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543章 对于他来说你不过是一枚棋子

第543章 对于他来说你不过是一枚棋子

推荐阅读:我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爷是病娇,得宠着!佔有姜西归期未期嫡狂之最强医妃全世界都为我争风吃醋八零年代女首富独上兰舟天命道尊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

    聂晓云轻轻摸了摸梁浅的脑袋,安抚梁浅的情绪,“好了,不哭了,先去拿药吧,一会咱们就回去。”

    “妈,你还是留院观察一下,别那么着急回去,要是……”

    聂晓云立刻轻拍梁浅的手,“不能胡说,妈怎么会有事呢,快去吧,我在这里等你。”

    看到聂晓云故作生气的样子,梁浅又气又无奈,最后只能点头答应。

    聂晓云嘴角含笑看着梁浅离去后,立刻拿出手机,点开通讯录时,又看了眼门口,生怕梁浅会回来。

    盯着通讯录,逐个字确认,确定是这个号码没错,聂晓云立刻拨过去。

    电话过了很久都没人接,就在快响停时,聂晓云急的手指用力揪着被子。

    “喂?”

    电话接通后,那边传来的声音令聂晓云喜上眉梢,“高社长你好,那么晚了还打扰你真是不好意思。”

    “怎么会不好意思呢,只要你来电话,24小时,我都方便接。”此时车子行驶到高架桥上,高博文眺望着远去浓烟滚滚,火光冲天的老城区。

    高博文就是会说话,难怪能做社长,“高社长啊,是这样的,我想看看什么时候方便约贵集团的公子和我们家阿浅见个面。”

    消失一段时间的梁浅出现了?用手捋着头发的高博文恼了许久的脸终于多了一些笑容,为了确定梁浅是否真的出现了,高博文故作推辞,“听说梁小姐不太喜欢这种安排见面的认识,不知道她愿不愿意,如果她不愿意的话,那……”

    “哈哈哈……”聂晓云用笑声缓解气氛后,语气特别自信和淡定,“高社长你就放心吧,我们家阿浅很明白事理,她知道我们这么做是为了她好,也是为了梁家好,她就立刻同意了,你就放心吧,我跟她谈过了。”尾音逐渐减弱,话锋一转带着几分献好,“高社长,日后我们母子和整个梁家都不会忘记您的大恩大德,如果有什么需要……”

    高博文岂不知聂晓云的套路,连忙说道:“不说这些,我们本就是一个团队,应该互相照顾才是,既然这样,那就约在明天中午,地址我确定好再发你。”

    “好,好,没问题,那我等你地址了。”聂晓云开心到,恨不得赶紧烧高香叩谢神明保佑。

    “嗯。”

    电话挂断时,高博文还能听到听筒那边传来聂晓云无法压制住的窃喜声。

    看到高博文眼神泛着喜悦之光,杜东问了句:“高社长,是有什么好事?”

    “梁浅回景城了。”那个愚蠢的聂晓云,上赶着把梁家的人质送到他手上。

    “要和东家见面?”一时间忘记将这位“东家”改成沈先生。

    和Augus见面?“想得美。”不管是今日的梁家,还是昔日的梁家都没资格高攀上沈家。

    听高博文的语气带着瞧不起人那种嫌弃,难道,高博文说的让梁浅和沈先生见面,这背后还有别的计谋?

    高博文并未过多的解释给杜东听,自己这三个字的背后还有某种计划在里面,高博文的手指轻碰屏幕,漆黑的屏幕重新亮起灯光。

    点进通讯录后,高博文立刻找到一个号码,并且拨过去,电话响了几声,那边才接起。

    “什么事?”

