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332章 回南家代替南锦书完成婚事吗

第332章 回南家代替南锦书完成婚事吗

推荐阅读:我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爷是病娇,得宠着!佔有姜西归期未期嫡狂之最强医妃全世界都为我争风吃醋八零年代女首富独上兰舟天命道尊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

    木兮没想到南清和会直接大发雷霆,一时间不知道该怎么解释,那杯咖啡里有芥末,本来是要给纪澌钧喝的,谁知道南清和非要喝,难道,她解释说,是你自己倒霉?

    就在木兮想着怎么解释的时候,纪澌钧眉心微微垫起,好像不太喜欢自己手里的咖啡,抬眸看向对面的南清和,解释一句:“南副总,我喝咖啡的口味,和你不同,那杯你可能喝不惯。”回眸看向身后,“木秘书,给南副总重新泡一杯纯咖啡。”

    纪澌钧这么一解释,南清和就知道是自己理亏,这杯原本就是要给纪澌钧的,是他自己要过来的,南清和努力了几次才让僵硬的脸上有了一丝的笑容,“纪总,口味可真是够独特的。”

    “一向如此。”递了眼给费亦行。

    费亦行重新比了一个请的手势,“南副总请。”

    南丰璇担心南清和又为难费亦行,递了眼给卓翰危让他一块跟着去。

    南清和从位置起身的时候,旁边的南丰璇笑望木兮,“木秘书,能麻烦你陪我去趟洗手间吗?”

    “当然,这边请。”正好,她可以当面感谢南丰璇。

    大家离开后,办公室里只剩下纪澌钧一个人,纪澌钧目光看了眼南清和位置那杯咖啡,随后低头看了眼自己的咖啡。

    这算不算是,那臭小子说的,因祸得福。

    好险,差一点,就让那个没良心的小东西摆了一道。

    纪澌钧舔了舔尖锐的牙齿,小口品尝咖啡。

    想起有一次,赵纯宇来找他,费亦行端上的那杯加料咖啡,纪澌钧现在想起来就觉得特别有道理,“真是有什么样的妈就有什么样的儿子。”

    正要继续喝咖啡,脑海就浮现某个带着奸笑奶里奶气的声音“老纪这工作费脑力,时不时会有猝死中风的可能性,再加上他天天喝咖啡对身体有极大损伤,等他翘辫子了,我就继承他的财产,到时咱俩天天都可以吃香喝辣的,我还要给妈咪找一百个帅哥,伺候你。”

    后背莫名冒冷汗的纪澌钧,低头看了眼手里的咖啡,吞咽一口唾液,最后选择把咖啡放在桌上,他不是觉得这杯咖啡喝了自己就会死,而是想起那个胆大包天的臭小子,纪澌钧就觉得,只要他一死,那个臭小子绝对干的出这种事情来。

    而此时正在幼儿园上手工课的木小宝,正在认真做黏土,突然连声打了几个喷嚏,木小宝动了动鼻子,“肯定是老纪又在背后说我坏话。”

    没一会就看到梁栋哭着跑过来找他。

    “小宝弟,有人抢我黏土。”

    “收起你的鼻涕和哭声!”木小宝一脸不耐烦。

    梁栋用胳膊抹眼泪可怜巴巴指着前面,“就是他们抢我黏土。”

    穿着小围裙撸起袖子的木小宝放下黏土顺着梁栋指的方向走去,梁栋赶紧停止假哭跑去看木小宝怎么样为他出头。

    几个抢了梁栋黏土的小朋友玩的正开心,还在嘲笑梁栋,“做的那么丑,用黏土都是浪费。”

    一个小朋友拍了拍那个说梁栋坏话的小男孩胳膊,递了眼身后,“他把奶嘴宝带过来了,好像要找你算账。”

    “谁怕谁啊。”小男孩回过头,一脸挑衅,把肚子对着木小宝,“来啊,打我啊,你敢动我,我就告诉我爸爸。”

    梁栋靠到木小宝耳边小声说道:“小宝弟,吓吓他们就好了,他爸爸听说很厉害,是卖奶粉的,如果欺负他,他就不卖奶粉给我们了。”

    “听到没有,敢动我,就断你奶,回家喝粥去吧,哈哈哈哈!”

    木小宝,发出一声冷笑,“你宝爷我喝天然奶长大的还怕他一个加工奶?”抱着胳膊走过去。

    小男孩以为木小宝要打他,继续挺肚子,“来啊,来啊……”

    木小宝抡起拳头,一拳对准小男孩的黏土挥过去。

    看到被打扁的黏土,小男孩气到用手指着木小宝,“你,你居然敢打我的黏土!”

