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2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日子过得快,恍然不觉,又是一年秋。

    自入了夏,皇上兴许是沾了暑气,本是一场小病,生生拖到了如今,连上朝都是强撑着精神气儿的。

    太子也便忙起来,朝上事物繁冗,时不时还得去御前尽孝,难得在我这儿露个脸。

    这日我随太子妃去了一趟护国寺,为皇上龙体祈福,也权当是表一份孝心。

    在护国寺住了有五六天,这佛经抄的多了,倒成了习惯,回了东宫,也还是闲不住手。虽说字是丑了些,但大师说了,贵在心诚。

    是以这日午后,估摸着太子妃寻常小憩的时辰,这时候该是醒了,我便把近几日抄写成册的经文理了理,满心欢喜带去了太子妃宫中。

    许是皇上抱恙,宫中便慌乱些,这个时候,太子妃宫门前竟没人守着。

    我与她素来亲厚,往日也是不必等着通传的,此番更是径直朝殿内去了,一路畅行无阻。

    我进了殿门,才发觉今日伺候的人实是太少了些。太子妃果然已经起了,此刻坐在屏风后,身边站着的应是她的陪嫁丫鬟香兰。

    那屏风上绘了一副山水泼墨图,我虽不通此道,也看得出很是写意。是太子年前赏的,往日没见她摆出来,也不知如今怎么突然用了起来。

    她背对着我,又有屏风隔着,并不知我已进了来。

    我刚想出声唤她,便听见她低低的抽噎声,这声“姊姊”便卡在了喉咙里。

    香兰奉了茶盏上来,宽慰道:“娘娘不必自责,当日事您也并不知情。如今对秦良媛宽厚至此,依奴婢看,也是仁至义尽了。”

    我听得自己的名号,一时更不知该不该出声。

    她接过了话,嗓音还有些沙哑,“三哥自我入东宫那日便将实情告知于我,还叮嘱了我,这是我贺家欠下的,既不能左右结果,唯有尽力偿还。”

    “您和三公子,这些年做得也是够多了...”

    “哪够呢,哪够得上那五万性命?我做梦也未想过,父亲竟会做出这等伤天害理之事。我是真心欢喜安北,可我看着她与太子情深意笃,又怎么告诉她,这一切皇上和太子都早已知情,只是在将错就错罢了?”

    我看着手上抄录的经文散了一地。心绪也跟着散了一地。

    我转身走了出去。

    “以她的性子,怕是再也不会原谅我们了。”

    我回了宫中,拿了两壶梨花酿,一盏接一盏地灌了下去。

    从前流泪流的多了,如今倒是双眼干涸。

    是我蠢笨。只是依稀觉着当年必有蹊跷,却从未把这其中蹊跷摘开了看。

    秦家败落,北疆便是贺家独大。只是五万将士一夕丧生,其中端倪,瞒不过天听。

    可瞒不过又如何?北疆势力盘根错节,胡人连年掠夺战不停,既是已损失了一员大将,再治了另外一个的罪,无异于自乱阵脚。

    于是皇上和太子便只能睁一只眼闭一只眼,把抗旨不遵的罪名硬生生按在秦府上,转身联了贺家的姻。

    当真好谋算。

    这便是我父兄,我秦家满门,效忠了一代又一代的天家。

    他一早就知道。

    他们都知道。

    喝尽了最后一滴,我将杯子掷了出去。坐在窗前,斜倚着窗棂,眼睁睁看着太阳一点点沉了下去,沉进了这偌大的,诡谲的宫廷里。

    我吐出了一口浊气。

    起身,叫怜薇把刚备好的夜行衣换了上。又坐在妆台前,把珠钗一支支取了下来,妆容一点点洗下来。取了白条,将头发束起,蒙上了面,只露了一双眼睛在外头。

    我去架前,将大哥赠我的剑取了下来,剑出鞘,闪着寒芒。

    剑身上映着我的眼睛,眼底的淡漠让我都感到陌生。

    怜薇跪下去,“奴婢本卑贱出身,若非幼时得大夫人庇佑,早已不知死在哪里。事到如今,愿誓死追随主儿,追随秦府。”

    我笑了笑,问道:“交代你的,可办妥了?”

    她抬起头,眼神坚定,“万无一失。”

    我把她扶起来,“我已替你安排好了去处,今日过后,便将你送出宫。”

    她摇摇头,“奴婢就守着主儿,哪都不去。”

    我没再接话,宫中的人早就被我支了出去,此时一片死寂。

    掐着时辰,该是护卫换班的时间了。果然,外间响起了此起彼伏地叫喊,“南面走水了!”“快去救火!”

