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女主,人美路子野! > 第222章 钟裕救场,段桐月作妖

第222章 钟裕救场,段桐月作妖

推荐阅读:你不要过来啊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吃点儿好的山河盛宴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宋先生你又装病龙婿大丈夫穿成龙傲天的杠精青梅攻略大佬我也想跪在大佬面前

    “啊,还缺个演员……”

    楚凉夏往后倚在墙上,有点头发。

    演员都是事先联系好的,不是说找来就找来的。

    而且,就算她能就近找到安城的演员,可从安城到青山镇,最起码需要俩小时……反正时间肯定是要耽搁了。

    剩下的工作人员里,也没有合适的人选。

    “滥竽充数”的都找不到。

    只手揣在兜里,司笙不紧不慢道:“我这里倒是有个演员,可以来凑个数。”

    “啊?他在清水镇吗?”

    楚凉夏站直身子,立马来了精神。

    低头一瞥时间,司笙道:“大概八点左右能到。”

    她给钟裕定的是最早的大巴,这个点已经出发了。拍摄点又离汽车站近,钟裕能赶过来。

    尽管,清早起来赶大巴的钟裕,肯定会因为睡眠不足,摆一个上午的臭脸。

    不过,这就不属于她操心的事了。

    “那时间还来得及。”楚凉夏喜上眉梢,“是谁啊,跟角色形象差得远吗,演技怎么样?”

    “钟裕。”

    司笙只说了两个字。

    这两个字,就代表他在“角色形象”和“演技”上,不会存在任何问题。

    “……”

    楚凉夏没吭声了,眼睛睁得大大的,有点匪夷所思。

    哦……

    其实,影帝她是见过的,好几个,而且还有过合作。

    唯独这个钟影帝,因为独特的做事风格,除了跟他一个剧组,不然连见他的机会都少有,更不用说跟他合作了。

    虽然有个娱乐公司的老公,以及一个娱乐公司的竹马,外加在娱乐圈不错的人缘,可是——

    楚凉夏跟钟裕没见过面。

    一次都没有。

    听到钟裕要来,楚凉夏那点被李泉影响的坏心情,登时跑没了影。

    她忙前忙后。

    跟附近酒店住的工作人员们打了声招呼,然后就开着一辆租来的车,载着司笙和两个人先一步抵达录制现场。

    服装、道具等物品,都是楚凉夏昨日就准备好的,一到场地,就拿出衣服给司笙换上,然后让她化妆。

    她身兼数职,化妆师、道具师、摄影师、打光师……什么她都能掺和一脚,什么她都能干。

    只是,她现在身体不允许,忙活一会儿,就是一身的虚汗,倒在化妆间的沙发上休息,同时瞅着在化妆的司笙发呆。

    “怎么?”

    感觉被她盯了好半晌,司笙倏然开口询问。

    楚凉夏笑眯眯的,“没,就喜欢你的长相……”

    刚要夸呢,楚凉夏听到手机振动声,拿起来一看,“另一位主演到了,我去接他一下!”

    “好。”

    司笙一个字儿还未落音,楚凉夏就已经跑出了门。

    司笙:“……”

    倒是一旁的化妆师笑了,“楚导做事细心又周到,能力也强,不过因为年纪轻,嫁的老公又好,别人都当她靠的是背景。找其它投资的时候,一个两个都不信她的能力,不信她能拍好。而且她选的纪录片类型,也没有什么市场。”

    “哦。”

    这可以理解。

    年纪轻,资历浅。——多数人眼里的共识。

    她早几年闯江湖时,就因年纪太小,经常得到“不公平待遇”,所以她做事才会有点狠。

    ——不过就道上现在对她的评价,也不知是好是坏。

    扮演国王的演员,是个三十来岁的青年,据说是安城本地人,演话剧的。

    话不多,被领进来后,跟司笙打了声招呼,就安静去做造型了。

    八点刚过。

    司笙刚做好造型,就接到钟裕的电话。

    “到了。”

    睡眠不足的钟裕,闷闷地说出两个字。

    司笙起身,“我来接。”

    “后门。”

    一说完,钟裕就挂了电话。

    虽本人形象跟荧屏上的形象大相径庭,但,耐不住某影帝的国民度太高,在人多的地方,被发现的几率挺高的,所以他习惯性地避开人群,免得惹上没必要的麻烦。

    司笙问了后门的位置,就拎着手机去接人了。

    没想——

    正好撞上《寻找城市的秘密》录制。

    楚凉夏在这个节目组里有熟人,据说这一期节目要在青山镇录制好几天,分室内、户外两个部分。

    户外就是在城市里跑,根据节目组设计的环节,看嘉宾的自由发挥,顺便展现一下城市的特色风貌。

    室内的就跟木偶戏有关,据说嘉宾需要掌控木偶戏,合作演出。

    学会一项技能,他们自是需要时间的,这个一天内根本完成不了。

    眼下,便是在进行户外环节的录制。

    后门外是一条偏僻小巷,行人稀少,嘉宾和跟随摄像跑过的动静有点大。

    一个嘉宾,倾伊人。

    “帅哥,请问一下,暮上街在哪儿啊?”

