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其他小说 > 妖医倾城,鬼王的极品悍妃 > 第203像:她的一切都属于他

第203像:她的一切都属于他

推荐阅读:你不要过来啊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吃点儿好的山河盛宴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宋先生你又装病龙婿大丈夫穿成龙傲天的杠精青梅攻略大佬我也想跪在大佬面前

    聂廷无比感激:“都说神医门医者仁心,圣手治人,果然是名不虚传。”

    白子衿微微一笑,她其实很想说,这虽然不算假,却不算真。

    至少对那些权贵来说,神医门绝对和医者仁心扯不上半毛钱关系,都是些铁公鸡!

    “神医,不知您名讳叫什么?”聂廷绞尽脑汁,说出了这么一句有文化的话。

    白子衿道:“我叫白子衿,我先去撒药散了。”

    聂廷点头:“哦哦,您去吧,若是有什么事尽管找我帮忙。”

    聂廷很感慨,果然是神医门的弟子,特意来检查水毒不说还撒驱虫粉,多为士兵着想。

    而且,这姑娘人如其名,人长得美,名字也好听,不知谁会娶到这样的佳人。聂廷一边想着,一边莫名的就脸红了。

    不过白子衿这名字似乎有点熟悉,聂廷朝自己的帐篷走去。

    忽然,聂廷的脚步一顿,貌似……会鬼王的未婚妻不就是叫白子衿吗。

    聂廷:“!!!”

    聂廷惊恐的看了看四周,确定没人看到刚才的一幕后,连忙跑回自己的帐篷里,像后面有什么东西在追他一般。

    白子衿并不知道,她只是一句话就让一个校尉提心吊胆,她刚把药粉撒完回到帐篷里。

    因为军营里从没来过女子,白阎又心怀鬼胎,直接将白子衿安排在了凤惊冥的帐篷里,并千叮咛万嘱咐告诉后勤,一定要说没有多余的帐篷了。

    夫妻住一个帐篷有什么不对吗?没有!

    啥,只是未婚?难道未婚夫妻就不是夫妻吗,你这是搞歧视!

    “小姐,喝杯水吧。”

    “嗯。”白子衿看着眼前的一杯水,柳眉微拧。

    莲姬把她引到这里来,自己却迟迟不出现,到底打的什么主意。

    本来确认了凤惊冥无事,白子衿就应该去苍玄找北镜花。可莲姬不出现,她的心就迟迟放不下。

    尤其是信上的话,白子衿在替凤惊冥解毒的时候就知道是蛊,她不知道莲姬会不会有什么能威胁到凤惊冥的手段。

    莲姬就像是一个定时炸弹,让白子衿无法安心。

    凤惊冥处理完军务进来,便看到白子衿坐在床上,看着杯子里的水怔怔出神,就连他进来都没发觉。

    凤惊冥眼神一沉,她是在思考逃离他的办法吗。

    轮椅的转动声让白子衿回神,她看向凤惊冥:“你什么时候进来的?”

    自己想得这么出神吗,连凤惊冥进来都没有发现。

    白子衿只是普通的问一句,可这落在心本就不宁的鬼王殿下而里,是害怕的表现,她怕他,所以不想他进来。

    “你怕我?”凤惊冥薄唇轻启,冷沉的话直接吐出,一双幽深的桃花眼攫着白子衿的眼,想从里看出什么。

    凤惊冥在外思考了很久,本打算依旧收敛,装作什么都没发生过。可白子衿刚才的一句话,让凤惊冥的心骤然的沉,他直接问出这句,带着一点恐惧。

    是,凤惊冥也怕,哪怕他早已下定决心若白子衿想逃离他,他也会不顾一切将她囚禁在身边。可真到了这时,他的心亦有些怕。

    害怕从她口里,得到那个答案。

    白子衿被突如其来的问题问得一愣,她凝视着凤惊冥,粉唇抿起,没说话。

    凤惊冥的心忽然冷得可怕,他好看的桃花眼染上戾气,烦躁的暴喝:“回答我!”

    他从未凶过白子衿,这是第一次,大部分的来源却是自己的不安。

    白子衿心里忽然有些委屈,她放弃了北镜花,大老远跑过来,他竟然吼她。

    “白子衿,你回答……”

    “你竟然敢吼我!”白子衿委屈的直接吼了回去。

    她还没过门,他就这么凶她,等她嫁过去了,他是不是要上天了。

    凤惊冥被她吼得一愣,被这突然的变故,弄得不知道做什么反应才好。

    她……不怕他吗。

    “你哑巴了吗,不会说话吗,刚才不是吼得挺来劲。”白子衿咬唇,又是一阵大喊。

    “你继续凶我啊,把我凶走,你就可以重新找个媳妇了!”

    凤惊冥又是一愣,他为何要重新找,他只认定她,永远都只会是她。

    见他不说话,白子衿愈发委屈,开始絮絮叨叨:“你根本不知道我为了来见你,做了多大牺牲,我两天两夜都没睡过好觉,生怕你被暗算了,可你呢,一见面就莫名其妙的凶我,你觉得我好欺负了是不是?”

