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526章 纪澌钧的报复

第526章 纪澌钧的报复

推荐阅读:我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爷是病娇,得宠着!佔有姜西归期未期嫡狂之最强医妃全世界都为我争风吃醋八零年代女首富独上兰舟天命道尊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

    车子离开后,本以为自己被车撞到不死都会被人抬着去医院的木兮,没想到过了一会后,自己身上那种疼痛的感觉消失了,就连脑袋疼痛的症状也减轻了,起身后,她顾不得身上一些皮外伤,赶紧去后门找人。

    在木兮跑去后门的时候,包房里的会议已经结束后,纪澌钧陪着余先生,后面跟着的是赖毓媛和几个年长的男人,周围还有保镖跟着,从包房步行到园区内的小岛用餐。

    沿途保护的保镖目光谨慎四处张望,园区的道路主要是鹅卵石为主,两边除了天然的绿化植物以外还有耸立起的中式路灯,寂静的园区里伴随着脚步声的还有虫鸣声。

    “澌钧啊,这一次真是辛苦你跟了我们几天了,一会吃饭可得多吃点,要是瘦了,你老师可得念叨我没照顾好你。”

    “……”不知道为什么莫名心乱的纪澌钧,垂落的手轻轻点了点大腿边,根本没注意到余先生说什么。

    余先生见纪澌钧不做声,看似打量四周风景的眼神不经意间掠过纪澌钧的脸,余先生笑了笑,回头看了眼后头的赖毓媛,“赖小姐。”

    听到余先生叫自己,赖毓媛快步上前,来到余先生的右边,“……”

    “这些天啊,辛苦你跟着我们到处跑。”

    “哪里的话,我该感到荣幸才是。”当时和纪澌钧一块在机场见完客户以后,他们就遇到了余先生,如果不是为了项目的事情,余先生又怎么会把她叫上,让她接触那么多机密的事情。

    “一会一块去吃个饭,听纪总说,这里刚换了地道的厨师,做的可是真正的景城风味菜肴,跟外面那些打着本地酒楼百年老字号的味道不一样。”

    “好。”赖毓媛笑着点头,这种大人物平日里根本没机会见,既然对方给足她面子,那她也不能辜负这份面子,如果把海域项目替纪澌钧拿下来,到时可就是等于打通了余先生这条人脉,有了余先生这个大人物在,还怕谁不给她面子?

    费亦行看到纪澌钧绷着脸一直看着前方,快步上前来到纪澌钧身旁,压着声音小声问了句:“纪总,怎么了?”

    他也说不出来,总感觉心里一片乱糟糟,特别不安。

    纪澌钧深呼吸一口气,握紧垂落的拳头。

    眼前来看,这位赖小姐是恨不得替纪总拿下这个项目,好结识余先生,所以不可能是项目上的事情,不是工作上,那就是感情上?对,很有可能就是这么回事。“纪总,吃完饭就能回去了,一会我让人去保险箱盯着,一解除安全警报,我马上就拿手机,给木小姐回电话。”

    “回电话?”费亦行当时没时间拿手机,只拿了他这一部,既然费亦行没拿手机,又怎么会说给木兮回电话?

    “是啊,您把手机给我的时候,木小姐刚好打电话来了,当时赶着要开会,我只能把电话挂了。”

    听到费亦行挂木兮电话,纪澌钧顿时拉下脸,要是让他家兮兮误会,以为是他挂了电话,回去怎么解释?纪澌钧想要斥责费亦行,但是又考虑到余先生在旁边,不好出声,纪澌钧只能气得瞪了眼费亦行,“……”

    费亦行一脸委屈,撅着唇小声说道:“情况紧急。”如果因为这样木小姐就跟纪总生气,不让纪总进门,他就把纪总打包塞进房间去,这不就解决了?