    一路跑来的倾伊人,见到前方台阶上站着的一名戴兜帽的黑衣青年,停下来,仰头询问道。

    故意捏着嗓子,声音娇滴滴的。

    她认为的撒娇卖萌,实则刻意做作,令人起了一身鸡皮。

    “不知道。”

    青年双手揣兜,头都没回一下,抬眼一看推开后门的司笙,就抬步往上走。

    对身后来人,看一眼的兴趣都没有。

    “……”

    倾伊人遭遇冷脸,受了挫,神色微微一变。

    不甘的抬眼,倾伊人顺着他走的方向看去,抬眸的那一瞬,忽然顿住。

    司笙……

    古装打扮,一袭红衣,雍容华贵,浓妆点缀,不艳不俗。长发挽起,漂亮的脸完全展露,眉目如画,肌肤胜雪,发饰繁重却点到为止,一切都恰到好处。

    烟雨朦胧的氛围里,偏于古式建筑的小巷中,徒然出现在视野的一抹亮色,如同穿越了千年时光,以极具冲突的美感扼住观者的呼吸。

    又是司笙?!

    她蹭热度蹭上瘾了吧?!

    这时——

    跟随倾伊人的摄像,都在一个呼吸过后,颤颤地转移镜头,“擅离职守”,把镜头对准后门几秒。

    “你是演的王后,还是演的伪装王后的刺客?”

    距离司笙三步之遥,钟裕停下步伐,视线来回一扫,对司笙真诚发问。

    司笙:“……”

    拐弯抹角说她气质不对。

    勾唇一笑,司笙不恼不怒,往后一步,让开空间,“演刺客出身的王后。”

    “……”

    幽幽打量她一眼,钟裕开始质疑这个纪录片剧组的专业性,不过一想,还是跨进了后门。

    旁观这一幕的倾伊人,颇为凝重地皱起眉来。

    听说她们剧组的一个演员被段桐月弄走了……这是他们请来的新演员?

    倾伊人心有不快。

    她巴不得他们拍摄期间事事受挫呢,怎么见得她们如此迅速就将事情解决?

    在镜头面前,她将不爽压制下来,然后转过身,继续投入“任务”中。

    跟随摄像颇为不舍地将镜头移开。

    化妆间里。

    钟裕一进门,就引起一阵惊呼,很多人,不约而同地倒吸一口冷气。

    “钟影帝?”

    “卧槽,真的假的——”

    “我滴妈耶。”

    ……

    稀疏的声音,接二连三响起,所有人,都惊成了傻子,齐刷刷地停下动作。

    更有一化妆师,因过于激动、无措,把一盒粉饼碰倒在地。

    “你们好。”

    秉着礼貌待人的原则,钟裕冲他们一点头,然后打招呼。

    “影帝好。”

    “好巧啊,您来这儿逛呢……”

    “这、这……您,您好啊。”

    ……

    一票人,情绪都有点不在状态。

    他们都算圈内人,按理说,遇到“影帝”怎么着都不会如此失态,问题是——

    这尊影帝太神秘了!

    对很多明星来说,在圈内是鲜有神秘感的,见的机会一多、接触一多,就知这是一普通人,没什么大不了的。

    何况,娱乐圈这种地方,包装造人设的现象本就极其严重,很多明星在观众面前和私下里,就是两副面孔。

    钟裕不一样。

    就算是在圈里,他也因鲜少跟人接触,导致神秘感爆棚。

    如今他们一见到钟裕,就如同见到另一个次元出来的人,次元壁破了个彻底。

    “就一个化妆间?”钟裕问。

    司笙慢条斯理地补充,“兼休息室。”

    钟裕一扬眉,“这就是你吹出来的专业、敬业、大制作的纪录片剧组?”

    众人:“……”

    影帝原来是被忽悠来的……

    不对,影帝不是路过、串门,而是来跟他们合作的?!

    “昂。”

    司笙丝毫不心虚,面不改色点头。

    众人:“……”

    啊啊啊!

    美人儿你悠着点啊,钟影帝要是感觉受骗,一气之下走了怎么办?

