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1 章

推荐阅读:宋先生你又装病深山田园:家有傻夫赚钱忙山河盛宴女县令傲娇摄政王,你命里缺朕龙婿大丈夫婚后被大佬惯坏了药妆娘子吃点儿好的盛世女侯

    既是天快亮了,我也没再睡下,可时辰尚早,若是我这时候起身,下人们也要跟着起来折腾的。便只裹着被子坐着,仔细回想方才的梦。

    可边回想着,边就忘了大半,末了回想了一顿只记了个大概。这情况也是常有,自打坠马那次后,刚开始夜里常梦魇,后来次数才慢慢少了些。是以我也不多纠结,虽说是日有所思夜有所梦,可这些梦魇内容记不得,带来的心绪都是蹊跷得很,我倒是愿意相信梦是假的。

    起的早本是精神些,可夜里这一梦搅得并未睡好,枯坐了一阵子,怜薇进来服侍梳洗的时候困意又泛上来。后面迷迷瞪瞪的,上了马冷风一吹,才清醒过来。祖母在最前头,母亲在斜后方一点,领着全府上下,乌泱泱一片。

    小时候同父亲他们启程,父亲就同我说,那些目光不必回头也能感到沉甸甸的压在背上,因而更得把背挺直了,承着天下人的希冀,方能于乱军之中,找得到上京的方向。

    马蹄哒哒响着,出了城门。我勒马回头望了一眼,东西市商铺都是早早打开了门做生意的,主道上也应是人流不歇,便是城门这处偏些,也能窥见其中几分繁华。也不知是在看什么,我只横着马,马蹄在原地踏着,静静看了一阵子上京城。

    直到二哥扯着嗓子喊了我一声,我才应了一句“就来—”,调转方向,手起鞭落,快马朝前奔去,追上队伍。

    是以并未看得到,就在我转身那一刹那,城楼上登上一人,腰间玉带上明黄系穗,疾步走上前,双手搭在围墙之上,望着我背影迅速追上了队伍,又跟着稍稍慢下来,一点点走出他视线之外,随着长路漫漫,汇入天边。他双唇微动,却始终没出声。

    幽草径边生,行客不堪留。

    虽是说着前线军情紧急,可又是雷声大雨点小的,等到我们一行人赶到了,也已是收拾了个七七八八。

    我在北疆呆了这些年,大致也晓得,胡人起战乱的最大由头,往往是物资。故而哪岁北地天公不作美,哪岁便就要兵荒马乱一阵子的。

    这年还算安稳,开春的时候父兄还是忙了好一阵子的,营帐里都找不着人,入了夏开始,他们竟也有了几分闲意。而我闲暇的时候自然更多些,将架上兵书听了个半余数,囫囵吞枣一番,也能纸上谈兵谈的头头是道了。

    夏夜漫漫,大哥便教我下棋。我初时是不想学的,曾见过大哥看棋谱,那专注劲儿我原以为是什么秘籍,偷偷溜过去瞧了一眼,便傻眼了。可大哥执意要教,诓我说棋道同兵道往往相合相通,观棋道便可观心,将我诓了个云里雾里,也就安分跟着他学了些日子。待到学了个七七八八,我竟有些痴迷此道,整日里拉着他陪我下棋。

    黑白子落,观其厮杀其中,一子动满盘皆动,生死一念间,颇有几分意味。

    后来大哥被我缠的不行,拉了二哥替他,二哥勉为其难陪我下了一下午,待到天色暗下去,他长出了一口气,道是:“待会儿我挑几本棋谱给你送去,二哥尽力给你挑图多字少的,保准儿本本都是精品,好妹妹,你饶了二哥罢?”

    我将黑子在手里抛了抛,“二哥此言差矣,纸上得来终觉浅,绝知此事要躬行的道理父亲天天念,我都记得了。”

    他咬着牙道:“你且先纸上得来,再躬行。大哥那棋术肯陪你耗上这么多天,也委实不容易。”

    我噎住,闷闷收了棋,捧着棋谱啃了半月。再拉着二哥对弈时,他大方落座,“我让你九子。”

    我也没推脱,先放好了九子的位置。等他一点点落到我套里去的时候,心在胸口跳的砰砰作响,一子落,大势已定。

    而他忽然抬头看了我一眼,笑得不怀好意,白子慢悠悠落下,一盘死棋又活了过来。

    等我收拾好山河,才真真是大势已定。二哥到了末了,瞧着就有些放水,最后堪堪平手。

    我咬着手指头,盯着棋盘,简直要盯出两个洞去。二哥伸手过来,将我头发揉乱了,笑着说:“这么短时间能练成这样,虽不如你二哥我当年,也是很不错的了。”

    我瞥了他一眼。

    他沉吟片刻,少有的正色道:“不可心急妄进,你请君入瓮的意图过于明显,太显露痕迹。还有,不可避重就轻。即便是想避其锋芒,也不是你这般避开就不管了的。”

    我点点头,他却又强调了一遍,“观棋观心,这些话你得听进去了。”