    打扁后,木小宝拿起黏土对准天上丢。

    “啪!”黏土粘在天花板上。

    小男孩看到自己的黏土粘在天花板下不来,气到挥起拳头冲向木小宝。

    刚来到木小宝面前,就被木小宝伸出来的手指吓到。

    “我警告你,别惹他,再欺负我兄弟,下回,我把你打的连你爷爷都认不出来!”小样的,敢欺负他,惹急了,他就跑到小狒狒面前哭,让小狒狒收拾他。

    木小宝酷酷转身离开,周围的小朋友指着天花板在起哄大笑。

    梁栋对着小男孩吐舌头转身跑向木小宝,抱着木小宝的胳膊,“小宝弟,你好厉害噢,你家老纪不会生气吧?”

    “如果他知道我被人欺负不还手,丢他脸,他一定会比现在更生气。”

    “我说的对吧,有个爹就是靠谱,可以变成螃蟹打横走。”

    “切。”

    终究是惹事了,木小宝还是先给纪澌钧打个电话汇报下,通通气,以免让他妈咪担心。

    站在另外一边捏黏土的汤嘿嘿看到木小宝为梁栋出气的举动,捧着脸一脸崇拜,“好帅啊。”

    “哇哇哇……”气不过的小男孩捂着眼睛大哭起来,跑去教室去找老师。

    ……

    JS集团总裁办公共卫生间。

    木兮拿着吹风机帮南丰璇吹衣服,吹干后,木兮把吹风机放回原位。

    “你怎么受伤了?”

    “没事,上回的事情谢谢你。”

    “不用客气,之前,你在机场发生什么事情了?”南丰璇洗手的时候,余光看着镜子观察木兮身上的伤。

    “……”有些事情不方便说,所以木兮在酝酿着该怎么回南丰璇。

    “不方便说没关系。”洗完手,接过木兮递来的纸巾,“清和这个人脾气不怎么好,希望你别把刚刚的事情放在心上,我在这里替他向你道歉。”

    “我没放在心上。”和某些仇恨比起来,这种小事根本不值得一提。

    “纪总那边,希望你能替我们向他道歉。”

    “我会跟他说的。”

    南丰璇看到木兮一直看着她,笑问一句:“怎么,有话要跟我说?”

    明明她有信物证明自己的身份,可木兮却不敢和南丰璇说,就像卓翰危说的,南家那个南锦书已经结婚了,如果她这个时候出现,那南家是不是脸面丢尽,最后,为了挽回面子,要她代替那个南锦书继续完成婚姻?

    木兮不知道,也不敢细想如果这个身份揭晓接下去会发生什么事情。

    “没有,如果南女士没有其她需要帮忙的,那我先回去了。”

    “那我和清和就不过去打扰纪总了,麻烦你向纪总说声,我们还有事先走了。”

    “好,南女士慢走,一路顺风。”

    “你也是,照顾好自己。”

    南丰璇的一句关心,让木兮心里有些感动,或许是她这个人太敏感了,总喜欢乱想,甚至是把南丰璇的一句“照顾好自己”当做是南丰璇已经知道她的身份,所以才那么关心她。

    认真一想,怎么可能,她连信物都没出示,难道就凭这双长得像的眼睛就证明她才是真正的南锦书?大概是她太渴望真相,所以才胡思乱想。

    木兮点了点头,提步离开。

    南丰璇提步跟上木兮,在南丰璇踏出女卫生间的时候,从男卫生间出来的南清和好像要叫住木兮。

    南丰璇率先一步上前,用自己的声音打断南清和还没出口的话:“清和,搞定了就走吧。”

    越想越气不过的南清和,瞥了眼木兮走远的身影,压着声音小声发了句牢骚,“我总觉得,那杯咖啡就是故意摆到我面前来让我丢脸的。”

    “刚刚她端到纪总面前,是你不听我劝,非要人家端过去。”南丰璇解释之余递了眼前面,“走吧。”

    南清和不相信外人,转身看了眼身后的卓翰危,“你是跟着她去倒咖啡的,她有没有做什么手脚,你最清楚。”

    “我两只眼盯着,没看她有什么异常,三舅,这件事确实是误会。”发生这种事也算是好事,丢了这个脸,纪澌钧那边说不定心里也舒坦些,不会留下什么不痛快。

    “真是这样?”听到南丰璇和卓翰危都这么说南清和自言自语开始怀疑是不是自己想多了。

    “是,纪总还得和咱们南家合作,怎么敢戏弄你呢。”卓翰危笑着接了句。

    “那是自然。”纪澌钧如果看不惯,早就甩脸色了,也不会忍到现在。

    ……

    木兮回到办公室的时候,没看见纪澌钧的身影。

    费亦行抱着文件,看到她进来,快步来到她办公桌前,一脸八卦,小声喊了一声:“木小姐?”

