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限量萌宝,了解一下 > 第830章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第830章 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推荐阅读:于休休的作妖日常我一直都爱你午夜探险直播诱婚入局婢女也秀色正在直播作死修真界最后一条龙点金阴司体验官我只想继承你的遗产

    是么?他那么有本事,能让这个小恶魔听自己的话?沈呈嘴角挂着一抹似笑非笑,“Augus,你现在是集团的董事长,该有点样子,要是让方秦看到,成什么样子?”

    他知道沈呈是关心他,可他一点都不想活成别人眼中该有的样子,也就是这样,每当他心烦意乱的时候,才会跑到这个不管自己活成什么样子都会包容自己的沈呈这里来,“方秦没来。”

    方秦没来?那另外一杯水是谁的?“谁来了?”

    “我送你的贺礼,祁任兴。”

    听到祁任兴来过这里,沈呈脸色瞬间拉下,特别不高兴,“你怎么把他带这里来了?”

    “刚好遇上,就带过来谈点事。”没必要反应那么大吧?

    “以后没……”当他想说没有自己的允许,不能带祁任兴来这里的时候,沈呈忽然意识到,自己根本没资格说这句话,因为这里的一草一木原本就不属于他,“我去做饭。”

    心情不太好的沈呈,在抽回手的时候,动作有些粗鲁,指甲在纪优阳手背留下了一道红色的痕迹。

    沈呈走后,纪优阳举起手的时候,就看到自己手背上火辣辣痛的地方有一条指甲刮痕。

    回来的泰勒,看到纪优阳身上有一条刮伤的痕迹,“东家,要紧吗,要不要处理下?”

    “不止一条了,没什么大不了。”语气冷淡的纪优阳,掀开盖在身上的外套坐起身,“坐吧。”

    “祁任兴那件事,处理的怎么样了?”纪优阳说话的时候,低头点开社交软件,先是把议论风向看一遍,再发微博。

    去厨房的沈呈,想起自己刚刚态度不太好,想回来跟纪优阳道歉,刚掉头,就听见纪优阳在客厅问泰勒自己的事情。

    面对他的关心,沈呈有感动,可更多的还是觉得自己无能,如果自己足够强大,就不需要他替自己操心了。

    无颜面进入这种局面的沈呈,只能去厨房做饭,顺便抓紧时间复习自己在课上学习的东西,争取早日成为独当一面的人。

    ……

    在二楼书房,吃过饭以后,纪泽深追着木小宝玩,木兮坐在沙发,学习梁浅织衣服,可能是因为心里有事,木兮一直没心思,反复在一些小问题上面频繁出错。

    追到木小宝的纪泽深,抱起人以后,一边亲吻木小宝的脸颊,一边用余光打量着坐在沙发那边头低低的木兮。

    玩累的木小宝坐在纪泽深胳膊,用手盖着嘴巴,小声问了句:“干爹,你觉得浅浅阿姨,做的菜怎么样?“

    “很系统。”

    很系统?

    那是什么意思?“什么叫做很系统?”

    “就是像用同一个配方做出来的东西,味道单一。”

    这个评价,恐怕让浅浅阿姨听了会特别失望吧,看来,这个干爹不好拿下啊。

    纪泽深抱着木小宝走向木兮那边。

    正在织衣服的梁浅,看到人过来了,刚刚还像个大师一样在指点木兮,这会直接紧张到自己出错。

    “干爹,你看,浅浅阿姨很厉害对吧,她都会织衣服了。”这可是他针对浅浅阿姨的才能特别设计出来的一个环节,就是让干爹看到浅浅阿姨的优点。

    “勾错线了。”纪泽深毫不留情,当场指出梁浅的错处。

    梁浅低头一看,果然是错了,错了就错了,至于这么不给她面子?梁浅扁着嘴,气呼呼在拆线。

    木小宝冲着梁浅不停使眼色摆手势,让梁浅冷静点,注意下自己的形象,奈何梁浅根本不听他暗示,木小宝无奈到用手捂着脸。

    没救了。

    他真是没办法了。

    看来,浅浅阿姨,是注定不能走贤妻良母这条人设路线了。

    纪泽深抱着木小宝来到木兮旁边,坐下后,纪泽深听到怀里的木小宝,用小手指指着木兮手上的东西,“妈咪,这里不能这样,你织错颜色了。”

    本来,梁浅还因为自己一个人出错尴尬,没想到木兮也出错,这气氛稍微好多了,就在梁浅自我安慰调节气氛的时候,隔壁传来男人特别温柔的声音:“生手能织成这样,已经很不错了。”

    因为吕锃凉迟迟没给自己回信息,所以才走神的木兮,压根没注意到坐过来的人,缓过神后,木兮笑了笑,“没啦,哪有阿浅做的好。”

    “怎么能灰心呢,你在深哥眼里,永远都是最棒的。”先是给木兮打气,然后又耐心教导木兮,“以前,我在仿制厂见过另外一种织法,这种织法织出来的东西,双面都是一致的纹路,能正反面穿,要不要学?”

    “嗯。”木兮点了点头,不忘回头去看梁浅,“阿浅比我聪明,深哥你教她,她学会了,就可以慢慢教我。”

    纪泽深看得出来,木兮在努力撮合他和梁浅,虽然,他很反感这种做法,但是为了木兮的面子着想,那他就暂时忍一忍那个贪婪的女人吧。

    心里正在吃醋的梁浅,听到木兮这么说以后,直接回了一句口是心非的话,“不用了,反正我这个人手笨,不管做什么都不会做好,让他来教我,只是浪费时间。”

    “既然,你不想学,那就……”纪泽深话没说完,裤子就被人轻轻扯了扯,对上木兮眼神的纪泽深,就算再不想去,也央不住木兮眼中的祈求。

    在心里叹了一口气以后,纪泽深将木小宝放下,起身走向梁浅那边。

    还以为纪泽深是要路过,没想到居然坐了下来,心情紧张的梁浅,下意识往木兮那边挪位。

    木兮抱起木小宝,直接坐到对面的沙发去。

    喂。

    怎么在这个时候走了。

    素来天不怕地不怕的梁浅,此时因为坐过来的纪泽深,紧张到都快呼吸不过来了。

    木兮走后,纪泽深压低声音,语气冷漠下了句命令,“给我坐好!”

