贺家南絮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我是贺南絮,取得是“街南绿树春饶絮”的南絮。

    这名字自然是要被史书记下来的。

    毕竟我一路从太子妃安安稳稳坐到了皇后,又成了太后。虽一无所出,可皇帝极尽孝道,外人也瞧不出这孩子并非我亲生。

    我这一生,端的是顺遂安乐。虽并不如意,可也已是可遇不可求的福泽了。

    若论平生缺憾,唯独一件。

    是以我寿终正寝的时候,在满堂的哭声里,还恍惚瞧见了那个红衣怒马的小姑娘。

    可不是小姑娘吗,我已老态龙钟,她却始终停在了最好的年纪上。

    就连她养的那两只兔子,我都没能为她留多久。

    我父亲是当朝镇国大将军,母亲是平乐郡主,算是顶尊贵的出身。

    可父亲为数不多的父爱,全分到了兄长还有弟弟们身上去,我与其他几个姊妹,只年节上与他见上几面,客气又生疏。

    倒也不是十分生疏,父亲偶也过问起我们,这过问又多半分到了几个姨娘的几个妹妹身上,于我,不过是点点头,或是一句“南絮,你是长姐,对妹妹们要照顾些。”

    母亲是明媒正娶的大夫人,可父母亲多得是相敬如宾,家中姨娘倒是多得很。

    我前头已经有四个哥哥了,母亲生下了我,却伤了身子,再没怀上过。后来三哥的生母过世了,三哥便送到母亲房里,贺家才算是有了嫡子。是以我与三哥,总归比旁人亲厚。

    家中儿郎自是跟着父亲在北疆的,只幼时在府中养上几年。三哥虽知道母亲非他生母,可也孝顺恭敬极了,拿我也是向来当亲妹妹。

    可母亲不这么觉得。她是个极要强的人,我记事得早,我还很小的时候,她看着我,恶狠狠地说,我已经不是个男儿身,日后不能给她丢面子。那时候我只觉得她有些可怖。

    我能识字读书的时候,她便开始让我学这学那,但凡学了的,必要做到极致。小时候贪玩,闹过几场,被她亲手打得下不了床,便学乖了。

    她口口声声为了我好,要我日后坐到天下女人最尊贵的位子上去,才算是给她长脸。

    好在我幼时便聪慧异于常人,不管学什么,皆是一点便通透了的,也不至于太苦太累。

    家中妹妹们在院中玩耍从不同我一起,母亲不许的;毕竟是将军府上,妹妹们偶或也碰一碰兵器玩乐,我也好奇的很,可母亲也不许。她要我端庄温婉,知书识礼,在许多许多的不许下,我终于长成了她要的模样。

    二妹养了只猫,爱不释手,跑到哪儿都抱着,还时常给我们看。有一日二妹来找我说话,我喂那猫儿,也不知是不是喂了什么不合适的,或是那猫儿本就体弱,喂完了,我和二妹还没说几句话,那猫儿便十分难受的样子。过了小半日,便去了。

    几个妹妹闻讯赶来,围着猫儿哭得上气不接下气,我在旁看着,十分不解她们在哭什么。

    二妹恼了,非说是我弄死了她的猫。我理了理鬓发,一条一条跟她讲,我何苦跟一只畜生动手,且我喂东西,二妹也是亲眼瞧着的。她说不过我,气的直哭,又说我冷心薄情,一滴眼泪也不掉。

    我便更不解了,同她说这生死乃寻常,莫说一只猫,便是一个人,又有什么好哭的?

    母亲明面上还是罚我跪了一个时辰,私下里却说我所想极好,命金匠给我打了只手镯,算是嘉奖。

    后来我学诗词,见此间许多吟咏感情,认认真真问学究,这诗词所言之情,到底为何物。学究说,各人有各人的见解,有人说它如洪水猛兽,有人说它如蜜似糖。我点点头,心里想着,世人所言“情深不寿,慧极必伤”,我已占了后半句,前半句还是莫牵扯了。

    母亲虽说教导我极用心,又是我生母,可我总亲近她不起。许是二妹所言“冷心薄情”的缘故,许是母亲也实在未把我当自己骨血的缘故。我看的通透,我于母亲,更像是一件工具,一件证明她自己的工具。

