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V383】二更

推荐阅读:农门锦鲤妻:带个傻子去开荒席爷每天都想官宣限量萌宝,了解一下我的手机通仙界妖精下山搞事业佔有姜西王爷,王妃喊你来生娃炽夏归时舒云化春雪我就喜欢惯着你

    圣女几代才出一个,她太姥姥算一个,不过太姥姥已经去世了,眼下就剩兰家新出的那个,拿到她的血,就能为燕九朝做药引。

    俞婉的眸子里掠过一丝亮光:“这么看来,兰家出了圣女,也算我们的运气。”

    裘炳点点头:“没错。”

    俞婉站起身道:“那我们赶紧去找她吧!错过了这个,再等下一个,都不知是猴年马月的事了。”

    他们能等,燕九朝的毒不能等,多则半月,少则三月,俞婉可不敢拿半年做赌注。

    “怎么去?”一阵沉默的青岩开了口。

    俞婉拿起桌上的画像:“我记得最初看见它的时候并不是画像,而是一副舆图,我想,这上面应该有新都兰家的地方。”

    俞婉说着,沉思了一会儿,指尖蘸了几滴茶水,均匀地洒在画像之上。

    水渍渗透画像,待水渍干涸后,原本的肖像没了,原先的舆图出现了。

    “这里。”俞婉点了点一个被打了标记的地方,尽管图上什么也没说,可直觉告诉俞婉,这就是当年那名女子留给他们的目的地。

    裘炳拿着舆图端详了好一会儿,说道:“怪道会迁都,这里的确是一处风水极佳之地。”

    众人嘴角一抽,眼下是讨论风水的时候吗?您老人家是不是该想想怎么去啊?

    影十三正色道:“少主的毒不能等,我们尽快收拾东西,明早出发!”

    影六看了看俞婉,道:“少夫人也要去吗?”

    众人唰的朝俞婉看了过来,目光落在她微微凸起的肚子上,是养肥了还是显怀了,这肚子真是一天天看着大了,跋涉来鬼族已是不易,再跟去新都,众人都担心她吃不消。

    俞婉挺直了小身板儿,指了指自己道:“看我做什么?没我这张脸,兰家人会认你们吗?”

    这倒也是,舆图与令牌都是留给兰家人的,俞婉不去,就算得了令牌,也进不了兰家。

    俞婉觉着自己这一胎怀得极好,除了能吃能睡,没别的毛病,一定是个健健康康的大胖小子。

    想到了什么,影十三迟疑道:“少主那边……”

    是的了,燕九朝脑子坏掉了,至今认为自己是鬼王,他如何肯轻易离开自己的地盘?

    ……

    离开阿嬷等人的住处后,俞婉径自回了寝宫,芳菲、芳容奉上了小食与安胎药,俞婉一概不碰,当燕九朝自族中归来时,就看见俞婉歪在床头唉声叹气的样子。

    他英俊的眉头就是一皱,强大的杀气倾泻而出,芳菲二人吓得腿肚子一阵哆嗦。

    “退下吧。”俞婉摆手。

    本想捏死这两个不懂伺候的奴才,俞婉发话后,燕九朝杀气一收,二人如释重负,战战兢兢地退下了。

    燕九朝大步来到床前,捏了捏她腰肢上的小肥肉,确定一两没掉才在她身旁坐下:“怎么不吃东西?”

    “我吃不下。”俞婉说。

    “来人!”燕九朝又想将厨子拖出去砍了。

    俞婉拦住他道:“不是厨子的问题,是我自己。”

    “你怎么了?”燕九朝的目光落在她的小腹上,“是这东西折磨你了?”

    “没。”俞婉低下头,委屈地说道,“我想家了。”

    “南诏?”如果自己记得没错,她是南诏帝姬,燕九朝不屑道,“哼,你父亲为了区区一条虫子就把你给卖了,这种家有什么好想的?”

    俞婉的眼神闪了闪,试探着说道:“我想的是……新都的家。”

    “新都?”燕九朝蹙眉。

    “我又不是只有爹,没有娘,我娘的家在新都,你陪我去一趟新都好不好?在我们新都,一直都有个习俗,大婚后要带着新婚夫婿回门。”俞婉说着,悄悄打量他神色。

    他如今拥有鬼王的记忆与习性,不会轻易地走出族里,因此俞婉也不大确定他能不能接受自己的提议。

    果不其然,燕九朝听了回门之类的话,神色变得抗拒起来。

    俞婉摇了摇他胳膊,轻声道:“就陪我去一趟嘛,我真的很想见见他们啊。”

    鬼王的习性与燕九朝的意志激烈地厮杀了起来,脑子里出现了两道截然不同的声音,一个催着他尽快答应,一个则逼着他不要离开族里。

    “好,我陪你回去。”燕九朝最终还是战胜了鬼王的意志,“来人!”

