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孤夜行 > 第五十三章 寻找物证

第五十三章 寻找物证

推荐阅读:我是异界登录器恶女狂妃,双面王爷太凶猛孤军神豪宁败家灵气逼人无垠北宋大丈夫僵尸之邪恶秋生妖怪都市权少,一吻成瘾

    黑白为主配色的邀请函宛如一只无形的手不断给我施加着压力,我一遍遍浏览着邀请函上的内容,最终缓缓向艾槿伸出了自己的手,当艾槿把邀请函递到我手上的时候,我才感受到了这张薄纸带给我“诱惑”的同时,也让我看清了自己“贪婪”的心。

    抛开梅青落、王禇和珞茜三个人接连的死亡让我感受到前所未有的恐惧,但其实我的内心里还是期待着能去“另一个世界”改写命运,弥补心中的遗憾……

    紧握,再紧握,我仿佛要把“夜行者”餐厅的邀请函揉进自己的骨头里。可……我又该去哪里寻找“物证”呢?

    “槿啊……你说的‘物证’长什么样啊……你是在哪里找到‘物证’的?”

    最终我把乞求援助的目光落在了艾槿的身上,而她却面无表情的摇了摇头,然后缓缓抬起右手,指向了自己的心脏。

    我注视着艾槿在我身边坐下,她拿起茶几上果篮里的橘子,慢悠悠的剥开,然后一瓣一瓣的放入口中,原本被艾槿吐槽说有些偏酸的橘子此刻她却吃的津津有味。

    心中莫名升起了一团火,灼烧着我的心,我皱着眉盯着艾槿的一举一动,可她不以为然,甚至直接打开了电视,用电视剧的声音掩饰了我和她之间的沉默。

    我深吸了一口气,拿着“夜行者”餐厅的邀请函和手机,直接站起身走进了书房,坐在书桌前我才慢慢冷静下来。

    “‘白鹰’是我的邀请人......那他会不会给我留下关于‘物证’的信息?难道是这些画不成?”

    我微微向前弓着身子,把“白鹰”送给我的所有画都整合在了一起,一张张看了起来,但怎么看都觉得这些画仅仅是描绘了“另一个世界”而已,又翻看了一次,我心灰意冷的把它们统统丢在了书桌上。

    闭上眼睛,我趴在了桌子上,我回想起第一次去“白鹰”家的那天,然而依旧找寻不到要点,只记得那些美食和一些无关紧要的对话……

    我懊恼的把书桌上的画向四方拨开,因为用力过猛,几张画宛如离开了树的枯叶,发出细微的声息,归于尘土。

    看着地上掉落的画,画卷上右下角的符号再一次吸引了我的注意,我将它们捡起,重新整理好,开启了解锁每一幅画的右下角的符号所蕴涵的意义的模式。

    “‘S’?花体英文字母里的‘S’?”

    我挠了挠自己的脑袋,终于在众多符号中发现了一个似曾相识的“图案”,关于花体英文,我仅仅只是在上高中的时候见自己的前桌写过。时隔太久,对于花体英文印象完全不深的我,只好搬出了搜索引擎,然后逐一将搜索到的图片和每幅画右下角的“图案”进行了对照,并把得到的英文字母的简写写在了纸上——

    “E。”

    “I。”

    “G。”

    “N。”

    “T。”

    “N。”

    “T。”

    “S。”

    “U。”

    “S。”

    十幅画从我手中一一被放回书桌,我看着被我写在白纸上的十个英文字母再次犯起愁来,向来是英语“学渣”的我,此刻恨不得搬出《英汉词典》,宁可耐着性子将它翻个十来遍,甚至是翻烂,也要找出这个由十个字母组合起来的单词。

    “SettingSun……”

    艾槿的声音突然在我身后响起,惊得我打了个哆嗦,她却用更加没有感情色彩的口吻,像上高三早自习的时候,背单词一样继续开口——

    “夕阳。”

    我转过头看向艾槿,她却只是看了我一眼然后用手拍了拍我的肩膀,再没有说一句话,我完全看不懂艾槿的意思,也更加不能理解她眼神中所想要表达的情绪。

    望着艾槿离开的身影,我再一次感叹起她的脚步轻到落地后没有发出一丁点声音,怪不得我刚才一直没能注意到她已经站到了我的身后。

    直到艾槿消失在了我的视线,我才把注意力重新集中到“SettingSun”上。

    “夕阳……”我轻声喃喃道,“落日……”

    “屏风上的画是落日风景图,喜欢吗?至于我的提议,去留都随你,我可不喜欢勉强别人。”

    脑海里突然回响起了第一次去“白鹰”家的时候,“白鹰”用来挽留我的话语,而他所说的“屏风上的落日风景图”在我的脑海中也渐渐有了轮廓。

    “我出去一下......”

    最终我决定好了再去一次“白鹰”的家,一方面我希望自己能从屏风上的落日风景图上得到一些信息,另一方面,我准备去取出“白鹰”在信里提到的留给我并且只能我一个人看的东西。

    “终于决定去‘白鹰’家了?”

