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3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我从宫墙上翻下来。出乎意料,这半天了,竟没人守着。一路畅通无阻,倒像是恭候着我。

    远远便望着我那处宫室灯火通明,我索性大大方方从正门进了。

    太子坐在主位上,整个殿中空空荡荡,再无一人。他还穿着那身太子常服,玄色为底,金线绣的蟒张牙舞爪盘踞其上,应是从宫中回来的。他单手撑着头,轻轻给自己揉着,虽未近身,已经闻得好大的酒气。

    见我走过来,他把手放下去,冷然道:“舍得回来了?”

    我不说话,只是望着他,不带一丝感情地望着他。

    这个人,是我欢喜了许多年的枕畔人。我以为略懂他两分,如今看来,却陌生的仿佛从未见过。

    他是天之骄子,求他一分真心,到底是我僭越了。

    他是怎么一边盘算着娶我,一边冤了我满门的?

    这许久的相伴,他竟瞒得这样好。

    最开始的求娶,他当真是要娶我,还是要娶了整片北疆为后盾?

    我与他不过几步之遥,可我望着我们之间,却是满目疮痍,如今只觉得可笑。

    许是我的神色刺激了他,他眼神如刀,恨不能将我原地剐了。

    “你以为你们二人借太子妃之手互通书信,我都不知?你以为我不知他在你嫁入东宫之前都与你说了什么?你以为我不知你今夜去了哪儿?嫁给我,你果真委屈得很。”

    我看着他,心里不免几分讥讽。他如今这般,又算什么?“是,我是委屈。”

    他脸色沉到了底,“若不是圣旨逼着,你们早该在一起了,当日我一心求娶,不惜与父皇争执,倒是我的错。”

    他自案上取了一碗汤药,一步步逼近过来。“这些日子,每回你侍寝过后喝的是什么?你就这么不愿意怀上我的孩子?”

    我从未见过他如此动怒。先前是酒气太重,盖过了药味儿。此刻他把药端过来,刺鼻的气味令我胃中翻腾,我往后退了几步。

    他还往前走着,我低下头,迅速将手中剑抽出。

    可他身形忽动,刹那闪到我面前,我手上被一敲,虎口一麻,“当啷”一声,剑便脱了手。

    他挨得我极近,脸上一丝神色也无,看着我仿佛在看一件不听话的物什儿。

    他抬手,攥住我下巴,将药靠近我唇边,生生灌了下来。我奋力挣扎,可半分也奈何不了他。

    那药味儿我闻着本就难受,如今一灌下胃,更是受不住。

    一碗见了底,他手上一松,我顺势跪坐在地上,干呕起来。

    好容易止住了,我抬起头来看他。

    他站在我面前,居高临下地看着我一身狼狈。

    我心里倏地一慌,哑着嗓子开口问他:“怜薇呢?”

    他笑起来,笑的愈来愈大声。“原来你就算提及不相干的人,神色也不至这般淡漠。”

    他蹲下身来,漫不经心地看着我,“那个丫鬟,孤下令,拖出去打死了。”

    我心口一疼。

    我还说要把她好好送出去的,房宅亲事一应都安排妥当了。那般好的小姑娘,不应随着我,葬在这重重宫墙里。

    我把视线放回面前这个人身上,果真陌生得让我害怕。

    可我好像又想通了什么。想着想着,也轻轻笑了起来。

    我艰难从地上爬起来,扑了扑身上沾染的尘埃。

    “他是对我有愧,你呢,你又是因着什么?”我偏着头,细细数过来,“于北疆,你已娶了贺南絮,于朝堂,定远侯已不复存在。我到底是对你还有什么用处?”我眉眼弯了弯,“该不是,你也对我有愧罢?”

    他冷笑一声,欺身过来,“你问我是因着什么?”,说着,他一把捞起我,大跨步走向内殿,把我往榻上一掼,“今日我便告诉你我是因着什么!”

    我身上吃痛,手往袖口处一掏,当日大哥赠我那把袖中弩,滑落在我手上。箭早已上好。

    眼见着他靠过来,我不再犹豫,指尖微动,扣了下去。

    那弩虽小巧,可劲力不小。一只小箭飞出去,射在他肩头。

    大哥给我的东西,自然不是凡品。绕是我避开了要害,可那威力也可见一斑。

    他身形一顿,目光滑过我,有几分自嘲。

    紧接着又靠过来。

    我闭了闭眼,再次扣下去。

    鲜血蜿蜒而下,濡湿了他衣领。玄色衣裳看不出血色来,只看得出他胸前暗色一片。

    我睁开眼,一字一句道:“别碰我,我觉得恶心。”

