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hapter 49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Chapter08蜜糖似瘾

    (一)

    白珊珊可以确定及肯定,司马瑜和司马邢这对儿反派父子这会儿脑子里是懵的。因为别说是他们,就连白珊珊自己都觉得非常不可思议。

    好不容易费尽心机设下一个圈套游戏场,就等着把变态大佬送进去,关上门,磨刀霍霍任他们宰割。

    剧情的前半部分倒是都按反派父子的剧本走的――商迟和她如他们所愿进入了游戏场,一帮子跑龙套的杀手们也全都就位。

    熟料螳螂捕蝉,黄雀在后,结局来了个一百八十度大反转。

    看着满脸震惊的司马父子,白珊珊忍不住啧了声,在心里摇头叹气:你说你俩算计谁不好?非得这么想不开算计商迟。

    人商大佬是谁啊,反派男一号界的老祖宗,能这么轻易就让你们给办了?

    白珊珊心里琢磨着,忍不住挪着步子往一旁的江旭靠近几步,压低嗓子好奇道:“江助理,你们是什么时候发现这对父子想对你们先生不利的?”

    江旭笑了下,垂着眸恭敬而不失温和地回道:“司马家非善类,在他们向商氏递出邀请函之时,先生便安排熊晋做好了一切应对准备。”

    话音落地,司马邢那头却忽的低笑出声。

    听见那阵笑声,白珊珊和四位助理不约而同地司马家的三公子看过去。

    司马邢坐在赌桌旁的椅子上,头微垂,像听见了什么笑话似的不住笑着,肩膀抽动。白珊珊微皱眉,狐疑这人为何双手双脚都没有丝毫被捆绑的痕迹,却一动不敢动,一副老老实实的状貌。

    她心下不解,再一转眸,瞧见在司马邢身后还站着两个身着西服的彪形大汉。那两人脸色冷漠,手微举高,手里拿着什么,手背处盖着一块暗红色的餐巾布。布料下的物体依稀顶出一个轮廓,冷冰冰地抵着司马邢的肩背。

    不远处的司马瑜也是同等待遇。

    “……”白珊珊微眯眼,盯着那些餐巾布下的不明物看了会儿,很快便反应过来那是什么。不动声色移开视线。

    几秒后,司马邢的笑声渐小。

    白珊珊没什么表情地看着他,片刻,弯弯唇,一副软萌无害眼底却有严霜的笑容,轻声问道:“三公子心态真好,这个份儿上还能笑得这么开心。有什么喜事,不如说出来跟大家分享一下?”

    “……”司马邢闻言,撩起眼皮子瞥了眼那笑面虎似的姑娘,侧眸,视线阴沉地望向不远处,道:“我和我爸原本做好了完全的打算,如果那些杀手弄不死你,我们就一把火烧了整个游轮二层,来个毁尸灭迹死无对证。没想到,商总真是玩儿得一手好手段。我们带上船的这些人,跟着我和我爸出生入死多年,你居然也有办法收买?”

    商迟没有说话,甚至眼都没抬,连个余光都没赏给司马邢。

    徐玮伸手递过去一张湿巾。

    商迟接过,垂着眸,用湿巾仔细而漫不经心地擦拭着双手,脸上没有一丝表情。擦完手,他把湿巾纸随手丢进一旁的垃圾桶,然后便动身朝白珊珊所在的方向走过去。

    “刚才,我吓到你没有。”商迟长臂一伸环过姑娘的细腰将人勾进怀里,动作霸道强硬又亲昵柔凉。漆黑的眸微合,低头,高挺鼻梁蹭了蹭她的小鼻尖,语气很淡。

    “……”这是大佬您现在应该关心的重点么?