    哼!

    木兮做错了,就能包容,还夸奖,而她错了,就冷言冷语直接不留情的批评,果然,这就是爱与不爱的区别。

    心里愤愤不平再加上那些醋意,让梁浅心里酸的够难受的,没想到现在纪泽深又对自己下命令,梁浅瞥了眼纪泽深,小声回了句:“要不是看在阿兮的份上,我才不想跟你这个看过几遍理论知识就装懂的人学习。”

    也对,在别人眼中,他是个含着金汤匙出身的人,生来注定就是要继承家业,又日理万机打理集团,哪像个会这些东西的人,这就是,别人眼中的他,和木兮眼中的他,也是为什么那么多女人当中,他会喜欢木兮,因为只有木兮才是那个真正懂他的人,纪泽深没有跟梁浅解释什么,开始教梁浅。

    眼看着时间一点一滴过去,吕锃凉还没消息过来,坐不住的木兮,放下手上的东西,“小宝,我去下洗手间。”

    “哦。”妈咪的样子看起来不像是去上洗手间,应该是给老纪打电话吧,老纪今晚不回来,又没个电话过来,妈咪一定是很担心。

    和李泓霖一块坐在书桌那边看书的夏明义,在木兮出去时,下意识看了眼木兮那边,接收到木兮眼神示意后,夏明义立即从位置起身跟过去。

    低头看书的李泓霖,看了眼木兮和夏明义一前一后离去的背影。

    很快,在纪泽深的教导下,见到成果的梁浅,不得不对纪泽深竖起大拇指,“没想到,你还懂这些。”余光偷偷打量挨着自己坐的男人,此时的气氛美好到超出预料,多希望,时间能永远停留在这一刻。

    怎么,梁浅以为,他和她一样,喜欢自作聪明?“很多时候,不光是你的为人,就连你的认知都是错的。”

    纪泽深居然借机嘲讽自己!听懂什么的梁浅,脸上被刚刚温馨气氛渲染的笑容,逐渐僵硬,为了面子,梁浅强颜欢笑回了句:“我劝你别太自信,有本事咱们打个赌。”

    “……”

    看到纪泽深没回自己的话,以为纪泽深怕了,梁浅又接了句:“就赌,木兮手中织的东西,如果她是给你织的,就算你赢。”

    一听就知道是不可能!“没你无聊!”

    “哼,你的自信,也就是止于她。”

    “……”纪泽深不想和梁浅议论这种无意义的话题,看了眼对面发现木兮没在那里,只有木小宝一个人动作熟练在织东西。

    在纪泽深目光四巡找人时,一旁的梁浅因为吃醋心不在焉,不小心把手刺破,很快就见血了,“啊哟。”

    纪泽深听到叫声,看了眼梁浅的手,发现伤口正在冒血,纪泽深皱了皱眉,压低声音说了句:“做不来就别勉强。”

    看到纪泽深起身,梁浅以为纪泽深要替自己处理伤口,就在她一脸期待下,纪泽深从位置起身往外走了,并不是去拿医药箱。

    看来,是她想多了,自从她把怀孕的事情告诉木兮以后,纪泽深对她的态度差到极点,没杀了她就算好了,怎么可能关心她呢。

    今晚,做饭失败,织衣服也失败,连续受到挫败的梁浅头低低一脸难过的时候,眼前传来一声奶里奶气的叹气,“哎。”

    抬头就望见,木小宝拎着医药箱过来,“你真是没用,给你制造机会,你都不会把握住,幸好我不是媒婆,否则金字招牌都让你砸了。”

    “我根本就不能像你妈咪一样,做个贤良淑德的女人,那样根本就不是我。”

    “可我干爹就是喜欢那样的女人啊,要不,你就让他喜欢上你这个样子,要不你就变成他喜欢的样子,既然你两个都做不到,那我看你,跟他是不合适了,趁早放弃吧,别做无谓的抵抗,看在你是我干妈的份上,我勉强从我备胎爸爸人选中,给你挑个条件好的。”

    死要面子的梁浅冲着木小宝冷哼一声:“不用你操心我。”

    “我也不想操心你,谁让我当年穿过你送的尿不湿喝过你给的奶粉,看在这点小恩小惠上,我就帮帮你。”

    “什么叫做小恩小惠,你会不会用形容词。”果然是纪家的男人,嘴都一样毒。

    “哎呦,好痛,你就不能轻点。”心里正难过的梁浅,一脸委屈在叫痛。

    “浅浅阿姨,在我面前你就少作吧,你是除了我妈咪以外,我唯一照顾过的女人,你有这份殊荣,就捂嘴偷笑吧,再叽叽歪歪,你就自个包扎。”幼儿园多少女同学想让他包扎伤口,他都不搭理那些人,这个浅浅阿姨倒好,居然在嫌七嫌八,真是身在福中不知福。

    梁浅扁着嘴,不敢再说话。

    李泓霖看到纪泽深出去了,立即起身跟过去。

    木兮跟夏明义借了手机给吕锃凉打电话。

    在木兮打电话时,夏明义站在木兮身后留意四周动静。

    电话响了好一会才接通。

    “喂,老吕,是我。”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0/908/775887.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