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5、懂你

推荐阅读:我就喜欢你们看不惯我又干不掉我的样子爷是病娇,得宠着!佔有姜西归期未期嫡狂之最强医妃全世界都为我争风吃醋八零年代女首富独上兰舟天命道尊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

    万长生很不耐烦这种应酬,但人家是掏钱的金主,哪怕只是三千块一天的授课费,他这个未来庙守应该不屑一顾的三千块钱。

    但万长生起码还是懂这是个圈子,起码的礼节意味着未来自己能不能在圈子里面混下去。

    既然自己有点兴趣继续讲学,那就要耐住性子应付:“钱总,刘秘书,很感谢今天的热情款待,画屏深掩瑞云光,罗绮花飞白玉堂,银榼酒倾鱼尾倒,金炉灰满鸭心香……”

    宴席桌边十多个人吧,培训机构的老总跟助理秘书,这边省会分校的校长老师等等作陪的,本来嬉笑着各自在寒暄敬酒,对钱总招揽这个新冒头的速写老师,也不过司空见惯,几个老师可能有点羡慕,包括苏琦冬在内,也知道就是个画大饼的套路,没太在意,这样的事情天天都在发生。

    可万长生这句话一出,几乎所有人都安静下,然后忍不住环顾四周。

    身家多少多少的老总请客,当然是很高档的酒楼,充满古典风格的雕花屏风,金线锦缎的窗帘吊灯,桌上处处奢侈闪亮的杯盘酒盏,还有那些山珍海味,特别是油亮焦黄的烤鸭,都没吃几片呢。

    应景!

    在座的可以说人人都跟美术相关,不是学美术的,也是开美术学校的,都具有起码的审美跟形象画面感。

    哪怕现如今大家不会随时把诗词放在嘴边,但听了就能马上在脑海里面冒出来这俩字!

    再看万长生这起身举杯的年轻人,眼光都不同了,如果之前还觉得小年轻是不是有点不识抬举,这会儿就感觉,人家这叫傲气。

    有才华的人,就应该有的那种傲气!

    万长生已经很收敛自己骨子里那种你们在座都是渣渣的孤傲了:“其实我最感谢的,还是苏琦冬苏老师,他也是我的老师,不光教导我怎么上课、演示、引导学生,带我走上这条培训讲学的道路,还指导我的艺考色彩课题,希望我在今年的专业艺考中,能出个不错的色彩分数,才算对得起苏老师的鼎鼎大名。”

    这话说得极其得体了,让苏琦冬很是开心举起酒杯,学美术的人大多还是没那些复杂奸诈的念头,纵然是花花轿子人人抬,万长生这么尊重他,还是很受用的。

    可其他人基本上都是一脸震惊:“啥?你还要参加艺考?”

    “什么?你是考生?”

    “万老师,你到底多少岁……你……”

    高朋满座的盛宴桌边,除了苏琦冬,所有人都是大跌眼镜,这个在美术艺考强化补习班上讲得头头是道的年轻老师,居然还是个考生?

    万长生也不会砸自己的招牌:“十几年来我一直都专注在中国画这个范畴,本来没打算出来的,只是我们那现在要求必须有大学专业文凭才能保证头衔职务,所以不得已来报考美术学院,当然还有些家庭因素,所以现阶段不会搬迁到浙杭来学习工作。”

    这下钱总都换了口吻,不是居高临下的打鸡血画大饼,好奇的询问:“你们那是什么地方?”

    万长生貌似憨厚,内心狡黠的高深:“乡下小地方,很蔽塞的,不值一提。”

    神秘感永远是自抬身价的不二法门,再高级的地方被人知道了根底,现在这年头一搜索就起码褪掉一半的神光。

    反倒是万长生这样,明明与众不同的才华横溢又骄傲,却欲盖弥彰的样儿,一看就不一般。

    苏琦冬都帮他吹嘘是师从名家、家学渊源的。

    这下更觉得来历不凡了。

    而且光看万长生在餐桌上的派头,也不是乡下人吧,他那种被杜雯都忍不住要鄙夷的老饕派头,装都装不来。

    隐藏的某二代气质满格!