    难怪他说心里乱糟糟的,原来是真的有事,找出原因后,虽然心里多少有些焦急,想要立刻见到她,并且和她解释清楚,但是想到自己嘱咐过母亲给木兮电话,她应该也知道挂电话不是故意的会谅解吧,纪澌钧瞥了眼费亦行那一脸委屈的表情,“吃完饭打包一只烤鸭回去。”

    “咕噜肉要吗?宝少爷很喜欢吃?”

    “废话!”说得好像,他心里只有他家兮兮没有儿子了,不知道的还以为费亦行才是木小宝的亲生老子,他就是一个后爸。

    在纪澌钧和费亦行低声说话时,旁边的余先生一直留心听着,不过没做声。

    很快一群人来到吃饭的小岛,小岛的占地面积有千来亩,因为考虑到负面影响问题,所以只拒接了余先生一行人定下日期要来之后预约的客人,之前的客人都能按照预约入园。

    岛上有数不清的桥梁和挨着柳叶和湖边的庭院,不少客人都选择在四面通透的亭子下用餐,余先生一行人为了低调行事,便选了挨着湖最近有窗户和门的包房用餐。

    饭桌上,从余先生开始,挨个跟纪澌钧敬酒,56°的白酒一杯接一杯下肚,没一个小时,纪澌钧已经有些醉意,平时有费亦行挡着,就算没费亦行挡,也没人敢这样敬纪澌钧酒,但是因为今天余先生在,在座的不少都是要客,为了不失礼对方,纪澌钧是逢敬必喝。

    “纪总啊,好酒量。”

    “不止是酒量好,这酒更好,是JS旗下的老牌子吧,咱们今晚是一口就差不多喝掉半个世纪,哈哈哈哈。”余先生笑着举起酒杯。

    “纪总啊,你这个酒那么好,今年举行的比赛要是去参加绝对能拿第一名。”其中一个同行年长的人笑着接了句。

    JS的产品能否拿到第一,和他没关系,他的任务是,接待好这群要客,完成海域项目和老师交待的任务。

    都说纪澌钧事业心重,今日她是见识到了,为了陪这一群人,酒是一杯接一杯,忽然间,她发现纪澌钧的成功并非都是靠幸运和才智,有时候也是和普通人一样拼上自己,或许是发现了纪澌钧的另外一幅面孔,赖毓媛对眼前这个男人多了几分兴趣,举起酒杯喝酒的时候,眼睛一直在打量纪澌钧。

    纪澌钧看到有人又拿了几瓶酒上桌,“你们慢吃,我去下洗手间。”

    “嗯。”听到纪澌钧开口说要去洗手间,在座不少想要去又不敢开口的人也跟着一块起身。

    包房里的人陆陆续续从酒桌离开,赖毓媛本想不去的,但是看到纪澌钧喝了那么多,担心纪澌钧会喝醉便跟了出去。

    从包房出来后,纪澌钧上完洗手间,走到包房后头的湖边歇会。

    刚停下步伐,费亦行就过来了,“纪总,喝点水缓缓吧。”

    “你就这点用处。”或许是几天没见她,这些天挤压了一大堆的压力,无处发泄,只能靠训费亦行减压。接过水杯的纪澌钧,连着喝了几口水。

    真是木小姐不在,纪总的脾气又臭又硬,隔三差五就火山爆发,恨不得把他融成灰,费亦行一脸委屈抿着唇。

    “纪总?”一个特别轻细,不仔细留意都会错过的声音响起。

    纪澌钧眼眸轻抬,见到不远处的桥上一个男人快步走来。

    同样听到声音的费亦行看向桥那边,一眼就对上那谄媚的眼神,“那不是贾总吗?”

