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重生名门太子妃 > 第157章 明言,长锦不卑鄙

第157章 明言,长锦不卑鄙

推荐阅读:万古帝尊咬痕龙婿大丈夫河神新娘贤妃黑化指南养个权相做夫君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穿成虐恋情深文中的女主角这世界与你,我都要宠粉

    姚玮冀已经接了圣旨,并且规规矩矩地闭门思过,并未去宫里求见太后。皇帝对楚铮办的这件差事很满意,当下便让楚铮回了东宫。

    楚铮回到东宫时,刚踏进大门,就见着一人在院子里来回踱步,一脸忧心忡忡。

    唇角不禁上扬了几分,楚铮快步走到霍思锦跟前,“你在等我?”

    从前二十年,孤寂已经成了楚铮的习惯,但今日他却突然发觉,有人等待是一件很美好的事情。岁月静好,莫过如此。

    霍思锦闻声转过头来,见是楚铮,眼眸不由自主地变得亮晶晶的,“殿下,您回来了。”

    楚铮微微点了下头,唇角依然上扬着。

    霍思锦也笑了笑,“禀告殿下,小侯爷和永嘉县主都已经离开了,一应物什也都安排妥当,殿下可以放心了。”

    “你办事,本宫自然放心。”楚铮笑道。

    将差事禀告了,霍思锦这才说真正想说的话,“殿下,陛下和您说了什么?可是问您如何处置承恩侯?”

    楚铮倒也不奇怪霍思锦能预料到这个,他点头说道:“如你所料,承恩侯被削去爵位,并且官位降至五品。”

    听了这话,霍思锦脸色微变,“削爵降职,那这圣旨……”

    “父皇命本宫亲自去了一趟姚家,宣读圣旨。”

    霍思锦当即脱口而出,“陛下这是让殿下您扮黑脸,不知道的人只怕还以为姚家被削爵是殿下所为。”

    愤愤不平,用来形容此时此刻的霍思锦再合适不过。皇帝的命令,楚铮为人臣为人子都不得不答应,霍思锦只是气愤皇帝对楚铮如此薄凉。她早料到皇帝会有如此想法,皇帝对楚铮的宠爱,并不如他表现出来的那么深,不过皆是帝王的制衡术罢了。明知道楚铮和姚家不睦,却偏偏要楚铮去宣旨,一则加剧楚铮和姚家之间的仇怨,二则更是对楚铮的一种试探。

    “无妨,姚家被削爵降职本就是本宫提议的。”楚铮轻描淡写地说道,“既未能承恩,削了承恩侯府的爵位也是理所应当。这么多年来,姚氏一族在朝政上无一建树,既做不了朝中表率,反倒是起反作用,贪污公款,骄奢淫逸,朝中乌烟瘴气,姚玮冀便是头一个罪魁祸首,他早就该削爵了。”

    这件事情他想做已经很久了,这一次他是故意的,就是要让削了姚家的爵位,也好以儆效尤。

    霍思锦抿唇沉默了片刻,楚铮所说的状况她比旁人都知道的清楚,朝中的官风非常差,朝中官员大多不思进取,更准确地说是把进取心都用在了如何攀附权贵,升官发财上。

    “朝中是个什么情况,不止殿下您知道,陛下同样心里清楚,可他却迟迟不动手,殿下可知晓原因?”

    闻言,楚铮答道:“朝中官员众多,不可能全部贬了,在没有周全的解决办法之前,陛下并不愿轻易动手。”

    要是卯足了劲儿在这件事情上较真,那整个朝堂就可以瘫痪了。

    “并且……”楚铮继而又淡声说道,“陛下爱惜羽毛,并不愿自己动手,最好是有个人替他做这件事,若是成了,再好不过,若是不成,到时候只需把那个人推出去便可。”

    霍思锦眉心微蹙,“殿下您既然知道,又为何要去当那个第一个出头的人?殿下,您才回京不久,您的势力地位还并不太稳固。

    长锦知道殿下雄才伟略,又兼有一颗赤胆忠心,但还需要一些时日,殿下您……”

    后面的话霍思锦没有说出口,她在心里提醒自己,她只是个谋士,不该置喙殿下。

    楚铮接过话去,“你是想说本宫不该如此沉不住气吧?”

    霍思锦脸色微僵,她该怎么答,是,还是不是?

