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17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我寻思着这总归不是自家地界儿上,多一事不如少一事,便没同他计较,只想着要走。

    可刚一抬起步子来,便听得后面一声含了薄怒的“停下!”

    我自然没搭理,本是急急走着,听了这声,怕他追上来,索性小跑起来。他方才抓我那一下,出手速度惊人,我还是有几分怕跑不赢他的。正巧,刚跑了两步,就见前面有人影往这儿来。我仔细瞧了瞧,正是贺盛。

    “贺盛——”我喊了他一声,飞快奔了过去。他往这边迎了几步,脸上分明写着“可叫我好一顿找”。我一把抓住他袖子,想着总算来了个贺家人,他们家操办的宴席,他们自然是能管事儿的,便诉苦道:“方才那边有个纨绔纠缠与我,我也不好同他动手。”,话是这么说,心里想的却是我约莫还打不过。

    贺盛来得着实巧得很,他那性子,也就是北疆风气彪悍,一路传回来还传出了一两分英名,放在上京一准儿是个纨绔中的翘楚。如今碰上方才那人,那便是纨绔对纨绔,管他哪个能赢,都算是为民除害了。

    贺盛眸光果然冷了两分。我想着也是这么个道理——本以为自己够诨的了,不成想家门口就来了一个比自己还诨的,这搁谁身上脸色会好看。

    那人不紧不慢往这儿走着,待刚好走到光下,瞧得清面容了,贺盛却僵了僵。

    我略有些疑惑,只见贺盛一晃便神色如常,淡然行了一礼,“见过太子殿下。”

    我登时像吞下了一只苍蝇,我方才说这位父兄日后要全心辅佐的储君什么来着?虽想着也没错,太子可不就是纨绔里头领头的那个?可想着是想着,说出来就是另一回事儿了。

    我拿不准他听没听到,只不动声色挪了两步,往贺盛身后藏了藏,匆匆行了一礼。

    太子轻飘飘一句“起来吧”,眼神却依然如鹰隼般盯着我,我下意识地瞪了一眼回去,发觉不妥,又低了下头去。

    贺盛往前一步,把我挡了个严实,笑道:“殿下方才离席,让家父忐忑不已,生怕是招待不周。”

    太子这才把目光收了回去,淡淡道:“一时气闷,出来透透气,不必挂怀。”

    我偷瞄了一眼,只觉着他脸色更青了几分。本是来透气的,何苦自己找气呢。两人剑拔弩张的气氛实是让我如立针毡,我便偷偷退了两小步。

    贺盛似是注意到了我的动作,“既是如此,这席上离了殿下可不成。”,说着,往右让了一步,一伸手,“殿下,请。”

    太子不好拂了他面子,只得朝席上那边走。

    我长长出了一口气,离太子远些,连呼吸都通畅不少。

    太子走在前面,贺盛侧回头来,我朝他抱了抱拳,他唇角微微起了弧度,我便朝女眷那边欢快走了。

    我尽量不引人注意地回了母亲身边,果然,母亲瞧见我时,那满脸的嫌弃简直要溢了出来,她压低了声音,“你这又是去哪儿撒泼了?”

    我委屈地抬手理了理头发,只能说是没看好路摔了一跤。可这一理头发,却惊觉午后贺家姊姊赠我那支玉簪不知掉了哪儿去。

    好容易捱到宴席结束,我特意拉着母亲绕了远路,细细寻了一圈,却仍是没寻到那根玉簪。

    那大抵就是跳下之后滚那一圈摔落了。既是原处没有,便是...被太子拾走了?可他好好一个太子,要什么没有,何必吞我一根簪子去?

    又过了几日,我同大哥在书房,惯了北疆的寒风瑟瑟,上京的冬便显得好过许多。是以书房只摆了一盆炭在案下,远着书架子。大哥在读兵书,我向来嫌那字儿连着一片一片的,瞧着费脑筋,便只是蹭着大哥的听。

    这一读便是过了小半日,我听得有几分困倦,头一点一点的。大哥用书卷敲了我脑袋一下,“若是困了便回去歇一会儿,不必硬撑着。”

    我顺从地点点头,正巧仆从在门外通传,“世子,有贵客到了。”

    我把披风搭身上,随手系了个结,冲大哥摆摆手,又打了个呵欠,出了门。

    谁知这日里风大得很,甫一出门我便被冻了个清清醒醒。书房同前厅中间种了几株梅花——府上旁的花不大多,梅花却是不少,庭前庭后哪儿都寻得见,约莫是父兄只入了冬的年节上才回府的缘故——其上挂着我前几日亲描的灯笼,费了好些心神,好容易看着还是入得了眼的,二哥却一通冷嘲热讽下来,气得我挂在此处,无论他是去前厅议事还是去书房温书,都必得看着这灯笼。

