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25章:凤惊冥的提醒

推荐阅读:午夜探险直播封神之大王今天精分了吗后宅里的漫画家霸器佔有姜西盛宠之将门嫡妃师父他太难了和大佬离婚当天我变小了被雪狼夫君舔秃了怎么办?我养成了一个病弱皇子[治愈]

    不过,这话听着是好话。可此刻她与白倾卿站在一起,完全不会有人认为她和白倾卿一样是小姐。

    白倾卿是暗地里在贬她。

    “小姐,我知道错了。”怜儿哭了,她完全不知道小姐为什么会站在白子衿那边。

    “知道错了就好。”白倾卿的脸色缓和了不少,然后转向白子衿,带着温柔的笑容,“子衿,她被我惯坏了,你不要介意。”

    白子衿摇头摆手:“我不会介意的,狗咬了我一口我总不能咬回去。”

    白倾卿脸上笑容甜美,像是白子衿骂了怜儿完全不关她的事。她以为这件事算过去了,自己温雅善良的人设也立住了,却听白子衿道。

    “不过你真是冤枉她了,她说的都是真的,我踢了她一脚,还要拿回这院子。”

    白子衿用的是拿回,不是霸占。这院子本就是嫡女的院子,她白子衿既然回来了,自然要拿回自己的一切。

    白倾卿脸色一僵,她完全没想到白子衿一点儿面子都不给,直接说了出来。

    “子衿妹妹,不是我不给你。”白倾卿好不容易住到这嫡女的院子,怎么会轻易让出来。

    “这里面的东西都是我用过的,子衿妹妹你好不容易回来,自然不能用我用过的。这样吧,你给我几天时间,我把兮木阁腾出来。”

    白倾卿没有直接拒绝,却也没有答应让。几天时间,谁知道究竟要多久。

    白子衿挑了挑眉,看着一脸为她着想的白倾卿。她是不是得装作感动一下,不能辜负了白倾卿说的这些体面话。

    “不用。”白子衿微微一笑,一本正经的说。

    “你是我的亲姐姐,姐妹的东西本来就应该共用。虽然东西旧了,但只要大姐没什么病,我都不会在意的。”

    突然,白子衿停顿了一下,惊恐的看着白倾卿:“大姐,你该不会是有什么见不得人的隐疾,所以才不让我住这院子的吧。”

    白倾卿脸色又是一僵,她怎么可能有隐疾!正欲辩解,却听白子衿道。

    “放心,我不会说出去的,人嘛,总是有些不受控制的病症,你看像父亲。”

    白子衿说着还瞥了管家一眼,警告:“你要是敢把这件事传出去,本小姐就要你的命!”

    管家嘴角抽搐,传什么,这根本就是子虚乌有的事,偏偏白子衿还警告他。

    “老奴,知道了。”

    这煞有其事的感觉,好像白倾卿真的有病一样。

    白倾卿差点维持不住自己的端庄,她带着勉强的笑容:“子衿妹妹,姐姐谢谢你的关心,可姐姐真的没病!”

    “那子衿就在此谢谢姐姐了。”白子衿大步走进去。

    “这院子虽说本就是我的,但还是谢谢姐姐帮我打理了这么久。”

    白倾卿傻眼,她什么时候答应让给她了。而且白子衿三言两语,竟把她说成了一个打理院子的婆子?!

    白子衿已经一把扯下了流苏,毫不留情的扔到了地上。

    “丑不拉几的。”

    白倾卿心一阵阵的疼,那是她在蜀地寻的紫珠,却被白子衿扔到了地上。

    管家在旁边沉默着没说话,白倾卿大约明白,是父亲的意思。

    白倾卿眼底划过几缕不甘的幽光,不过很快就被很好的隐藏起来。她扬起温雅笑容,柔声开口:“子衿妹妹喜欢这个院子,姐姐就让给你了。若有哪里不喜欢的,姐姐让人帮你搬掉,免得碍眼,影响了心情。”

    白子衿回头看了白倾卿一眼,倒是很识相,知道抢不过她,干脆大方让出来,还能驳个好名声。

    不过,白子衿的心情早就被影响了:“这院子本来就是我的,何来让这么一说?大姐怕是今天脑子不好使。”

    这直接的人身攻击,让白倾卿脸色又是一僵。她攥紧了帕子,牵强一笑。

    “是我忙慌了头。”

    “管家,麻烦你在这儿帮一下子衿妹妹,我先去收拾一下客房。”

    白倾卿带着丫鬟离开,步伐有些不稳。

    管家摇了摇头,眼底闪过一抹幽光,走到屋外。

    “子衿小姐,需要老奴帮你什么吗?”

