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467章 纪澌钧夜访所谓何事

第467章 纪澌钧夜访所谓何事

推荐阅读:小繁星穿成龙傲天的杠精青梅娱乐圈是我的[重生]她从末世来[50年代]当杠精男遇上作妖女逗沙包重生名门太子妃巧女喜当家朱门贵女守则于休休的作妖日常

    深夜,十二点整。

    把木兮送回公寓后,和一些老同学见面打探完行情回到住所的祁任兴,进屋后,将钥匙放在鞋柜上,开灯的时候掏出手机,看到有十几个未接来电,都是父母打来的。

    今天晚上的餐桌上,已经有不少人看到新闻都在问这件事,他已经解释了无数遍,看了眼手机屏幕,看来还得再继续解释。

    祁任兴回拨电话过去,没一会电话就接通了。

    “爸,不好意思,刚刚和几个同学见面,没注意到手机有电话进来。”他会给祁至回电话,只是想着,这种事情跟母亲解释,只会越解释越乱,有时候明明就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女人总是喜欢复杂化去思考。

    “任兴啊,网上的事情,是怎么……”

    听筒那边的话还没说完,屋里的灯亮起后,祁任兴就看到客厅的沙发上坐着一个男人,被突然出现在这里的人吓了一跳,祁任兴下意识回头看了眼自己的房门。

    “任兴啊,怎么不说话?”没听到儿子回话,祁至问了句。

    “爸,我这边临时有点事,我一会再跟你解释。”祁任兴说完后便将电话挂断,放慢走向客厅的步伐。

    坐在沙发的男人,听到声音后,从沙发起身,顺手整理身上的西装。

    “纪总应该知道,在确定合作公司之前,双方不能私下见面,否则是违反了规则。”

    男人深邃的眼眸落在祁任兴带笑的脸上,说话的语气没有一丝的温度,“听我家兮兮说,你救了她,所以我特地前来表示谢意。”祁任兴要真的是个懂规矩的人也不会和木兮见面。

    谢意?他倒不觉得纪澌钧是来感谢他的,反而觉得纪澌钧有点像是借机登门见面,“举手之劳了,不言谢……”话说完后,祁任兴接了句试探性的话:“纪总,要喝什么?”

    “不用了。”纪澌钧说完后,路过茶几的时候,弯腰在桌上放了一张名片,“以后,有事可直接通过我助理找我,景城地方不大,媒体多,难免擦肩而过都会上头条,还是注意点好。”

    纪澌钧这是什么意思?他都怀疑是纪澌钧把那些照片放上网的,没想到居然被纪澌钧倒打一耙,好像在说他明知木兮身份特殊还故意和木兮露面让人拍传到网上去,这个纪澌钧,真是会贼喊抓贼,祁任兴笑了笑,“纪总,谢谢你的提醒,希望没有给您带来不便的影响。”

    祁任兴说完后,一直等纪澌钧接话,他倒要看看纪澌钧还会说什么,就在祁任兴等待的时候,纪澌钧提步往前走,路过他的时候,也没停下步伐,祁任兴看着纪澌钧的眼神变得疑惑。

    就这样走了?

    没别的要说的?

    怎么和他预想中纪澌钧来的真正目的不一样。

    祁任兴一直看着纪澌钧,直到房门关上后,久久再也没有别的动静,祁任兴这才相信纪澌钧走了。

    倒吸了一口气,连着嘀咕几声:“这个纪澌钧,到底在玩什么把戏?”

    搞不清楚纪澌钧走哪步棋的祁任兴给祁至回了一个电话。

    电话里,祁至又重新问了句刚刚担心的事情,“任兴啊,那个木兮是纪总的女朋友,你怎么会和她上杂志新闻,这到底是怎么回事?”

    “之前我在景城幼儿园工作过几天,她是学生母亲,因为我帮过她,所以她才答应跟我出来吃个饭。”

    “你主动邀请她的?你这是被人借机炒作博关注度了?”