    我渐渐开始不那么听从她,面上该做的还是做了的,可心里,却多了些不屑一顾的声音。

    这个时候,我头一次见到了秦安北。

    一身红色骑装,灼目得像太阳,又像夏夜里熊熊燃烧的火焰——令人窒息的炽热。

    她与我平生所见的女子都不一样,在遇见她之前,我从未想过,还有人能过这样肆意的人生。

    我很欢喜她身上的恣意,可旁的小姑娘不这样想。或是不能理解,或是嫉妒,总而言之,她在上京城里,是一个异类。不过那些小姑娘们个个儿也蠢得很,什么都要摆在明面上,排挤她,给她难堪,真真千奇百怪。

    母亲盯我一向盯得紧,我便是欢喜她,也只能远远看着,她与母亲想叫我成的模样背道而驰,若是接近了,回去要挨训的。

    后来寥寥又几面,我关注得多,心下也便有了个大致的轮廓。初见时以为她是骄阳烈日,其实也不尽然。她这太阳,更像是躲在层层云后,隐晦地耀眼着。过于看重些旁的,反倒像是被狠狠盖住了,叫她无法纯粹洒脱。

    又过了两年,她被封了太子妃。母亲被气得三日下不来床,怪我没用。我却寻思着,她那样的性子,若是入东宫,怕是不好受。

    别的也不打紧,只是她太清傲了,过刚则易折。东宫那种地方,容不下她的傲气。而她那般的人,若是捏碎了她的骄傲,她便也跟着碎了。

    又不过短短几月间,便变天了。秦家的事儿一出,有人报给我和母亲听,母亲大喜过望。我只隐隐有感此事并不简单,可知道的也有限。此事一出,得利最大的便是我贺家,难免要有些猜测。可上面按下了这事儿,便就这般过去了,朝堂上下更是一点风声也不曾有。

    三哥在我入东宫前一天来寻我,神色有些疲惫,交代我说:“无论真相如何,到底是我贺家欠她的,你日后须得多照拂着她,不能害她。”我自然知晓三哥对她是有意的,兼之我也欢喜她,便应了下来。

    我与太子大婚那日,举国同庆。我穿着人间顶尖儿的尊贵,却只有自己知道,这礼服是不合身的。秦安北生的好看,却不是柔婉的好看,反而多几分英气。常年待在北疆,也不似上京的女子身形单薄,她肩膀比我略宽了些。是以这礼服我穿上那刻,便知道并不是为我准备的。

    封后大典那次,也是同样。

    说来有些耐人寻味,这一生我最重要的两个时刻,穿着的,都是别人的衣裳。

    大婚当夜太子留宿在她宫中,我倒觉得没什么。我与太子,真真是奉旨成婚,本就没有情分,日后更不会有。我只坐稳了这个位子,还了贺家的养育之恩便罢了。

    我发觉她性子变了些,似是收敛了许多。可她骨子里还是那个不能折腰的小姑娘,我看在眼里,只能叹在心里。这般下去,迟早是要吃大亏的。

    后来,东宫里人多了起来。我使了个法子,让那些碍眼的统统没了,还顺带着成全了太子同她。

    再后来,我日子过得安稳,他们也日渐情深意笃。家里却急了,母亲捎了不少信进来,还递了一包粉末。

    我在风口把那粉末散了,站了半日。而后,做下了我此后后悔了一辈子的决定。

    秦家当年事有蹊跷,我不信她不知。她也不是个蠢笨的,多少怕是能猜出一些。可她怕了,她怕牵扯过多,怕把如今她和秦府都正一点点变好的日子亲手毁了。所以她下意识地不愿去深究。

    她只是缺了一个人明明白白告诉她,你害怕的,是真的。

    于是我做了那个人。

    那一日步出屏风,看着散了一地的经文,我心下便有了几分悔恨。

    世事倾颓如山倒,我再是怎么补救,也未能将人留在这世上。

    她去了的那日,我一反常态,半夜辗转不成寐,枕边湿漉漉的凉凉一片。我后知后觉,原来我是盼着她好的。

    太子那时已登基称帝,正是琐事繁冗的时候,他却整整罢朝五日。

    朝臣急的不成样子,第五日里我便去看了他一眼。

    他一人待在她生前住的宫里,发须凌乱,双目充血,简直不成样子。

    我没觉得可怜,反而觉得他是自作自受。我走到他面前,怜悯地开口:“她本该是在疆场快意驰骋一生的性子,你把她爪牙拔了,磨平了她的心气儿,困她在这重重宫墙里。这还不够,你又亲自废了她双手,把她的骄傲一点点碾碎了。她心早死了,躯壳又能留得住多久?”

