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103章

推荐阅读:龙婿大丈夫河神新娘贤妃黑化指南养个权相做夫君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穿成虐恋情深文中的女主角这世界与你,我都要宠粉万古帝尊这该死的甜美

    “苏楚蓝,你干什么!”

    见苏楚蓝忽地就沉了脸色,司雪蒿猛然一怔,再看他俨然一副要同姬柏仕干架的模样,司雪蒿吓得一颤,赶紧开口喝住苏楚蓝,解释道:“你误会了,是我找的他——”

    寒冷的目光忽地就从姬柏仕身上移开,即刻落到司雪蒿身上。

    “先别闹,我回头会给你解释的。”

    才动了点气,司雪蒿就觉得脑袋一阵发晕,只好闭上眼,深吸两口气,稳了稳心神,才道:“先让他进去,我同你去买了药回来再……”

    “左右他都等了你那么久,也不差这会儿。”

    司雪蒿虽是表了态是误会一个,但苏楚蓝依旧没有太多好脸色给姬柏仕,嘴角一勾,便看着姬柏仕哼道:“那就劳烦公子再走一趟了。”

    “你是谁?”

    姬柏仕愣了片刻,终于想起来问眼前这人的身份了,再一看司雪蒿颇有被压了一头的趋势后,眉头一蹙,低声道:“莫非你是司二小姐的……”

    隐约记得大都督府里还有一位公子的,却是一直都极少露面——莫非这会儿终于忙完了,从要塞之地回来,同家人团聚了?

    本来还纳闷着苏楚蓝为什么非要带上姬柏仕一起去药材铺子里,如今好不容易话题终止了,姬柏仕却迟疑了,司雪蒿心一急,赶紧催促道:“你别理他,要去的话就赶紧……”

    “就是你认为的关系。”

    苏楚蓝一手拽住就要走的司雪蒿,硬是要回答完姬柏仕的话了,这才伸手示意道:“公子请吧。”

    “当真是司都督!”

    见苏楚蓝竟然“承认”了,姬柏仕双眼一亮,赶紧行礼道:“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姬某今日一看,司都督果真是权威极重之人。”

    司都督?

    这称呼一出来,司雪蒿都怔住了,思来想去,这才记起原主还有一个极少见面的亲生哥哥司南烛。

    “司都督”这一称呼,想必说的就是司南烛了。

    到底是司安良这个大都督手下的长子,司南烛也是自幼习武,又好读兵法,于是年纪小小的便得到了崇仁帝的欣赏,从此便被分配到要塞之地镇守,极少回家同家人见面了。

    可是现在她身侧的人分明是苏楚蓝,不是司南烛!

    “苏楚蓝,你干什么!”

    见苏楚蓝忽地就沉了脸色,司雪蒿猛然一怔,再看他俨然一副要同姬柏仕干架的模样,司雪蒿吓得一颤,赶紧开口喝住苏楚蓝,解释道:“你误会了,是我找的他——”

    寒冷的目光忽地就从姬柏仕身上移开,即刻落到司雪蒿身上。

    “先别闹,我回头会给你解释的。”

    才动了点气,司雪蒿就觉得脑袋一阵发晕,只好闭上眼,深吸两口气,稳了稳心神,才道:“先让他进去,我同你去买了药回来再……”

    “左右他都等了你那么久,也不差这会儿。”

    司雪蒿虽是表了态是误会一个,但苏楚蓝依旧没有太多好脸色给姬柏仕,嘴角一勾,便看着姬柏仕哼道:“那就劳烦公子再走一趟了。”

    “你是谁?”

    姬柏仕愣了片刻,终于想起来问眼前这人的身份了,再一看司雪蒿颇有被压了一头的趋势后,眉头一蹙,低声道:“莫非你是司二小姐的……”

    隐约记得大都督府里还有一位公子的,却是一直都极少露面——莫非这会儿终于忙完了,从要塞之地回来,同家人团聚了?

    本来还纳闷着苏楚蓝为什么非要带上姬柏仕一起去药材铺子里,如今好不容易话题终止了,姬柏仕却迟疑了,司雪蒿心一急,赶紧催促道:“你别理他,要去的话就赶紧……”

    “就是你认为的关系。”

    苏楚蓝一手拽住就要走的司雪蒿,硬是要回答完姬柏仕的话了,这才伸手示意道:“公子请吧。”

    “当真是司都督!”

    见苏楚蓝竟然“承认”了,姬柏仕双眼一亮,赶紧行礼道:“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姬某今日一看,司都督果真是权威极重之人。”

    司都督?

    这称呼一出来,司雪蒿都怔住了,思来想去,这才记起原主还有一个极少见面的亲生哥哥司南烛。

    “司都督”这一称呼,想必说的就是司南烛了。

    到底是司安良这个大都督手下的长子,司南烛也是自幼习武,又好读兵法,于是年纪小小的便得到了崇仁帝的欣赏,从此便被分配到要塞之地镇守,极少回家同家人见面了。

    可是现在她身侧的人分明是苏楚蓝,不是司南烛!