    头微微垂下,霍思锦低声幽幽说道:“殿下,这话可是您自己说的。”

    楚铮呆愣了片刻,随即唇角上扬的弧度更深了,目光落在霍思锦身上,她头微垂着,露出一小截纤细的脖颈。明明是男子,皮肤却十分白皙,雪白的脖颈和绯红的耳垂形成鲜明对比,红白相迎,让楚铮不禁想到了雪地里绽放的红色梅花……

    忽然,楚铮脸上的笑容一滞,在阳光的照应下,他看到了她的耳垂上有个小洞。

    “长锦,你有耳洞?”

    听了这话,霍思锦脸上的红晕瞬间褪去,她连忙捂住自己的耳朵。

    幼年时,她尚且不明事理,哭着问喜嬷嬷,明明她和霍芷柔一样是女儿家,为什么霍芷柔能穿着鲜艳娇美的襦裙,戴着漂亮的首饰,而她却不能。听了她的哭诉,喜嬷嬷心疼她明明是女娇娥却偏偏要充作男儿身,便做了件大胆的事情,在她耳垂上刺了耳洞,只是一直用膏体填充着,再加上她从未戴过耳饰,耳洞并不大,又有膏体填充着,因而即便是细看也很难被人发现。

    方才她垂着头,正好将耳垂露出来,此时正好又是阳光最烈之时,一切都被看得清清楚楚,包括那个细小的耳洞。

    霍思锦咬了咬牙,随即抬起头来,讪讪地说道:“幼年时不懂事,不知道男女有别,看着家中妹妹有耳洞,所以便央求着嬷嬷也给我刺了一个洞。殿下,您可别笑话长锦,那都是小时候的事情了。”

    刺耳洞的只有女子,南楚素来没有男子刺耳洞的习惯。

    楚铮似乎并没有将此事放在心上,只淡淡地笑了笑。

    “殿下,长锦并非是责怪殿下,只是姚氏一族虽然没有拿得出手的人才,但宫里还有姚太后和姚皇后,殿下您不可不顾忌。”为自己解围的最好办法,便是转移话题,让楚铮忘了耳洞这件事才好。

    楚铮眼眸微凝,“姚氏有多少斤两,本宫很清楚,陛下留着姚氏,并非全然是看在太后的份上,更多时候是拿他们来制衡本宫这个太子。明面上的敌人不足为虑,真正值得顾忌的蛰伏在暗处的三皇子楚黎。这话,不正是你对本宫说的吗?”

    霍思锦眼眸一亮,“殿下您都还记得?”这是她最开始投靠楚铮时,对楚铮说过的话,没想到他真的放在心上了。

    楚铮笑着点了下头,他当然记得,记得她说过的每一句话。

    “本宫与姚家之间是有恩怨,再加深一点也无妨,横竖本宫也不可能和姚家化干戈为玉帛。不过长锦倒是可以为本宫做一点事……”

    楚铮凤眸微挑,“姚家之所以被削爵,究其根本是因为军饷一事得罪了不该得罪的人,可最可恨的是那个背后推手。”

    背后推手可不就是楚黎吗!

    霍思锦瞬间明了,立刻点头应下,“殿下放心,此事尽管交给长锦。”她在承恩侯府埋的钉子正好可以在这件事情上起作用。

    “你有治国之才,本宫原本有心让你入朝为官,成就一番功业,但没想到,后来你却做了本宫的谋士,为本宫行诡谲算计之术。”楚铮语气里不乏感慨之意,“长锦,这真的是你想要的吗?”

    因为那个诡异的梦境,冥冥之中好像也有一种牵引,楚铮认定霍思锦便是日后的丞相,所以他提拔她,只为能让她成为一个好丞相。

    可后来事情的发展轨迹,却不断地超出他的预想轨道。她不止没有成为丞相,而且连朝堂都没有入,反倒是进了他的东宫,成了一个在暗处算计的谋士。

    楚铮想起这些,既惋惜,又不禁有些愧疚——他太自私了。

    “殿下,或许是从前长锦没有表达清楚。”霍思锦正色看向楚铮,“那么这一次,长锦便说个清楚明白。”

    霍思锦看着楚铮,正色说道:“长锦并不愿建立什么功业,所愿唯有殿下登位,让其他小人不得计划落空。虽然长锦行的是诡谲算计之术,手段或许卑鄙,但长锦从不认为自己是个卑鄙的人。”

    用卑鄙手段的人,未必尽是卑鄙之人。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095/78439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