    “之前在学校,他儿子也帮过我,只是礼尚往来的吃个饭,她不是那样的人。”

    “就算她不是,那也不代表不会有人趁机算计你。”

    祁任兴想不明白这个问题,再加上这种问题也不好问纪优阳,怕纪优阳的偏见会影响事情的判断,“爸,你说会不会是纪澌钧干的,他不是想跟我们祁氏合作吗?再加上这件事也不是真的,炒作完了再澄清,对他来说是稳赚不赔的生意。”

    “不可排除有这种成分在里面,这个纪澌钧,可是一只老谋深算的老狐狸,在没确定好要跟谁合作之前,应付他,你要小心点,尽量别露出把柄让他抓住了。”

    “还有,刚刚他来我这里一趟,说是来感谢我救了木兮,只是我觉得这么晚了,如果只是一句谢谢,用不着那么急,一个电话或者是明天再说也行吧?爸,你说这个纪澌钧夜访到底所谓何事?”

    “……”电话那头的祁至想了好一会才做出评论,“怕是醉翁之意不在酒,他是不是来了,又什么都没跟你说,让你一个劲在想他今晚来做什么?”

    祁至的话正中下怀,祁任兴更是觉得自己没问错人,“是,他来了,只说了这件事,又提醒我别和木兮有什么来往以免造成不好影响其他没说什么,然后就走了。”

    “你到景城那么久,还没和他们见面谈这些事情,海域项目迫在眉睫不能等,毓媛那边又隔三差五给我电话替纪澌钧说话,我估计,纪澌钧这是跟你玩心理战,表面装作对这件事不着急,好像有没有这个投资对他来说都无所谓,这是在降低你的防备心理。”

    听祁至这么一分析,祁任兴觉得好像是这么回事,“爸,依你看,那我下一步该怎么做?”

    “外界一致认为,高博文才是赢家,按利润来讲,也是SY的利润大,可依照长久来讲,TX更有发展前景,儿子,身为一位合格的CEO,就必须具备分析的技能,从多方面考虑合作,为企业争取最大的利润,赢取股东的信心。。”

    祁至的话,让祁任兴摸到什么思路,无从下手看似清晰实则一团乱的思路也捋顺了,“爸,我知道该怎么做了。”

    “嗯,我相信你,这件事你一定能处理好的。”祁至说完后,特别婉转问了句:“你和那个木兮……”

    “爸,我和她之间没什么。”祁任兴立刻解释道。

    祁至笑了笑,“这男未婚女未嫁,一日没结婚,那都是自由身,窈窕淑女君子好逑是人之常情,如果喜欢,爸爸没意见。”

    “谢谢爸。”祁任兴没想到父亲那么支持他,居然一点都不嫌弃木兮的身世,祁任兴有些激动。

    “好了,时候不早了,早点休息吧,有什么事就给爸打电话。”

    “嗯,爸晚安。”

    “晚安。”

    电话挂断后,原本摸不透纪澌钧来意苦思冥想的祁任兴,这会就因为祁至一句话,祁任兴开心到满脸笑容,来回在客厅里踱步。

    和李泓霖见面回来的费亦行,刚进客厅就听到二楼传来刻意压得很低很低的声音:“小狒狒,小狒狒啊……”

    那种声音有点恐怖,大晚上的,特别像是在喊魂。

    冷不丁打了一个寒颤的费亦行一抬头就看到木小宝趴在二楼冲着他喊,看到他望过去还冲着他招了招手。“过来啊,小狒狒。”

    宝少爷,怎么鬼鬼祟祟的样子,那么晚了怎么又起来了?

    费亦行快步上楼,来到二楼,半蹲在木小宝面前,学着木小宝压着声音生怕被人听到什么秘密一样的声音,“宝少爷,怎么了?”

    “小狒狒,我想吃烤全羊。”

    “烤羊肉?”大晚上的,怎么突然就想吃烤羊肉了?

    “我做梦,梦到我在吃烤羊肉,醒来我就睡不着了。”木小宝看到费亦行好像不答应他,嘟着嘴上前,抱住费亦行的胳膊轻轻摇晃,“小狒狒,你舍得人家睡不着嘛?”脸颊贴在费亦行的胳膊上,还用柔软的小手拍打费亦行的胸口,“食欲无法满足,就会影响睡眠,一旦睡眠质量出现问题,人家就会……”

    费亦行捂住木小宝的嘴,四处看了眼,“纪总知道会扒我皮吧?”

