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灵异小说 > 阴司体验官 > 第三十九章 怪事连发

第三十九章 怪事连发

推荐阅读: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限量萌宝,了解一下我的手机通仙界妖精下山搞事业佔有姜西王爷,王妃喊你来生娃炽夏归时舒云化春雪我就喜欢惯着你逼真

    似乎是看出了我的疑惑,沐木学姐把他身上的白布掀开了一些,指着汪东城的下体说,这孩子并不是被人给掐死的,虽然是窒息死,却是较为猎奇的死法。

    沐木学姐以十分平淡而沉稳的语气陈述说,在窒息死的种类中,有一种性窒息的说法,这是较为少见的类型。但原理很简单,和在车子里倒灌汽车尾气,和在密闭的屋子里烧炭都是一种原理。

    在密闭的空间之内,随着呼吸氧气越来越稀少,而二氧化碳不断增加,到了最后就形成再怎么呼吸也无法吸入氧气的状态,而之后会发生的事情就很明显——渐渐的窒息死。

    沐木学姐说,窒息死的过程在各种死法中属于较为痛苦的,因为在密闭的空间中,氧气的消失速度比人想象的要慢。

    而人体在面临死亡的时候,会大量分泌肾上腺素,凭借本能尽可能拖延走向死亡的时间。所以一般来说,准备好了自杀觉悟的人,都会吞服大量的安眠药,再通过这种方式让自己窒息死。

    这样可以减轻自身的痛苦,在接近无意识的状态下死去。可是,性窒息却和汽车尾气窒息和密室烧炭窒息不太一样。

    据说因为性窒息死亡的悲剧一般在较为开放大胆的欧美实例较多,我国则属于偏少的类型。之所以这么做的原因也很简单,尽管在一般人看来很变态,但性窒息的感觉是具有上瘾性的。

    沐木学姐说,在人产生性亢奋的时候,并不是肉体产生反应,而是先要刺激大脑的中枢神经,从而产生反应。而这种回馈反应越是强烈,快感也会同样加倍。

    性窒息可以将这种快感增大几倍,当时体验这种感觉的人会十分的刺激,飘飘欲仙,但这却同样伴随巨大的风险。一种就是很容易在窒息状态下来不及解除窒息状态,然后意外死亡。

    而另一种,就是这种窒息状态很可能破坏人大脑的中枢神经,比如在多次尝试以后,中枢神经的反馈系统发生器质性异常,导致一般性的刺激已经无法让人产生性亢奋了。

    而这,也是性窒息具有成瘾性的关键原因。沐木学姐说,根据她的检测,在汪东城死亡的地点附近发现了精斑,精斑不仅仅来自于汪东城自己,还有其他男人的DNA被采纳发现。

    而从他身上的伤痕来看的话,估计汪东城是被强制窒息死的。也就是说,这很可能是一起谋杀,而不是汪东城自愿享受这种变态的快乐导致的意外死亡。

    沐木学姐说,做法很可能是在汪东城的头上套上塑料袋,让他处于窒息的空间,直到最后,汪东城本能的挣扎,想要脱离窒息状态,但是他当时却无法反抗,因为,他应该是在被男人施暴的状态。

    我听着沐木学姐默默说完,忍不住问了一句,那个害死了汪东城的人可以找到吗?沐木学姐说问题不大,因为已经从精斑里采集到了DNA,剩下的就是下通缉令搜索了。我问警方是不是已经介入了这件事,沐木学姐说当然了,甚至介入的还是刑警队。

    琳至始至终一直是在听着,没有发问,这倒是不像琳的作风,在我看来她应该要比我更加积极发问才是正确的。

    “学姐,谢谢你就这件事通知我们。”

    要离开的时候,沐木学姐送我们到了外面,我和琳对沐木学姐表达了感谢。她从自己的兜里拿出了一盒女士香烟——我惊了,说学姐你居然还抽烟啊?

    沐木学姐笑了一下,说,倒是没有烟瘾,但是尸体的味道很长时间都会留在鼻腔里,所以用烟的味道来以毒攻毒。我很理解,因为我只是在那里呆了二十多分钟,都感觉有些受不了了,我还是戴着特制口罩的。

    学姐说,尸体什么都好,就是味道不好,留下来以后很难去除,有时候呆上一天两天的,什么都不管用,口罩也好,烟也好,刷牙也好,都无法彻底去除味道。

    我同情的说,要不然学姐你就不要干这个了,凭你的天赋干什么不行啊?沐木学姐却嫣然一笑,说,没关系,现在我已经可以适应了——前段时间找到了玫瑰味的烟,抽起来味道很棒。

    沐木学姐走上这条路,别说是我了,她全家人都没有能说服她,我很快也释然,和沐木学姐询问了一下回家的时间以后,和琳一起先回到了家里。

    在晚上吃完饭,各回各屋之后,倒是有了一个意外的收获。我收到了一条短信,是李潇发过来的。她问我汪东城是不是真的死了?我问她你怎么知道的,然后李潇就彻底没有了回信。

    到了半夜的时候,手机忽然作响,我揉着自己惺忪的眼睛,发现是沐木学姐的来电。我立刻就愣住了。心想这都什么时候了,沐木学姐还跟我开这个玩笑。

    当场我开灯以后就要去沐木学姐的屋子里敲她的门,但刚下床以后,我的脚步就停了下来。

    “等一下……沐木学姐……难道没有回来吗?”

