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一百一十五章 江南吕吾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这么好的条件开出来,小丫鬟们都开始跃跃欲试,唐木乔对她的做法没觉得什么新鲜,不过就是用银钱来刺激小丫鬟们,但她那句“规矩的存在就是要让人打破的”却是触动了他。

    杨凌的这个妻子,每每语出惊人,举动也每每惊人,他在她身上,竟瞧出了几分慕南云的影子。

    没错,慕南云。

    他的新主子,也是个怪异的人,做事从不按常理,没有他在意的规矩,也没有他不敢去做的事。无论多么有悖世俗。

    曲小白继续道:“店铺里卖的衣裳都是咱们女人穿的衣裳,以前呢,我就有个把伙计都换成女人的想法,因为试衣服等等,男的伺候着实在不方便。只是那个时候店里的名额已经定下,我也一时没有机会做这件事。现在机会摆在你们面前,要不要把握,你们自己决定。”

    “我们愿意去呀。”

    曲小白还没说完,小丫鬟就开始踊跃表态了。

    “我就知道你们是聪明的。你们可是破了大凉规矩的女子,将来一定不可限量的。”

    唐木乔瞧着曲小白,嘴角眸间不经意间浮出了一抹笑意。

    这个女子,还真是什么都敢做。

    “不过呢,你们不能就这样去。我还要教你们一些能卖货的法门。你们去收拾收拾衣物,还跟我回虎岭镇去住,等你们学成,就送你们回来。”

    花絮迟疑:“那个,会不会很难学啊?”

    “那日的表演难不难?不会比那个更难。”

    “唔,那就好。”小丫鬟舒了一口气。

    曲小白笑笑。这世上并不少千里马,少的是伯乐而已。如果可以做那个发现千里马的伯乐,她很高兴。

    辞别了唐木乔,曲小白和四个小丫鬟及慕齐晟塞在同一辆马车上,车前坐着陈安和曲俊,一道回了虎岭镇。

    安顿好了大家,天色已经不早了,曲小白身上的伤疼得厉害,便找了张氏,去房中给她上药处理伤口。

    张氏自然又少不得一顿唠叨,曲小白趁她不备,默默地拈了两朵擦洗伤口用的棉花,把耳朵堵上了。

    待伤口包扎完了,曲小白去和曲俊见了一面,安排他在作坊观摩学习,告诉他从第一步制作开始学起,一步都不能落下。曲俊不知学这些有什么用,但多学多看总不会吃亏,态度很端正地应下了。

    杨凌走的第一个晚上,曲小白失眠了。

    翻了一阵子书,慕齐晟来捣乱,又和慕齐晟耍了一会子威风,把慕齐晟给累睡了,她还是睡不着,便到外面透气。

    澄净夜幕上挂一弯勾月,清辉浮漾,廊檐下有徐徐清风,很凉快,她拎了盏风灯搁在廊檐下的桌子上,把针线笸箩也给拿了出来。

    自打来了这没有手机没有电视没有任何消遣的世界之后,她除了干正事的时候,闲暇的时间多了起来,以前打发时间可以找杨凌,但现在杨凌走了,她连个说话的伴儿都没有了,书也不想看,未来也不想去想,她便想着,给杨凌做件衣裳什么的。

    画样子和裁剪自不在话下,但她的缝制技术就跟她的厨艺一样烂,而且手还伤着,没办法拿针,只是拿出笔画了个样子之后,便只好搁笔,不得不放弃。

    干坐了一个多时辰,对着廊檐上的勾月发了一回怔,心里念叨着杨凌此时在干嘛,是睡觉还是在打仗,念着念着,就伏在桌上睡了。

    张氏一早起来去做早饭,远远就瞧见廊檐下坐了一人,忙近前看个究竟,发现竟是她,心疼得不知说什么才好。

    “真是个傻女子。怎么就在这睡着了?”

    张氏推了推她,她惊醒过来,双眼迷蒙瞧什么都不真切,缓了好大一会儿,才看清张氏,“张大娘,是你啊?我再睡会儿。”

    说着,又趴在了桌上。

    “傻夫人,要睡,你也回屋去睡啊。”

    曲小白迷迷瞪瞪:“我这不是在屋里么?”