    那冷淡到再不能冷的语气半分感情都没有。

    “明天中午下班后,来云顶高尔夫球场中餐厅一趟。”

    “谈什么事?”听筒那边传来铅笔滑过纸张的声音。

    这个沈呈,永远都搞不懂自己的位置,老是用这种高高在上的语气跟他说话,实在是让人不爽,高博文撇了撇嘴,说话的语气很轻松,好似他根本不担心,沈呈能有机会反对他的决定,“和梁家的梁浅一块吃饭。”

    只是简单的一句话,沈呈便立刻明白这代表什么意思,“我不去,你自己搞定。”

    不去?呵呵!“我说沈呈,我的小沈先生,你可是JS集团名义上的少东家,这为了笼络人脉壮大集团需要,难道你身为少东家不应该出面承担这些责任和义务?”

    他知道,高博文一直都看不起他,不,应该说,整个沈氏,从没人看得起他,都把他当做一个替身,一颗棋子,甚至是一条能任意差遣的狗,“我还有事……”

    高博文的音量随着呼吸微微提高,但是语气并未改变,仍旧是带着一种轻松愉悦感,“沈呈,你别以为东家对你好,你就真的能高高在上,别自我感觉良好,自作多情了,我可以跟你说,我虽然未请示东家,但是我敢肯定,对于东家来说,你不过是一颗棋子,能派上用处,发挥作用,他高兴都来不及,怎么又会为了你白白浪费这么好的机会,我劝你,还是识相的赴约,别让东家亲自给你打电话,到时,我怕你真是颜面无存。”

    “高社长,那就不耽误你时间了。”说完后,沈呈直接挂断了高博文的电话。

    将手机丢回床上的男人,目光平静继续画画。

    此时画板上的每一笔都是精细到无可挑剔,男人手中的铅笔沿着画中人的轮廓轻轻描绘时,手指微微颤抖,笔下的线条画歪。

    男人压了一口气,捡起橡皮擦,轻轻擦掉后,重新画,画了没一会,线条又歪了,再次捡起橡皮擦。

    一擦,直接擦掉了整个下颚的阴影,男人眉心微微皱起,将橡皮擦捏紧,另外一只手开始补阴影,生怕再画错,紧张到一张脸都蹦的紧紧。

    就在他画了二三笔的时候,发现自己补上的阴影和之前画的截然不同,显得格格不入,无法接受自己能力不够犯下这种入门级错误的男人,用力将笔丢在地上,把画板上的画纸扯下揉碎后,满脸烦躁不安的男人,将脸投入掌心。

    似乎,这样坐着,空气有瞬间安静下来的感觉,一安静,很多事情都会涌入脑海中,想要将这些影响自己情绪的东西忘掉,只有找东西麻痹掉,男人蹭的起身,快步冲向冰箱,打开冰箱后,发现冰箱里除了食材什么都没有,立刻转身下楼。

    ……

    老城区的大火扑灭后,消防队员分散进入烧毁的大楼里面继续作业。

    起火的大楼外面,围起了警戒线,记者和围观群众挤满警戒线外围的街道。

    梁号材跟着几个领导在烧毁的大楼下做指挥工作。

    经过一番搜救后,又有尸体陆陆续续从里面抬出来。

    看到伤亡人数增加,原本播报完新闻席地而坐休息的记者,纷纷起身涌过去继续拍照。

    梁号材抱着胳膊站在楼下,目光随着被抬出来的尸体挪动。

    站在梁号材前面的男人转身看着梁号材,“尽快查清所有死者身份,以及火灾的情况。”

    “是。”

    男人比了一个手势,示意梁号材去忙不用再留在现场。

    梁号材转身离开后,一个瘦弱的男人快步走向那几个男人,接着领着他们往前走,好像是要接受媒体访问。

    梁号材从另外一边离开火灾现场,正要打开车门就被人叫住,“头儿,有发现。”

    听到声音的梁号材停下步伐,转身看着走来的人。

    将手上一颗烧到漆黑的纽扣递给梁号材,“看样子像是某种有标志性意义的纽扣。”

    梁号材将随身携带的橡胶手套拿出来戴上后,接过纽扣,轻轻转动手上的纽扣,光线不够,梁号材就拿出手机打光,“在哪儿发现的?”