    然而,出乎意料的是——

    钟裕漠然地吐出两个字,“剧本。”

    “这儿呢。”

    身后传来个甜软的声音。

    司笙和钟裕一回身,见到宫女装扮的楚凉夏站在门口,笑得温柔甜美,将剧本递过来。

    同时,她笑眯眯地跟钟裕打招呼,“你好。”

    朝她一点头,钟裕将剧本接过来。

    钟裕问:“导演呢?”

    “哦,”司笙朝楚凉夏招手,在楚凉夏走过来后,揽住楚凉夏的肩,介绍,“导演,楚凉夏,兼临时演员。人手不够的话,任何职业都可以。”

    钟裕:“……”

    入行十年,从未见过如此穷酸落魄的剧组。

    ——他还真当有大制作能请司笙,想过来给她撑个场子,怕剧组因她演技而刁难她。

    谁也没想到,不到十人的剧组里,竟然会出现一位影帝级别的人物。

    震惊了好几分钟,才缓缓回过神来。

    因钟裕与生俱来的疏离感,他们都不敢跟钟裕套近乎,而且,在忙活完后,都自觉退出化妆间,将空间腾出来。

    不多时,化妆间里除了要给钟裕做造型的化妆师,就只剩下司笙、钟裕、话剧演员,以及楚凉夏。

    趁此机会,楚凉夏干脆跟他们一起讲戏。

    “钟影帝不是演每个角色都会琢磨好几个月吗?”话剧演员是钟裕的粉丝,在惴惴不安一段时间后,终于担忧地问,“临时拍这个,会不会对你的状态有影响?”

    化妆间顿时安静下来。

    对此,楚凉夏也有点担心。

    传闻中的钟影帝,对每一场戏、每个神情的掌控,都到精益求精的地步。

    据说,有一场冬天落水的戏,他拍到第三遍,导演就满意了,可他不满意落水时的状态,主动要求重拍,一直拍到第十七遍才通过。

    不过,钟裕也很幸运了。

    从未待过小剧组,一直以来,合作的都是顶尖的导演、演员、工作团队,有信仰、有能力、有资金,剧组成员都有着同样追求。

    这么一想,让他委身于这样破旧廉价的小剧组……

    楚凉夏觉得,就冲着钟裕,凌西泽给她的投资,都该翻个十倍。

    “不会。”司笙翻着剧本,头也没抬的回答,“他的准备工作长,是因为他要在心里走过角色的一生,很显然——”

    一顿,她道:“这个角色,没必要。”

    正在闭目的钟裕,睁开眼,透过化妆镜看到沙发上的他们,“嗯,随时进入角色状态,是基本能力。”

    他在拍戏之前,需要做大量准备工作。

    但,这并不代表,他就会丧失即兴表演的能力。

    只是在有条件的情况下,他会选择更加完善角色形象,使角色更加丰满生动罢了。

    “这样啊……”

    话剧演员点点头,悬着的心总算放松了点。

    ……

    准备工作结束,虽然比预计的晚了一个多小时,但依旧顺利开拍。

    钟裕的表演,不负所望,“Action”一喊,一秒入戏,进入状态,气场在转瞬间改变。

    从清冷禁欲的贵公子,变成吊儿郎当的戏精。

    身为小剧场的主人公,“工巧”戏份颇多,基本没有台词,镜头都是短的,只需保证神态和走位。最先拍的,都是钟裕的戏份,原本计划两个小时的,在他流畅的表演下,生生缩减到半个小时。

    “好可惜啊……”

    监控器后面,楚凉夏捧着脸,愁眉苦脸的。

    “怎么?”

    坐一旁看其它“王后”表演视频的司笙,随口附和了一句。

    “要知道跟他合作,我就把剧本改一改了。”楚凉夏一脸哀怨,“我感觉我糟蹋了他。”

    “……”

    司笙差点没被他呛到。

    楚凉夏又说:“他天生就是为了大制作而生的人,我们配不上他。”

    “……他不会介意。”司笙如此安慰。

    对于钟裕而言,拍戏本身就是一种享受,任何角色都是一样的。

    就这么个寡淡的性子。

    钟裕要真挑的,也不会跟她成为朋友。

    “你是不是跟他很熟?”

    “还好。”

    “他最近有接新的剧本吗?”楚凉夏好奇地问。

    司笙一想,将钟裕要拍的那部一集一个故事的剧跟楚凉夏一说,顺带透露了她也会参演的事。

    提到钟裕教司笙拍戏时,楚凉夏忽然正经起来,仔细端详着司笙。

    片刻后,楚凉夏认真地说:“钟影帝教不了你的。”

    “嗯?”

