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 27 章

推荐阅读:我在豪门当夫人河神新娘龙婿大丈夫宋先生你又装病婚后被大佬惯坏了山河盛宴帝道独尊天唐锦绣富贵闲人(穿书)被亲爹托付给少年仙君后

    我自力更生用完了一碗酥酪,意犹未尽地舔了舔嘴唇,看着太子并不十分欢愉的脸色,决定破天荒的做一件好事。

    边打算着边心想,当今这世道,像我这般愿意顺水推舟促成一段将相王侯佳话,而后全身而退不求功名利禄的好人,委实难得。

    好容易挨到了午憩的时候,太子看着我歇下,转身要走,我伸出手扯住他衣裳,神秘莫测道:“殿下申时过来一趟可好?”

    他脚步顿住,笑的极温柔,眸中星光点点,应了一句好。

    我被他陡然放柔的声线吓得一激灵,心下不由得更加敬佩几分,果真是一国储君,我话至此,他便知晓我想做什么。

    除了敬佩,更有几分欣慰,看他这模样,是真心想拉拢贺盛的。

    是以他甫一出去,我便写了一张“申时于我帐中有要事相商”的小纸条,叫人送去给了贺盛。

    我眠了小半个时辰醒过来,见时辰还早,十分贴心地在炉上温了一壶酒,备好了两副杯盏,才出门将地方腾出来。

    于我想象中,此二人该是相见恨晚,惺惺相惜,把酒言欢,酒到酣时,没准儿把子都拜了。千百年后,史书上浓墨重彩记着贤君良将,而我深埋功与名。

    我自然是没瞧见,实际上,申时一到,贺盛推了身上冗事,掀开帘子走进我营帐中时,太子已负手立在里头,两人对望了一眼,脸色俱是阴沉了下去。

    “你怎么在这儿?”“殿下怎么在这儿?”同时响起。

    虽说没有把酒言欢的场面,可好在我准备的那一壶佳酿是没浪费的。也不知是谁挑了个头,两人在我营帐前空地上比试起来,太子持剑,贺盛持刀,打得盛大至极,两人都诨忘了开头说的“只是讨教,点到为止。”

    而这两人一个刚历苦战,一个日夜兼程片刻也不敢耽搁地赶了好几天路排兵布阵,皆是没什么翻上天去的气力了。

    是以当太子的剑逼近贺盛的喉咙,贺盛手中的刀对准了太子后心之时,两人皆是收了势,各退几步,低喘起来。

    而后那一壶酒成了给这两位顺气用的。

    他们两人斗殴的时候,我正在先前的主帐里头。自从父兄启程,主帐便是卢伯在住。如今大战刚过,没腾出人手来收拾,里头的东西还是他在的时候一般。

    我是惯不爱收拾东西的,营帐里头基本都是两个哥哥去找我的时候看不下去收拾两把。可卢伯是个爱规整的,原本连胡子都要每日剃的干干净净,只是守城时太忙乱,才疏忽了这些。

    案上还有一副摊开一半的地图,只写了个开头便被折起来放在一边的家书,军务册子,杂乱扔着的兵法。

    我一一收拾整齐了,规矩放好,一面做着,一面同他絮絮叨叨。

    话说了一半,我十分自然地跟了一句,“卢伯你说呢”,半晌没有回音,手上的动作才慢下来。

    他说他家在南方,是三月里会烟雨蒙蒙的南方,他那比我小一岁的闺女,也跟烟雨似的,又柔婉又好看。

    他尸身是按着一品大将的规制送回乡厚葬的,赠了谥号,妻子儿女皆有很好的安置。军伍中人,能得此结局,本是算好的。

    可我心里头清楚,若不是为了救我,他本该是能锦衣还乡,颐养天年,含饴弄孙,而不是孤零零躺在阴暗潮湿的泥土里,死前都没能再见上心心念念的女儿。

    我抹了一把眼睛,“卢伯你真是,什么给我的念想都没留下,我想找你说说话,还得跑南边儿去。”

