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七十年代喜当娘 >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不喜欢别人,喜欢你

第四百五十三章 不喜欢别人,喜欢你

推荐阅读:宠粉万古帝尊这该死的甜美影帝今天也卡黑了你不要过来啊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吃点儿好的山河盛宴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宋先生你又装病

    在去镇上的前夜,与陈池身上流完汗后,软在陈池怀里,小声说:“明天我就过去了,家里的孩子你可要看好了,出了什么事儿先把事情解决了再动手,咱们家你唱黑脸,我唱白脸。”

    陈池抱着她,骨节分明的手指碾着她乌黑的发,慢吞吞的‘嗯’了一声。

    听到沈玲拢耳朵里,那是明晃晃的敷衍。

    她不高兴的撑起身体,瞪了陈池一眼:“我给你说话,你究竟听进去没有,我怎么感觉你跟睡着了一样?”

    陈池哪儿睡了?他只不过事后想抱着沈玲拢温存,静静的不讲话,两人抱在一起,恍若天长地久。

    他有些无奈的抱住了沈玲拢,让她好好躺在自个怀里后说:“我听见了,这不一定有的事儿,非要在今天说吗?”

    沈玲拢一听,觉得这男人根本没讲她的话放在心上,她便是忍不住啰嗦道:“防患于未然,未雨绸缪,知道吗?”

    陈池不讲话,就抱着沈玲拢一动不动。

    沈玲拢本欲挣扎起来,与他好生说道,谁晓得竟是被陈池抱得动弹不得,明显的不让她多话了。

    这一行为太过于奇怪了,太反常了。

    似不太高兴。

    沈玲拢老实给陈池抱着,等了一会儿,在陈池起身去打水过来与她洗漱的时候,沈玲拢才是小声问:“你这怎么了?不高兴?”

    陈池顿了一下,将毛巾一拧,递给她后说:“没有,擦好了睡觉。”

    沈玲拢擦干净以后,毛巾一甩,扔进了水盆里,里头的水溅了出来。

    这明显的是对陈池的反应表现不喜了,陈池就受着,声都不叽的收拾残局,重新回到房里以后,沈玲拢已经穿好睡衣了,正对着房门坐在床沿。

    看她这态度,陈池叹了口气,走过去说:“睡着,睡着我给你说,成了吧?”

    沈玲拢这时才露出笑脸。

    但没曾想,一趟上去,陈池把灯给关了。

    入夜就睁眼瞎的沈玲拢完全看不到陈池的面目,也就不能够根据他的脸色来判断他有没有撒谎,有没有胡说八道了。

    沈玲拢挣扎了一下,陈池摁着她说:“我与你说实话,熄灯,是因为我不大好意思。”

    不大好意思?

    沈玲拢顿了一下,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刚才恩爱的时候都点着灯,没见不好意思?

    虽是疑惑,但沈玲拢没插嘴,想了一下道:“成,你说。”

    陈池沉默了好几分钟,等得沈玲拢都不太耐烦了的时候,陈池将沈玲拢摁在怀里,压着她哑声说:“你明日要走,炼钢厂那儿,都是男人。”

    沈玲拢:“???”

    “你怀疑我给你戴绿帽子?”

    这会儿沈玲拢倒是没有因为陈池的怀疑而气愤,而觉得自个被轻贱了,而是有些哭笑不得。

    因为陈池并非意在不信任她,而是嫉妒。

    他知道这种话说出来,不是个大男子该讲的,男子汉大丈夫,怀疑自个儿媳妇儿算个什么事儿啊?

    陈池晓得这么想有毛病,但忍不住,因为他心里不舒坦。

    而且讲出来,他心里还特别鄙视自个,所以才有了非要熄了灯才说。

    陈池觉得给自个媳妇儿说这个,丢份。

    沈玲拢听他说完,又感觉到他搂抱自个的力气重了好几分,这叫沈玲拢忍不住笑了起来。

    起初还是闷笑,后来陈池恼羞成怒,闷声说了句:“别笑!”

    这下子堵不住了,沈玲拢大笑出声。

    把对面屋的孩子们都引过来了,大福在门口问:“爹,娘?你们干啥呢?”

    陈池没好气道:“没什么,睡你的去!”