    想到这里,我立刻产生了一种不好的预感,急忙拿起电话接了起来,而对面立刻响起沐木学姐的声音,虽然很焦急,但我却安心了。幸好,接电话的不是别人。

    “学姐,你现在在哪里呢?你没回家吗?”我急忙问了一句。

    “没有!我没有回家,但现在那个不重要啊!小悬!司法鉴定中心的汪东城的尸体不见了!”

    “……什么?”

    我瞬间怔住,之后沐木学姐就几乎是带着哭腔和我说,她在我离开以后一直就在屋子里检查着汪东城的尸体。但是就在刚刚,她感觉自己呆得太久了,想出去抽根烟放松一下。

    结果抽完了回到了屋子里,就发现了汪东城的尸体已经不见了。来回也就短短十分钟不到的时间。而沐木学姐说她在回去的时候,几乎没有看到任何奇怪的地方,连个鬼影都没有。

    司法鉴定中心和其他地方不一样,灯光几乎是24小时亮着的,所以不存在什么漆黑的四角。她第一时间就到监控室去了,但是凑巧监控室的机器,却出了问题,她去的时候就一直是黑屏的状态。

    而在给我打电话的十分钟前才恢复了过来。可是这一恢复不要紧,沐木学姐说,在监控室恢复以后,她发现屋子里,汪东城躺着的床上多出了一个小纸条。

    “小纸条?就在监控室的监视器黑屏的那十几分钟时间里?”

    “不,准确的说,是在我为了确定监控去向监控室的那几分钟里……”

    我忍不住倒吸了一口凉气——几分钟的时间,神不知鬼不觉的在司法鉴定中心穿梭自如,这……真的是人能够做到的事情吗?

    我的脑海中,那第三个任务的内容在线清晰起来,甚至带着一丝丝的寒意。

    “学姐,你看了那纸条上写着什么了吗?”

    我这样一问,沐木学姐却是沉默了下来,一种压抑的寂静围绕在我的周围,令人产生莫名的不安。

    “……学姐?”

    许久之后,沐木学姐有些沙哑的说:“嗯,我去看了那个纸条上……写的内容。”

    “好,那上面写着什么?”

    “小悬……我希望你听了不要惊讶——上面写着,你的名字,还有,琳,东子的,和我的。”

    说罢,沐木学姐吸了一口气,继续道:“写了我们四个人的名字以后,后面还写了一句话——不要再多管闲事,给你们最后三天的时间,给我滚出圣兰……不然,让你们死。”

    我想,我真是个没用的家伙,没用到了极点。

    只是一句话,一个小小的纸条里的内容。此时此刻,却让我心跳加速,眼眶发涨,耳朵发热,大脑都在一震一震的。沐木学姐担心的询问听在耳朵里,都是和轻微的耳鸣混杂在一起,形成类似于幻听的声音。

    我如今正站在自己的房间里,可我却产生了一声令我毛骨悚然的错觉——我所在的地方,真的是我的房间吗?这里,会不会可能是其他的地方?只不过这个屋子的装饰,和我的屋子一模一样呢?

    在打开门之后,会是我熟悉的那个走廊吗,或者会是无尽的黑暗?又或者……会是汪东城的家?

    我也不知道自己是怎么了,这种奇怪的想法就像是雨后春笋一样疯长,疯狂的膨胀,根本就无法阻拦。恐惧在我心中渐渐蔓延,开始形成实质性的形态,这让我大脑开始陷入一片空白。

    我不得不承认,自己现在有些崩溃了。

    而就在这个时候,我听到了脚步声,然后那个脚步声,停在了我的房间门口。轻轻的敲门声响起,片刻停留过后,门吱呀一声慢慢的开了。

    我能感觉到自己的呼吸越来越粗重,甚至颤抖,眼睛渐渐睁大,瞳孔在剧烈的收缩着,我感觉自己越是大口呼吸就无法吸入空气,大脑中开始产生一阵阵晕眩感。我直觉这个门不能开,绝对不能开……

    然而,走进来的是琳,她看到我的脸后先是一怔,之后急忙走过来狠狠一巴掌扇在了我的脸上,之后就伸出手用力拉开了我的手臂。

    “哈……哈……”

    其实,在琳走进来的瞬间,我就已经知道自己在做什么了。

    “你……你到底在做什么啊!”

    琳看着我茫然的样子,忍不住愤怒了骂道。我知道自己刚刚在做什么——我居然试图活活掐死我自己,十分自然的,毫无任何抵抗的就这样做了。

    “我……也不知道。”

    刚说罢,抬起头,我忽然发现走廊好像是黑了一瞬间,而在那浓郁到伸手不见五指的黑暗之中,两道红点在黑暗深处,如同眼睛一样死死盯着我,在我发现它的瞬间就一晃而过,消失不见了。

    我颤抖的伸出手指指着那门口,琳看着我一脸苍白,瞬间失去血色的样子,立刻知道我是发现什么了,连忙扭头望去——她当然什么都没有发现,她不可能发现。

    因为,那个东西就是为了让我一个人看到才出现的,我有这种直觉。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326/74321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