    而且,说话就说话吧,你老是对她蹭蹭抱抱的是干什么,能不能注意一下场合……

    这旁若无人的亲昵令白珊珊颇有几分招架不住。她两颊温度嗖一下窜上去,小脸蛋儿红红的,尴尬地清清嗓子,余光左右偷瞄。

    几位助理精英站原地,目不斜视,眼观鼻鼻观心,都一副“BOSS夫人你们继续,想干嘛就干嘛我们都是睁眼瞎”的泰然自若姿态。

    白珊珊:“……”

    白珊珊只能硬着头皮干巴巴地笑了下,回道:“还好……也没有很吓到。”毕竟在十年前就看过您老人家大开杀戒,刚才那阵仗虽然有点超纲,但还是在她可接受范围内的。

    商迟嘴角很淡地勾了下,食指轻轻刮过她的脸蛋儿,没有言声。

    这时,从始至终都被无视得非常彻底的司马三公子出离愤怒了。司马邢恶狠狠地道:“商迟,你就竟想干什么?你……”

    “成事不足败事有余的东西,给我闭嘴。”司马瑜拧眉,低声呵斥了句。眼下这形势,游轮上八成都是商氏的人,他们父子二人如果在这种时候激怒商迟,无疑自寻死路。

    “……”司马邢气得咬牙,不吭声了。

    司马瑜静默数秒,平复平复心绪才接着道,“商总,事已至此,我们就打开天窗说亮话。你到底想怎么样?”

    商迟把白珊珊揽怀里,鼻尖嗅了嗅她身上清甜可口的水果糖香味儿,没什么语气道:“钱货交易。从今天开始,司马集团归商氏所有。”

    司马瑜闻言脸色骤然大变,想说什么又给强忍下去,眯了眯眼,沉声:“还有呢?”

    商迟手指捏住怀里姑娘的小下巴,贴近她耳边,柔声:“说,你要什么。”

    白珊珊沉吟须臾,转过头,目光冰冷直视向司马邢,一字一顿道:“我要他去自首。”

    听了这话,司马邢面上一丝惊恐又阴鸷的神色一闪即逝。他抿了抿唇,冷静下来,嗤了声,一副好笑莫名的语气,“商夫人,你总是说让我去自首,我真是不明白。我司马邢一个奉公守法的好公民,去自首什么?有什么理由让我去自首?”

    这人厚颜无耻装糊涂到底,白珊珊只觉反胃作呕,心念一转又想起顾思涵憔悴得不成人形的模样,更是义愤填膺怒不可遏。

    她凛目瞪着他,沉声:“司马邢,你是蜂后影业的总裁,这些年你利用职务之便做了多少丧尽天良的事,还需要我给你一一点出来么?”

    司马邢眨眨眼睛,一副不知所云的表情,耸肩,“既然你说我有罪,那不妨说说,我怎么个有罪法?”

    “你……”白珊珊一时语塞。

    好友的亲妹妹被这个禽兽侮辱性|侵,造成了不可磨灭的心理创伤,错全在司马邢。但顾思涵才二十出头,还有大好的年华大好的前程,如果她在这个时候指名道姓说出真相,让顾思涵今后还怎么做人?

    她不能当着这么多人把这种事公之于众。

    这个禽兽分明是看准了这一点,才这么有恃无恐。

    实在可恶。

    白珊珊越想越气,咬紧唇,愤怒得全身都在微微发抖。就在她绞尽脑汁思索应对之道时,一道柔美的女声却忽然从电梯门方向传了过来,冷声道:“司马邢,自己做了什么事,自己不知道,还需要旁人来提醒你?”

    白珊珊目光突的一跳,诧异回头。只见电梯门开着,一个身着旗袍礼服的长发美人款款走了出来。

    那姑娘二十几岁的年纪,容貌美艳身段妖娆,妆容很精致,一双晶莹的美眸里却透着入骨的恨意与冷色。

    短短几秒,白珊珊一下便想起了这号人物――当初在商氏总部,亲眼见证变态大佬“一分钟,一千万”光辉事迹的当事人之一。

    那个曾经被她顺手解过围的当红流量女星。

    “秦莎?”司马邢的脸色突的一沉,皱眉道,“谁让你进来的?你来干什么?”

    “十天前,商氏的陈助理找到我,问我有没有兴趣亲手送三公子您下地狱。”秦莎踩着红色高跟鞋施施然走向司马邢,微俯身,红唇扬起个弧,语调柔曼又冰凉,“我怎么会放过这种机会呢?”

    说着,秦莎直起身看向白珊珊,笑了下,道:“白小姐,如果你要把司马邢送去警局,我愿意指证他迷|奸女艺人、聚众吸|毒淫|乱,以及杀人未遂等种种罪行。”

    司马邢闻言暴怒,起身一把抓住了秦莎的胳膊,恶狠狠道:“死三|八!你胡说八道些什么!”