    “嗯?”木兮回到办公桌,捡起之前纪澌钧丢过来的文件。“对了,南女士她们走了,让我和纪澌钧说声。”

    “了解,对了,刚刚你下了什么料,那南副总连鼻涕都喷出来了,真是够惨的。”好在不是给纪总喝,否则纪总分分钟要杀人。

    “芥末。”想起南清和盛气凌人的样子,木兮就觉得解气。

    “师傅,师傅。”费亦行对着木兮抱拳,一脸敬畏。

    “彼此彼此。”

    谈的起劲,费亦行撑起身,大腿直接跨到木兮桌上,屁股坐在木兮桌上,“木小姐,你是怎么知道南清和会喝这杯咖啡?”

    就在这个时候,纪澌钧从休息室出来,刚绕过书架就看到费亦行坐在木兮办公桌上,和木兮聊得正欢,好像,如果不阻止他们,他们能聊三天三夜。

    木兮刚想说话,就看到一个文件砸过来,木兮立刻缩脑袋。

    “啪!”费亦行脑袋挨了一文件。

    痛到费亦行用手捂着后脑勺,“哪个吃了……”话刚说完回头就看到纪澌钧拿着高尔夫球杆在比划。

    费亦行吓得身体从办公桌上滑落,“噗通……”跪在地上,连忙捡起地上的文件,“纪纪纪纪纪……纪总。”

    “张嘴!”纪澌钧说话的时候,弯腰放了一个高尔夫球。

    “不,纪总,我错了。”费亦行双手合掌。

    纪澌钧耸耸肩整理衣服,双手握住高尔夫球杆,做了一个预习挥杆动作。

    “呼——”球杆挥过空气发出令人浑身起毛的声音,吓到费亦行膝盖在颤抖,“扣奖金,扣工资,我自罚一个月工资,一年,一年。”

    “嘘。”纪澌钧嘴角勾起一抹阴冷的笑容,“我不是一个只会扣奖金的无良老板,来吧,张嘴。”

    费亦行回头想要找木兮,结果木兮抱着文件一拐一拐走了,“木小姐,木小姐……”

    木兮从办公室出来的时候,听到办公室里传来费亦行绝望的哀嚎声:“呜呜呜……”

    想起纪澌钧挥杆的动作木兮就一身冷汗,好可怕,真是伴君如伴虎,难怪费亦行收入那么高,原来和工作是成正比的。

    从电梯出来,从大堂往门口走去的时候,南丰璇压着声音小声劝一句:“清和,不管他纪澌钧是什么身份,但你只要认住他现在是JS集团总裁这就够了,以后别再搞这种歧视的小动作,以免坏了两家的合作。”

    南清和听到南丰璇这么说忍不住笑了,而且是那种特别嘲讽的笑,“我当然知道他是JS总裁,就是知道才会过来,但是你想过没有,锦书已经结婚了,光靠那点交情能维持得了几年,说句天打雷劈的话,万一老爷子和纪家那老夫人死了,咱们这一代,和纪家可是没什么交情,到时谁还买这情?”

    “我自然有所考虑,这方面的事情,你也无需担心。”

    看到南丰璇胸有成竹的模样,南清和笑问一句:“难不成,你还指望让锦书离婚再嫁纪家?”见南丰璇没说话,南清和又接了句:“就算要嫁,以纪澌钧那种出身,也够不上资格和咱们南家联婚,纪泽深还躺在病床上,眼下能成的也只有那位四少,不过,那位四少看起来没什么本事,我就担心,纪泽深一日未醒,纪家都还在纪澌钧手上,就算锦书嫁过去也起不到什么作用。”

    提起那位南锦书,南丰璇言语中是一惯的冷淡,“这种事情以后别提,传出去,有损咱们南家名誉。”

    “你是觉得有损名誉,还是不喜欢锦书?”

    “我没这个意思。”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08/65793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