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586章 他不想在监狱度过下半生

第586章 他不想在监狱度过下半生

推荐阅读:朱门贵女守则于休休的作妖日常我一直都爱你午夜探险直播诱婚入局婢女也秀色正在直播作死修真界最后一条龙点金阴司体验官

    一旁的董雅宁唇角挂起一抹笑容,眼神里写着胜算二字。

    这一切,虽然不完全是在意料之中,但至少,是在控制之内,这个愚蠢的纪佳梦,如果不是把事情闹大,老夫人又怎么会为了保住纪家声誉让丁如意进门。

    别以为她看不懂那个老家伙的心思,那个老家伙想什么,她清楚的很呢。

    从此多了一个人,局势可是越来越有趣了。

    董雅宁笑着上前,拉住丁如意的手,“如意,恭喜你。”

    “谢谢雅宁夫人。”如果不是董雅宁让她去送蜂蜜水,她又怎么会有机会接近魏胜勉,说到底,这都是托董雅宁的福。

    董雅宁嘴角含笑看着骆知秋,“知秋啊,婚礼上的事情就麻烦你了。”

    “这件事,我还得去请示下老夫人。”说完后,骆知秋主动挽住丁如意的胳膊,“如意啊,你上楼去收拾一下,一会早餐过后,我们在门口见。”

    刚刚丁如意被打,冷眼旁观的骆知秋,这会正三百六十度大转变一脸热情外加温柔拉着丁如意的手,跟整个纪家最欢迎丁如意加入的人就是她一样,这种惺惺作态的墙头草见风倒,真是虚伪到让人恶心。

    既然骆知秋那么想表现,那她就不在这里和骆知秋抢风头了,董雅宁转身往旁边走。

    骆知秋笑着把丁如意往前推,“快去吧。”

    “是。”离开的丁如意转身对着董雅宁点头。

    丁如意离开后,骆知秋笑望着董雅宁,“雅宁姐,我先去忙了。”瞥了眼董雅宁的脸,这个纪佳梦下手也太狠了吧,打出了鲜红的五个手指印,这要是让纪澌钧那个孝子看见了,恐怕纪佳梦有罪受了。

    “去吧。”挨了一巴掌的董雅宁看到骆知秋的眼神有扫过她的脸颊,并未因此感到难堪,反而笑得更加灿烂。

    骆知秋离开后,客厅就剩下董雅宁一人,董雅宁心情正好着,准备哼小曲吴玲就拿披肩回来了,“怎么没看到人,都去哪儿了?”

    念念叨叨的吴玲往前走看到董雅宁坐在沙发,“夫人,怎么只有您一人在这里,发生什么事情了吗?”

    董雅宁笑着说道:“吴姐啊,随我一同出门,我们去商场逛下。”正好,可以利用上午的时间给丁如意买点东西以示祝贺,不能光让骆知秋抢尽风头,下午再去收拾那个狐狸精,这一天的安排,可是满着呢。

    ……

    度假村温泉酒店总统套房里,南昌荣正在泡温泉,王寿强在一旁汇报今天的行程安排。

    南昌荣双臂放在温泉池旁边,昂头一脸享受,技师跪坐在温泉池旁边给南昌荣揉肩膀。

    汇报完行程时间已经接近用早餐,王寿强看到周德海还没来,正想着给周德海打电话,身后就传来南昌荣的询问声:“海哥呢?”

    王寿强笑着说道:“昨晚聊到刚进公司跟着您,海哥高兴喝了两小杯,我现在去叫他。”

    “是啊,这一晃眼就是几十年过去了,难得他开心,那就让他多睡一会,别去打扰他。”南昌荣笑着说道。

    话是这么说,但王寿强知道,老板始终是老板,打工的就是打工的,关系再好,有时候也只是客气而已,做人最重要是识趣,“是,那我先去安排一下早餐。”

    “去吧。”南昌荣闭上眼睛后,靠回温泉池边继续享受按摩。

    王寿强从套房出来后,步伐飞快朝周德海住的房间走去,掏手机的时候,念叨了几句:“这个周德海,都几点了还不起床,真是越老越得意忘形。”

    电话拨通后,王寿强就听到电话那头传来周德海有些不耐烦的声音:“别催了,在穿鞋,马上就出门。”

