的把茶杯放在桌子上。

    “待诏……”

    沈安在做表格,抬头看了一眼,只是微微点头,然后继续干活。

    这是恨上我了?

    张六福现在只想撞墙,好弥补自己先前的畏缩。他觉得沈安不会再看重自己了,以后他将会成为一个打杂的小吏,没多久就在枢密院这口深井里沉底了。

    “去找唐仁来!”

    沈安没抬头的吩咐着。

    “啥?”

    张六福压根就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觉得沈安会晾着自己,直接用冷漠让自己绝望。

    沈安抬头,不悦的道:“是你的耳朵不好,还是我支使不动你了。”

    张六福瞬间就冲了出去,甚至都忘记了反手关门。

    一阵冷风吹着些雪花飘了进来。

    沈安起身走到门外,正好看到曹云那步履蹒跚的背影。

    他伸出手去接了一片雪花,然后看了看。

    果果在家该欢喜了吧?

    “待诏……”

    唐仁来了,他笑嘻嘻的道:“某今早起床就听到鸟叫,果然是有喜事,待诏高明啊!”

    这人还是习惯性的要吹捧上官一番。

    “好好说话!”

    沈安见到他在谄笑,就觉得这货真的不适合在礼房。

    两人进去后,沈安指着桌子上的表格问道:“高丽使者每到一处,地方官必须出迎,并款待,这是谁的规矩?”

    是这个?

    唐仁对此很熟悉,就说道:“高丽那边也款待咱们的人……”

    新官上任三把火,这事儿在他看来不算什么,所以觉得沈安的第一把火算是没烧起来。

    沈安缓缓的说道:“他们是走登州那边吧?”

    唐仁点头道:“那边最近。”

    从登州出发,可以先到高丽,然后顺着海岸线摸过去,直至倭国。

    唐仁觉得沈安大抵要重新选一个契入点了,就准备回去。

    “待诏,小人告退。”

    沈安压压手,示意他坐下,然后幽幽的道:“这是在搞迎来送往,不务正业啊!”

    唐仁一听就懵了,说道:“待诏,高丽和咱们交好,好得很,这是必要的礼仪啊!”

    哥,这是友好邻邦,你千万别去得罪他们啊!

    沈安摇摇头,说道:“是别国重要还是大宋重要?”

    “该停了。”

    沈安随即就写了奏疏,然后叫来了张六福。

    张六福现在是越发的恭谨了,沈安觉得自己是在熬鹰,只是看他有没有这个造化。

    他屈指轻轻叩击着桌面,沉吟道:“接待使者,这是中枢之事,地方官掺和什么?”

    张六福不解沈安为何要对自己说这些,但他看到唐仁的脸上有些惊讶之色,人精的属性就发作了。

    这是让我去散播消息?

    他低头道:“待诏,他们都说小人的消息灵通……”

    ——我可以去传消息!

    沈安微微点头道:“灵通就好,去吧。”

    这是要告诉枢密院上下,我沈安来这里的第一把火就要烧在高丽人的头上!

    服不服?

    这个气魄很大,可唐仁却把担心都写满了脸上:“待诏,三思啊!高丽使者肯定会来枢密院……”

    你会碰壁的,接着高丽使者会来找你的麻烦。

    沈安淡淡的道:“为了大宋,我个人的荣辱算的了什么。”

    这个比装的很好,唐仁感动的道:“待诏放心,下官和您共进退。”

    稍后枢密院都知道了一个消息。

    “相公,那沈安竟然要拿高丽人开刀?”

    杜子陵惊讶的道:“他才将从皇后的手中逃过一劫,这接着就想动高丽人,相公,此事他怕是想差了,要碰个头破血流啊!”

    皇后的退让只是一时,你沈安最好老实点。可你竟然不消停,接着要抽打高丽人,这个……真是没朋友了啊!

    宋庠是宰辅,值房里烧的是最好的炭火,无烟的。

    他把毛笔搁在笔架上,然后揉揉眼睛,含糊的道:“官家对枢密院有些不满,而沈安却是个不安分的……你明白了吗?”

    杜子陵点点头道:“官家是让他来搅动一番。下官当年在乡下见到那些人熬煮猪食,那味道难闻,可农户却要不时搅动一番,那味道就传到了猪圈里,那些大猪小猪都嗷嗷叫着,精神百倍……”

    “你啊你!”

    宋庠笑了起来,指了指杜子陵说道:“你这话太促狭,把枢密院那四房官吏都比作了猪,若是被他们听到,少不得要在背后骂你了。”

    杜子陵淡淡的道:“他沈安事前没有和某交代,若是出了事,那就别怪无人为他说话。”

    随后消息竟然传到了高丽使者金诚道的耳中,但他只是轻蔑的说道:“一个少年人,新官上任就想拿此事作伐,咱们不必管,宋皇自然会教训他。”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701/66652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