    被骂了的大福还在外头哼哼,与殷拾小声讨论着:“我觉得他们在里面玩好玩的东西,小气,还偷偷摸摸的不让咱们一起玩。”

    殷拾扑哧一声笑了起来。

    倒是二福好心劝告道:“我劝你最好闭嘴,不然明天爹罚你。”

    大福不以为然道:“我又没说错啥,罚我做什么?难不成爹娘他们玩的正起劲,我去敲门扰了好事儿?不过应该不要紧吧?咱们家……”

    大概是关了门,后头的话沈玲拢就没听清。

    不过就前面一点儿,也足矣让沈玲拢又笑起来了。

    陈池脸烫的厉害,这乌漆嘛黑的屋里,若不是沈玲拢手摸到陈池的脸,铁定不知道他在脸红。

    对此,沈玲拢没有拆穿,而是故意道:“你猜二福觉得咱们在干啥?”

    陈池不作声。

    沈玲拢故意逗他道:“肯定觉得咱们在恩爱。”

    这个恩爱是动词。

    陈池将沈玲拢搂得更紧了,他闷声道:“明天,我让他出来挨锤。”

    “这可不成。”沈玲拢坚决反对出气形锤人,“人又没做错啥,你锤他干嘛?再说了,咱们家可是罚一人动全部的,你锤他一个人,不利于他们兄弟齐心。”

    陈池想也不想道:“那就一起锤。”

    沈玲拢反问:“你舍得锤家里的姑娘们啊?”

    陈池不讲话,默认了舍不得。

    瞧他这样,沈玲拢就觉得这人有意思。平日里就是家里的顶梁柱,说一不二,严肃规己,标准的严父形象,可实际上这人对孩子属于慈父的那种,很容易舍不得。

    更让沈玲拢觉得有趣的事儿,这个男人内外有点儿反差萌。

    沈玲拢捏了捏陈池的耳朵,小声说:“我不喜欢别人,我喜欢你。”

    陈池一顿,没想到在前头还在说孩子,沈玲拢下一句话能骤然变成与他示爱。

    他张了张嘴,欲要说什么,但最后只抱紧了沈玲拢。

    沈玲拢晓得他是听见去了,但是依旧忍不住用脚踹了踹他的小腿,小声说:“我就不说些什么吗?”

    缄默良久。

    久到沈玲拢都觉得陈池不会说任何话,打算睡觉的时候,陈池冷不丁说:“我知道。”

    沈玲拢被这三个字搞得有点儿小脾气了,她忍不住用手肘撞了陈池一下,嗔怪道:“真是不会说话!”

    ——

    到夹竹镇的那天,是陈池亲自送过去的。

    还特意请了一天假,给沈玲拢拿着行李箱,把人送到修建好的炼钢厂。

    镇上的炼钢厂范围很大,占据了小半个镇子,而以前的酱料厂和炼钢厂比邻而居。

    去炼钢厂的路上看到这个情况时,沈玲拢狠狠的拧起了眉头,觉得潘正立这事儿没考虑好。

    不过她没立马说,一来潘正立不在身边,二来陈池急着给她把住的地方安置好。

    炼钢厂有专门的宿舍,听说以后还会建家庭宿舍,让更多的人把炼钢厂当作家,更有归属感。

    沈玲拢两口子先是找到了潘正立,由潘正立亲自带着去看了,但因男女宿舍没有完全分开,相隔比较近,陈池不同意沈玲拢住在这儿。

    尤其是这边的澡堂是大澡堂,虽然男女分开,但隐私性不强,还与男宿舍那边相隔不远。

    沈玲拢看过以后,也觉得这不太具有安全性。

    尤其是现在女舍这边,就她一个女人。

    最后沈玲拢没有住在女舍,而是到孟家和孟正安住一屋。

    陈池在孟家磨蹭了好久,跟孟海洋说了老久的话,知道汽车站的车快要发了,他才是不怎么情愿的离开。

    送他上车的沈玲拢没好气道:“我半个月就回去一趟,你墨迹什么呢?昨天咱们不是说好了的吗?”

    昨晚,沈玲拢跟他说,不喜欢别人,只喜欢他。

    陈池顿了一下,看着沈玲拢又重复了一下昨晚的回答:“我知道。”

    这一回不像昨天那么惜字如金了,停顿了片刻还加了一句:“我只是担心你。”

    沈玲拢笑了起来说:“你不是让正邦正安,这几天都跟我一块儿吗?晚上我又不在炼钢厂,你担心什么?实在担心,你下周过来?我下下周回去?”

    交替着见面,如此一周就可以见一次面,两个人却是隔半个月跑一次,轻松很多。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136/79401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