    “贾总?”纪澌钧眉心微微皱起,想了几秒过后,眼里被一股凌厉取代,昂头一口喝尽杯中的水后,往旁边挪了几步。

    贾总没想到能在这里遇上纪澌钧,一脸开心,飞奔而来,来到纪澌钧面前后,还气喘吁吁抬手擦着额头上的汗,“纪总,还真是巧,能在这里遇到您。”

    纪澌钧抬起的手指轻轻动了动,费亦行便看懂了,从兜里掏出烟和火机。

    手接过烟,男人单薄的唇瓣微微张开一些含住烟。

    费亦行一手挡着湖面上吹来的风替纪澌钧点烟。

    见纪澌钧不说话,也没要搭理他的样子,贾总脸上挂不住,很是尴尬,“纪总,承蒙您的信赖和照顾,和我们集团签订了合作协议,托您的福,这个项目发展的不错,我们集团股票是不停往上涨,我想着,海域那边能不能也代理独家的房源?”

    男人吐了一口烟雾,白色的烟雾笼罩在四周,男人挥手轻轻挥散眼前的烟雾,回头看了眼笑眯眯看着他,等他答复的贾总,“没问题,我正有这个合作的意向。”

    听到纪澌钧这么说,贾总笑得特别开心,眼睛都眯成一条线,原本就比纪澌钧还矮的身高,此时微微弯曲显得特别谦卑,“纪总,我真不知道该怎么谢您,您的大恩大德我永生不会忘记,日后有用得着我的地方,尽管开口,我一定不会忘记。”

    纪澌钧勾了勾手指,“给我一张卡片和笔。”

    “是。”纪总这是什么意思?

    费亦行把卡片和笔递给纪澌钧,纪澌钧将烟含在嘴里,在卡片上写下一串号码。

    不知道纪澌钧这是什么意思的贾总,一脸笑容目光在卡片和纪澌钧脸上反复打量。

    写完后,纪澌钧把笔递给费亦行,拿下嘴上的烟,将卡片递给贾总,“这上面有我私人号码,具体细节,改天我们约个时间商议。”

    纪总居然给他私人号码?

    贾总一脸受宠若惊,还以为自己喝醉了,眼前是酒后的梦境,怀着一颗不敢置信的心,双手往前接,“是,是,我一定会好生保管。”

    在贾总的手快碰到卡片的时候,一阵风吹来,吹走了纪澌钧手上的卡片。

    贾总的心头一紧,目光随着被风吹走的卡片挪动,立刻追了几步,看到卡片掉在湖面上,贾总赶忙止住步伐。“好险,差点就摔下去了。”

    纪澌钧连着抽了几口烟后,手指捏着烟,烟头朝下。

    费亦行立刻将烟盒递过去,纪澌钧将剩下的半根烟搓灭在烟盒上,带着玩味的眼神瞥了眼贾总准备退回来的背影,“给你递名片也不接,是嫌我项目小,不想接了?”

    “怎么会呢,我做梦都想和纪总再次合作,只是这……”一时间被纪澌钧的话吓住的贾总一脸慌张。

    纪澌钧努嘴挑眉递了眼远处飘荡在湖面上的名片,“名片都不要了,这就是你的合作诚意?”

    进退不是的贾总,不敢得罪纪澌钧,最后只能扶着旁边的柳树下湖去捡名片,刚下湖的时候,脚踩到淤泥的贾总打滑整个人摔入湖水里。

    “砰……”湖面上溅起高高的水花。

    看到贾总狼狈不堪的样子,如果他不知道真相,或许会笑出来,知道真相后,别说笑了,连大气都不敢喘,从夏明义口中得知,上回木小姐找贾总签合同的时候被贾总刁难过,纪总今日这一招,不是报复是什么?

    摔进湖水里的贾总,幸好会游泳,很快就浮上水面站稳脚,喝了几口湖水的贾总,张嘴不停在吐水,吐完水,好受多了这才小心翼翼靠近飘荡在湖面上的名片。

    他过去的时候,远去的名片也随着水的推动跟着飘流。

    看到名片越飘越远,顾不得前面有多深的贾总,立刻游过去,游到他快筋疲力尽的时候总算拿到了名片,一脸欣喜的贾总,想要把脚踩在河床,结果发现底下是空的,一想到水深,贾总心里顿时有些慌乱,生怕溺死在这里,赶忙游回去。

    纪澌钧眯着眼睛,提步走向湖边。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08/6964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