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454章 纪董纪总来了

第454章 纪董纪总来了

推荐阅读:夫人,你马甲又掉了!爷是病娇,得宠着!我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佔有姜西归期未期嫡狂之最强医妃全世界都为我争风吃醋八零年代女首富独上兰舟天命道尊

    “纪……纪总……”

    “纪总?”提到纪总,他就想到什么,“听说木小姐现在跟纪总在一块了,大伙都知道,纪董对纪总这个同父异母的弟弟很重视,也很偏爱,可纪总怎么就下得去手,搞了纪董的女人,这要是有名分了,也该叫声嫂子,你说这位纪总,心里是怎么想的,也不觉得对不住咱们纪董,也不想想,他能有今天靠谁给的一切,这不是忘恩负义是什么?”

    “扑通……”突然旁边的男人身体往下倒,跪在地上。

    “我说你怎么了?”瞧见反应有些过激的人,保镖笑着问了句,结果刚回头就望见带着人进来的纪澌钧,吓得双腿哆嗦,“纪总,纪总,你怎么来了?”完了,刚刚说的那些话,难不成纪澌钧都听到了?

    如果没有今晚这一出,他还不知道,他大哥的手下原来喜欢在私底下议论他的私生活,向来不理会别人对自己有什么看法的纪澌钧,这一次脸上浮起杀气,“费亦行,把他们两个人给绑了,我一会处理!”

    “是。”

    费亦行挥手示意身后的两个人保镖把人摁住。

    “纪总,对不起,对不起,我再也不敢……”现在知道害怕的两个保镖,不断磕头道歉求饶。

    “把他们的嘴给我缝上,我不想再听到一句话!”

    “是!”费亦行抬眸看了眼走远的纪澌钧,低头望着被保镖摁住的两个男人,伸手拍了拍其中话最多的一个人脑袋,“小子,我们纪总喜欢谁,跟谁在一起,还轮不到你这种多嘴男在背后议论。”

    “费哥,费哥,求求你救救我吧,我不敢了,我再也不敢多嘴了,请你看在纪董和李助理的份上救救我们吧。”

    “纪董,李助理?”费亦行眨了眨眼,笑着问了句:“他们是谁?不好意思,我只认纪总。”说完后,直起腰的时候,费亦行一脚把眼前的男人踹倒在地,左右摆动有些僵硬的脖子,压低的声音每一个字都带着戾气,“把这两个东西的嘴巴给我缝上。”

    “是,费哥!”敢说他们纪总的坏话,而且还一字不漏的落在纪总的耳朵里,真是活腻味了!

    而此时,潜入别墅的保镖,已经逐渐控制住别墅里的保镖,因为四周几乎都是自己的人,纪澌钧毫不担心被发现,快步朝亮着灯的别墅走去。

    站在别墅正屋门口巡逻的保镖,看到前面有身影,因为有绿化挡着,依稀只能看到是一件深蓝色的西装。

    这里也没人穿深蓝色的西装,出于谨慎,保镖一只手往后摸枪,小步往前走。

    就在他看到来人的时候,立刻摁着蓝牙耳机汇报,“纪……”总来了……,那些没说完的话,都被突然出现在身后的人捂住嘴无法说出。

    费亦行带来的手下,把人的嘴捂住后,拖到一边。

    费亦行快步上前,打开正屋的大门,“纪总,请。”

    而此时从主卧退出,关上房门的李泓霖,端着红酒下楼,遇到上楼的夏明义。

    “送宝少爷和梁小姐回房了?”李泓霖问了句。

    看来什么事都瞒不过李泓霖的眼,“是,刚送回去了。”望见李泓霖手里端着酒走出来,夏明义问了句:“需要帮忙?”

    “不用了,我自己处理就好。”

    夏明义点了点头,随后提步往前走,刚走了没两步,还没越过李泓霖的身边,就被李泓霖的话叫住,“你这是?”

    “哦,我跟木小姐打个招呼。”

    李泓霖回头看了眼卧室的方向,“不用了,木小姐已经休息了,还是别吵醒她,你也去休息吧。”

    “是。”

    夏明义应了一声转身下楼。

    望着离去的夏明义,又回头看了眼卧室的方向,李泓霖思虑数秒后,叫住夏明义,“明义?”