    眼看着,拐个弯就要到周德海的房间,但是王寿强还是想先打个招呼,“昨晚给你的……”话没说完,周德海就看到地上有垃圾,顺手弯腰捡起垃圾,弯腰的时候,手机顺着掌心滑落掉在地上。

    王寿强将垃圾捡起后,再捡手机,看到电话挂断了,“这个周德海,真是没点耐性。”将垃圾丢进垃圾桶。

    而此时,在拐角处的周德海,已经穿好鞋子,拎着公文包从客房出来,关门的时候,感觉嗓子有异物堵着不舒服,用力咳嗽几声后,对着地上啐了一口,结果因为不小心,有些口水沾到皮鞋上,周德海顿时有些急眼,“妈的……”话没骂完,就看到身后的电梯门打开,有个身穿保安制服的男人从电梯出来。

    “喂?”周德海起身,抽回准备擦鞋的手。

    从电梯出来的人,四处张望好像在寻找什么,听到有声音侧过身就看到望着他,还冲着他招手的人。

    穿保安制服的男人低头看了眼手机上的相片,确认无误后,提步走向周德海。

    周德海看到人过来了,挥了挥手,指着自己的鞋子,“帮我擦个鞋。”

    男人点了点头,忽然脑袋往一边偏还递了眼周德海的衣服,“先生,您的衣服好像脏了。”

    “噢,是吗?”周德海立刻低头去看,忽然一阵风扑来,周德海还未来得及抬起眼睛看清楚发生什么事情就感觉肚子好像被什么东西刺到,一阵剧烈的疼痛蔓延全身,下意识低头去看的周德海,望见一只手握着匕首,除了刀柄以外,其余刀刃都没入了身体。

    眼瞳瞬间放大的周德海,一把抓住对方的手,猛地抬起头就看到桶伤自己的人正是刚刚那个被自己叫过来的保安。

    “你……”周德海死死抓住对方的衣服袖口,想要反手制服对方。

    帽子下面那张尖瘦颚骨高突的脸,忽然变得阴森诡异,嘴角勾起一抹笑容,用力将刀往前捅。

    周德海痛到身体弓着,眼睛死死瞪着对方,他不记得自己跟这个人有结仇,这个人看起来也不像是疯子,难不成是谁指使来杀他的?“到底是谁叫你来杀我的?”

    周德海的话说完的下一秒,只见暗杀他的人,将手机屏幕对着他,周德海的脸瞬间苍白,眼睛睁大到就快挤破上下眼眶,“不,不可能……”

    在周德海的震惊之下,男人将刀拔出再一次刺入。

    拐弯准备过来的王寿强,看到周德海趴在一个保安肩膀上两个人挨得很近很近,王寿强嘀咕一句:“这个周德海在搞什么?”正要上前,忽然眼前发生的一幕吓的王寿强双腿发软,想要跑却无力拔腿只能眼睁睁看着周德海被人连捅数刀最后被推倒在地。

    不知道发生什么情况的王寿强,此时已经顾不上去救周德海,因为那个将周德海捅倒在地的人看起来很像穷凶恶极之徒,怕自己连命都没了,王寿强立刻后退,可是他的腿已经迈不动在颤抖,王寿强抬起手用力揪住自己的大腿,以此刺激大腿活动。

    将人推倒在地后,男人低头用手去摸周德海的脖子,又探了一下鼻息,发现没有气息随后立刻将人拖入房中。

    跑回拐角处的王寿强抬头去看,正好看到周德海的身体已经被人拖了大半个进房间只剩下一双腿在挪动。

    意识到情况不对劲的王寿强立刻掏出手机想要报警,就在他准备拨打电话的时候,手机页面被来电显示占据,打电话来的人正是刚刚他亲眼看见被人捅倒在地的周德海。

    以为周德海还活着,给他打电话求救王寿强立刻接通电话,语气着急追问:“海哥,出什么事情了?”

    “咳咳……”电话那头传来两声咳嗽声,接着是一声压得很低很低的声音响起,“你现在在哪儿?”

    “我……”就在他准备说出自己所在的地方时,忽然意识到哪儿不对,周德海怎么会问他在哪儿?

    再仔细回想一下,这个声音不对,不是周德海的声音。

    难不成……

    一种恐惧卷席而来,让王寿强心生不安,后背直冒冷汗,毕竟是见识过大风大浪的人,很快王寿强就稳住语气,“你昨晚不是喝多了吗,我怕你老毛病犯了,给你拿药呢,你没事吧?”