    听着慌乱的脚步声逐渐密集,我深吸了一口气,踏出宫门,足尖一点地,翻上了宫墙。

    在这宫墙上奔走跳跃,恍惚竟有了几分恣意。本就是换班的时辰,守卫松懈,又遇上失火,众人都赶着去救火,顾不上其他。以我的轻功水准,想在这时候逃出去,也非难事。

    父兄在忠君上思想都是极正统的,守着一套君要臣死臣不得不死的君臣纲常,且不说我根本近不得皇帝的身,就算事成,日后黄泉相见,他们怕是就不认我这个女儿妹妹了。

    我径直冲着大将军府而去。

    这个时候,贺家仍在北疆,唯独贺盛留在上京。却也足够我要一个说法了。

    将军府中无甚人在,守卫也稀稀疏疏,我绕过了几人,一重重门闯进去。

    到了最后一重门,还是被人瞧见了。他作势要喊人,可我的剑在他出声前,便割开了他的喉管。

    血溅了几滴在我脸上。

    我一脚踹开了门,倒提着剑,听着剑尖在地上划出的响声,缓缓走了进去。

    贺盛一袭白袍,负手立着,面前是北疆的地图。

    听得响动,他侧过头来,朝我笑了笑,仿佛瞧不见我手中的剑,和剑上未干的血痕。

    “你来了。”

    声音轻巧地仿佛我们之中没隔着重重尸山层层血海,仿佛只是一个寻常的夜,他温了一壶酒,邀我来叙。

    我上前几步,将剑架在他脖子上。

    他恍然未见,迎着我的剑,走近我,摘下了我的面纱,又用袖口小心替我擦干了方才溅上的血迹。

    “自从这事出了,我便日夜梦见,你来质问我。果真躲不掉。”

    我直视着他,将剑稍稍往前递了递,剑身擦破了皮肉,割出一道血痕。

    他笑得几分苦涩,“这事儿,从我知道的那刻起,便迟了。你不如陪我喝几杯,我慢慢说给你听。”

    我漠然看着他,收剑入鞘。转身去案前坐了下来。

    他取了酒来,先斟了一杯给我。我开口道:“从前我便想不通,贺公子缘何如此情深义重,即便是抗旨,也敢说带我私奔。此后无论是对我,还是对秦府,都照顾有加。”

    他接着给自己斟酒。我轻笑了一声,“时至今日我才明白。原是你心有愧疚。”

    他斟酒的手抖了抖,酒水洒落出来。

    “当年你父兄本没想追击敌军。是家父设计,截了圣旨。此后种种,我虽不知详情,可也知晓其中必有蹊跷。”

    我端起酒盏,一饮而尽,平静地看着他,“你当真不知?”

    他神色坦荡,“当真不知。可无论其中多少曲折,都必与我贺家脱不了干系。”

    我怒极反笑,也不言语。

    他叹了一口气。“你或许还记得,那年我重伤,曾回了上京一段时间。北疆的局势远比你幼时在的那几年复杂。父亲动了这样的念头,我其实发觉,可未来得及规劝。到我察觉不对的时候,已经晚了。”

    他又给自己满上一杯,“我私下里带了人去驰援,父亲没拦我,想来也是料到大局已定。我赶到之时,五万精兵,在沉沙谷,将沙子都染成了褐红色。”

    他缓缓吐了一口气,捏了捏额角,“遍地都是尸体。我找了许久,才找到你父兄。定远侯被一剑横穿心肺,还拄着战旗,身形未倒,当真无愧英雄二字。你大哥还留了一口气在,可身中数剑,早已回天乏术。他临终前,只说,若我问心有愧,当照拂侯府,照拂你。”

    我闭了闭眼,无数狼烟在我眼前升腾而起,无数忠骨埋黄沙,残破的战旗迎着夕阳,在尸山血海里猎猎作响。

    胸口像是堵了一口气,连着呼吸都是疼的。

    我站起身来,寒着声音道:“你既不知情,今日我不动你。至此,往日恩怨便一笔勾销罢。你我此生不必再见了。”

    我朝外面走去,他急急站起来,快步走了几步,拉住了我。

    我隔着剑鞘,一剑拍在他胸口,用了十足十的劲力。他倒退一步,终还是放开了手。

    夜风凉的很,吹得人身上凉飕飕的,可心里更冷。

    我走进夜色里,不知为何,想起小时候。贺盛半大点,在比武台上跳着脚叫嚣。输了比试,又有苦说不出,吃瘪的样子。

    如今再鲜活的色彩,都蒙上了一层暗色。

    在这浓重的夜色里,个个儿都是心思重重。

    虽心上如刀割,脚步却是一点未顿。

    早已宵禁,街上半个人影都没有,我的影子孤零零地,往东宫走去。

    再过一个时辰,天就该亮了。

    我抱紧了那把剑,剑鞘的凉意令我打了个寒战。

    天还会亮吗?

    我站在宫闱门口,仔仔细细地看了它一眼。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877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