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都市小说 > 重生野性时代 > 469【修士聂军】

469【修士聂军】

推荐阅读:一眼一世界星际奶爸盛世书香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点金丝婚保卫战养个权相做夫君碰瓷新娘地府巡灵倌药妆娘子

    2018年有个新闻,内容如下因终南山房租涨价,隐士们难以承受,纷纷选择下山回家。

    这是真事儿,因为终南山太有名了,越来越多的城里人,跑去山里避世散心。、

    刚开始还好,一套简陋农家小院,月租金只要400元。但就像藏区旅游可以洗涤心灵一样,终南山隐居也蔚然成风,十年时间不到,房租就从几百块涨到几万块。

    这些都是假隐士!

    真正的隐士,隐居于终南山深处,那里根本没有民房可租,甚至连农民都见不到一个。这样的真隐士,从80年代就开始存在,数量一直保持在200—300人之间。

    留美归国硕士周正宇先生,此时就带着一大车物资,来到终南山登高访友。

    可惜隔得老远,便没有了可供汽车行驶的道路,周正宇只能花钱请当地农民,用黄牛载着物资继续前进。足足又走了五六个钟头,黄牛也不能继续前进了,因为剩下的全是陡峭山路。或者说,那根本不叫路,拨开杂草灌木,只隐约能看到小径。

    物资太多,农民不够。

    此时已近天黑,周正宇只能让两个农民,带着七八头黄牛原路返回,物资一大半都直接送人了。剩下的农民,搭帐篷休息一夜,第二天背着物资,继续艰难的爬山前进。

    “呼呼呼!”

    山势实在太过陡峭,而且路也看不清。许多地方根本没路,要抓着树枝藤蔓往上攀爬,40分钟不到,周正宇就已经累得气喘吁吁。

    足足爬了六个钟头山路,已经是下午了,一个农民指着前方说“老板,那边有个隐庐!”

    周正宇闻言大喜,连忙加快脚步,走近一看,大失所望。

    所谓的隐庐,不过是靠着山壁修建的茅草屋。屋外不远的陡峭山坡,被清理出一片小空地,有个衣衫破旧的女人正在种菜。

    “你好!”周正宇打招呼道。

    女人穿着普通的衬衫长裤,头发随意挽起来,脸型消瘦,颧骨突出,也看不出到底是哪家信徒,反而更像一个勤劳的农妇。她握着锄头作揖道“先生你好,你是哪位修士的家里人吧?”

    “家里人”并非真正的家人,而是特指无偿供养隐居修士的人。

    一些经济宽裕的信众,又或者是多灾多病的普通人,他们意外结识了山中修士,便主动承担修士的日常用度。他们很少捐钱,而是定期送来一些物资,不在乎多少,只在乎心意,只送一条穿破了的裤子都行。

    周正宇不懂这些,他说“我是一个修士的朋友。”

    女人说“如果是朋友,那先生可以回去了,山中隐士一心苦修,你还是别去打扰那位朋友的安宁。”

    “我就是来找朋友,不打扰他的安宁。”周正宇道。

    “哦。”女人继续挥舞锄头,不再理会他。

    周正宇问“你认不认识一个叫聂军的隐士?”

    女人摇头道“不认识。”

    周正宇又问“你叫什么名字?”

    女人说“如常。”

    “道号还是法号?”周正宇问。

    “都行。”女人说。

    周正宇又问“你什么时候来隐居的?”

    女人说“十多年前。”

    周正宇道“你读过书?”

    女人道“大专。”

    周正宇顿时惊了“十多年前的大专生,你很有发展前途啊,为什么跑来隐居?”

    女人说“寻求人生真谛。”

    好吧,就是个神经病,周正宇懒得多说,问道“前面哪里还有隐士?”

    女人往山上一指“再走几十分钟,那里有两个男修。”

    周正宇立即继续行路,结果抵达目的地时,发现这是两个四五十岁的难修。而且穿得比女修士更加破烂,大白天的正窝那儿打坐,叫了好一阵才睁开眼睛。

    就这样,周正宇带着几个农民,在大山里整整转悠八天,见到了100多个修士,终于找到山中隐居的聂军。

    聂军居然穿着t恤和牛仔裤,只不过已经破旧不堪了。这家伙也不打坐,而是躺在一块大石头上,似睡非睡,呼吸绵长,鬼知道到底在做什么。

    “嘿,还点了蚊香,”周正宇一脚把石头旁边的蚊香踢飞,大喝道,“聂军,你丈母娘来了!”

    “施主,不要这样,”隔壁草庐走出个短发和尚,双手合十道,“聂道友正在入定,你千万别惊扰到他。”

    周正宇笑道“入定个屁,我看他是睡着了。”

    短发和尚说“聂道友修的是睡功,而且天赋惊人,只用半年时间就能进入禅定状态。”

    “还禅定,他当和尚了?”周正宇道。

    短发和尚说“佛家的禅定,就是道家的入定。”

    周正宇这一个星期累得够呛,直接走进聂军的草庐,发现里面只有一张床,地上还有几个罐子,再无其他家具。床上草席带着股霉味,周正宇也顾不上那么多,直接倒下呼呼大睡。

    被周正宇雇来的那些农民,也围坐在地上抽烟聊天。他们对山中修士已经司空见惯,偶尔还有修士饿疯了下山,当地农民也会善意的提供食物。

    也不知睡了多久,周正宇突然被叫醒。

    聂军现在皮肤被晒得黝黑,站床前问“你来干什么?”

    周正宇说“哥们儿刚从美国回来,跟大家约好了聚聚,就剩你一个了。”

    “那走吧。”聂军道。

    “哈?”周正宇没反应过来。

    “你不是让我下山的吗?现在就走。”聂军说。

    周正宇有些跟不上对方的思维,挠头道“我还以为要劝你老半天呢。”

    聂军一副世外高人模样,微笑道“我不想下山,你劝我也没用。我愿意下山,就不用你来劝。”

    “那这些东西?”周正宇指着草庐里的坛坛罐罐。

    聂军出门对短发和尚说“老哥,我屋里还有半罐豆子,一罐大米和几斤盐。你自己拿来用了也可以,留给有缘人也可以,我要下山了。”

    “不送。”短发和尚说。

    终南山修士就是这样,他们不在乎财物,而且说走就走。坛坛罐罐也不带下山,留给之后的有缘人,聂军的草庐就是继承自前一位修士。

    周正宇对农民们说“东西都给这位和尚留下,只带些干粮和矿泉水回去。”

    聂军大概已经几个月没刮胡子了,头发倒是比较清洁,但却已经变成了披肩长发。他两手空空朝山下走,突然回头说“借我几百块钱。”

    “啊?”周正宇愣了愣。

    聂军说“大哥,我身上就一个身份证,你总得给我点钱过日子吧。”

    。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236/736670.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