    “苏楚蓝,你干什么!”

    见苏楚蓝忽地就沉了脸色,司雪蒿猛然一怔,再看他俨然一副要同姬柏仕干架的模样,司雪蒿吓得一颤,赶紧开口喝住苏楚蓝,解释道:“你误会了,是我找的他——”

    寒冷的目光忽地就从姬柏仕身上移开,即刻落到司雪蒿身上。

    “先别闹,我回头会给你解释的。”

    才动了点气,司雪蒿就觉得脑袋一阵发晕,只好闭上眼,深吸两口气,稳了稳心神,才道:“先让他进去,我同你去买了药回来再……”

    “左右他都等了你那么久,也不差这会儿。”

    司雪蒿虽是表了态是误会一个,但苏楚蓝依旧没有太多好脸色给姬柏仕,嘴角一勾,便看着姬柏仕哼道:“那就劳烦公子再走一趟了。”

    “你是谁?”

    姬柏仕愣了片刻,终于想起来问眼前这人的身份了,再一看司雪蒿颇有被压了一头的趋势后,眉头一蹙,低声道:“莫非你是司二小姐的……”

    隐约记得大都督府里还有一位公子的,却是一直都极少露面——莫非这会儿终于忙完了,从要塞之地回来,同家人团聚了?

    本来还纳闷着苏楚蓝为什么非要带上姬柏仕一起去药材铺子里,如今好不容易话题终止了,姬柏仕却迟疑了,司雪蒿心一急,赶紧催促道:“你别理他,要去的话就赶紧……”

    “就是你认为的关系。”

    苏楚蓝一手拽住就要走的司雪蒿,硬是要回答完姬柏仕的话了,这才伸手示意道:“公子请吧。”

    “当真是司都督!”

    见苏楚蓝竟然“承认”了,姬柏仕双眼一亮,赶紧行礼道:“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姬某今日一看,司都督果真是权威极重之人。”

    司都督?

    这称呼一出来,司雪蒿都怔住了,思来想去,这才记起原主还有一个极少见面的亲生哥哥司南烛。

    “司都督”这一称呼,想必说的就是司南烛了。

    到底是司安良这个大都督手下的长子,司南烛也是自幼习武,又好读兵法,于是年纪小小的便得到了崇仁帝的欣赏,从此便被分配到要塞之地镇守,极少回家同家人见面了。

    可是现在她身侧的人分明是苏楚蓝,不是司南烛!

    “苏楚蓝,你干什么!”

    见苏楚蓝忽地就沉了脸色,司雪蒿猛然一怔,再看他俨然一副要同姬柏仕干架的模样,司雪蒿吓得一颤,赶紧开口喝住苏楚蓝,解释道:“你误会了,是我找的他——”

    寒冷的目光忽地就从姬柏仕身上移开,即刻落到司雪蒿身上。

    “先别闹,我回头会给你解释的。”

    才动了点气,司雪蒿就觉得脑袋一阵发晕,只好闭上眼,深吸两口气,稳了稳心神,才道:“先让他进去,我同你去买了药回来再……”

    “左右他都等了你那么久,也不差这会儿。”

    司雪蒿虽是表了态是误会一个,但苏楚蓝依旧没有太多好脸色给姬柏仕,嘴角一勾,便看着姬柏仕哼道:“那就劳烦公子再走一趟了。”

    “你是谁?”

    姬柏仕愣了片刻,终于想起来问眼前这人的身份了,再一看司雪蒿颇有被压了一头的趋势后,眉头一蹙,低声道:“莫非你是司二小姐的……”

    隐约记得大都督府里还有一位公子的,却是一直都极少露面——莫非这会儿终于忙完了,从要塞之地回来,同家人团聚了?

    本来还纳闷着苏楚蓝为什么非要带上姬柏仕一起去药材铺子里,如今好不容易话题终止了,姬柏仕却迟疑了,司雪蒿心一急,赶紧催促道:“你别理他,要去的话就赶紧……”

    “就是你认为的关系。”

    苏楚蓝一手拽住就要走的司雪蒿,硬是要回答完姬柏仕的话了,这才伸手示意道:“公子请吧。”

    “当真是司都督!”

    见苏楚蓝竟然“承认”了,姬柏仕双眼一亮,赶紧行礼道:“果真是百闻不如一见,姬某今日一看,司都督果真是权威极重之人。”

    司都督?

    这称呼一出来,司雪蒿都怔住了,思来想去,这才记起原主还有一个极少见面的亲生哥哥司南烛。

    “司都督”这一称呼,想必说的就是司南烛了。

    到底是司安良这个大都督手下的长子,司南烛也是自幼习武,又好读兵法,于是年纪小小的便得到了崇仁帝的欣赏,从此便被分配到要塞之地镇守,极少回家同家人见面了。

    可是现在她身侧的人分明是苏楚蓝,不是司南烛!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018/79401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