    “没事的,我刚刚问了,老纪出去了,不知道去哪里了,所以咱们有机会烤肉,我会叫门口的人看着,保证不会有人发现的,小狒狒,人家要吃肉肉嘛。”木小宝的小手指在费亦行的胸口打转,画爱心,“人家那么爱你,你连这点要求都不能满足人家,人家会很伤心的。”

    “好了,好了。”真是受不了,才那么小就会撒娇,而且让人无力招架,特别是看着这张缩小版纪总的脸,他简直就是无法违抗任何要求,“那你得护着我,如果纪总炒我鱿鱼……”

    木小宝一把勾住费亦行的脖子,特别豪爽拍胸口,“那我就炒老纪鱿鱼。”

    看在宝少爷那么仗义的份上,那就豁出去了,费亦行抱起木小宝下楼时,安排保镖拿工具准备烤肉。

    大晚上烤全羊是没法满足了,只能烤点别的串串。

    纪澌钧快到江山一号大门的时候,觉得车里有点闷,降了一些车窗,忽然就嗅到一阵烤肉味从远处飘来。

    而此时注意到纪澌钧车子快到门口的保镖立刻用蓝牙通知费亦行。

    正在吃烤肉吃的欢的两个人,听到纪澌钧回来了,木小宝咬住烤肉,一个用力把串拔出来,脸上留下一道肉汁的痕迹,“小狒狒,挨辣油,古耐。”抛了一个飞吻给费亦行转身就跑了。

    木小宝跑路加官方表白那一套,已经上演无数次,每一次费亦行都是一脸无奈外加生无可恋,感觉自己被利用了。

    说好,人家养你,结果,纪总回来,直接抛下他跑了。

    这友谊的小船,说翻就翻。

    费亦行长叹一口气,赶紧叫人把现场处理好,毁尸灭迹,以免纪澌钧看到。

    现场清理干净后,十个保镖围住费亦行,费亦行赶紧把满身烤肉味的衣服换掉。

    保镖散开,刚回到岗位上,纪澌钧的车就开了过来。

    费亦行整理好衣服,在纪澌钧的车子开过来的时候,费亦行上前打开后座车门。

    纪澌钧一下车就嗅到附近的空气弥漫着一股用清新剂都无法掩盖的烤肉味,费亦行不可能那么大胆,在这里光明正大烤肉,除非只有一种可能……

    原则……

    跟儿子不能讲原则,更何况还是独苗,算了。

    纪澌钧假装没有识破他们的伪装,下车后进屋,费亦行一路紧跟,“纪总,那么晚您去哪儿了?”

    “出去见祁任兴。”

    “您该不会是把小祁总打了一顿吧?”费亦行激动到嘴巴张大。

    某人牙门上那一大片韭菜残渣,让纪澌钧想忽视都难,实在是有点恶心的很,纪澌钧用手顿了顿唇瓣,回过脸,“把你名片给他了,如果他给你打电话,约见面,就说我很忙。”

    拿下祁氏的合作犹如百米冲刺的赛跑,比的就是谁的手脚快,纪总却来这一招?这葫芦里卖什么药?“是。”只是,他家纪总的表情,这么瞅着好像有点不太舒服。

    “纪总,您没事吧?”

    费亦行一脸关心看过来,纪澌钧只要稍微摆正一点点目光,余光就会注意到费亦行门牙上的韭菜,纪澌钧暗压了一口气,加快脚步,“没事。”

    “另外,网上发帖子故意诋毁木小姐的人查出来了,IP地址,是高博文住所发出来的,不过梁家那个新闻,查不到任何信息,但是上面举报的内容都是真实的。”

    “这个节骨眼,没有人想多事,应该不是这两边的人发的,不排除是私人恩怨。”

    “纪总,需要叫律师处理吗?”

    “嗯,另外既然媒体那么想要话题,你就给他送一个高博文的话题。”

    “强行拆迁,侵吞拆迁款这个如何?”费亦行记得之前查到有这个信息。

    “也该来点真材实料的新闻满足群众好奇心。”纪澌钧说完后提步上楼。

    把纪澌钧送到楼梯口的费亦行,见纪澌钧上楼了没有跟着上去,立即着手纪澌钧吩咐的任务,想起自己瞒过纪澌钧,费亦行一脸得意,刚拿起手机突然看到什么。

    费亦行立刻将手机屏幕关掉,屏幕一黑,门牙上那显眼的一点绿让他四周弥漫着一股尴尬。

    以为自己是个王者,没想到原来是个青铜。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08/67834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