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5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我仿佛做了一场大梦,黄粱一场,睁开眼这刹那,忘了个干净。

    我艰难转了一下头,看见大哥身着白袍守在我榻边,也不知是守了多久,已经打起盹来。

    眼泪倏地掉下来,惊了我一惊。大哥醒过来,见我醒了,去倒了一杯水来,“怎么哭了?还疼吗?”

    我张了张口,发不出声来。大哥扶我坐起来,将水递到我唇边,我就着他手,喝了两口,又清了清嗓子,才勉强出声道:“外面雪停了吗?”

    大哥的手顿了顿,另一只手覆到我额上,“果然还烫着。找城里郎中给你开了两副药,先喝着,若是还不成,便把你送回上京休养。现下是五月,哪来的雪?”

    这话说得我一怔,后知后觉大哥身上那白袍,又轻又薄,正是夏季常穿的式样。

    看我目光还直愣愣的,他不禁笑着轻轻戳了我额头一下,叹道:“本就不是个聪明的,这一坠马,看着傻气更重了。”

    我吃痛地倒吸了一口凉气,摸了摸额头缠着的布条,反驳说:“我从那沙丘上滚下来滚了好远,难为你们寻得到我,捡回一条命来已是很不容易了,你还怨我傻。”

    几句话说下来,头又是昏昏沉沉的,不知为何,心下也难受得紧。跟大哥说了,他却很不以为意,说我年纪才多大,哪懂难受不难受的,给我盖了盖被子,又哄着我睡了。

    饶是熬的药有机会我便偷偷倒掉了,可身子底好,这般将养了半月,便好全了。

    我没同父兄讲,生怕他们因着这个强行扭了我回上京休养。自打坠马那日起,晚间隔三差五便做梦,梦了些什么又偏偏记不住,就好似有人蒙着你眼睛给你喂东西吃,时而是人间珍馐,时而又难吃得让人想哭,等你把眼睛上的布条一把扯了,东西早就收拾了个干干净净,你只挂念着那味道,浑然不知到底是些什么。

    不过好处也是有的。摔那一下,像是把我摔开窍了,刀枪棍棒的手感都比往日好了不止一星半点儿,父亲也夸我悟性愈发好了。

    正值深秋,唯恐胡人甫一入冬便大肆侵扰我边境,掠夺物资,我军便朝北进发了一段。

    没成想巧得很,正碰上了贺家军。北疆地域辽阔,我二家能碰面的机会寥寥,我只听说贺家军也是威风了得,未曾有幸亲眼见识过。

    秦家传枪,贺家传刀。本就是不分伯仲,同守北疆的。虽说我自然是向着自家的,可对贺家刀,也有几分神往。

    本还盘算着寻个由头,能进贺家军营瞧瞧,哪料到,我还未盘算好呢,贺家人自己送了上来。

    这日里我正练了小半日枪,身上起了汗,便回了我营帐里换了一身衣裳,玄色为底,也没什么花纹,朴素得很。头发束在身后,方便动作些。

    又从小火炉上取了羊奶,倒在碗里喝了两口,一边喝一边思索,这些日子里总觉着那枪耍的有些什么呼之欲出,可每每枪风扫过,便戛然而止,又像是生生忘在了脑后。到底是忘了什么?

    还未思索多久,手中羊奶还是温热着,便听得外间有人起哄。我打起营帐的帘子走出去,伸手拦住了一个正往外跑的问道:“外面这是怎么了?”

    被我拦下那士兵一脸兴奋,说:“哎,是小公子啊。前头那贺家小子闯了进来,咱们也不敢拦,这会子功夫,跳上了比武台,擂了鼓,吵吵着要和正宗秦家枪比试比试。”

    我不禁冷笑了一声。估摸着年纪,能干出这事儿来的,怕就是那贺家三郎了。大哥自然不能与他比试,二哥那人看着整日里吊儿郎当的,动起手来却是招招都要人命。

    他此番来,不是自讨苦头是什么?

    若是给他打哭了,倒成了两家的不好。但若是让他赢了走,岂不是还以为我贺家无人?

    我本想去寻二哥,让他点到为止教训教训就是了,念头一起,便莫名觉得二哥是不屑比试这一场的。索性径直去了比武台。

    这一路上想着此番我怕是赢不了,心思一动,蹲下身来,指尖都已经插入了沙土里。又恍然惊醒似的站起来,拍打干净手上的土。

    虽说我并不像父兄似的死脑筋,本就小他两岁,用点手段也无可厚非,可不知为何,心里竟是不愿的。

    远远又听见鼓声,我没再逗留,快步赶了过去。

    那少年扛着一把薄脊刀,劲装疾服,站在比武台正中央,脸上不可一世的模样很是欠教训。

    我执枪从底下翻了上去,看了他一眼。他却正眼瞧都没瞧我,道是:“贺某来此要讨教的是秦家枪,闲杂人等还是避远一些,刀枪无眼,伤着便不好了。”

    这厮质疑我便罢了,哪个给他的胆量叫他质疑我手里这把枪?我怒极反笑,不欲与他啰嗦,枪头往前一挑,直接攻了上去,枪尖险险划过他喉咙。

    他双眼一亮,横刀来挡。底下一片叫好声。

    我们来来往往几个回合,途中我被迫接了他一刀,震得我虎口发麻,险些将枪脱了手。这才发觉他果真是有本事的,若是耗下去怕是我要把面子丢个干净。

    既是力量相差悬殊,那便只能以巧取胜,能一两拨千斤绝不用四两。

    他刀风劈到了我面上,这一刻我福至心灵,枪尖柔柔往前一探,又倏地凌厉而下,如携雷霆万钧,“嘶”地一声,他胸前衣襟被划破一道口子。

    本是该一鼓作气的时候,我却有些恍惚。好像有人在我耳边念着“你既想它是流风回雪,那便求的是以柔而起,而后急转直下。”,有梅花飘然自枝头跃下,那人的模样在一团光晕里,我瞧不真切。他往后退了两步,手中梅枝在地上点了点。我不禁跟着往前两步,想看破那层层光晕。