    话说完以后,王寿强立刻安静,仔细听这个声音。

    “咳咳,不用了,我吃过药好多了,我有东西要给你,你快来客房找我。”

    这一次他很肯定,这个声音绝对不是周德海的声音!

    对方居然以周德海的身份骗他去客房,那就是说,他极有可能就是下一个会死于非命的人,“好,我现在就过去。”

    “那我等你。”

    对方说完后就将电话挂断。

    王寿强立刻拔腿离开,往套房那边跑,跑到一半看到有保镖站在那里,王寿强想要呼喊什么,话刚出口,王寿强就立刻闭嘴。

    其中一个保镖看到王寿强面色惊慌有话要说,上前问了句:“王助理,出什么事了?”

    王寿强看着眼前的保镖,明明眼前就是能保他安全的人,可是他的心却很不安,总感觉哪儿不对。

    再三犹豫之下,王寿强笑着拍了拍脑袋,“看我这脑袋,走到一半才想起东西落在房间,我来拿东西。”

    “哦。”保镖点了点头。

    王寿强越过保镖往前走时,后背的衣服都是湿的,此时数十年的职场经历告诉他,这件事没那么简单,从对方当时作案的手法来看非常熟练,就连表情和肢体都是很自然,半点慌张都没有,如果纯属以外是脑子有病的人发作乱捅人,绝对不可能对方会那么镇定,而且还知道把人拖进房间。

    其次,如果是私人恩怨仇杀的话,为什么对方还要冒充周德海把他叫到房间去。

    最后,排除两种可能,剩下的只有一种可能性,那就是之前周德海那个烂摊子出事了,来找他帮忙,两个人商量后处理这件事,期间有几个人做了替死鬼,有可能是对方来寻仇。

    眼看着就要退休在即,王寿强不想事情闹大,惊动南昌荣,否则,以南昌荣的脾气恐怕会直接把他送到监狱去,他不想在监狱度过下半生,所以这件事绝对要瞒住!

    王寿强低头发了一条短信到周德海的手机,以自己有事要汇报南昌荣为借口腾不出时间过去拒绝。

    南昌荣看到王寿强低着头,一个人回来,问了句:“早餐都安排好了?”

    “已经安排好了,是这样的,我刚收到消息,景城国际机场那个免税店的竞标……”

    南昌荣完全没看出来,这是王寿强为了自保躲避危机故意找他汇报情况。

    ……

    姜轶洋收到消息后立刻下楼去找纪澌钧,刚进厨房就看到纪澌钧忙得满头大汗。

    “纪总,酒楼保镖之死有进展了。”姜轶洋说话的时候打量着纪澌钧手上的动作。

    纪澌钧从口袋掏出手绢擦干额头上的汗珠,“说。”

    “陈守业来电话,说梁号材负责查这个案子,据知情人透露,事发时有一个正对着酒楼的监控到了梁号材办公室走一趟就消失了。”

    纪澌钧手上的动作顿了数秒便恢复正常,“知道了。”

    “看来这次这件事和四少没有关系,高博文的嫌疑最大,我猜想山海湖的事情也是高博文一手策划,主要是想利用这件事制造负面新闻,提高外界对这个项目的关注,以此让祁氏为了自证清白绝对公平下,偏向SY。”

    “不可排除有这个可能,这件事的原因知道了,那……”纪澌钧脸庞微微抬起看着姜轶洋。

    纪澌钧的话还没说完,只见一个身影飞奔而来,拦在姜轶洋跟前,“纪总,我有关于木小姐和宝少爷的事情要说。”

    姜轶洋瞥了眼突然就冲出来挡在自己面前的费亦行,余光注意到什么的姜轶洋低头看到费亦行放在身后的手冲着他挥手,好像让他出去。

    不知道费亦行这是什么意思的姜轶洋,以为费亦行有什么要紧事要跟纪澌钧说,就冲着纪澌钧点头随后离开了。

    纪澌钧平静的眼眸忽然变得清冷,微微垂落的眼眸压出一道凌厉扫过费亦行。

    他家纪总眼神里的那股杀气和警告已经让费亦行嗅到了危险的气息,看来他果然没猜错,纪总已经想起了老姜知而不报的事情,正要收拾人。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08/7221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