    他唇色灰白下去。

    那箭头是有玄机的,我虽未淬毒,可那箭头若受着阻力,也就是刺入皮肉中,当即便会生出倒钩。

    我自知未伤及他肺腑,可一连两箭,的确非常人能受。我手微微抖起来。

    他最终深深看了我一眼,倒了下去。

    我慌乱地抹了一把脸,冲出去,喊着太医。

    他被人抬了出去。

    我宫门前落了一把锁。

    我就坐在殿上,环着膝,看太阳升起,又一点点落下。

    又过了一日,我浑浑噩噩不知什么时候睡着了。宫人打开宫门的声音吵醒了我。

    我睁开双眼,眼睛有些不适应地眯了眯。

    有公公扯着嗓子喊:“皇后娘娘到——”

    我跪下见了礼,皇后娘娘眼眶通红,看着我仿佛想将我生吞活剥了。

    我纠结片刻,还是开口问道:“太子殿下......”

    她打断了我,“本宫真是小瞧了你,竟敢谋害当朝太子!好在太子已经醒转,否则本宫诛你九族都不为过。”她挥了挥手,有公公端上一壶酒,“你且自行了断罢。”

    我松了一口气,好在没连累府上。这东宫,我也待倦了,待厌了。望不穿的宫墙,就像是看不透的人心。重重叠叠迷了眼。

    我从容倒了一满杯。

    就在这时,突然有人从宫门闯入,“慢着!”

    我听出来人,手上没停,将酒杯放在唇边。

    一把连鞘匕首飞进来,击落了我手中酒盏,鸩酒撒了满地。

    太子跪在我身边,病体还虚弱着,如今一番动作下来,伤口崩裂,肩上缠着的白布又沁出血迹。

    “是儿臣管教不当。儿臣宫中的事,儿臣自己解决。”

    皇后忿忿唤了一声:“太子!”

    他将那匕首捡起来,拔了出来,“秦良媛废为庶人,这双会武的手,儿臣亲自废了。”

    我瞪大了双眼,惊恐地看着他。他拉过我手,旁边来了两个公公,将我死死按在地上。

    我是秦家人,人可以死,武不能废。

    我头一次示了弱,哭着哀求他,“不要,不要,求你了,让我去死好不好,我的手不能废......”

    他抬头看了我一眼。继而低下头,一丝犹豫也无,将我右手手筋挑断。

    剧烈的恐惧和疼痛紧紧攥住了我。我哭嚎地像个孩子,可也没得他半分怜悯。

    他手抖都没抖,拉了我躲在后面的左手出来,又生生挑断。

    我痛极,眼前一黑,昏了过去。清醒时最后的画面,便是他一双眼眸。

    许是我从前都看错了。

    他这双桃花眸里,藏着的是整个天下,却独不见我。只是他这双眼睛太过好看,若是再自欺欺人一些,便以为,那些含笑的眼波里,皆是脉脉温情。

    如今冷静下来,才能发觉,他那双眼,最是凉薄。

    这场病来势汹汹。等我手上纱布可以除下了,大雪已飘了三日。

    喝着再多药,我还是咳个不停。

    太子没来过,只是赏赐不停地送进来。身边伺候的人足足加了三倍。怜薇也回到了我身边伺候着。初见时我吃了一惊,她说那日太子根本没有治她的罪,只是被关了下去。我笑出了一脸泪水,这是我近日得的唯一的好消息了。

    刚除下纱布那天,我举起双手来看,手腕上疤痕仍在,深深一道。手上使不上力气。

    怜薇端来粥喂我,我执意要自己端,却是连半碗粥都端不住,撒了满身。

    怜薇哭得不行,一边收拾一边跟我道,以后她做我的手。

    我没掉眼泪,只是久久盯着双手看。这双手,曾经策马扬鞭,舞得了剑动得了枪。可如今,连自己喝一口水都不成。

    太子妃也来过,她满脸愧疚,根本不敢看我。

    可我没怪她。即便猜到那日她是存了心让我听到那些话的,我也没怪她。本就不是她的错,她只是没瞒着我罢了。

    她说太子是来过的,回回都在我睡下的时候,远远看一眼。

    其实有一次,我大概也是知晓的。我迷迷糊糊睡着,感觉有人靠了过来,替我掖了掖被子,又把额前碎发拨开,极克制地落下一吻。轻轻一句喟叹消散在我耳边——“你便这般不信我。”

    回过神来,我笑了笑,跟她说,他来没来过,有什么打紧的呢。

    太子妃一向端庄自持,如今竟当着我面哭了起来。她说从未想过太子竟会误会我与她三哥,如今全部都说清楚了,她亲自去请了罪,告诉了太子一切原委。此后我和太子之间便再没有误会了。

    我又笑了笑,同她说,误会不误会,又有什么打紧的?