    那个九五之尊的男人茫然抬起头来,神情仿佛找不到路的孩童。

    我如母亲所愿,封了后。历代皇后住的安阖宫空了出来,我住的是另一处。

    东宫也空了出来,一应陈设都未曾动过。可皇上再没去过东宫。有次念起,我问了他,他抬头望着外面的天,缓缓说:“她生前便不喜这里,若有魂灵在世,怕是更不肯去了的。”

    皇上开始培养自己的势力,多年间,一点点将北疆的兵权控在了他一手提拔上来的人手中。

    贺家被架空了个彻底。我这皇后的位子,也便不在因着母家势大而提心吊胆。

    皇上近几年迷上了一个女子,那女子,面容上与秦安北七分相像。她给他生下了他的第一个儿子。

    我点拨了那女子几句,让她学的更像些,还交代人整理了一份秦安北生前喜好给她,她不胜感激。

    后来皇上看到了那份儿东西,将她赐死了。大皇子送到了我宫里养着。

    圣旨下的时候,我在宫中插着山茶花。一面插着花,一面想着,这两人真是极像,都爱自己蒙骗自己,若是被人点破了,从此便再也骗不下去。

    那个时候正是临近上元节了。上元节那日晚上,皇上来了我宫里,身上好大的酒气。

    自从秦安北去找我三哥那次,他喝醉了,在往后这么长的时间里,他再未碰过酒。即便是秦安北没了的那些日子,也未曾沾酒。

    这日里,我穿着一身红绸的袍子,算是沾沾节庆喜气。

    御前公公扶着他,他已是站不太稳。见了我的面,忽然跌跌撞撞往前走了几步,一把抱住了我,喃喃道:“安北,我错了,你回来好不好,你要什么都好......”

    我皱了皱眉,往日里我与他当真是相敬如宾,即便初一十五必须得陪正宫的日子里,我们二人也是和衣而眠,楚河汉界绝不越一步。

    我把他推开,“陛下认错人了。臣妾是贺南絮。陛下所言的秦安北,已经去了很多年了。”

    他那时已经是个成熟的帝王,杀伐果决,励精图治。可那一夜,他却脆弱地仿佛一指头都能戳破了,倒在地上,带着哭腔重复着:“她还是不要我了,她当年说过不会不要我的...”

    贺家倾颓下去,秦家倒是东山再起,当年旧案翻了上来,复了定远侯的世袭爵位,又赐了丹书铁契下去。

    当年皇上答应了她的,真是分毫不差地做到了。

    好在我还担了个中宫皇后的名头,三哥又还是争气的,能撑得住,贺家倒也不至败落了。

    皇上驾崩那日,他总梦魇。旁人听不懂,我却明白得很。

    他把那个红衣怒马的小姑娘,记了一辈子,念了一辈子,到头来,却又生怕九泉之下,她不愿见他。

    他已经说不出话来,只直直望着我。我心里清楚,叹了一口气,握住了他的手,同他说,“皇上想同孝纯皇后合于一坟,既是不在皇陵,那便是北疆。”

    他艰难点点头,终于放下心去,最后一口气,也散了。

    我又做了几年太后。这日子是越来越索然无味。我便时常想起来,那个永远十几岁的小姑娘。

    我闭上眼的那日,心下多的是解脱。这一世,看着别人的一辈子,也是累了、倦了的。

    杳杳几十年,没能真心实意笑过,也没能撕心裂肺哭过,仿佛从未活过一朝。

    街南绿树春饶絮,雪满游春路。树头花艳杂娇云,树底人家朱户。北楼闲上,疏帘高卷,直见街南树。

    阑干倚尽犹慵去,几度黄昏雨。晚春盘马踏青苔,曾傍绿荫深驻。落花犹在,香屏空掩,人面知何处?

    人面,知何处。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8854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