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87章 我想我知道他是谁

第87章 我想我知道他是谁

推荐阅读: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爷是病娇,得宠着!我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佔有姜西归期未期嫡狂之最强医妃全世界都为我争风吃醋八零年代女首富独上兰舟天命道尊

    “怎么不回家?独自一人在外,你家人不担心?”

    “除了我哥,没多少人会想念我。”Augus撇了撇嘴笑道。

    “你哥?”一个新鲜的人物出现,梁帅习惯性的关注。

    “嗯,他算是我们兄妹当中,不,准确来说应该是家族里少有的强者,当然他除了令人讨厌之外,我其实还是蛮钦佩他的能力与毅力,虽然无趣了一些,但这些丝毫不妨碍他的魅力。”

    “你这么一说,我倒是想见见你口中这位强者。”

    Augus侧身靠近梁帅,手挡住嘴,压着声音像是在提点梁帅什么,“虽说我们两兄弟长得相似,但我比我哥哥温和多了,我这位哥哥脾气不太好,办事从来不按规矩出牌,你若见着他了,那些陈腐的规矩能丢就丢,关键时刻,退一步海阔天空。”

    梁帅眼眸垂落,重新抬起对上Augus颇有深意的笑,回了句:“谢谢提醒。”

    “改天,有空来我这喝酒,替你保密。”Augus拍了拍梁帅的胸口,抬步离开,走的时候还跟杨鹏挥手,“杨少将晚安。”

    Augus走远后,杨鹏立刻走到梁帅身旁,“少帅,他怎么知道我的身份?”

    “难道你没觉得他的容貌与谁相似?”

    “呃?”杨鹏一时没反应过来这句话是什么意思。

    重新琢磨了一遍刚刚Augus的话,梁帅眼眸垂落,语气肯定,“不用查他,我想我应该猜到他的身份。”

    “少帅,你怎么猜到的?”杨鹏脑袋有些转不过弯。

    “他刚刚告诉我的。”

    “啊?不可能吧。”这个Augus城府深,屡次接近少帅,目的不明确,按道理来说应该要伪装身份,怎么又会自报家门呢?

    梁帅提步继续往前走。

    杨鹏立刻追上。

    想破脑袋都想不出来,刚刚那段话到底哪儿表明身份了?

    Augus进电梯后接到方秦的电话。

    “社长,果然不出你所料,赵纯宇去找纪澌钧了。”

    “下一步,你知道该怎么做了?”

    “是,明天一早东西就送过去。”

    “还有一事。”

    “嗯。”

    “木小姐和宝少爷被纪澌钧带回去了,社长,如果让梁家的人看到这些,那会对我的计划有……”

    “与我的目的无关。”

    “是。”就不明白了,那么好的机会为何社长却屡屡不用,社长可不是会对纪澌钧手下留情的人,也许是留着以后再用也不一定。

    ……

    次日一早,纪公馆餐厅。

    男佣端着碟子依次按桌位上早餐,今天早上的新闻头条令纪公馆气氛变得凝重。

    老夫人面无表情在吃早餐。

    大家都看得出来老夫人心情不好,佣人们个个低着头小心翼翼谁都不敢触了这个霉头。

    “莱恩。”

    站在身后的老管家上前两三步,走到纪佳梦身后,微微俯身,“佳梦小姐,请问有什么吩咐?”

    “怎么,纪总在房间吃早餐?”

    “没有。”

    “一早就走了?”

    “纪总没有回来过夜。”管家如实汇报。

    纪佳梦挥了挥手示意管家下去,递了眼给魏胜勉。

    魏胜勉立刻接了一句:“妈,钧表哥是公司总裁,工作忙,在外过夜很正常。”

    “就算再忙,那总得知道轻重吧,昨晚要见那么重要的客人他却不出现,有什么工作能重要到连腾出几分钟的时间都不行?现在好了,才一晚上的时间,这个单子就被人抢了,到嘴的鸭子都飞了。”本来还想让魏胜勉拿下这个单子,没想到才一夜就被人截胡了,虽然可惜是可惜了一些,但这也算是因祸得福,因为纪澌钧没有出现,导致丢了一个大单,这会老夫人肯定对纪澌钧更不满。

    “妈,这事真的不怪钧表哥,钧表哥真的很忙,昨天我还在酒店看到他。”

    “在酒店?”纪佳梦音量提高,“知道的体谅他工作繁忙,这不知道的还以为他跑到酒店去见情.人。”

    “吃早餐就吃早餐,哪来那么多废话。”老夫人瞟了眼一唱一和的两个人。

    纪佳梦特别委屈说了句:“妈,我还不是为了咱们纪家的颜面着想,如果他真的在外面有女人了,到时梁家知道了这联姻一事说不定就告吹了。”

