虐恋小说网 > 言情小说 > 神医娘亲之腹黑小萌宝 > 【第三十九章】快活的铁蛋

【第三十九章】快活的铁蛋

推荐阅读:限量萌宝,了解一下我的手机通仙界妖精下山搞事业佔有姜西王爷,王妃喊你来生娃炽夏归时舒云化春雪我就喜欢惯着你逼真男友粉的人设不能崩

    伴随着最后一道白卤羊肉被呈上饭桌,白府的宴席总算落下帷幕。

    卤菜受欢迎的程度超乎了所有人的想象,尤其那道白卤羊肉,连大伯自己都没料到会如此受欢迎。

    中原人不大习惯羊肉的膻味儿,为去膻,厨子往往会选放更多的香料与酱料,味道较辣的红卤因此成了卤羊肉的首选,大伯却反其道而行之,用了清淡的白卤。

    结果卤出来的羊肉不腥不膻,十分嫩滑爽口,这是唯一一道连汤汁都没被放过的卤菜。

    余下的卤菜也不差,全都是席面上第一道被抢光的。

    早先不信俞婉一行人能做出什么好菜的厨子们,一个个都觉得脸上烫极了,俞家的菜他们自然也尝了,确实担得起一句美味至极,不怪大小姐不远“千”里把人请来了。

    “甘拜下风啊!”一个白家的老厨子拍着大伯的肩膀,心悦诚服地说。

    “小丫头也能干。”一旁白玉楼的厨子说,他是见过俞婉的,知道她会煮盐,不过白小姐下了封口令,是以这件事并未宣扬出去,他没料到的是这丫头的刀工竟也这么好。

    他的学徒若有这小丫头一半机灵,他出菜的速度都能提快许多。

    当然,两个小伙子也不差,一整日下来,脏活累活任劳任怨,就连最小的小儿子都一直乖乖待在后院,一点儿也没进来嚷嚷。

    几人都累坏了,尤其腿脚不便的大伯,俞婉已经尽量不让他做卤煮之外的事了,可就算是坐在椅子上切菜切一整天,也够难为他一伤号的。

    “小铁蛋呢?”大伯气喘吁吁地问。

    “后院吧。”俞松道。

    兄妹三人去了后院。

    今日忙坏了,都没管这小家伙的饭,他一定饿坏了,一边坐在冷冰冰的炉子前,一边泪汪汪地啃俞婉上午给他留下的几个葱油饼。

    几人愧疚得良心都痛了。

    然而当他们绕过栅栏,来到那个僻静的角落时,本该挂着鼻涕泡泡、又饿又冻、还委屈害怕的小铁蛋,此时正大喇喇地坐在一个不知打哪儿搬来的箱子上。

    那箱子要多精致,有多精致。

    他翘着小二郎腿,一手抓着一串晶莹剔透的紫葡萄,一手拿着一片肥瘦相宜的肉干,面前的炉子上,葱油饼已经不见了,取而代之的是一釜奶白浓稠的炖汤。

    小铁蛋一口肉干,一颗葡萄,吃得大快朵颐,不时喝上一口热乎乎的浓汤,快活得简直要飞起。

    俞婉的嘴角抽了抽。

    所以,他们担忧了一下午,自责了三秒钟,结果这小家伙过得比个神仙还快活?

    小铁蛋会生火、会煮东西不足为奇,奇的是这些东西是打哪儿来的?

    很快,俞婉又发现了小铁蛋身侧的一个个精致又奢华的大箱子。

    比起这些,小铁蛋吃的反季水果、鹿肉干、牛尾汤简直都不算什么了。

    “发生了什么事?”

    在俞婉的细问下,小铁蛋将白日里的事和盘托出了。

    听完小铁蛋的话,三人都听到了自己心碎的声音——

    他们累死累活地干了一整天,竟然还不如小铁蛋随随便便卖掉两个饼……

    ……

    “啊,还有这等事?”大伯俨然也有些惊讶,京城不是没有行事乖张的小纨绔,可这般胡闹的,生平仅见。

    来时只有几个人,回去却多了几大车。

    “我去问问白府有没有多余的马车租借给我们。”俞峰说。

    大伯点点头。

    俞峰去了竹棚找丁管事,谁料丁管事没找着,反倒碰了一鼻子灰。

    “你说什么?你们要带走三大车东西?谁许你们从白府顺东西了?”白府的家丁狠拍着桌子说。

    早先的家丁不在了,这是个俞峰不认识的。

    俞峰解释道:“不是白府的东西,是我们自己的。”

    “你们自己的?你们来的时候,我怎么没瞧见你们带了那么多东西?”家丁不信俞峰的话,忙不迭地让人将白夫人请来了。

    这位白夫人是白老爷的续弦,比姜氏还小上几岁,可看上去并不如姜氏年轻貌美,不过也算清秀动人就是了。

    白夫人带着一大波丫鬟婆子,浩浩荡荡地去了厨房。

    正在收拾东西准备离开的厨子全都让这架势唬住了。

    “东西呢?”白夫人冷着脸问。

    家丁道:“在后院,夫人请随小的来。”

    白夫人与家丁一道进了后院,来到放置贺礼的地方。

    白夫人一瞧那些上等的黄梨木箱子,眼睛便瞪直了,再看里头的东西,眼珠子差点没掉下来!

    雪莲她家也有,可谁见过这么大的?

    狐狸毛她亦穿得起,但几时穿过云山紫狐的?

    她手头的银子能买下一座牛山,只是借她一百个胆,她也不敢杀掉其中一头去做牛尾羹。

    这里头一样样、一件件,虽并不是金银珠宝,却是多少金银珠宝都难以买到。

    “夫人,今日宾客众多,他们一定是趁人不备,偷了宾客的贺礼!不是小的发现及时,府里人怕是已经看在小姐的面子上,让他们把东西偷运出府了!”家丁一脸邀功地说。

    家丁蠢,瞧不出贺礼的价值,白夫人却门儿清,以白家的门第,当初若不是走了先夫人娘家的关系,根本买不到这条街上的宅子,就他们结交的客人,怎么可能弄得来这些稀罕东西?

    但……那又怎样?

    她明白真相,就一定要说出真相?

    大伯说道:“我们没偷东西,我们是第一次来白家,你们贺礼放哪儿我们不清楚,再说我们也没擅自离开过厨房。”

    “他们一家都在厨房做菜,我可以作证,没有离开过。”白家的老厨子站出来说。

    白玉楼的厨子也站了出来:“是啊,我们都可以作证,他们确实没离开过。”

    家丁嗤道:“是吗?连茅房都没上过吗?”

    这就有些强词夺理了。

    俞松指着他鼻子道:“那你用去趟茅房的功夫,给我偷这么多东西来试试啊!”

    “你还敢嚣张!”家丁仗着白夫人给自己撑腰,丝毫没将个乡下厨子放在眼里,抬起一拳头,便朝俞松的脑袋砸了过去。

    他可是练家子,这一拳吃下去,俞松非得头破血流不可。

    说时迟,那时快,一只素手扣住了他的手腕,转身,一个漂亮的过肩摔,将他狠狠地摔在了地上。

    紧接着,俞婉上前一步,一脚踩上他胸口!

    ------题外话------

    俞婉:我男人送的东西也敢抢?活腻了!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488/77640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