    “司马三公子。”半秒功夫,陈肃已拔枪指着他的太阳穴,面无表情道,“请坐。如果你再有任何过激举动,我不保证我手上的枪不走火。”

    “……”司马邢瞥了眼那黑洞洞的枪口,心里发怵,滚了下喉,不甘又悻悻地缓慢举起双手坐回了椅子上。

    秦莎居高临下地看着他,漠然道:“这些年,你做了那么多伤天害理的事,报应终于来了。”

    白珊珊上前几步,“秦小姐,你说司马邢罪行滔天,你手上有没有证据?”

    “我就是证据。”秦莎语气很平静。

    白珊珊惊愕的瞪大眼睛:“……”

    “我十七岁出道,签约的第一个公司就是蜂后影业。我以为我的梦想就要实现了,然而这却是一场噩梦。”秦莎自嘲又讥讽地笑了下,“我刚进公司不久,司马邢就□□了我,甚至把我当成招待他朋友、合作伙伴、其它影视商的妓|女,陪酒□□陪吸|毒。我甚至被这个禽兽折磨得丧失了生育能力……”

    “秦莎!”司马邢猛地将她打断,目眦欲裂:“敢咬我,你是不是不想在这个圈儿里混了?”

    “这么肮脏的圈子我早就不想待了。”秦莎说,“等把你送进监狱,我就会跟我的父母一起出国。”

    “哈哈哈……”司马邢大笑,像听见了天大的笑话一般,笑容病态狰狞,“秦莎,你真的太蠢了,你居然相信商迟。你以为他们是好人?你以为他们是什么来路什么出身?他们只是利用你来捅我一刀,利用完就一脚踹开根本不会管你死活。你想想看,我如果出了事,你不会陪葬?我是我爸的亲儿子,我哥的亲弟弟,他们会放过你么?”

    秦莎眸色微变,咬咬唇,目光看向陈肃,道:“陈助理,你们说过会确保我的安全……”

    “秦小姐,这一点请您放心。”陈肃淡淡地说,“以商氏家族的势力,我可以向你保证,你在全球范围内的任何活动都不会受到骚扰与威胁。”

    秦莎听了稍微放松,点了点头退到一旁,不再说话。

    赌场内静了静。

    商迟脸上没什么表情,勾过白珊珊的腰带着她往电梯口的方向走。

    白珊珊眨眨眼睛,小声:“要回去了么?”

    “先生,白小姐,陈肃和徐玮会送你们先回酒店休息。”江旭恭恭敬敬道,“之后的事交给我们处理就好。”

    江旭说完便面朝司马邢礼貌地微笑了下,淡声道:“三公子,游轮已经靠岸了。警察就等在港口,说要带你回警局进一步调查。请吧。”

    闻言,强撑多时的司马邢彻底慌了神,扭头看向始终沉着脸一语不发的司马瑜,压低了嗓子颤声,用粤语道:“爸,想办法救我,我不想坐牢……我真的不想坐牢。你救我,救我啊!”

    司马瑜狠狠瞪他一眼,恨铁不成钢,切齿道:“死衰仔。让你平时收敛点收敛点,不听,现在捅出了这么大的篓子,你两个哥哥都不在国内,公司又出这种事,我哪儿来的功夫救你?”顿了下,沉声,“先进去待着,我后面再想法子把你搞出来。”

    溺水的人终于抓住了一根救命稻草,司马邢眼中闪过一丝喜色,点头,“好。”

    就在这时,一道低沉清冷的嗓音突的响起。像想起什么,语气平静,漫不经心的。

    “对了,还有一件事。”

    赌场内的众人一滞,纷纷看向那道电梯口。一道高大挺拔的黑色身影安安静静地矗立在暗色灯光中。商迟站姿随意,眉眼冷淡,怀里还搂着个娇滴滴俏生生的娇小姑娘。

    “熊晋。”商迟喊了声。

    “是,先生。”熊晋应道。

    “我之前让你去查的东西,”商迟嘴角挑起个寡淡的弧,随手那么一指,“别忘了给司马老先生看看。”

    熊助理垂头,恭恭敬敬说:“知道了,先生。”

    商迟转身离开了赌场。陈肃和徐玮静默不语地跟在后面。经历种种变故的葡萄牙电梯女郎们花容失色,僵硬地替几人摁了电梯上行键。

    叮一声,电梯开了。

    几人进了电梯,消失于众人的视野中。

    赌场这边儿,

    熊晋从随身携带的公文手袋里取出了一份文件式样的东西,上前几步递给司马瑜,没有说话。

    司马瑜神色警惕而防备,困惑:“这是什么?”