    说到后面,白子衿是发自内心的委屈,眼眶都不禁得红了起来。

    女人就是这么矛盾的生物,你不希望他知道你做的牺牲,可当你委屈时,你就巴不得把所有事情算上。

    尤其是,凤惊冥一进来就对白子衿一阵凶。虽然这算不上凶,只是语气严了一点,但凤惊冥对白子衿什么时候不是温柔的,何时这么凶过。

    所以,白子衿委屈了,泪水不停在眼里打转,她却倔强的不让它们掉下来。

    凤惊冥整个人都是愣的,看着她的眼泪,他心瞬间揪疼起来,问也顾不上了,慌忙的想碰她。

    “你别碰我。”白子衿一把拍掉他的手,将头一转,想把眼泪逼回去。可出来的眼泪怎么可能回去,反而掉了下来,顺着脸颊滴落到凤惊冥的手上。

    那滚烫湿润的泪滴,让凤惊冥整个人一僵,邪魅的声音带着慌乱:“我不碰你,你别哭。”

    这是白子衿第一次在凤惊冥面前落泪,我们的鬼王殿下又从未应对过女子哭,他很不知所措。

    可眼泪一下来,哪里那么好止住,白子衿道:“我哭不哭和你什么关系,反正你只会凶我。”

    凤惊冥心是疼得不行:“我不是凶你。”

    他只是害怕,所以声音不由自主的大了点。

    白子衿噌的回头,一张小脸满是泪痕,眼眶红肿得让人心疼:“你还说不是凶我,你分明就是凶我!你凶了我还不承认!”

    看着她落泪,凤惊冥心骤疼起来,他想替她擦眼泪,她又不许他碰;他想解释,她又不听。

    那么娇小的她,凤惊冥只觉得手足无措。忽然,他桃花眼一深,直接将她揽进了自己怀里。

    突然被拉进熟悉的怀抱,白子衿挣扎,却被一双有力的双手桎梏住,头顶传来低沉的声音:“别动,让我抱抱你。”

    白子衿的泪流得更凶:“你放开我。”

    她的声音闷闷的,是明显的哭腔。凤惊冥心头一紧,却不肯放开她。

    “白子衿,我刚才不是凶你。”凤惊冥的声音邪气中带着慌乱,他将她抱得很紧,像是怕她不见了一般,力气之大让她发疼。

    白子衿咬唇:“你明明就凶我了,你一进来也不听我说话,就直接凶我。”

    见到凤惊冥的第一瞬间,白子衿就想和他说她不怕他,可话还出口,就直接被他凶到懵。

    凤惊冥沉默了,他的确没给她说话的机会,俊容微动容,闪过迟疑。

    见他不说话了,白子衿冷笑一声:“怎么,不解释了?”

    “我错了。”邪魅的声音此刻低沉无比,虔诚无比。

    很难想象凤惊冥这样的人,居然会道歉。

    白子衿愣了,似是不敢置信的抬头,含泪的双眸怔怔的看着他:“你说什么?”

    看着她红肿的眼眶,凤惊冥只觉得心里疼得喘不过气,他恨不得是自己哭。伸出一只手,小心翼翼的擦去她眼角的泪珠,声线低磁:“我说我错了,我不该凶你,更不该让你落泪。”

    白子衿第一次落泪为了他,凤惊冥却不觉得任何愉悦,只有深深的自责。

    凤惊冥的指腹并不平坦,甚至还有长期练功留下的茧,有些痒痒的。他动作有些笨拙,却格外小心翼翼,像是对待珍宝一般,生怕弄伤了她。

    白子衿望着眼前的男人,他英俊邪魅,明明是凶残到让所有人害怕的鬼王,此刻却像个孩子一样慌乱,只因她哭了。

    “凤惊冥。”白子衿忽然开口,湿漉漉的星眸盯着他,“你会一直对我这么好吗?”

    凤惊冥桃花眼涌出宠溺,薄唇吐出一个字,却是一生一世的承诺:“只要我不死,便一直会对你这么好。”

    白子衿笑了,哪怕还带着泪,却笑得很开心:“那你以后还会凶我吗。”

    凤惊冥摇头:“不会。”

    其实,他从未凶过她,只是声音大了点。不过,求生欲超强的鬼王殿下是不会说出来的。

    白子衿往他怀里缩了缩,闷闷道:“那如果我死了,你可一定不要再喜欢其他人,否则我做鬼都不会放过你的。”

    白子衿从不掩饰自己的自私,她只是个普通的女人,不是圣母。她没法像小说里写的,让凤惊冥重新去找个女人爱,她永远都做不到。

    凤惊冥的眉心一紧,他声音拔高,也冷了几分:“没我的允许,你不会死。”

    白子衿差点没笑出来:“你这个人怎么这么霸道,我连死的权利都没有了吗?”

    凤惊冥忽然有些心神不宁,说不上来是为什么,他下意识抱紧了怀里的女子,声音极沉,却让人感到安全,他一字一句道:“白子衿,从遇到我那天起,你的一切便属于我,包括死的权利。”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723/62232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