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嫡女休夫记 > 第一百四十五章天地生

第一百四十五章天地生

推荐阅读:新康里23弄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万古帝尊咬痕龙婿大丈夫河神新娘贤妃黑化指南养个权相做夫君诈尸农女:带着萌娃钓相公穿成虐恋情深文中的女主角

    沈镜这会儿当然不会出去,因为她手无缚鸡之力,不仅帮不上忙,还会成为累赘的。

    不知过了多久,外面的声音小了许多,沈镜凝眉细听,有对话声,但听不清楚。

    咔咔几声后,车子里突然亮起来了,铁架收了起来。沈镜没有轻举妄动,手里紧紧地握着一把面粉,这是她让秋雁准备的,刚刚拿到了手上。

    帘子掀开,出现的是司徒文宣的脸,沈镜松了一口气,目含担忧的问:“有没有受伤?”

    司徒文宣没说话,摇摇头,坐了下来。

    “你怎么不说话?”沈镜觉得司徒文宣比较奇怪。

    司徒文宣指了指嘴,摇摇头。沈镜一时明白不过来,司徒文宣眼睛里露出无奈。他现在根本张不了口,也不知道那青袍男用了什么毒,袖子在他嘴边一甩,他就张不了口了。

    沈镜愈发焦急起来,却听外面殷衡大声道:“赶紧交出解药来。”

    沈镜听了,一脸惊讶的看着司徒文宣,随即转为担忧,“你被下毒了?”

    司徒文宣点了点头,沈镜又问:“除了不可以说话,还有哪里不舒服的么?”

    司徒文宣又摇摇头,沈镜只觉得世界之大,无奇不有,竟然还有能让人开不了口的毒药。不过她也觉得那男子也甚是奇怪,下毒怎么会想着让人说不了话呢?

    “放心,一会儿就好了。”即使被抓,青袍男的语气也不见得有什么担忧,只郁闷的嘟囔道:“下错药了。”

    沈镜觉得这人就是个奇葩,她忍不住要掀开帘子,却被司徒文宣拉住,制止的意味很明显。

    司徒文宣动了动嘴唇,感觉有点知觉了,手一直拉着沈镜,似乎怕她会再次掀帘子。

    沈镜看司徒文宣不像有事的样子,听外面殷衡似乎在用刑,倒也忍住了没去看。想着伸手去摸司徒文宣,看她还有哪里受伤,却忘了一只手中还有面粉,不小心撒了一些出来。

    不多的一点,却让司徒文宣突然大声咳嗽起来。好一会儿才止住咳嗽声,皱眉问沈镜:“你拿的什么东西?”

    145.

    司徒文宣点了点头,又问:“你拿的什么东西?”

    沈镜伸开手给司徒文宣看,“面粉。”

    司徒文宣疑惑地看着她,沈镜解释道:“防身用的。”

    司徒文宣依旧疑惑,用面粉怎么防身?沈镜见他疑惑解释道:“可以迷眼睛。”

    司徒文宣了然一笑,赞赏道:“嗯,不错。”

    外面的殷衡听到司徒文宣能说话了,自然就不问解药了,转而问道:“你是谁?”

    那人还是一副天不怕地不怕的语气,回答道:“行不更名坐不改姓,我叫天地生。”

    沈镜噗嗤一声笑了出来,这名字取的真是奇特。司徒文宣却没笑出来,他皱了皱眉,哼了一声。

    外面的殷衡听到这名字,一时不知该如何应对,为难的叫了一声司徒文宣,“爷?”

    司徒文宣转身看着沈镜,问她:“面粉还有吗?”

    沈镜愣愣的点头,将自己装面粉的袋子递给司徒文宣,问道:“你要做什么?”

    司徒文宣拿着那个重重的袋子,有些哭笑不得,不发反问:“面粉都准备这么多,还准备了些什么?”

    沈镜指指自己身边的袋子,“就这些了。”

    司徒文宣好奇地翻了翻,有弹弓、匕首这些东西。司徒文宣似笑非笑的看了眼沈镜,倒没再做评价。

    司徒文宣一直以为那个袋子里是衣物首饰,也没注意。不过倒没多少想不通,毕竟沈镜就总是这么出人意料。

    司徒文宣看完,抓了一把面粉在手里,沈镜似乎料到司徒文宣要做什么了,她问出心中的猜测,“你要迷那个什么天地生的眼睛?”

    司徒文宣嗯了一声,掀开帘子就出去了。沈镜张了张嘴,本想问那人到底什么身份的。

    刚刚那人说出名字时,殷衡和司徒文宣的反应都很奇怪,说明他们是听说过此人的。

    沈镜正好奇时,听到天地生大喊了一声。

    “你干什么?”天地生紧闭双眼,面上白乎乎的一层面粉。

    饶是一向淡定无比的殷衡,此刻也惊讶的看着自家主子。

    司徒文宣拍了拍自己的手,残留的面粉拍不干净,他皱了皱眉,冷冷地对天地生说道:“你不是想看么?眼睛瞎了就不会那么多事了。”

    沈镜挑开帘子,正好看到司徒文宣正在拍着手上的面粉,面前一个男人跪在地上,双手用绳子绑在后面,正努力扭动身子,想以此弄去脸上的面粉一般。

    不过终是徒劳无功,他恼羞成怒道:“齐王殿下竟然也是手段卑劣之人。”

    沈镜闻言不禁失笑,这是只许州官放火,不许百姓点灯了。司徒文宣闻言淡淡的嘲讽道:“总要跟你学点什么才是啊!”