    熊晋笑:“您看了就知道了。”

    “……”司马瑜迟疑地伸手接过。定睛一看,文件的标题里赫然有“亲子鉴定报告”字样。

    司马瑜面色微变,不解,目光下移浏览起整份文件内容。

    司马邢战战兢兢地等在一边儿,一头雾水不明所以,只瞧见司马瑜的脸色愈发难看,最后竟然青黑一片。

    司马邢:“……爸爸,怎么了?”

    司马瑜气得七窍生烟,雷霆震怒,二话没有,扬手就是狠狠一巴掌给司马邢招呼过去。司马邢始料未及挨了个结结实实,直接被扇得坐到了地上去。

    他捂着脸一副困惑不解的表情,也怒:“爸,你疯了?你打我做什么?!”

    “别叫我爸!你那个妈啊,枉费我这么多年对她宠爱有加,居然背着我在外面乱搞出了一个野种!”司马瑜要吐血,狠狠将手上的亲子鉴定报告丢地上,差点儿一口气没缓上来,伸手指着地上的男人,怒骂:“我疯了,我当然疯了!我只有疯了才会养你这个不知道哪儿来的野种三十多年!”

    “你说什么?”司马邢瞠目,一时没反应过来。

    司马瑜气得浑身发抖,说不出话。

    司马邢咽了口唾沫,爬过去一把将地上的亲子鉴定报告捡起来,看一眼,顿时瞪大了眼眼睛双目充血。

    下一瞬,司马邢病态似的笑了起来,如癫似傻,怔怔道:“我不是司马家的儿子?哈哈,我是个野种?哈哈……”

    电梯里。

    白珊珊被商迟搂在怀里,回想一番,觉得奇怪,不由仰起脖子望着男人冷峻的面容,竖起只小白手圈住嘴,小小声地喊:“G。”

    商迟低眸看她,冷戾的眸色不自觉便柔下来,“嗯。”

    白珊珊:“你刚才让小熊助理给司马瑜看什么东西?”

    商迟轻轻捏了下她滑溜溜的小脸蛋儿,没什么语气地说:“一样好玩的东西。”

    白珊珊瘪嘴,低下头,小声自言自语似的碎碎念:“切,就知道卖关子。大不了之后我再去问小熊助理。”

    话刚说完,姑娘小小的下巴便被修长食指勾住,挑起来。

    小家伙有点诧异地眨了眨亮晶晶的大眼眸子,望着他。看着呆呆的。

    商迟垂眸,也居高临下直勾勾地盯着她瞧,片刻,道:“白珊珊,我不喜欢你把注意力放在除我以外的任何事物上。”

    白珊珊:“……”

    白珊珊:喂,你这是什么蛮不讲理的占有欲。有没有天理了,你们一个个整得那么神秘,还不许我有正常的求知欲么?

    白珊珊卡了足足半秒钟,才道:“我只是有点好奇。”说着扭过头,瞧一眼站在后面的陈肃,问:“陈助理,你知道吗?”

    万年面瘫脸跟个锦衣卫首领的陈肃:“……”

    陈肃内心:???

    陈肃端庄冷静地撩起眼皮子,偷偷摸摸地瞧了眼自家BOSS的脸色――面无表情。嗯,根据他多年经验,这种表情意味着他家BOSS此时心情还不错。应该不会触怒天颜……吧?

    陈助理面容平静,内心一系列神分析之后,他做出了决定。他朝自家小夫人露出了一个自认为很能表达他的善意的僵笑,说:“白小姐,司马邢并不是司马瑜的亲生儿子。”

    白珊珊的表情:(⊙_⊙)?

