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369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第369章 螳螂捕蝉黄雀在后

推荐阅读:午夜探险直播诱婚入局婢女也秀色正在直播作死修真界最后一条龙点金阴司体验官我只想继承你的遗产他先动的心求求你们给条活路吧

    熟睡的女人没听见男人那深情款款的心里话,就像现实中的她和他,明明爱彼此爱的难以舍弃,甘愿放弃一切却因为误会造就了隔阂。

    费亦行退出病房后,快步走向廊道时不远处的保镖也拿着手机迎面走向费亦行,来到费亦行面前把手机递给费亦行。

    接过手机后,费亦行扬起手轻轻摆动四只手指示意保镖停步。

    “雅宁夫人,我是费亦行。”

    “嗯?”等了好长一段时间的董雅宁已经有些不耐烦,但因为费亦行是纪澌钧身边的人,她不得不维持好自己的情绪以免给自己带来不必要的影响。

    “雅宁夫人,是这样的,纪总在和一个很重要的客户谈话暂时不能过来接电话,等他忙完了会给您回电话。”生怕董雅宁会生气,但是听声音好像没有生气。

    “既然这样,那你转告纪总让他别光顾着工作也要注意休息,别累着了。”从前那个女人没出现的时候,不管多忙,面对的工作多重要,只要她一个电话,她的宝贝儿子就会立刻接电话,而现在她很肯定,一定是被那个狐狸精迷住了心,所以才没空理会她这个母亲。

    “雅宁夫人,那我不打扰您了,再见。”

    “再见。”

    电话挂断后,董雅宁气到嘴角撅起,修剪齐平的指甲在用力抓裙摆的时候把绒料裙子抓出一道痕迹,而指甲透过布料在腿上印上了深深的痕迹。

    越想越不顺气,董雅宁气到唇瓣在颤抖,这个狐狸精,饶不了她,一定要想个办法把这个狐狸精赶走,否则再这样下去,她的宝贝儿子一定会被那个狐狸精挑唆到和她的母子感情越来越淡,再下去很有可能她的计划也会跟着失败。

    “……”心里那团怒火在燃烧的时候,董雅宁的指甲一用力,直接隔着裙子把大腿抠出一道血痕,那种疼痛感对董雅宁来说还不至于皱眉,和她曾经所受过的屈辱比起来根本不值得一提。

    ……

    跑马场。

    跑道上,数匹马在奔跑,隔着一个玻璃的观景室里,站着几个男人,有人端着酒杯目光欣喜,也有人直摇头,而其中一个男人激动到不停挥手大叫,“黑旋风,快,快,快!”

    就在冲刺的紧要关头,骑在马背上的骑手突然身体偏向一边倒了下来。

    紧跟其后的那匹马快一步超越夺得第一名。

    “好。”观景室里响起一片叫好声。

    而那个原本激动的男人气得一口闷干杯中的红酒,眼里写满愤怒。

    “魏少啊,看来你那匹黑旋风今天的表现有些不如意啊。”脸上带笑的男人拍了拍魏胜勉的肩膀。

    “那匹马一会就宰了,害我们魏少输了那么多钱。”

    “哎,可别这么说,咱们魏少是谁,能在乎那点小钱,人家身家厚着呢。”

    输了钱丢不起面子的魏胜勉硬是撑着一口气,脸上的愤怒变成笑容,“我魏胜勉还差这点钱,再来一局,这一局我一定赢你!”

    “来来来,我们为魏少碰杯,祝咱们魏少下一局夺得第一名。”

    “来。”大家碰杯,在欢声笑语和吹捧中暗地里在背后赚魏胜勉的钱,把魏胜勉当水魚宰。

    在众人身后有一个圆形的大桌,桌上摆满了筹码。

    大家下注后,轮到魏胜勉时,魏胜勉才发现自己仅剩的筹码都输光了,旁边看着他的眼神除了等着看他笑话,更多的是故意刺激魏胜勉好让魏胜勉继续傻傻下注。

    “魏少,都下了就等你。”

