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254章 是纪泽深的太太来了

第254章 是纪泽深的太太来了

推荐阅读:我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爷是病娇,得宠着!佔有姜西归期未期嫡狂之最强医妃全世界都为我争风吃醋八零年代女首富独上兰舟天命道尊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

    “把房号发给我!”纪澌钧掉头快步往船的方向跑。

    “是。”

    费亦行正准备发散保镖去找人就看到前面的纪澌钧掉头跑回来了,费亦行赶紧上前,“纪总,发……”

    “她在市中心医院。”

    “是。”看纪总一脸糟糕的表情那木小姐肯定是出事了,费亦行赶紧跟上纪澌钧,挥手让所有保镖撤退。

    木小宝听到木兮出车祸了,眼眶顿时红了,扁着嘴咬着嘴巴,“老纪,妈咪会不会……”

    “不会的。”纪澌钧立刻打断木小宝的话,用手捂住木小宝的嘴,“不许说不吉利的话。”

    木小宝用力点点头。妈咪一定不会有事的,伸手抱住纪澌钧的脖子,把脸埋在纪澌钧肩膀上,小腿紧紧夹着纪澌钧的腰,妈咪,小宝马上就去找你,你不要有事噢。

    纪澌钧的脸贴在木小宝脑袋上,另外一只手掏出手机给江别辞打电话,通知他过去医院那边。为了能第一时间抵达

    医院,纪澌钧让人安排直升机过来,回到沙滩后,立刻带着人上直升机去医院。

    ……

    从洗手间出来的董雅宁,透过一面全身镜看见站在洗手间门口的纪优阳,董雅宁眼眸一转加快脚步出去。

    女厕人太多,进不去女厕的纪优阳只能守在门口看看有没有可疑人物,守了许久都没见到有可疑人物,纪优阳开始怀疑董雅宁是不是在里面打电话通知别人?

    既然守不出结果,纪优阳打算回餐桌,刚提步就遇到出来的董雅宁。

    “优阳啊,你也来上洗手间?”董雅宁主动开口说话。

    “嗯。”纪优阳话刚应完就看见步伐匆忙跑来的吴玲。

    吴玲停住脚步后最先看了眼董雅宁。

    “那么慌张像什么样!”董雅宁轻声斥责一句。

    纪优阳转身的时候正好看见吴玲收敛表情之前那一副惊慌失措担忧的目光,好像害怕他碰见什么事所以才匆匆忙忙赶过来,纪优阳眼眸轻垂装做什么都没看见。“小妈,走吧。”

    “好。”

    吴玲看了眼纪优阳又看了眼董雅宁,好像没有发生什么意料之外的事情,吴玲暗暗松了一口气快步跟上董雅宁。

    刚走了没几步董雅宁就接到电话。

    走在董雅宁旁边的人看似在打量四周的装饰其实是在留心看看能不能听得到董雅宁和别人打电话讲了些什么。

    什么都没听见,但电话挂断后纪优阳就发现董雅宁脸色有些着急眼里全是担忧。“小妈,怎么了?”

    “优阳啊,你能不能送送我去医院?”

    “当然可以小妈。”董雅宁主动叫他送,不怕他知道?

    这个董雅宁到底在搞什么鬼?

    当纪澌钧赶到医院的时候,手术室的人已经被送到病房。

    穿着白大褂的江别辞知道纪澌钧过来,便去病房那边和纪澌钧集合,刚到病房门口就看见不远处单手抱着一个孩子快步走来的纪澌钧。

    这是木兮告诉他木小宝和纪澌钧的关系后,江别辞第一次打量这两个人,江别辞的目光在一大一小的脸上来回看。

    纪澌钧神色紧张的时候,眉心会皱起,唇角紧绷,而这个小的也一样,两个人做同一个表情的时候,这两张脸有九成相似剩下一成像木兮。

    难怪,他以前会觉得小宝像深哥,原来……

    这根本不需要做DNA鉴定,百分百就是亲生父子面相,可江别辞仍旧抱着一丝希望,希望自己眼睛看到的不是真的,如果这孩子真是钧子的,钧子又不娶木兮,那到时以纪家人的作风肯定会把这个孩子带回去,恐怕木兮母子就要面临分离了。

    纪澌钧抱着人来到江别辞面前,语速飞快问了句:“人怎么样了?”