    特别是加上那种不太熟练的高冷态度,美女助理都不敢随便发嗲,但小心的问万老师加了微信:“一定常联系呀。”

    钱总更是不再提签约培训机构的事情,化身为传统文化爱好者:“长生这个名儿就充满了古风,琴棋书画自成一家,你肯定书法也不错,刘秘,安排下,今天一定要留下长生的墨宝。”

    这个万长生不虚,但更下意识的会体谅人:“没有没有,不用这么麻烦,钱总不嫌弃的话,我送您一方印,因为是我随身带着练习的石头,质地很一般,但我想这四个字是最适合您的,算是苏老师和我对您今天还有这些朋友盛情款待的感谢。”

    宴席边真是众人全都兴奋激动起来!

    万长生的反应太有文人雅士的逼格了,连那位年富力强的钱总都精神抖擞,好像万长生是多有名的大家,要给他画像似的。

    所有人都以为万长生是有一方什么现成的印,结果他只是从自己的行李箱里面取出刻刀和石头,当他习惯性的捏捏手指,算是动手前的热身时候。

    钱总都忍不住把那小皮套装的刻刀双手捧出来观瞻。

    不得不承认,寻常一把刻刀几块十几块钱,万长生这把近千元的刻刀确实有足够的逼格。

    那缝线精美的皮套,宛若大马士革钢的叠锻花纹,还有扭转造型时候故意留下的那些打磨坑洼,最后缠绕在上面的紧密细线,都彰显出非同凡响。

    只要不是玩这个的内行,恐怕都会认定这一定是篆刻界的倚天屠龙。

    老实说这也能算篆刻刀里面的奔驰宝马了,虽然还没到超跑那个级别,一定是高级货。

    然后更让大家吃惊的就是万长生刻刀的娴熟潇洒!

    要知道,在观音庙前面刻章,那是带点炫技性质的卖弄,怎么举重若轻,怎么漫不经心,都是从小长辈言传身教给万长生,这关系到能不能随口一句话,就换来一张最大的面钞……

    天地良心,万长生真的只是想让话题在自己熟悉的掌控节奏中,不要轻易的被人带着走。

    但这个节奏也带得太熟悉了吧!

    甚至比以前在观音庙有了大幅提升,众人只看见他在那方五块钱的练习石上一阵迅猛操作,叹为观止的还不知道他刻了些什么篆文呢。

    万长生已经轻轻放下刻刀,抬头选了桌上一碟菜,油料更接近印油浓度的那种,用手掌在石印上抹抹,蘸一下的动作跟窝窝头蘸白糖差不多,再轻轻印在旁边摊开的雪白纸巾上。

    十多颗人头早就挤过来,还有好几个把手机镜头一直拍摄万长生刻章的,这会儿都不如钱总聚精会神。

    万长生可是从头至尾都没有问过他全名,到底会刻个什么呢?

    最好笑的是,万长生印在雪白纸巾上的纹样,居然没有一个人能一口认出来!

    都知道是篆文,可这玩意儿也是最容易露怯的东西,认错了可丢人呢。

    还好万长生不是卖弄这个的:“印外求印,这是清代著名篆刻家赵之谦老师的名言,对,他就是江浙人,从印章之外的角度来找寻创作的灵感跟气魄,钱总您是在做美术教育培训,但却是在培训之外更大的天地里面找寻方法来做好这件事,这跟我们只会着眼在纸笔书画上,就有云泥之分了……”

    哗的一下,在场所有人都觉得万长生这个吹捧,真是不带半点烟火气的十足真心!

    既高雅,又高超,还高明。

    钱老板居然都红眼眶了,有种遇见知己的味道,伸手拍到万长生的手臂:“老弟……你真的懂我……这个求字说到了我的心坎上……啊……”

    看得出来仰头含泪的他,是很想赋诗一首,又没有万长生那种信手拈来的才气。

    憋得那个眼圈都红了!

    众人赶紧使劲鼓掌,刘秘书还连忙倒上两杯酒。

    场面极其煽情感人!

    可能只有杜雯在现场看了,才会撇嘴,你个贱人,又在骗人钱了!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283/74691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