    “不用。”白子衿淡淡回绝。

    “这里什么都有,你还是去安慰一下白倾卿吧,免得她自杀。”

    管家嘴一抽,大小姐现在心里的确不好过,可也不至于自杀吧。

    “那老奴先退下了。”

    白子衿大闹了婚礼,又糊弄了一翻白元锦,现在是晚上了。

    白倾卿的衣柜里放了许多衣裳,其中有许多新的。白子衿可不会为难自己穿着破衣裳,她挑了一件艳红的衣裳,打算去洗个澡。

    这里的丫鬟都被白倾卿带走了,没人给她打热水。白子衿也不介意,现在是六月,天合国又大旱,冷水澡才舒服。

    躺在浴桶里,白子衿揉搓着自己的头发,虽说这具身体瘦弱得不行,可这一头秀发不知道怎么回事,竟然格外柔顺,发质比她之前还要好。

    白子衿正奇怪着,忽然窗外传来声响。

    微眯眸,白子衿扯过衣裳,将自己裹起来。几乎是在她把衣裳套上的瞬间,窗户“砰”的被打开。

    “谁?”白子衿看去,目光所及之处,只见白衣男子坐于轮椅上,那张能让人呼吸停滞的俊脸正戏谑的打量着她。

    “凤惊冥!”这三个字几乎是从白子衿的牙槽里蹦出来的。

    这王八羔子难道不知道女子闺房不能随便进的吗,还直接打开了窗户。要不是她反应快,岂不是要被他看个光。

    她一头长发带着水珠,垂在胸前,衣服是临时裹起来的,里面什么也没穿。

    凤惊冥像是不知道不能看一般,反而凝视着她。似乎是迟疑了一下,他优雅的声音里带着恶劣的惋惜。

    “本王听着水声,猜想你一定是在沐浴。”

    这让白子衿瞪眼,知道她是在沐浴还开窗,色狼!

    “本想偷香窃玉,却奈何你反应太快,真让本王伤心。”

    白子衿呵呵哒,咬牙切齿:“所以,这还是我的错,不应该穿得太快?”

    凤惊冥听罢,却摇摇头,桃花眼里是深深自责。

    “这不怪你,是本王学艺不精,当初应该好好学功夫。”

    好似他学功夫,就是为了偷香窃玉一般。

    这要是让他师父听到,一定会吐血三升,他是正经师父,不是采花贼!

    “对,你就是学艺不精。”白子衿剜了他一眼,“而且,你的封号也错了,不应该叫鬼王,应该叫色王!”

    凤惊冥轻轻一笑,桃花眼闪烁光华,灼人无比。

    “皇室不允许以此字为封。”

    过了这么一会儿,白子衿的气也消了,也知晓若是凤惊冥想看她,肯定不会留给她穿衣服的时间。

    简短来说,这货根本就是在戏弄她。

    “你来找我干什么?”白子衿开门,走到凤惊冥面前。

    “还有,你怎么进来右相府的?”

    这么大个人,还带着轮椅,右相府没一个人发现?

    若真是这样,她就得吐槽这右相府的防御了。好歹是个相府啊!

    “本王已半天没见到你,思念媳妇,故此潜入了右相府。”凤惊冥手靠在轮椅上,支着下巴,望着她。

    白子衿嘴角一抽:“我不是你媳妇。”

    “昨日是你。”

    “好了好了。”昨天的事绝对是她的黑历史,“你如果只有这件事,那我就回去睡觉了。”

    真是的,大半夜突袭,就只为挑她的黑历史?

    白子衿走回房,凤惊冥却转着轮椅跟在她身后,白子衿转身瞪了他一眼:“你看也看了,还想怎么样?”

    “本王也想休息。”

    “那你就回去休息啊!”来她这里干什么?

    凤惊冥望了一眼她房里:“本王觉着,抱着媳妇睡会更香。”

    明明是调戏的话,凤惊冥却说得优雅至极。

    他一口一个媳妇,本就让白子衿窝火,现在更是让白子衿怒了。

    不过,白子衿怒极反笑:“行啊,你想和我睡是不?”

    凤惊冥睨着她,桃花眼里一片风景,等着她接下来的话。

    “想睡我,你也得先站起来。你一个瘸子,能睡女人吗,有那个功能吗?”

    说完,白子衿砰的把门关上。她并没有看到,凤惊冥那突然阴戾的眼神,以及危险的脸色。

    不过,只是刹那之后又恢复那风华的样子,笑容浅浅:“白家的老夫人,救过当朝皇后一命,虽没封诰命,却是个不好惹的。她最疼的就是白倾卿这个孙女。”

    屋里的白子衿一愣,凤惊冥这是刻意来提醒她的吗。而她刚才,却讽刺了他瘸子,思及此,白子衿一阵懊恼。

    她今天是心情不好,加上凤惊冥戏弄她,她才会爆发。

    打开门,却见凤惊冥已经离开,这让白子衿心里突然不好受起来。

    “这是他自找的,不怪我。”白子衿这么说了一句,心里却依旧不好受。

    特别是,凤惊冥刚才带笑的声音,徘徊在她脑海里。

    不一会儿,门外突然传来许多脚步声,看样子阵仗特别大。

    那些人停在她门口,有一道苍老带怒的女声响起。

    “孽障,你给我出来!”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723/62215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