    “有什么事?”夏明义停下步伐,回头看着朝他走来的李泓霖。

    “麻烦你把这瓶酒,拿去处理掉。”

    夏明义接过红酒瓶,看到这瓶酒的木塞已经开过,而且从酒的容量来看,应该是没喝过的,“这酒还没喝过,就倒了?”

    为了消除夏明义的疑惑,李泓霖笑着回了句:“最近有些失眠,精神不足,吃安眠药的时候,不小心把药丢进红酒里了,所以……”递了眼这瓶酒。

    原来是这样,确实,精力不足的时候,总会做出一些奇怪到连自己都觉得不会犯的小错误。“那我拿去处理了,有什么事,请随时给我电话。”

    “没问题。”

    夏明义端着酒下楼,李泓霖刚转身耳边的蓝牙就传来警报的声音,警报响起还没过几秒,楼下就传来交谈声。

    “纪总,您怎么来了?”

    纪澌钧怎么来了?

    李泓霖的心瞬间提到嗓子眼,快步往前,侧过脸往楼下看,望见纪澌钧带着费亦行要上楼被夏明义拦在楼梯口。

    “让开!”纪澌钧清冷的声音响起在安静的别墅里。

    想起还在主卧的人,李泓霖顾不得什么,赶紧掉头冲向主卧。

    而此时主卧里。

    灯光已经变得昏暗,床上的女人昏睡不醒,压在女人身上的男人,理智已经被欲望占据,迷失方向,沉醉在这一出能够弥补遗憾的“美梦”里的男人,毫不犹豫,扯开自己睡袍的腰带。“……”

    突然一阵急促的敲门声,打碎了男人好不容易建立起来的“美梦”。

    “叩叩叩……”因为没时间跟纪泽深解释,李泓霖敲门过后立刻打开房门进房找纪泽深。

    听到脚步声,床上的男人第一反应就是从床上起身,清醒过来的男人,意识到这一切有多荒唐,害怕被人看见自己如此卑鄙的手段,当他急匆匆要下床的时候,因为动作太着急,几乎是有些狼狈到从床上滚下来。

    进来的李泓霖,正好看到纪泽深浴袍大开,好像被人发现什么秘密,害怕到满脸惊慌从床上滚下来,这个模样和他平日看到的那个活的条条框框形象完美的纪泽深有些截然不同。

    李泓霖没有时间去想那么多,快步上前,搀扶起纪泽深,“纪总来了,已经到了楼下,正在和夏明义交涉,纪董你快离开。”李泓霖留心看了眼床上睡裙凌乱的木兮。

    纪泽深起身后,动作飞快整理自己身上的浴袍,听到纪澌钧来了,纪泽深莫名心虚,吓到脸都白了。“钧子怎么来了?”

    “纪董,现在不是说这个的时候,你马上搭乘电梯下地下室,从地下室离开。”

    纪泽深回头看了眼床上衣衫不整的木兮,想要过去替木兮整理好身上的睡裙,就被李泓霖拉住,“没时间了,更何况,木小姐醒来后,也只会以为是自己睡觉弄乱了,快走吧纪董,再不走纪总就上来了。”

    明明他不该害怕钧子的到来,甚至是曾经想要见钧子,偷偷去看钧子,可此时此刻他却不知为何,心虚,心生恐惧,害怕见到钧子,更害怕,让钧子看到他从木兮的房间出来。

    来不及替木兮整理衣服,纪泽深在李泓霖的护送下,连衣服都没来得及换,穿着浴袍就赶紧离开。

    当李泓霖护送纪泽深去搭电梯的时候,楼梯那边的动静近的好像人就在跟前一样,随时都会发现他们的存在。

    “纪总,您真的不能上去,木小姐身体不舒服已经睡下了。”关键是纪董还在楼上,闹那么大动静,李泓霖肯定知道,他得给李泓霖拖延住时间,好让李泓霖把纪泽深安全送走。

    “费亦行,把他给我抓住!”没耐性和夏明义磨蹭下去,纪澌钧一把拽住夏明义的衣服把人推到费亦行身上。

    费亦行抓住夏明义的胳膊,夏明义立刻反手挣脱,没想到还没交手过一招,他就被费亦行摁住在楼梯的扶手上,费亦行伸手拍打他的脑袋,“小子,你费哥一打十的时候,你还没入伍呢,老实点,少受皮肉之苦。”如果夏明义不是宝少爷的手下,他早就一拳下去,搞定夏明义这不识趣的家伙。

    是他低估了费亦行的身手了,拦不住人,望着上楼的纪澌钧,夏明义急的只能通过高喊,提醒李泓霖,纪澌钧已经上去了,“纪总,纪总!”