    江别辞光顾着想事还没缓过神来。

    木小宝急的双手搭在江别辞肩膀上用力摇晃,“江叔叔,人怎么样了?”

    缓过神来,眨了眨眼睛,“噢,没什么大事,就是撞到有些脑震荡。”

    江别辞风轻云淡描述病情的语气让父子俩特别不爽,“都脑震荡了,还叫没事!”纪澌钧和木小宝异口同声非常生气责备江别辞,说完后立刻进病房。

    江别辞一脸无辜,嘀咕一句:“伤的又不是你女人和你妈咪,跟我急什么?”提步正准备进去,江别辞就看见不远处快步走来的几个人,停下脚步江别辞面无表情看着来人,“雅宁夫人,四少。”

    “江律师啊,人怎么样了?”

    “无生命危险,在里面。”真是吹什么风了,不就是个脑震荡,置于搞的像什么大人物出事个个都来了,最让他纳闷的就是,钧子和小宝是怎么回事?

    “好,谢谢。”道谢后,董雅宁带着吴玲和丁如意一块进病房。

    纪优阳路过江别辞的时候递了眼病房门口,“谁在里面?”

    “四少没杀死的那位。”江别辞语气嘲讽直接回了句。

    听到这句带讽刺的话纪优阳立刻明白是谁在里面,倒吸一口气,“丝……”抬起手搭在江别辞肩膀上,一脸好笑的表情看了眼病房后又将目光看向江别辞,压着嗓子说道:“有时候听见的未必就是真相,兴许是她自己杀死自己也不一定。”

    自己杀死自己图什么?真是无稽之谈,谁会放着好好的日子不过假死去外面过普通人的日子。江别辞眼神带着暗讽的笑意,“那看来四少真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了,受人冤枉了。”没有再理会纪优阳,往后退一步去病房。

    这个江别辞不愧是高材生,骂人都那么有水平,比纪佳梦那个开口就挖人痛脚,尖酸刻薄的骂法斯文多了。

    纪优阳深呼吸一口气瞥了瞥嘴露出无奈的笑,确实是秀才遇上兵有理说不清,压根就没人相信他,算了,懒得解释,更何况解释也不是他纪优阳的性格,抱着胳膊转身离开病房门口。

    ……

    城郊别墅。

    吃过早餐后,回房间看电视的梁浅面对自己喜欢的电视剧就是提不起兴趣来,不管看到什么都会没劲感觉无聊,而且某张脸总会不定时在她脑海里飘荡。

    从刚刚吃完早餐就没见到他,这家伙也不出去,公司的事情也有纪澌钧在管,他整日在房间神神秘秘到底干什么?

    实在是好奇,又忍不住担心他的身体,这不刚醒来没多久整日呆在书房不知道在忙什么,万一操劳过度对身体很不好,去看他总得找个名义,梁浅随手拿起床头柜的一本书,那就去书房还书吧。

    到了书房门口,梁浅扬起手轻轻敲了敲门,等了好久都没回应声。

    没听见?梁浅继续敲。

    “……”

    还是没反应。

    不可能出去了,她就坐在窗台边也没看见有人出去,不去书房这家伙还能去哪儿?

    突然一个令人担心的想法浮起在心头,那家伙该不会是晕倒了吧?

    梁浅赶紧开门进去,进到书房后,没在书桌看到人,梁浅扭头四处张望找人。

    怎么会没在书房呢?不可能啊。

    梁浅把书房找了个遍就连垂落的窗帘都掀起看愣是没找到纪泽深那家伙,难不成那家伙会遁地术钻地走了?

    一想到自己好心好意来看他,结果他却不在,梁浅就莫名不开心,算了,不管他了,有李泓霖跟着死不了还用她操心干什么,梁浅摁下轮椅智能行驶键往前走,来到书架旁。

    脚放下轮椅,梁浅抓着书架慢慢爬起身,把书塞回书架后梁浅准备坐下时,看到旁边挂的画好像有些歪,梁浅伸手用手指推了一下画想要调整画的位置。

    画刚被推动,梁浅就感觉到书架动了一下,因为爷爷书房有这种机关所以梁浅立刻就猜到这幅画是不是也是机关,怀着好奇心理的梁浅坐回轮椅上,乘坐轮椅行驶到画下后梁浅双手贴在墙壁慢慢爬起身,用手去推画的时候梁浅目光期待看着书架。

    果不然,书架动了!