    陈肃继续道:“司马邢的生母是司马瑜的三房。我们调查过,那个女人年轻时私生活混乱,司马邢的生父无法确认。”

    白珊珊:“……”

    几人径直离去,下游轮时,白珊珊又看了眼立在登船口的巨大订婚海报,只觉无比滑稽讽刺。短短一夜,司马邢这个曾经翻手为云覆手为雨的超级富二代人渣,人生算是彻底毁了。

    她凉凉地感叹了番,便勾起唇,开心地跟在商迟身旁走向港口处的露天停车场。

    一晚上跟着变态大佬征战八方,消灭人渣,弘扬正义。

    实在大块人心。

    白珊珊沉浸在爽文爽剧式的喜悦心情中,上车之后便掏出自个儿的小手机,喜滋滋地给顾千与发了一条微信过去:天网恢恢,疏而不漏。总算是也能给思涵一个交代了。

    正等着小老弟回复,耳边便冷不丁响起个嗓音,低沉沉冷清清,没什么语气地吩咐道,“通知格罗丽,准备一份礼物。”

    副驾驶室的陈肃应了声是,又问:“是做什么用?”

    商迟非常冷静,道:“提亲。”

    “噗!”白珊珊刚拧开一瓶水喝了口,闻言一个没留神,把水全给喷了,然后就惊天动地地咳嗽起来。

    商迟蹙眉,两手握住她的小细腰往上一提,直接把她抱到了自己腿上。手指捏住她的下巴往上一抬,垂眸,沉静专注的视线落在那张涨得通红通红的小脸儿上。

    “小心。”他说这话时,大掌一下一下轻抚着她的背脊,帮她顺气儿。

    “咳……”白珊珊已经分不清自己双颊的燥热是被咳出来的还是其它什么不明原因导致的了。她有点炸,下意识抬手一把抓住商迟的右手腕,道:“商迟,提亲?你跟我开什么国际玩笑?”

    闻言,商迟的眸色沉几分,冰凉指尖慢条斯理勾勒过她细弱优美的脖颈线条。倾身贴近她,嗓音低而柔,沉得有些危险:“白珊珊,愿赌服输。”

    “……”愿赌服输……

    为期三个月的赌约记忆潮水一般涌进白珊珊的大脑。她一时怔住。那个赌约确实存在,并且赌注也是由她亲口说出。她找不到反驳的说辞。

    被套路了,就总觉得这场赌输得很不值,但又说不上来……好像也并没有预想中的不甘和气愤。

    白珊珊就这样迷迷糊糊浑浑噩噩地跟着大佬和助理两人组一道回了酒店。

    陈肃和徐玮回了各自的房间。

    白珊珊和商迟进了直达顶层套房的电梯。整个过程,整个空间都沉寂无声,两个人之间的气氛前所未有的和谐平静。

    像极了暴风雨前的宁静。

    到了房门口。

    房门是指纹锁,全酒店独一无二。商迟脸色淡淡的,刷开门锁,咔哒一声,锁开了。他站在门口没有动,绅士优雅地一侧身,让身边儿的姑娘先进去。

    “……”房间里一片漆黑。白珊珊忍不住干巴巴地咽了口口水。不知为什么,她觉得这个奢华冷硬的套房此时就像是未知的深渊。

    她站在原地半天每走。

    突的,后背被一股柔和却强硬的力道轻轻推了下,白珊珊踉跄半步进了屋子。紧接着腰身被一只手臂猛捞过去。商迟反手关了门,直接将怀里的小东西整个儿举抱了起来,把人摁门上。

    还是没开灯,周围黑潮浓烈弥漫。

    夜幕下,夜景斑斓迷惑,风吹散了乌云。

    黑暗中,两个人呼吸交错在一起。白珊珊听见自己的心跳像钟声又像打雷。她小脸绯红,连两只小耳朵和小脖子都热得厉害,仿佛马上就要被一把火烧成灰。

    双脚悬空的缘故,她不得不抱住他的脖子,紧张得全身都要抽筋了。

    “知道么。”商迟的唇贴在她耳边,若有似无浅吻着她的耳垂。与平日的清冷不同,此时他嗓音低得发哑,性感得要|命。他说,“今天整个晚上,我看着你,就已经想象出了一万种方式。要怎么疯狂地吻你,上你。”

    “……”等一下。

    救……

    救命。

    白珊珊觉得自己快窒息了,支吾道,“商迟,我们……”

    话音未落,他忽然狠狠咬住了她的唇。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293/756465.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