    魏胜勉的助理拿着一个白色信封袋快步进来,进到餐厅后对着老夫人鞠躬,“老夫人,早。”

    “嗯。”老夫人应了一声。

    纪佳梦递了眼对面和助理低头接耳的魏胜勉,“妈,你看看胜勉多努力,早上一起来早餐还没吃几口就工作。”

    魏胜勉接过信封袋,打开信封袋口,倒出一叠相片,里面的内容令魏胜勉眼神闪过惊慌。

    “胜勉啊,忙什么呢?”对面的纪佳梦笑问一句。

    魏胜勉立刻从椅子起身,“妈,外婆,我还有事先去忙了,你们慢用。”

    “你这孩子,别光顾着工作,不吃早餐这怎么能行。”纪佳梦说话的时候余光看着老夫人,恨不得让所有人都知道魏胜勉有多努力上进。

    魏胜勉拿着信封袋快步走到一楼的公共书房。

    脚步刚踏入书房,一叠相片就甩到桌上,魏胜勉双手叉腰,气急败坏骂了句:“这个赵纯宇,上一秒说要照顾老婆,调头就跑去找纪澌钧告我状,他妈的狗杂种一个!”

    吴良上前一步,收拾好桌上的东西,“魏少,这件事会不会和昨天你在酒店遇到纪总有关?”

    “还会不会!简直就是!如果不是赵纯宇那家伙通风报信,纪澌钧怎么会跑到酒店来,我一出房门就看到他带着一群人进来,要不是我走的快早就给他抓了个正着以各种罪名把我踢出公司。”越说越气,魏胜勉抬脚踹向旁边的单人沙发。

    “魏少,这个赵纯宇,口口声声说要和你合作,又在私下出卖你,这种白眼狼留不得。”

    魏胜勉用手摸着下巴自言自语,“当下最重要的是纪澌钧已经知道我跟全意的事情。”

    “魏少,你怕什么,全意的人都表示要和你合作了,你胜券在握,就算纪澌钧知道了,也无法改变这个事实。”

    “对,差点忘记了。”魏胜勉松了一口气,既然这件事不用担心,那他得好好收拾一顿赵纯宇这个吃里扒外的狗东西!

    ……

    早上,七点半,半山别墅花园。

    吃过早餐后,纪澌钧正陪木小宝玩遥控飞机,费亦行就面色紧张快步走过来,“纪总。”

    “去找妈咪,一会准备要上学了。”

    “好。”

    纪澌钧起身抬步离开,费亦行小步紧跟其后,走到摆放休闲椅的旁边,纪澌钧停下脚步,目光落在不远处木小宝身上,“什么事?”

    “纪总,今天一早全盛在官网上发布一批订单合作的祝贺消息,交易的单子正是昨晚老夫人口中的飞机采购,早上那会老夫人打电话过来找您,当时您在房间休息,我没敢打扰。”

    纪澌钧掏出手机播了一个号码,带着命令的口吻说了两个字,“过来。”

    查到新消息赶到半山别墅的姜轶洋,接到电话后加快脚步赶到花园,“纪总,刚刚收到一个消息,今早头条的全盛公司和全意公司的社长均为同一人。”

    惊讶未持续二秒,男人语气平静问了句:“全意社长的资料查的怎么样?”

    “在送来的路上,你到了公司资料应该也到了。”

    费亦行小声询问一句:“纪总,需不需要给老夫人回个电话?”

    “没这个必要。”纪澌钧说完后转身进屋。

    纪澌钧离开后,费亦行好奇问了句姜轶洋,“真的会是四少吗?这个全意跟全盛虽说不是什么百强集团,但规模也不小,以四少的资历怎么可能和这些人扯得上关系,洋哥,会不会咱们猜错了,也许这个Augus和四少压根没关系,是纪总其他仇人呢?”

    “你问我,我问谁?”姜轶洋瞥了眼费亦行后,抬步离开。

    “没礼貌的家伙。”对姜轶洋态度不满的费亦行嘀咕一句。

    ……

    周宁兴和平常一样去上班,刚走到前台就看到一个身穿旗袍气质高贵的贵妇。

    “你好,我找梁浅。”聂晓云笑着对前台小姑娘说了句。

    “请问你有预约吗?”

    “你好,你是梁浅的妈妈吗?”一声疑问从身后响起。

    聂晓云转身就看到一个年龄和梁浅相仿身穿职业装的女人,“你是?”

