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2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我还未来得及拿到他新给我挑的棋谱,便陡然变了天。

    父亲和贺将军得了圣意,圣上一心想趁此良机收复失地,将玉阳关以北燕勒、丰平二城攻下。是以这些日子里整个军营骤然森严起来,父兄面上皆是凝重之色。

    兵法云,知己知彼百战不殆,可如今契丹新换上来的将领可谓是不知根也不知底,就连对八王子耶律战亦是一知半解。而秦贺两家镇守北疆多年,作战风格早是暴露了个彻底。

    我单看大哥紧锁的眉头,便知晓此战不易。现下正是冷的时候,我大梁的将士自然比不得胡人对气候的适应。说是难得一遇的机会,可也算不得良机。

    贺家攻丰平城,秦家攻燕勒城。即便是近一点的丰平,离驻守的玉阳关也有三日的脚程。两城之间又有一日半的脚程,要的就是同时发难,打胡人一个措手不及。

    几近是倾巢而出的架势,大军整装待发。我央了父亲半天,父亲依然不允带我一同。就连大哥都劝我道:“这不是闹着玩,这一仗胜负难料,你若跟去了,我们无暇分心照顾,不若留在玉阳关里,我们也没有后顾之忧。”听了这话,我也只好作罢。

    大军出发那日,我亲手替父亲系上铠甲,眼眸低着,一心想着系紧一些才好。这必然是场苦战,待大军回来,也不知是什么时候。父亲伸手轻轻拍了拍我头顶,笑道:“怎愁眉苦脸的?不必等春风吹回来,我同你哥哥们便回来了。”

    我也笑了笑,“那安北就备好酒菜,等着给父兄接风洗尘。”

    父亲连应了三声好,跨上战马,马前蹄高高掀起,一声嘶鸣。战鼓忽的擂动,声声直扣人心。旌旗高扬起,浓墨绘的“梁”居正中,右下有小篆写的“秦”字。

    风刺骨呼啸而来,卷起黄沙,也蔽不住铁甲寒光。我登上城楼,目送大军浩荡远去,心下忽的有了几分忐忑。

    军中精锐近乎都随父兄出动,留了小部分仍驻守此地,贺家那边儿的情况我不清楚,只知我军中如今在玉阳关内拿主意的是父亲身边一位副将,姓卢,算是看着我长大的。

    用了午膳,本该是小憩的时辰,我却愈发觉着心下不安。便从我营帐出来,径直进了大哥帐中。素日大哥在军中时,都是任我出入的,如今自然更不会有人阻拦。

    大哥帐中挂了一幅北疆地图,我立在那处,盯了许久,思绪乱成了一团。

    我伸手按着额头,轻轻合上双眼,这若是一局棋......

    我眼前是黑白两子较着劲,黑子是胡人,白子是我朝大军。如今白子兵分两路,气势汹汹,委实没什么不妥的地方。

    可若是黑子...我耳边倏地回响起二哥说我那句“冒进逞勇”,浑身一个激灵,登时睁开双眼,快步向前,手滑过地图。

    若是径直弃了此二城,集中兵力攻打玉阳关,也是一个“措手不及”。只消在那二城兵力回援前拿下玉阳关,便可成包夹之势,里应外合......片甲不留。

    我无意识地咬着左手大拇指,仔细看着地图,可仔细看着,又觉着不妥。

    这不是棋局,棋局输赢不过一笑间,因此我才敢“冒进”。这数万大军之事,倘若契丹真是这个打法,岂不是如儿戏?且不说能不能赶在回援前拿下玉阳关,便是关内诸城驰援及时,也是够他们喝一壶的了。

    这打法着实有利可图,可这几率未免太小了些。

    我心下有了这个念头,虽然知晓多半只是我妄加揣测,可也堵得慌。是以晚间只用了一碗牛乳羹,思虑再三,还是去寻了卢副将。

    我打开营帐的帘子之时,卢副将也正端详着北疆的地图。我喊了一句“卢伯”,走到他近旁。

    他见是我来了,脸上的皱纹笑的更深了些。卢伯年纪比父亲还要大一些,旁人这个岁数上早该是儿孙满堂的,可卢伯自十五岁来了北疆,便鲜少有回家探亲的机会。如今也只一子一女,儿子同大哥差不多的年纪,女儿比我还小一岁。

    我记事起,他便对我像亲女儿一样。小时候父亲对我严苛,我练枪不用心,便罚我练一整夜,还练不好,便不让用第二日的早膳。

    卢伯就点着灯笼替我照着,打着呵欠陪了我一整夜,热着羊乳叫我休息的时候喝。我蹲在地上喘着粗气,他便心疼地递水来,“侯爷也真是,对女娃子这么苛刻做什么。这要是我家那闺女累成这样,我不得心疼死了去。”他看着我把水灌下肚子,接着道:“就是世子小时候,我看侯爷也没训得这么狠。”

    我小时候要强得很,最是听不得别人拿我是个女孩儿这事说事,闻言将空碗往他怀里一丢,赌气说:“女娃子怎么了?我倒要看看到底是哪里比不上他们!”