    芳容、芳菲躬身走了进来:“王。”

    燕九朝冷声道:“备车,本王要陪夫人回门!”

    “是!”二人恭敬地应下。

    俞婉道:“等等,这件事先不要声张。”

    “为何?”燕九朝问道。

    因为裘家世代坚守鬼王,一旦让新都知晓鬼王离开了流放之地,不仅“鬼王”有危险,整个裘家也将迎来灭顶之灾。

    偏偏俞婉想不出更好的理由,硬着头皮道:“我……就是不想声张。”

    燕九朝危险地眯了眯眼:“你带那个叫小白脸回过新都?”

    俞婉摇头:“没有,你是第一个!”

    这个事实大大取悦了燕九朝,燕九朝没不追问为何要藏着掖着的事了,淡淡地睨了她一眼:“知道了。”

    翌日,鬼族传出了王在禁地闭关的消息,王闭关不是头一回了,最长的一次从春末闭到了秋初,众人习以为常,因此谁也没心生异样。

    阿豆被委以重任,看守王闭关的地方。

    真正的鬼王就在禁地,抱着一个修罗送给他的小奶瓶,当然了,对燕九朝的解释是,这是他留在鬼族的替身。

    燕九朝沉沉地嗯了一声,欣然接受了。

    “把阿嬷他们也带上吧。”去新都可不仅仅是寻找一味药引,最好的打算是进入新都后兵分两路,当然眼下,他们得顺利进入新都才行。

    临行前,俞婉将飞鱼山庄的弟子们送出了王宫,季行川不知所踪,以他的功力应当并无性命之忧,最大的可能是迷路在了山林,飞鱼山庄的弟子们去寻找他的踪迹,俞婉一行人则踏上了前往新都的马车。

    俞婉倒不觉着这一行会有什么危险,她是兰氏后人,兰氏乃新都贵族,眼下又出了圣女,她应当是能在新都横着走的存在。

    这一路也并未遇上任何危险,沿着舆图所表示的道路,一行人十分顺利地翻越了山脉,沿着江河顺流而下,又走过一个几个稀稀拉拉的村落,终于于三月末,抵达了一座巍峨壮阔的城池。

    “这里真热闹。”俞婉望着城门外排队入城的百姓,几乎难以相信在遥远的鬼域竟有一座如此庞大的城池。

    青岩抬手指了指城门的方向:“阿嬷,城墙的牌匾上写着什么?”

    裘炳凝眸道:“冥都。”

    “冥都?是新都的名字吗?”俞婉打开舆图瞧了瞧,确定他们没有走错。

    三个小包子迫不及待地自车窗内探出小脑袋,赶路的日子,三人没能好生晒晒晒,白了许多,已经不是当初那三个乌溜溜的小黑蛋了。

    路上的行人没见过这么漂亮的孩子,还是三胞胎,纷纷好奇地看了过来。

    燕九朝将儿子抱回怀里,淡淡地拉下了帘子。

    没排多久的队便轮到了他们,青岩跳下马车,将手中的令牌递出去。

    守城的侍卫一见这块令牌,眉头皱了起来,打量了青岩一眼,不耐道:“不能进城!”

    青岩道:“为何?我们是兰家人!”

    “兰家人?”侍卫嗤了一声,将令牌扔回他怀里,“别以为什么阿猫阿狗都能冒充兰家人!我守城这么久,会连兰家的令牌都认不出吗?小爷心情好,今日便不抓你们了,再敢拿这些假令牌来糊弄小爷,当心小爷把你们全部抓进大牢!”

    “你……”

    “青岩,怎么了?”俞婉挑开帘幕。

    青岩拿着令牌走过来,道:“侍卫说这块令牌是假的。”

    俞婉柳眉一蹙:“假的?怎么会?”

    谈话间,一个老妇佝偻着身子走了过来,拍拍青岩的肩膀:“这位公子,你是在找兰家人吗?”

    “是啊。”青岩转身看向她,“婆婆,您知道兰家人在哪儿吗?”

    老妇问道:“你是想找城内的兰家,还是城外的啊?”

    青岩与俞婉交换了一个眼神,问她道:“还有两个兰家?”

    老妇抬起枯瘦的手:“城内的,你们见不着,城外的,就在那里。”

    ------题外话------

    终于过渡完了!

    3998,就差2票满4000啦,求票求票呀!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488/787106.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