    日子四平八稳,就这般入了秋,又从秋入了冬。

    北疆的雪来得早,寒风来得更早。安插在胡人那边的探子传了个消息来,才将这平静打破了去。

    北疆这一片上,当以契丹为首,其他诸部落多归附于它,实力不可小觑。契丹同我大梁这拉锯战打了好几代,至今也未分个高低。

    而我降生前,正是最激烈的时候,战场之上一息万变,父亲那时风华正茂,一杆银枪不负秦家军威名,一年间生生打下了两座城池。而契丹内乱得厉害,阵前换将,先自个儿搅乱了军心,后好不容易稳定下来,这些年里只是不痛不痒的小打小闹几场,也未曾翻起大风大浪来。

    而探子带来的消息里道是契丹王年老昏庸,被旁系一支篡了位,整个王宫内帐大换了一次血。新王蛰伏多年,一朝而动,搅了风云。可也的确算是人物,这番动作暗中排布多年,草蛇灰线千里而伏,最终稳稳当当坐上了王位。

    这消息也是意料之中。毕竟新王近两年已是无冕之王,王帐决议实则多出于他之手。

    父兄接到消息之时脸色便凝重起来。这么看来,便让人不得不疑心,这些年的契丹的安分,更像是养精蓄锐。

    隔了两日,契丹那边便换了新的将领上来,重整军风。新王又派了第八子来督军,说是督军,也是历练。而传言里这八王子,与其父最为肖像,年纪尚轻,过了今年才满十六,身上人命倒是已然背了不少。王廷之战,他剑上沾了不少血。胡人之子,多似这般。

    而父亲也接到了圣旨,圣上有意叫秦贺两家碰头,同守玉阳关。玉阳关地势险要,乃兵家必守之地,若要出什么岔子,首当其冲也是这处。

    整个北疆一片肃杀之意。

    大哥在看军务,眉上之色倒是温和的。我守在他旁,手伸在炭盆之上烤着火,叹了一口气,“今年这年节怕是回不去的。”大哥瞥了一眼来,又继续看着手中军务,“这时候你还有这份闲心思?那不如径直将你送回去。”

    我将手翻过来烤着背面,“我才不要。只是有些怕战乱一起,底下将士回家重聚,便是遥遥无期的了。”

    他叹了口气,“你能有这份心很好。前线眼下是缺不得主将的,可也不一定便真会开战。”

    我点点头,想着也是,契丹那边自个儿都没完全理清了,想来是没闲暇功夫再生事端。

    秦贺两家抵达玉阳关不过相差了一日,父兄登时繁忙起来。历来都是分守互不干涉的,如今骤然合为一处,自然有诸多事宜须得商定,也足以看出圣上委实将此处当成了好大一块心病。

    都道是一山不容二虎,圣上也明白,第二日圣旨又下了一道,在玉阳关这地界上,任父亲为主将,贺将军为辅。理由也说得过去,总归父亲身上是有这道侯爵位的。

    两家各处城池都留足了戍守的将士,带来的也是千挑万选的精锐。此番布局,应是万无一失的。

    而反观契丹,王廷之中还是有细微反对之声,要想一个个把这些扎进肉里的细刺挑干净了,还是要费一番功夫的。

    父兄所议之事虽不瞒着我,可欺我年纪小,也并不刻意说给我听。他们平日里也忙得很,我自然也不能缠着问。

    上天待我不薄,这时候便送来了极好的消息来源,还能一点点细细解释个清楚——贺盛。

    自打同戍玉阳关伊始,这厮便时不时过来转上一圈。

    我还拉着他对弈过两局,依旧是我执黑子。那时候被二哥教训了一顿,我回头认真将他说的毛病改了改,自以为棋艺大有精进,可惜两个哥哥后面忙得很,我不得对手,也只能纸上谈兵罢了。

    如今遇着了贺盛,他虽自然比我忙的多,可也没忙到父兄那个份儿上,还是挤得出时间来陪我手谈几局。

    第一局时他本势如破竹,被我巧妙引入重围,输我半子。我高兴得找不着北,抬头看他,他也只笑着看我,于是我清了清嗓子,装腔作势同他道:“不可心急妄进,此乃大忌。”

    他看着我一脸正经的模样,没忍住笑出了声。我默默翻了个白眼,将棋盘收拾好,他又忍着笑说:“是,你说得对,我记下了。”我大大方方将黑子递过去,自己拿了白子来,请他先落子。

    他咳了两声,也没再推辞。

    这一局我便是体会到了何为四面楚歌八面埋伏。

    终了,他随手翻了翻我放在案边的棋谱,翻了几页便说道:“这棋谱是难得,可要你来看,是有些为难了。”

    我有些赌气,“怎的就为难了?我看着好得很。”

    他轻轻摇了摇头,从后头翻了一页,随手一指,“这局怎解?”

    我看了片刻,想了几个法子,又自个儿否了,便理直气壮道:“我还未看到此处。”这也是实话。

    他好脾气地指点了几句,见我通透了,方才将棋谱收好,“我回去替你找找看,有没有合适的。”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0081.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