    他退了几步将碗收好,蹲在地上看着我舞枪舞得愈发带着狠劲儿,笑着说:“是是是,哪儿比不上了?咱们安北比那些个毛头小子强了千倍百倍不止。”他喝了一碗水,“哎,小兄弟,你轻着点使劲儿。你这练法,等到赶明儿早,侯爷来看的时候,该使不上力了。”

    自此以后,军营中叔叔伯伯们见着我面儿,就唤我“小兄弟”,我为这事儿还生了他两天气。

    将士们平常得了假是能逛城郭里的市集的,等到我再大一点儿,他隔几个月便给我买身新衣裳来,我又不穿,平素里都是着哥哥们一般的衣袍的。便问他买这些做什么,他搓了搓手,说:“我家闺女就比你小一岁,这老见不着,也想得慌,看着你穿跟看着我闺女穿似的,也是求个安慰嘛。”听了这话,我便偶尔得空穿上在他面前晃晃,而后便把衣服收到木箱里。如今也攒了好大一箱。

    “怎这个时辰来看你伯伯了?”卢伯将地下炭盆拨得旺了些。

    我犹豫了片刻,还是将心底的顾虑同他讲了。我本以为卢伯会笑我还是个孩子,说我想的不周到,谁料卢伯竟字字认真听了,又对着地图思索了片刻,才同我说:“你所说还是有几分道理,可这时候传消息去给侯爷,无疑会动摇军心。大战在即,这也只是我们的揣测,并无确切的证据。”

    他手从玉阳关上滑过,点了点离此处最近的关内枯榆城,“不如先一步传消息到枯榆去,那里驻扎了一万大军,管事的是州牧王岩。叫他警惕着,若是玉阳关出事,便能先一步驰援,再将消息往后递。”

    我闻言点点头,确是最好的处理办法了。

    卢伯赞赏地看了我一眼,“真是长大了,能想到这些,很不容易。”

    我又陪他坐下来闲谈了一阵,看着他写好了给那王岩的书信,差了人快马加鞭送去。直到夜深了,才回了营房歇息。

    第二日,送信的还未回来,我自城楼上远远望见一队兵骑踏尘而来,不由得手脚冰凉,刚想令人将城门关锁,再仔细一看,领头那个,不是贺盛是谁?

    不知他为何半途折返,我下了城楼,将手指放在唇边,长长吹了一声哨,小红马撒开蹄子奔过来,我跃上马,自城门而出去迎他。

    等奔到了他近前,便调转方向,同他一起往回走着。

    我们皆放缓了速度,还不等我问,他便开口:“我心下总不放心留你自己在这儿,便禀了父亲,回来玉阳关守着。”

    我不由得有些感动,“你也不必半道折返,贺将军该训你了的。”

    他语调轻快,“父亲不缺人,再者,玉阳关才是兵家重地。”

    几句话间,便进了城门。

    正是晚膳的时候,我便同他一起用了。有一道烤羊腿,很大一只,占了整个盘子,通常是要切成小块儿,蘸着酱料吃的。他拿了一只小碟子,用随着菜品呈上来的匕首将羊腿片成片儿,放在碟子里,积了厚厚一堆,方才递到我面前来。

    他做这些的时候我正埋头吃的欢快,也并未注意到。

    我取一小片蘸了酱料送进嘴里,嚼了两下,同他说:“知道你刀功好,也不必切成这么薄,太薄了反而失了口感。”

    他又将那小碟子拿回去,换了一只空碟子,笑着应了一声“好”,重新替我片肉。这次果真是厚了一些,一片片却还是一样的厚度。

    我看着他切肉,忍不住眉眼弯了弯。即便是大哥素日再照顾我,像片肉这等事,也是不会理的。

    他见我一直盯着他,手中的匕首偏了偏,这片儿就厚了些,问我:“你先用着别的,一直瞧着我作甚?”

    我把那片切厚了的抢过来丢进嘴里,对着他无可奈何的目光,咽下去了才说道:“没什么。就是见你如今这般模样,有点想不起初见你时,你...”我斟酌了字句,“你嚣张的样子了。”

    他许是想起那时候的事来,耳朵尖上竟泛了红,我咬着筷子,饶有兴趣地盯着他耳朵看。

    他忿忿将我嘴里的筷子拿了去,将肉往我面前重重一放,“吃都堵不住你嘴。”,耳朵却是又红了一些。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0422.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