    忽的一声暴喝唤醒了我。刀面自我脸颊旁滑过,只毫厘之差。鬓边一缕碎发被切断,能感受到刀势已经锐减下去,可向下的惯力太大,一时收不住,眼看着就要划上我脖颈。有剑鞘自旁边以极其刁钻的角度探过来,刀被隔开,远远飞下比武台,斜插进沙地里。

    我惊出了一身冷汗。在比试途中走了神,怕真是不要命了。

    大哥一把将我拉到身后,脸色很是不好看。我自知理亏,弱弱地开口唤了他一声,“大哥...”

    大哥一改常态,狠狠瞪了我一眼,“你闭嘴。这笔账待会我跟你仔细算算。”又转过去,冷冷看了一眼贺三公子,道:“这论起来,贺公子比安北年长了两岁,即便是比试,也是该照顾着些的。贺公子刀法精湛,难不成是为了取舍妹性命而来?”

    贺三公子烧红了一整张脸,长长行了一揖,“方才是贺某冲动了,不知与我比试的是秦小姐,实在是冒犯了。改日定当登门赔罪。”

    我望着地上落的几根发丝,心疼不已,也没听进去他们又你来我往地讲了些什么。

    大哥转身下了比武台,淡淡瞥了我一眼,我便明了,这是要我待会自己去请罪的意思。

    那贺公子行至我身边,与我隔了一段距离,一同往下走,又赔了一遍礼。我本也无甚大碍,刚想着安抚安抚他,他却道:“秦小姐方才,莫不是有意放水?”

    我被噎了一噎,忙说:“不是不是。”

    他脚步顿了一顿,“明明你已柳暗花明,为何站在了原地,还往刀口上送?”

    我又强调了一遍:“当真不是。”见他面色依然不信的样子,只好说:“我只是有些晃神分心了...”

    看他面色终于从不信变成垮了下去,我在心底叹了一口气。与人比试的时候走神,还非要说出口,说是没不把对方放在眼里,我自个儿都不信。真是越描越黑。

    想着今日怕是不合适多说话,我索性依大哥说的闭了嘴。

    直到把人送出了我军军营,看他上了马,绝尘而去了,我才没忍住笑出了声来。

    此番一遭,他这一鼻子灰,怕是要惦记一阵子了。

    待我回去,训是免不了要挨的,别的却也没罚。此事前前后后理亏也理亏在贺家,训我只是长个记性,军中最忌逞勇好斗,旁的罚我也没有道理。

    过了几日,贺将军修书一封,痛斥了贺盛擅闯我营,又蓄意挑衅,自然,最主要的还是因着差点要了我命。

    故而命他背着荆条,亲来给我赔罪。我本没放在心上,直到贺盛出现在我面前。我才发觉,这些个常年征战的,无论我爹,还是这贺将军,对自己儿子当真下得去手。

    他一身单薄白衣,整个后背已被背负的荆条刺伤,血淋淋一片,雪白的料子一衬更是渗人得慌。何况北地天冷得早。

    因着贺将军下的令是要他来给我赔罪,旁人是插不上话的。见他这副模样,我都感觉背后火辣辣的一片疼着。还没等到他走过来,我便先迎了上去,伸手替他卸背上的荆条。

    他轻轻推开我,还是执意拜了一拜,把这罪赔完了。我皱了皱眉,一边腹诽着这人怎么这般死心眼,一边利落给他取下了荆条。

    荆条一卸,后背的伤便更明显。此处离我营帐最近,我便拉了他往我营帐走,“我那儿还剩了些药,先给你涂着。这事儿本就不怨你的,是我自己。”

    他脚步停了下来,摇摇头,说怕是不妥。

    我有些好笑,“军营中哪顾得上那么多?我都不知道给多少将士上过药了,搭把手的事儿,你扭捏什么?”

    见他被我堵的说不出话,我心情颇好。他也没再坚持,跟着我走了进去。

    我翻找出药来,瓶瓶罐罐摆了一排。

    他背对着我坐下来。到底还是要稍稍顾及些,我取了剪子来,将他后背的衣料剪开,只露了伤口出来。

    荆棘多刺,有些已经扎了进去。我瞥了他一眼,取了针,在火上烧了烧,一点点把刺挑了出来。饶是我上药上的多,可挑刺当真是第一回,不免就容易失手。好容易处理干净了,他额头汗珠已滚落下来,倒是一声没吭。

    我又将药涂好,粗略包了一下。拍拍手,站起身来,把瓶瓶罐罐又收起来,说了一声“好了。”

    他表情复杂地望了一眼我手中的药瓶,斟酌问道:“秦小姐用的是什么药?”

    我温和笑了笑,“我哪知道是什么药,左右都用了一遍,总有对的。”

    看他眼神绝望,我才翻了个白眼,“骗你的。你当真以为我在北疆白活了这么大,连普通伤药都分不清?”,我用自己才能听到的声音嘟囔了一句:“就该让二哥看看,他就知道谁才是头被马蹄子踢了的。”

    我把那些瓶罐塞回去,叹了一口气,“你别小姐来小姐去,我听着头疼。这军营里,怕是也只你把我当秦家小姐。叔伯兄长他们都直呼我安北,你跟着他们叫便好。”

    他已经自个儿把我方才让人备好的衣裳换上了,听到我这话,笑起来,应了一声“好。”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88773.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