    魏胜勉尴尬到面红,“……”

    有人看到魏胜勉愣在那里没说话,开始用激将法,“既然魏少今天不方便,那咱们下,来,准备开始。”

    他怎么能让这些人看他笑话,魏胜勉深呼吸一口气,说话的时候,故意用后臀靠着筹码桌,轻轻摇晃酒杯,言语中带着对眼前这群人的鄙视和自我骄傲,“我魏少什么时候有过不方便。”

    “就是,咱们魏少是谁,大表哥JS集团的董事长纪泽深,二表哥就是商界新贵身价上千亿的纪总,且不伦他母亲以及纪家在上流社会的影响力,咱们魏少这个名字按笔画算,一笔都值过百万。”

    “就是,刚刚谁乱说话的,罚酒,罚酒。”

    从小就生活在富家公子哥圈子的魏胜勉,因为纪家的关系享受惯了这种被人羡慕追捧的日子,现在更是为了保住面子绞尽脑汁在想办法弄出钱来下注。

    魏胜勉摸出手机假装有电话进来,“我去接个电话,你们等我一下。”生怕别人不相信他真的是有电话要接,魏胜勉指着周围的人,“都别开,等我,马上回来。”

    “好。”

    魏胜勉拿着手机离开房间后,因为四周还有来往的人怕被人听到闹笑话,便拿着手机一路下楼找个安静的地方打电话。

    在魏胜勉下到一楼草坪的时候,在不远处有一个身影在看着魏胜勉,原本准备朝魏胜勉走过去的,但是看到不远处过来会和魏胜勉遇上的人以后,跟踪魏胜勉的人便立刻躲到一边暗暗观察留意。

    魏胜勉打电话的时候,一手叉腰说话的语气很激动,“我现在是叫你给我想办法解决问题不是给我制造问题!”

    “我不管你想什么办法,马上给我弄到一百万过来,马上!”

    从另外一边走来的高博文,刚走近绿化道就听到不远处传来魏胜勉的声音,高博文身后的杜东也认出了这个声音来自谁,刚想要提醒高博文就被高博文挥手打断。

    高博文带着杜东放轻步伐走过来,两个人在偷听魏胜勉讲电话。

    “魏少,现在所有办法都试过了,挪用的那笔资金,如果再不填补回去,恐怕……”

    “我说你这点小事都处理不好,还叫什么吴良,干脆叫无能好了!”魏胜勉急到来回踱步,一想到那笔亏空的钱还有信用卡欠下的债,魏胜勉已经无计可施,感觉自己走投无路,不停用手去拽头发。

    “魏少,差不多到点要上班了,刚刚你母亲给我电话,问起你,我都没敢说,你还是赶紧回来公司吧。”

    “知道了!”魏胜勉怒气冲冲挂断电话后,感觉自己做什么都不顺心,只能把气撒在眼前的树上,抬起脚不停用力踹踢眼前的树木。

    “哟,这不是纪总的表弟吗?”

    听到声音还不知道是谁的魏胜勉,在对方认出自己身份时,魏胜勉立刻昂首挺胸摆出一副高高在上的样子,当人走过来的时候,认出来人,魏胜勉立刻冷哼一声,一副看不起高博文嗤之以鼻的态度,“我当是谁,原来是高大社长。”

    魏胜勉话里的讥讽高博文可是听得清清楚楚,高博文背着手忍不住发出笑声:“我看魏少脸色不太好,怎么遇上麻烦了,不知道我有没有这个荣幸能替魏少你解这个燃眉之急?”