    周宁兴望着这个与梁浅面容相似的贵妇,开始自我介绍,“啊姨你好,我叫周宁兴,是梁浅大学同学,毕业会,我远远见过啊姨一次。”

    “你好,你好。”

    “啊姨,梁浅这个点应该在办公室,我给你带路吧。”

    “麻烦你了。”

    到了梁浅的办公室,办公室里没有人,周宁兴比了一个请坐的手势,“啊姨,梁浅她可能出去了,我去找她,啊姨你在这里稍坐一下。”

    “谢谢。”

    周宁兴出去找人,看到回办公室的梁浅快步过去,在周宁兴追到办公室门口时,进了办公室的梁浅已经和聂晓云碰上面了,尽管如此,但周宁兴还是不会放过任何巴结梁浅的机会,抬起步正准备进去就听到聂晓云叹了口气,“啊浅啊,你可是JS集团的总裁夫人,你怎么能干这种粗活呢?”

    JS集团的总裁夫人?周宁兴像是听到什么重要八卦,立刻收回腿,偷听。

    “妈,八字还没一撇呢,让人听到笑死我了。”

    “什么没一撇,我刚刚看到你爷爷让人准备东西,有可能一会就去纪家商量婚事了。”

    “真的?”梁浅激动到眼睛瞪大。

    聂晓云的手搭在梁浅胳膊,压着声音,“你爷爷给你三叔打过电话,你三叔没接,也不回来解释,但是听小栋说,你三叔跟你那闺蜜的感情很不错,还替你闺蜜接送孩子上下学,看来这事是真的。”

    梁浅的闺蜜,有孩子的,那就只有木兮了,周宁兴简直是不敢相信自己听到的一切。

    上学那会,大家都觉得梁浅的背景特别神秘,因为梁浅上下学都有车来接送,不管大家怎么打听就是没梁浅家里情况的半点消息,而梁浅也守口如瓶不透露半点家里的情况,现在想来,能嫁给纪澌钧做总裁夫人,那肯定是门当户对,那梁浅的三叔必定也是有钱人,一想到这里,周宁兴更加不顺气。

    带着拖油瓶,在公司又勾三搭四居然还能找到那么好的男人,老天爷一定是瞎了眼。

    “妈,这是好事啊。”

    “好什么好。”聂晓云语气很不满,“我跟你说,如果木兮真的跟你三叔在一块了,那对梁家来说有个不检点黑历史的儿媳妇那是羞耻,还有,虽说你跟纪澌钧要结婚了,但咱们梁家毕竟家大业大,这树大招风,如果不多拉拢一些势力,一旦上面有个风吹草动,咱们一大家子都得完蛋,这事我已经想好了,新上任的外交部千金就不错,到时让你三叔跟……”

    “妈,我简直是受够了你这些陈腐的思想。”梁浅不耐烦推开母亲的手从凳子起身去拿杯子喝水。

    “你三叔的事我不说,那你的事我总能说说吧,刚刚我接到纪澌钧姑姑的电话,从她话里我就听出来了,纪澌钧在外面有可能有女人,你当下最重要的是怀上纪澌钧的孩子,抓住纪家女主人的位置,听懂没有?”

    “妈,纪总不是那样的人,我相信他。”在梁浅心里,纪澌钧是个完美的男人,怎么会跟外面那些到处留情的男人一样在私底下养女人。

    “做人还是要实际点,别说我不提醒你一句,你跟你闺蜜好归好,在纪总这事上还得有界限,万一她嫁不成你三叔,抢了纪总,到时你就……”

    越说越离谱,梁浅不耐烦说了句:“妈,我警告你,别用这种眼神看木兮,她不是那种女人,她是我最要好的朋友,你再这样说她,别怪我跟你翻脸。”

    在外面偷听的周宁兴听到这句话忍不住发笑,看着高贵慈眉善目的贵妇,没想到在私底下却是个有心机的女人。

    周宁兴听到身后传来脚步声,立刻找地方躲起来,没一会,两个身形高大的身影从面前经过。

    办公室里传来聂晓云的笑声:“真不好意思,打扰纪总了,还让你百忙之中抽空出来。”

    “不知道梁夫人过来所为何事?”

    “是这样的,早上跟你姑姑通电话,听说你昨晚有事要忙,没能及时赶去见客,导致丢了一个重要的合作,刚好我认识你们口中的客人,所以我想着看看能不能帮上忙,我就立刻给对方打电话了,没想到还真的成了,我跟他约了中午,不知道纪总中午有没有空,如果有的话可以前去和他谈谈,也许这件事有回旋的余地。”早上听纪佳梦说了这件事,聂晓云就觉得这是一个机会,通过这件事,她会让纪澌钧明白,不管是任何方面,梁家都能帮得上忙,联姻是最正确的选择。

    “谢谢梁夫人。”

    “客气什么,以后我们都是一家人了。”聂晓云推了一下旁边的梁浅,“啊浅啊,一会中午你就陪纪总一块过去。”

    “是。”

    周宁兴在角落发出一声冷笑,这个聂晓云真是心机婊,梁浅有这样的妈还愁嫁不进纪家吗?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08/6576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