    因为脸上糊满了面粉,沈镜看不清那人的长相。他听了司徒文宣的话,一时没有马上接话,估计也是无话可说,要睁眼也还睁不开,整个人给人的感觉就是憋屈得很。

    殷衡终于收起了讶异的表情,他本觉得自家主子撒面粉这一举动有些跌身份,但对付这样有身份背景的无赖,好像也只有这种方式了。

    司徒文宣又道:“好好的正事不干,偏要做这等事,够丢脸的。”

    天地生半睁了一下眼睛,极其痛苦的样子,嘴上却是冷哼一声,问道:“何为正事?我这个就是我的正事。”

    司徒文宣滞了滞,对付这种无赖,口头上真的是争不过,他笑了一声,懒得理会他,只道:“做了就得承受相应的结果,你可不要怪我。”

    天地生很有骨气一般的哼了一声,“我倒要看看司徒家的人,到底有多厉害。”

    “虽然你不愿承认,但你流着司徒家的血,这点你怎么也改变不了。”司徒文宣淡淡的说道。

    听到司徒文宣这样的话,沈镜更是好奇此人的身份了。她静静的听着天地生冷笑道:“所以这是我这辈子最大的污点。”

    司徒文宣也不恼,只慢慢悠悠地说道:“怪也只能怪你爹没担当,怪你娘太无情,也不能怪司徒这个姓。”

    “齐王殿下倒和我讲起道理了,你应该听说过,我这人最是不讲理,即使没听说过,这会也知道了。”天地生没了之前的嬉笑语气,变得冷冰冰的,“所以这种话就不用说出来了。”

    司徒文宣淡淡一笑,“你说的也是。”顿了顿,以一副为难的语气说道:“那处置你也成了难题,毕竟你也是我表弟,能拉你一把也算功德一件了。”

    天地生终于费劲睁开了眼睛,只眼睛有些红肿,快速的眨着。他怒瞪着司徒文宣,因为眼睛眨太快,便显得有些滑稽。

    “哼,殿下倒真是普度众生,只不知道你还能度多久。”天地生倒是知道司徒文宣的痛点。

    司徒文宣愣了一下,随即淡然一笑,不再接话,转身往马车这边走,边走边对殷衡道:“让他替我们赶马车吧!”倒不怕天地生会弄什么幺蛾子的样子。

    殷衡愣了愣,随即低声应了是。

    沈镜赶紧放下帘子,脑子突然一闪,觉得还有事没做,皱眉想了好一会儿没想出来。

    司徒文宣上了马车看到的便是沈镜皱眉的样子,他以为沈镜是好奇那个男人,便解释道:“那是皇叔的儿子,她娘是个小丫鬟,生了他以后就被处死了,他则放到了正室跟前养着,只是似乎被虐待了。后面跑了出去,皇叔也不敢管,他夫人更是乐见其成。”

    沈镜哦了一声,接话道:“那他怎么变成这样了?”

    “想不通就学坏了吧,给自己取个名字说天地生,这里闹点事,那里打个人的,还都找的有权有势的,最后皇叔也是屁颠屁颠的去处理。”

    沈镜又哦了一声,颇为疑惑的说:“不是不管么,怎么还去处理?”

    司徒文宣冷嘲道:“皇叔的儿子得病死了,目前膝下没有一个儿子,自然想着认回去。”

    沈镜闻言,突然觉得那天地生也是个极悲哀的人,她问司徒文宣,“那他也挺可怜的,要怎么处置他?”

    司徒文宣眉头皱了皱,一时也拿不定主意。沈镜看他为难,也帮着想办法,这一想没把办法想出来,把自己刚刚脑子里闪现的事情想了出来。

    “秋雁怎么样了?”沈镜忽而开口问道,都那么半天了,怎么也没来问问她怎么样了呢?这不是秋雁的性格,难道是受伤了?

    这话题转的太快,司徒文宣一时没反应过来,随后摇摇头道:“不知道,应该无事吧,不然殷琪已经来说了。”

    沈镜突然觉得愧疚,怎么都忘记关心秋雁了,听司徒文宣这种不确定的话,沈镜想着还是亲自问问比较放心。

    正要掀帘子下车,司徒文宣又制止她了,“你要干什么?”

    “去看看秋雁啊?”沈镜理所当然的回答道。

    司徒文宣皱了皱眉,表情有些不悦,“哪有主子去看下人的道理?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473/794024.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