    “其中一具尸体身上,尸体装车的时候,发生了一些小意外,这纽扣是顺着裹尸袋掉到地上,觉得纽扣很特别也许会有发现,就先拿过来了。”

    “嗯,是很像,材质也不是普通货色,尸体都烧焦了,这枚纽扣除了熏黑以外,外观不变,图案也很清晰,而且,还有些眼熟,像是在哪儿看过。”

    说到标志性的纽扣,无非就是那几个行业,但是能用到那么特殊的材料,又会来这里吃饭,也不会是普通人,种种排除后,得出一个最有可能的猜测,“会不会是黑社会成员?”

    “不……”他好像想起什么,可往深处去猜测的时候,却总差那么一点就能知道在哪儿见过这枚纽扣。

    “你先去处理这件事,尽快查清楚所有死者身份,告诉弟兄们,今晚通通加班,辛苦一下。”想不起来的梁号材,拿着纽扣上车。

    “是。”替梁号材关上车门。

    车门关上后,梁号材立刻将纽扣拍下发给沈呈,看看沈呈那边是否有什么线索,可是等了半天都没信息回过来,梁号材以为沈呈睡着了,便没有再打扰。

    回到单位,梁号材直奔办公区域。

    五六个人坐在电脑前查看监控,看看能否找到起火原因。

    梁号材站在其中一台电脑前面,无意间看到一个眼熟的身影,“停一下,倒回去。”

    “再倒。”

    “就从这里播放。”

    画面开始播放,梁号材生怕会引起其他人注意,没叫放大,只是俯身往前看。

    不用放大,他都能清清楚楚看到带着杜东,随着逃难民众一块从楼里跑出来的高博文。

    高博文怎么会来这里?

    “梁局,有什么情况吗?”

    “没有,你继续。”说完后,梁号材和进来一样,一副担心情况,满脸焦急左右观看的样子,一直往前走,回到办公室后,梁号材拨通高博文的电话。

    电话那头的高博文,已经到了三环,正准备下高架桥回去就接到梁号材的电话。

    “喂?”

    “高社长,你没受伤吧?”

    梁号材指的是酒楼爆炸案的事情?“多谢关心,我没事。”出了那么大的事情,不少人都会在查看监控,加以利用有价值的内容,所以能看到他不奇怪。高博文问了句:“那边情况现在怎么样?”

    “明火已经扑灭了,剩下的就是查火灾原因以及死者身份。”下意识从口袋掏出用透明密封袋装的纽扣,当看到纽扣时梁号材顺嘴问了句:“高社长见多识广,我这里有件事情想要麻烦一下高社长。”

    “说吧。”要用人情增加两个人的关系,便是这样,你来我往,牵牵扯扯之下就算不清谁签谁更多,从而陷入的循环带动关系的亲密。

    “一枚圆纽扣,材质暂时不明,但是经过大火焚烧后,依然保持原样不毁,……”

    当梁号材描述到这里的时候,高博文已经大致心中有个划分类别,哪些人会用到这种有辨识度,抗毁度高的纽扣。

    “纽扣上面的图案,好像是一,二,三四,类似一颗星,不过这颗心的形状是,左右两边被拉长,有四个尖角。”

    高博文连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种标志的纽扣是出自何处,“是纪澌钧的手下。”

    “是他?”梁号材也吓了一跳,纪澌钧的人怎么会死在酒楼里?

    梁号材还没反驳高博文的答案,高博文就先问了句:“你手上怎么会有纪澌钧随身保镖的纽扣?”

    想起来了,难怪觉得眼熟,他见过纪澌钧一回,那一次,他就觉得纪澌钧随身保镖的纽扣都一样,当时他还调侃说这是工作标志来着,只是按道理说纪澌钧的保镖身手肯定不简单,又怎么会普通人都逃出来了,这个保镖会死在酒楼里?“是火灾现场抬出来的一具烧焦尸体上发现的,真是奇了怪了,身手那么好的人怎么就会死在火灾里,难道是爆炸时刚好就在爆炸点?”

    “不排除有这种联系在里面。”只是为什么,他的眉心跳的那么厉害,总觉得事情没那么简单。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08/71099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