    “就凭你?”魏胜勉看高博文的眼神特别不屑。

    “我是否有这个能力不重要,重要的是,魏少愿意和我交个朋友,虽然我和纪总是敌对的关系,但咱俩没利益冲突,何不做个朋友,一起发财。”

    高博文的每一个字都说中要害,走投无路的魏胜听到钱这个字,眼睛瞬间发亮,高博文说得对,他们之间没有利益冲突,何不共同发财,魏胜勉笑着问了句:“高社长,不是我吹,我从小就生活在上流社会,身边的朋友都是富家公子哥,个个都是有头有脸的人,高社长你想跟我交朋友,也得有这个能力才行。”

    高博文说话的时候手指往后轻轻勾了勾,用他们本国的语言和杜东说要支票本。

    听不懂高博文在说什么的魏胜勉,眼睛一直盯着高博文看,他倒要看看高博文用什么和他交朋友。

    高博文拿过支票本后,在上面写了五十万然后递给魏胜勉,“魏少,这一次算是我们正式的初次见面,没什么礼物能送给你,小小意思不成敬意。”

    看到那五十万魏胜勉心里有喜悦也有失望,但有好过没有,魏胜勉接过支票后故作一脸嫌弃,反复打量支票,“高社长这是什么意思,我魏胜勉还差这点小钱?”

    高博文拿出打火机,手指夹着烟,说话时夹烟的手指指着魏胜勉,“是我肤浅了。”说完后把烟含在嘴里,拿回递给魏胜勉的支票。

    打火,用支票点火。

    “喂……”看到那五十万支票随着火焰吞噬一点点化作灰烬,魏胜勉的脸瞬间僵硬。

    高博文将烧了一半的支票丢在地上,“既然魏少看不起我这个朋友,那就当我没说过,杜东,咱们也该走了别打扰魏少。”

    “是。”搞不懂高博文这是什么意思的杜东跟着离开。

    高博文和杜东刚走,魏胜勉立刻抬腿用力踩踏地上还在燃烧的支票。

    把火踩灭后,拿起支票碎片,看见金额都被烧没一半的支票,魏胜勉用手捂着额头,想哭又没眼泪,只能怨自己把财神爷逼走了。

    走远后,杜东问了句高博文,“高社长,你为什么给了他钱又把支票烧掉,你就不怕激怒他?”

    高博文说话的时候语气特别自信,“他会回来找我的。”

    “你怎么知道?”

    “这种被人吹捧惯的败家子,自以为很聪明,等到了走投无路的时候,就会因为脑子没长好,最容易病急乱投医,自以为能掌控一切,所以我料定他能回来找我。”用手轻轻敲了敲脑门言语中带着讽刺。

    “……”杜东听明白了,点了点头。

    跟踪魏胜勉的人看到魏胜勉离开后,立刻掏出手机打电话汇报情况。

    ……

    木小宝吃完饭以后,看到纪澌钧和木兮还没出来,木小宝把饭盒盖好,将吃完的盒子装回塑料袋丢到垃圾桶去,回头看了眼正在啃鸡腿的梁栋,“我去看下我妈咪,你在这里等我。”

    “好。”

    木小宝提步走向病房的时候,刚拐弯就看到纪澌钧出来了,木小宝张嘴想要喊人,突然想到什么,眼里闪过一抹小伎俩。

    双手握拳,低头,拔腿冲过去。

    纪澌钧带上病房门后,一转身就看到对着自己冲过来的小身影。

    在木小宝的脑袋撞上他某个要命的部位前,纪澌钧先一步做出接人的手势,又怕跑过来的木小宝磕碰到哪里,纪澌钧提了提裤子,刚蹲下,一个脑袋就直接撞了过来。

    还没准备好的纪澌钧,被撞的一屁股坐在地上,后脑勺往后,“砰……”磕在门槛上。

    旁边的保镖看到后赶紧提步要过来,都被纪澌钧挥手打断。

    “儿子,你这是想谋你老子的命?”纪澌钧一只手搂着木小宝,一手揉着隐隐作痛的后脑勺。

    费亦行快步过来,伸手搀扶纪澌钧,“纪总,你没事吧?”

    “老纪,对不起,人家是太着急才撞到你,你没事吧,痛不痛我给你揉揉。”手绕到纪澌钧脑后,摸到纪澌钧撞到凸起的包用力一摁。

    这一摁,痛到纪澌钧后背都绷紧了,赶紧拉住木小宝的手,“爹地没事。”他怎么觉得这小子是故意的?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08/65797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