    而如今风一吹,本就单薄的灯笼纸更显得弱不禁风,我便想着先摘回房里去。

    挂灯笼的时候我为了叫二哥看着显眼,着人挂在高处,还怕风吹落了,又打了个结。现下身边只跟了怜薇,是只能指望自己的了。我抬手踮了踮脚,是碰得到灯笼,可离上头系的那结,依旧差着一段距离。

    余光瞥见那梅树靠下端一个树疙瘩,我索性将长裙往上收了收,一脚蹬在上头,用几分力踩了踩,踩实了,又搂住树干,脚上一用力,整个人挂在树上,探出一只手去,费力解那结。

    却见一只手搭在了那枝上,指节微微弯曲,“咔嚓”一声,梅枝被掰折了下去。我突然失了目标,手上用的力便空了,下意识脚上用劲儿,却忘了是蹬在窄小的树疙瘩上,于是还未反应及时,整个人便仰面倒下去。

    我懊恼地闭了闭眼,却只觉身后被人揽了一把,脚下便是实地了。头顶传来那人的轻笑声,我慌忙睁开眼,倏地跳开,往后退了两大步。

    “见过太子殿下。我大哥在书房。”我看着他的手将那灯笼解了下来,不禁有几分想伸手去接,往前挪了半步。

    他摇摇头,“孤不是来找世子的。”,那灯笼在他手上转了一圈,“孤是来寻你的,孤有话问你。”

    我盯着那灯笼,“哦”了一声。

    他挑了挑眉,“你便不好奇孤是怎么知道你是定远侯府上的?”

    我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殿下是太子,想知道什么不成?”

    “那你当日缘何不告与孤?”那灯笼又往相反方向转了一圈。

    我愈发奇怪地望了他一眼,“并非我隐瞒,殿下又没问。”

    他被我一噎,默了默。我正打算着怎么开口讨我那支玉簪。他忽的上前一步,我们二人便只隔了半步的距离。他略微低了低头,直勾勾望向我眼里,眼神里的迷茫多得像是大海里形单影只的孤船。他开口,缓缓问了一句:“我们从前是不是见过?”

    我心口那难受劲儿又泛了上来,仿佛带着黄连的苦味儿,不经意间觉着舌尖儿都苦麻了。只摇了摇头,答了一句“从未见过”,又往后退了两步,这才好受些。

    他闻言只轻轻嗯了一声,呢喃了一句“孤想着,也该是未见过的。”

    我心一横,还是问出了口:“前日里冲撞了殿下,实是有罪。可我那日掉了一支玉簪,想着殿下是否见过。”

    他眼中的迷惘退了个干净,又勾了一抹笑,“不仅见着了,现下就在孤那儿。”

    我心安了半边儿,斟酌问道:“殿下打算何时还我?”

    谁料他笑得更灿烂了些,“不还。”

    我怔了怔。实是想不明白,他留一根玉簪做什么。

    他接着道:“那玉簪,想必是他人所赠。”似是看出了我的疑惑,他又补了一句,“玉簪顶上刻了个极小的贺字。”

    那玉簪并未到过我手里,贺家姊姊是径直替我簪上了的,上头有什么我倒真不知,只懵懂跟着点了下头。

    他笑意减了几分,“明日孤差人送十支簪来,换你那一支。”

    我立刻开口:“不换。殿下既然知晓是他人所赠,我又岂能...”

    “那便是孤把它扣下了。明日送新的来,权当是补偿。”他打断我,语气生硬得很。

    他是储君,他说什么便是什么,我确是越不过他去。只能暗自怄气,这人委实不讲理。

    他见我生起气来,反而心情好了几分,上前来将手中暖炉递过来。我不明所以接了下,露在外头被风吹僵了的手一时触到暖意,活泛了几分。

    他小指上还随意勾着我那只灯笼,我看着心里诡异地想着,好在我做的那时候偷懒,便做得比寻常灯笼小了许多,不然这堂堂太子殿下,倒有几分像是个点灯的。

    这念头一转完,就见那“点灯人”的手往上走,停在我肩上,拢了拢我肩上披风,又把我随意系的已经松散了的结打开,重新系紧。

    那双手近在咫尺。他做这些的时候,低着头,目光专注而温柔。他的手看着修长纤细,实则有力得很,指节清晰,食指和拇指上有厚厚一层茧,系结的时候上下翻飞,是很好看的一双手。

    可我看着他的目光,看着他的手,只觉得胸口那苦味要淹没了我,一直逼上来,逼到我眼窝里,险些落下泪来。

    军营里曾有个叔叔,便是见风便泪流不止,后来解甲归田了。可我大致还未到那个年纪罢?怎的也患上了个见风落泪的毛病?

    我看着眼前这人,心下几分清晰了。怕是我同他八字不合,见着他我便容易患病。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8927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