    “他属于天生会演戏的那种,拿到角色,钻研一下,就能自动带入,没有技巧的。”楚凉夏遗憾地看了眼司笙,摇了摇头,“你不行,需要技巧和经验。”

    司笙:“……”

    哦,她是个没天分的人。

    话锋一转,楚凉夏又道:“不过技巧他也有的,走位、发音、表现方式……基本功他都掌控了。你跟着他,这些都可以学。”

    司笙略一颔首,表示心里有数。

    ……

    未到中午,就开始拍国王和王后的戏份。

    开拍之前,没有戏份的钟裕,不知从哪儿搬来一张凳子,自觉占据监视器前的一方位置,吓得除了楚凉夏,其他人都站远了一些。

    监视器后面,楚凉夏双手托腮,目不转睛地盯着屏幕,看到司笙和国王出场时,呼吸都是一窒。

    ——主要是被美的。

    古装第一美女,名不虚传。

    这个上午,因有司笙和钟裕的存在,所有工作人员,皆是精力满满。

    对钟裕,那是对大神的膜拜。

    对司笙,那……纯粹是秀色可餐。

    “你教的?”

    出场的戏即将抵达尾声时,一直静坐在旁边的钟裕,倏然出声。

    “嗯。”楚凉夏一点头,“她是气场比较强的人,跟王后的角色其实很接近,给她的人设也是武术世家出身的,就是缺点‘母仪天下’的风范,所以跟她强调过……”

    一通说完,楚凉夏眨着眼,问钟裕,“怎么样?”

    “嗯。”

    没有多评价,钟裕只是说了一个字,表示肯定。

    而,这样的一个字,就让楚凉夏乐开了花。

    像钟裕这样的戏疯子,如果司笙表演有毛病,肯定会直说的。可是,连他都给予肯定的话——

    司笙终于可以“一雪前耻”了!

    暮上街。

    这是镇上比较有特色的一条街道,没有游客常去的街上那么热闹,因下雨的缘故,甚至连行人都很少。

    这条街上,主打各种各样的美食,中间还开着些极具本地特色的店铺,如卖纪念木偶、皮影的店,亦有泥塑、剪纸之类的,颇具艺术色彩。

    《寻找城市的秘密》,现在就在这条街上拍摄。

    眼下的环节是,每个嘉宾单独行动,根据在任务点得到的提示,找到符合的店铺,然后到店铺里完成指定任务。

    段桐月的任务是做一样小吃。

    身为十指不沾阳春水的段家小姐,段桐月在下厨这块的经验几乎为零,在厨师的帮衬下勉强做好前期准备工作,再拿起油炸的时候,她因怕油溅到脸,直接拿起东西就往里面扔,登时溅得油花乱飞。

    段桐月没想到杀伤力这么大,身上被油点溅了好几处。

    厨师们和工作人员目瞪口呆。

    当即暂停拍摄,进行紧急处理,给段桐月检查伤势,确定没有大碍后,旁人才稍稍松口气。

    段桐月自作自受,心里虽埋怨节目组这见鬼的任务要求,但嘴上也不好说什么,只是拿了药膏后,以“惊魂未定”的理由,申请暂停休息。

    险些酿成事故,节目组也胆战心惊,经过导演同意后,就答应了。

    “让他们把这段剪了,绝对不能播出去。”

    将被溅到的手递给助理涂抹的时候,段桐月拧着眉头提醒道。

    “好的。”

    助理连忙应着,然后垂下眼睑,继续给她抹药。

    “楚凉夏那个劳什子剧组怎么样了,今天没拍成吧?”等待期间,段桐月倏地想到这一茬。

    助理微微一顿,然后抿了下唇,没第一时间回话。

    意识到不对劲,段桐月登时蹙眉,“怎么?”

    “听说他们找到新的演员代替了。”助理低垂着眉眼,小心翼翼地说。

    “听说?”

    “我一直跟着节目组……”

    身为段桐月的助理,段桐月在拍摄期间,她都是跟着节目组的,以防段桐月有事随时叫她。

    她分身乏术,没法关注楚凉夏那边的情况。

    “听谁说的?”段桐月没好气地问。

    “消息是从倾伊人那里传来的。”助理小声道,“听说她在来暮上街的路上,正好遇到司笙出来接新演员。”

    “下午你不用跟着我,去那边看看,谁那么不长眼,敢接这个烂摊子。”

    段桐月吩咐完,又冷哼一声,“另外,查一下他们这几天的拍摄场地,让他们好瞧。”

    “是。”

    助理立即点头。

    跟纯属合作关系的经纪人不一样,段桐月的助理是段家培养出来的,段桐月出道后,就一直是这个助理照顾,帮段桐月处理过不少事。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471/79663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