    “你这是在廊檐下呢。你该不会是一晚上都在这里睡的吧?露水这么重,小心凉着。”

    张氏唠叨不停,终于把曲小白唠叨醒,这回睁开眼,才发现天已经亮了,“我怎么在这里睡着了?”伸了个懒腰打了个哈欠,“唔,昨晚在这里坐了一会儿,坐着坐着就睡着了。大娘这是要去做饭啊?我没什么胃口,你给慕齐晟那个小崽子做点好的,人家锦衣玉食惯了的。”

    “哎,好。我给夫人做一碗清粥吧,再不饿,也得吃点,不然身体怎么撑得住?郎君一时半会也回不来啊。”

    “我听说,去寺庙拜佛需要斋戒沐浴,今早就不吃了,你做给他们吃吧,我等去玄香寺回来再说。让毛姐姐给我备一桶热水来。”

    她虽不信什么鬼神,但为了杨凌,什么也豁出去了。

    毛小桃很快提了热水来,她沐浴过,换了一身素净新衣,等张氏那边忙活完了,便叫上了她,一起坐车往玄香寺赶去。

    到玄香寺的时候,大概是辰时初,寺庙里已经熙熙攘攘,人头攒动。

    “唉,大概是男人们都被征募去打仗,大家都来祈福了。”张氏叹了一声,“该死的狄夷人,怎么就打都打不光呢。”

    曲小白不知该说什么。

    在她的世界里,也有战乱,而且,那不像是现在这个冷兵器时代,大家就是拼刀枪剑戟,在现代,更残酷,一梭子子弹过去,就是好几条人命,一颗导弹落下,就是半城人命。

    人的欲望在,战争就不会停歇。亘古就是。

    张氏拉紧了她的手,挤在人群里,随着人群一起往山上挤。

    寺庙在山的半山腰,好在山不高,路也不算难走,大家挤虽挤,并没有什么意外危险发生。

    曲小白身形瘦小,很快,就被挤到了路边,张氏也被挤散了。

    “张大娘!”她喊了一声,她的穿透力极强的高嗓门,在今日的场合很好用,张氏在熙攘人群里也听得清晰,答应了一声。

    “你去寺庙里等我,咱们寺庙见。”

    眼看挤是挤不过去了,曲小白只好退而求其次。

    “唉,佛祖爷爷今天好忙啊,也不知道他腾不腾的出手照顾那么多人。”曲小白站在路梗上,看着熙攘人群,不由发出一声感叹。

    “我听说这里供奉的是千手观音,不是佛祖爷爷,观音大士那么多手,应该可以照顾到很多人吧。”

    忽然一声调笑的声音入耳,曲小白顺着声音发出的方向望去,在她上方不远处的路梗上,看见了吕吾。

    因为是山路,侧梗还是有一定危险的,人们大都挤在路的里侧,侧梗上倒是宽绰。

    曲小白抽了抽嘴角,“人生真是无处不相逢。”这才过了一夜吧?

    “杨夫人也是来此地拜佛的吗?”

    “我夫君上战场打仗,我这个做妻子的,自当来为他祈福祷告,祈他平安。吕壮士也是为家人来祈福的吗?”

    “哦不,我只是路过此地,见很多人不知在挤什么,于是就来瞧个热闹。”

    吕吾今日不同昨日,昨日他穿一身布衣,边幅不修,但今日他着一身锦衣,仪容也是修得干干净净,瞧着倒像是个侠士,曲小白其实觉得,再叫他壮士有点不妥当。

    但一时也没想出该怎么称呼他。

    他这说话的模样可不讨人喜欢。

    “现在满大街都是抓壮丁的,吕恩公还是注意些自己的安危,毕竟,你还这么年轻。”

    “无妨,我是江南人士,抓壮丁还抓不到我的头上。”

    吕吾昨日虽提了提江南二字,但不过是一带而过,曲小白当时正发懵,并未注意,今天他再提起江南来,她倒是听心里去了,随口问了度娘一句,吕吾的底细如何。

    度娘很快给出答案:吕吾,江南靖南王吕崇第六子,聪慧过人,自幼熟读兵法,文治武功超群,是靖南王十分宠爱的一个儿子。

    曲小白暗骂一句握草,怎么出去追个人还能遇到江南王的儿子,昨天她还给自己挖了那样大的一个坑,这可真是上赶着送人头。

    江南么,听说很是富庶,她的商业规划里还真有江南的版图,但是这吕吾该不该结交,她还真拿不定主意。

    江南已经是司马昭之心,吕吾此来,想来是为了狄夷和大凉打仗的事,他必然不会站江北大凉,倒有可能是要和狄夷结盟谋害大凉,也有可能只是来探探消息,但无论是哪一个目的,都应该敬而远之,远离这些是是非非。更不要想什么以他为跳板去江南做生意的事。

    可是,他万一是要和狄夷结盟,杨凌还在战场上呢。她就算是不顾念那么多的大凉士兵,也得顾念她的杨凌啊。

    曲小白想到这里,道:“江南人士就更应该注意了,江北江南势不两立,小心官府拿你的人头献祭。恩公救我一回,我无以为报,好心提醒恩公一句,恩公还是早早回江南的好。”

    她是故意激怒吕吾。

    吕吾朝她走了两步,离她三尺远的地方站定,双手抱胸,很有兴味地睨着她,“多谢你的提醒。不过,我觉得,你是不是怕没有能力报恩,所以要故意支走我啊?”

    “我说过,吕壮士想要我怎么报答,可随时上门去告诉我,我一定赴汤蹈火,在所不辞。”曲小白忍耐着,还算是心平气和。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324/77569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