    在我蹲在地上穿鞋的时候,艾槿用左手慢悠悠的端起了茶几上的茶杯,她右手的拇指、食指和中指轻轻捏起了杯盖,小拇指微微翘起,她向杯中缓缓吹出了一口气,头部轻微的左右摇晃了几下,轻抿一口后才不紧不慢的问出了我的去意,颇有一种大家闺秀的样子。

    “嗯,很快就回来......”

    我系好了鞋带,站起身的同时拿起了放在鞋柜上的钥匙,做出了简略的回答。

    “注意安全......”

    像每一次我需要单独出门一样,艾槿照例说出了这几个字,但就在我握住门把手向下压去再推开的时候,一句话从不远处,带着一丝危险将至的气息传入了我的耳朵——

    “涵涵,我觉得我有必要提醒你一下了,这场‘宴会’的序幕已经提前被拉开了......‘注意安全’这四个字也不会再是简单的注意安全的意思了......或许,现在,我应该说祝你好运......”

    我被艾槿的话定在了原地,经过短暂的思考,我问出了我现在最想问出的问题——

    “那艾槿你会成为我的敌人吗?”我再次叫出了艾槿的全名,“还是说,哪怕我们都应邀了,我们仍旧还是朋友......像‘白鹰’和李文皓那样?”

    “啪——”

    茶杯与茶几上的玻璃撞击后发出的脆响,惹得我不由得把视线移向艾槿,而艾槿先是单手抵住了自己的额头,双眸闭上再睁开后,她才看向我,而我也发现了她脸上的泪迹。

    “涵涵,我不能向你保证......你没有参加过那场‘宴会’,你不知道那场‘宴会’会有多残忍,我都不确定我能不能活到最后。”

    空气再次凝固,我不知道我和她对视了多久,但我知道我是率先移开视线的人,然后不加犹豫的推开了身前的那扇门,随后把那句“祝我们好运。”的话关在了家里。

    从地下室推出电动车,我规划好了去“白鹰”家的最短路线,随后转动车把,以最快的速度驶向“白鹰”的家。

    我忽略了路上灯红酒绿的街市,也对醉酒之人的疯言疯语进行了屏蔽,唯有路过一处不算喧闹的街道做过短暂的逗留。

    我被背着吉他的歌手弹唱着的歌曲吸引,他面前的台阶上坐着的观众时不时会发出一阵掌声,但更多的时候还是低头看着手机,没有太多人全程注视着歌手,但他仍旧将自己的故事用略带沧桑的声音附之于轻柔的曲谱中。

    一曲演奏结束,他向面前的观众鞠躬之后便开始收拾行囊,他转身看见我的时候,只是抱以了简单的微笑,并拒绝了我手里拿着想要递给他的人民币。

    “想必你也是个生活不易的人......祝你好运。”

    歌手冲我做出了“加油”的手势后,将吉他背在了身上,他走向远方的街区,身影逐渐与夜色融为一体。

    再次启程,我满脑子里回响着的都是歌手弹过的曲子,很快到了“白鹰”的家里,站在屏风前的我却不知道应该从哪儿下手,兜了一圈后决定先去取“白鹰”留给我的东西,然而用钥匙打开那个柜子之后,里面却放着一个上了锁的铁箱,再次用手里的钥匙去尝试,但是结果如我所料,钥匙和锁眼根本不匹配。

    我用双手抱起铁箱,才发觉它没有我想象中那么重,于是在怀前摇了摇,铁箱里面传来的碰撞声并不是很响亮,沉闷的声音让我怀疑铁箱里可能又装了类似于信件一样的东西,然而在铁箱的底部我发现了一张纸条——

    “箱子的钥匙在画里。”

    看见是“白鹰”留下的纸条,我忍不住吐槽了一句“真麻烦。”随后拎着铁箱走到了客厅,我逐个走过墙上装裱的画后,仍旧没有找到铁箱的钥匙,我只得再次把视线落在了屏风上的落日风景图上。

    “既然你说是在画里,那就不能怪我搞破坏了......如果找到了钥匙,我一定尽最大努力把这幅落日风景图修复成现在的模样......”

    自言自语后,我便放下手里的铁箱,向屏风上的落日风景图伸出了自己“罪恶”的双手。最终,我在落日所在的地方摸出了钥匙的形状。

    “对不住了......”

    一声不算诚恳的道歉后,我找来了美工刀,小心翼翼的在落日风景图上割出了一条缝,铁箱的钥匙顺利到手后,我急忙蹲下身子将铁箱上的锁打开。

    不出所料,打开铁箱的一瞬间我便看见了安安静静躺在箱子里的信封,但信封上还放着一只已经枯萎了的玫瑰花,花瓣经过我刚才的暴力摇晃大半已经脱离了花枝,变成了碎片。

    将信封打开,淡紫色的信纸上是“白鹰”最后的表白——请原谅我的离开,我知道我这么做很自私,但我只能用这种方式才能和你重新遇见,梓涵,我会在“另一个世界”等你,然后亲手为你戴上戒指,让你穿上最美的婚纱,你要相信,“我爱你”这三个字是我多年未敢对你开口说出的话......

    文字虽然不及亲口说出来的冲击力大,但我还是感受到了耳后一阵酥麻。

    而被信封压着的黑白相间的卡片则赫然写着三个烫金行楷字——通行证。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025/67970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