    她走的时候,肿着眼泡,极小声道:“倘若当日,能赶在一切之前早一步,你若真成了我三嫂,该有多好。”

    又过了几日,皇上驾崩了。

    太子更加繁忙起来。

    天着实寒凉,我身子也一日不如一日,便告诫太医道,新帝预备登基,正是焦头烂额的时候,我这儿的情况若还去叨扰他,登基大典出了问题,他们便是有十个头也不顶杀的。

    太医诚惶诚恐地领了命。

    再见之时,他已登基为帝,不知为何,封后大典却推到如今,也没有消息。

    东宫多是搬走了,我拖着病体,实在不能再折腾,便还留在这里。

    他一袭龙袍,立在我宫门前,犹豫半晌,我在榻上看了个真切。他发觉我瞧见了他,像个做错事的孩子,把头低了下去。

    我刚想出声,便咳了好一阵,好容易压了下去,道:“来都来了,进来罢。”

    他走近,我想坐起来,他便过来扶我。这一扶,许是感受到了我身上已是虚浮无力,他眉宇间平添了几分怒气,“太医院那帮人做什么吃的?医了这么久,怎么还不见好?”

    我看了看他,他生来便是要做皇帝的,如今龙袍加身,果真合适。

    我安抚道:“别怪罪他们,我的身子我自个儿知道。”

    他本想握着我手,可刚一碰到,他整个人就仿佛被扎了一下。他不敢太用力,只微微握着。

    这个已是九五之尊的男人,眼眶红了一圈。

    他甫一登基,事务冗杂。虽是之前就接手了,如今仍是忙的很。

    他便时常来我宫里,后来索性将奏折都统统搬了过来。

    那日他来的时候,身后跟了个面生的公公,公公捧着一袭叠好的红衣,恭恭敬敬放在案上,退了出去。

    他把那衣裳打开给我看。是皇后的礼服。金绣龙纹诸色真红大袖衣、霞帔、红罗长裙,红背子。金线绘着金龙翊珠,翠凤衔珠,牡丹等等。

    我只含着笑点了点头。

    他叫怜薇收了下去,说等过些日子我好些了,便上身试试。

    那日他走了以后,怜薇轻轻给我捏着肩,说:“主儿可要早些好起来,皇上都盼着呢。”

    我摇摇头,“他是一步步都替我算计筹谋好了的。可他忘了问我一句,我要的,是这些么?”

    说着我问她,我那小红马如今在何处,我想牵来看看。

    她推三阻四,我更存疑,执意要看。

    谁知她跪了下去,说皇上之前不让下人告诉我,我那小红马,已经没了。照料的人通通挨了罚。

    我默了默,问起是什么时候的事。

    怜薇回道,月余前。

    我叹了一口气,何苦罚那些下人呢,它是北疆来的,上京留不住它,也是正常。

    又过了两日,我自知已是强弩之末。

    这些夜里,他守在我身侧,熬得双眼通红,也不肯去睡。

    马上便是年关了,又飘了大雪。

    这日夜里,我叫他扶着我去院里坐坐。初时他不肯,见我执意坚持,把我包了好几层,抱在怀里,坐在檐下,又生了好多炭盆,简直把我围了一圈。

    他在抖,可明明一点都不冷。

    我看着雪落下来,叹了一声,“其实这皇宫,只这么看着,还是好看的。”

    我有一搭没一搭地跟他聊了大半夜,越说精神越好。

    他声音哑着,小心翼翼。

    他说叫我不必劳心,等过几年,他把北疆稳下来,当年的事自然会给我,给侯府一个交代。

    他还说他知道我二哥在北疆,虽是隐姓埋名,但也已经崭露头角。他已经在找合适的由头,把他提拔上来。

    他还说,已经找好了师傅,好好教着我弟弟。我府上一切都好。

    我只听着,不住点头,而后笑着跟他说,“你拿主意就行。”

    天边似乎有点亮了。我抬头,吻在他眼角。

    “府里后院最大的那株梅树下,我埋了两坛酒。是你最爱的落梅酒,可惜没机会与你共饮了。其中一坛,还是我替父兄备下的祝捷酒,你替我送到坟前罢。”

    他颤得愈发厉害,我在他怀里寻了个舒服的姿势,接着道:“我总忘不了初见那天,后来回忆的多了,渐渐失了真,这才想明白,当年的你,还是留在了当年的心上,是我千珍万重的少年郎。”

    我略有些吃力,接着道:“那时候,真是好光景。可是啊,这人间,好景本就不久留。”

    “如果有来生,你这眼睛这般好看,我一定一眼便能寻见你。可我有些怕了,你说我寻见你,该不该认你出来?”

    他低着声音,“那我便去寻你。早早将你认出来。”

    我笑了笑,闭上了眼睛,轻轻问他,“阿彦,我累了,我能睡了吗?”

    “睡吧。”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8777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