    听到纪澌钧的脚步声,来不及带纪泽深离开,李泓霖只能随手打开最近的房门,“纪董,委屈你在里面等会,我去处理下,千万别出来。”

    李泓霖关上房门后,整理好自己的衣服,快步走向楼梯,拦住快上到二楼的纪澌钧,“纪总,怎么来了?”

    “李泓霖!”纪澌钧咬牙切齿带着质问的声音喊李泓霖的名字。

    “纪总,时候不早了,木小姐身体不适,已经睡下了,如果有什么事情的话,请纪总明天早上再来找木小姐。”没想到纪澌钧会来的那么快,看来是他太大意了。

    “谢谢你替我照顾她们母子,既然我来了,你的工作任务可以结束了,早点休息吧。”纪澌钧没有被愤怒冲昏理智和李泓霖当场对峙,而是恢复冷静处理这一切,不是他想冷静,只是不想和李泓霖发生争执让木兮不开心。

    当纪澌钧提步上楼的时候,李泓霖伸手拦住纪澌钧的去路,“纪总,不好意思,木小姐今天身体不太舒服,您也不想打扰她休息对吧,时候不早,我也不留纪总,我的人应该都被你的人控制住了,抽不出人手送纪总,那请纪总,慢走。”

    纪澌钧没想到,李泓霖如此目中无人,招呼都不带就带走了她们母子,如今还得寸进尺不放人,眼里权然没有他的存在,就算想再理智处理这件事,纪澌钧也无法忍受李泓霖这一副要分开他们的态度。

    纪澌钧直接忽视李泓霖的阻拦,继续前进。

    且不说,纪董不批准木小姐和纪总见面,更何况,纪董还在楼上,一旦纪总上去了,恐怕今晚要是不走,迟早会发现纪董,李泓霖立刻以身体拦住纪澌钧。

    纪澌钧往旁边挪步步伐。

    为了阻拦纪澌钧,李泓霖和纪澌钧交起手。

    摆放在楼梯的陶瓷和画因为交手打落下来。

    “碰……”

    “砰刺……”

    打砸的声音传到没关紧的主卧里。

    昏睡在床上的女人,随着药效减去,逐渐清醒过来,最后在吵闹的打砸声中,一点点恢复意识,直到睁开眼睛。

    缓缓撑起身的木兮,有点发懵,用手捂着疼痛的脑袋,“我怎么睡着了?”低头看了眼自己身上滑落的肩带,木兮以为是自己睡觉的时候,把衣服弄乱的,没有在意。

    “砰砰砰……”外面的打砸声越来越响。

    脑袋发懵的木兮,瞬间睁大眼睛。

    以为出什么事情了,木兮赶紧出去,走的时候,还不忘捡起落在床上的披肩,当她匆忙赶到楼梯的时候,望见费亦行摁着夏明义,纪澌钧和李泓霖交起手,两个人脸上都有些擦伤,纪澌钧的手背在流血,满地都是散落损坏的画还有打碎的陶瓷片,一片狼藉。

    纪澌钧不想和李泓霖再浪费时间,既然李泓霖如此不识趣,他也用不着手下留情,纪澌钧的手伸向后腰,一脚踢在李泓霖的腹部。

    挨了一脚的李泓霖连连往后退,撞在楼梯扶手上。

    当他抬起头的时候,纪澌钧已经掏枪对着他,那种毫不犹豫上膛扣下扳机的动作,完全是要杀了他。

    寂静的空气里,李泓霖的呼吸变得有几分沉重。

    费亦行和夏明义两个人眼睛微微睁大,望着眼前这一幕,忘记了反应。

    就在纪澌钧准备扣下扳机的时候,耳边传来女人的声音:“住手!”

    听到这个声音,大家都回过脸,望见身穿银色吊带睡裙,披着披肩,头发有一丝凌乱,浑身上下散发出诱人气息的女人站在楼梯之上。

    看到木兮,纪澌钧眼里的杀气逐渐消减。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08/673909.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