    把画推到尽头梁浅坐回轮椅,无声的轮椅滚动在地面朝书架挪开的地方过去。

    书架一分为二以中间为界往两边退,书架退开后,梁浅看见面前是一面山水画的墙,进去后墙与书房之间有一条一米多宽的过道,左边方向有灯光,梁浅朝着光线的地方行驶。

    来到光线投射在地上的边界停住轮椅,梁浅勾着脑袋去看,只看到房间一个角落,从这个角落判断这个房间应该是欧式简约风格,房门直对落地窗,梁浅正准备进去看看里面有没有人时就听到里面传来纪泽深的声音。

    “你现在这个情况不能离开,就先在这里休息。”

    “住在这里,没有人会进来打扰你。”

    说话的声音真是够温柔的,该不会是纪泽深那个太太过来了吧?

    一想到有这个可能梁浅心里就酸溜溜涩涩发痛,甚至是还有一种浑身狼狈不堪羞耻的感觉,她特别想逃离这个地方但是又忍不住想要亲眼目睹那位纪家大少奶奶的模样,她真的很想知道这位能成为纪泽深太太的女人到底有什么过人之处。

    随着轮椅和房间的距离拉近,梁浅听到的声音更多也更清晰,她甚至是听到了女人的抽泣声,这个声音特别耳熟,当梁浅的轮椅来到卧室拐角处时梁浅看清了那个靠在纪泽深肩膀哭泣的女人是谁。

    纪泽深坐在床边,手背轻抚过女人发丝的动作特别温柔,像是在哄人。

    这样温柔的他,除了视频里,也就在这里见过,而且给的还是同一个人。

    “不哭了。”

    “嗯。”女人浓浓的鼻音声应了一声后,抬起脸看着纪泽深,“要按时吃药,配合医生治疗,有哪儿不舒服一定要第一时间告诉医生知道吗?”

    纪泽深应话的时候眼神带笑,眼里的笑是欣慰,用手轻轻摸了摸女人的脑袋,“嗯,小兮兮长大了,都懂的操心深哥了。”

    “别敷衍我,你要是再出事,我就不理你了。”和深哥在一起那么多年,她早就把深哥当做亲哥哥,她已经没了外婆了,不想深哥也出事,现在他终于康复了,能看着他健健康康,木兮真的很开心,她想把小宝带过来让小宝见见这位资助她读书,待她如亲生妹妹的好深哥。

    纪泽深特别喜欢跟木兮聊天,因为在他眼里,木兮是一个生性善良又单纯的人,不会像那些人跟他聊一句话都是带着目的,不是在打探就是在算计他,更何况,现在,木兮是钧子的女人,他弟弟的女人,也算是他半个弟妹了,冲着这个身份纪泽深更是喜欢木兮。“不敷衍,认真对待。”

    许久不见木小姐和纪董聊天,看到他们二人坐在一块,仿佛又回到了数年前,那样令人怀念,李泓霖笑着端起桌上的水递给木兮,“木小姐,喝点水吧。”

    “谢谢。”木兮去接水的时候,坐在木兮旁边的男人低头整理床边的被子,突然余光注意到有东西闯入视线,男人抬起头就看见坐在轮椅上双眼盯着这边看的女人。

    当两人视线对上的时候,梁浅瞬间委屈到掉头要离开。

    “啊浅?”一声特别惊讶的声音响起后变成欣喜,“你怎么会在这里?”

    虽然知道纪泽深说过不会再喜欢木兮可梁浅看到纪泽深对木兮那么好还是忍不住吃醋哪怕只是妹妹,她也吃醋。可啊兮不知道那些事,是从头到尾把纪泽深当做哥哥,她没理由生啊兮气,努力忍住心里的酸味后梁浅挤出一抹笑容回头看着木兮,“是纪董救了我。”

    噢?木兮看向纪泽深的眼神半眯带着一抹暗笑。

    被木兮用这种眼神盯着看的纪泽深想起他和梁浅的事情突然心虚,脸颊不自觉红了,肢体僵硬,用手轻轻顿了顿嘴,主动解释一句:“她是你闺蜜,你的事就是深哥的事,所以她的安危你不用担心。”

    真的假的?她认识的深哥从来都不是个轻易脸红,说话还不敢看她的人,看来很可疑呢。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08/65786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