    主帐里空荡荡的,只有我一个人的声音。那个笑着唤我“小兄弟”的声音,终是再也不能响起来了。

    我朝南跪下,郑重磕了三个头,才退出来。

    傍晚传了消息来,说是父兄同贺家先一步汇合了,马上便到玉阳关。

    虽是夺得二城,可这其中太过曲折,是以并未安排大规模的庆功宴,只私下里各设了小宴,分了酒食下去,允将士们放纵一夜,一扫先前的阴霾。

    出城来迎的时候,我观太子与贺盛脸色,我备的那壶酒烈得很,为的就是让这两位尽早酒后吐真言,如今看这二人皆是面色红润,十分欣慰。

    父亲一马当先,下了马后先向太子行了礼,便冲我过来,面含担忧,那架势像是要在万军之前将我举起来上下看看还是不是全须全尾的。

    幸而我左臂上的伤十分瞩目,他的举动本明显是有这个冲动的,又怕动到我伤口,只好作罢。

    我十分配合地在原地转了个圈给他看,以证明自己并无大碍。

    这空里两个哥哥也走了上来,大哥还算矜持,二哥已然将我左手扯着上下动了动,庆幸地感叹了一声“好在没伤着筋骨。”

    此时底下还有数万大军,我顿感前两日身先士卒为国捐躯的威风形象被掷了一地,赶忙趁他们再说话前抢先说道:“说来话长,回去说,回去说。”

    待父亲将军中安顿好,已是用晚膳的时候,太子十分有眼力见地先走了一步,是以便只剩下了我和父兄。

    我边用着膳边同他们讲了这些日子里发生的事儿,当时觉着惨烈,真过去了再回头看,也便淡然了些。只是说到卢伯的时候,停下了手中动作,低下头去,声音仍不免带着湿气。

    父兄亦是缄默。卢伯资历最长,是父亲的左膀右臂,也是看着两个哥哥长大的,早就如同亲人一般。

    父亲沉着声音,“太子殿下安排的很好。明日我再交代一些下去,也算了了卢副将的心事。那耶律战,我必叫他血债血偿!”

    我举起一杯酒,“还未敬过父兄凯旋。”

    父亲举杯饮尽,吩咐我道:“你伤未好,不能饮酒,换上茶水来罢。”

    我依言换了茶上来,大哥含笑说:“这杯便是我同你二哥敬你罢,守住玉阳关,小妹辛苦。”

    二哥跟着十分欣慰地说了一句:“是长大了。”

    我刚喝尽杯中茶水,便听父亲冷笑了一声,“你这两个好哥哥这几日没少犯诨。你二哥冲动行事便罢了,你大哥不看顾着点就罢了,还纵着他。若非我提前留了心,这两人便领了兵径直冲进胡人圈套,自个儿跳上砧板了。”

    我十分羞愧地摸了摸鼻子,心下清楚这是为着谁。

    这顿晚膳用的十分欢愉,不觉便是近一个时辰,想着父兄奔波劳累,应早些歇息,我便先一步告退。

    又在外头溜达了一圈,看着天幕星垂,军营中一堆一堆的篝火燃着,将士们喝的有些醉了,大声唱着家乡的歌谣,我驻足听了好一阵儿,才往自个儿帐中走。

    我掀开帘子走进去,点起烛火来,一转身被一个黑影吓了一跳。

    太子坐在前头,本是闭着眼小憩,见有烛火燃起来,便睁开双眼,那双桃花眸里全是醉意。

    我秉着蜡烛退了出去,四处望了一圈,确认自己没走错地儿,才又进来。

    这一进去,便见他端正坐着,目光凌厉。我试探地唤了一声“殿下?”,见他没什么反应,又向前,将蜡烛安置在他靠着的案上。

    他身上好大的酒气,我不禁笑起来,这人醉成这副模样,还不忘摆出架势来。

    他这幅样子叫人更想作弄,想着他如今该是喝断片了,什么也记不得,我伸手将他脸往两边扯了扯,又往中间按回去,如此循环往复,自得其乐。

    过了片刻我才意识到我在做什么,登时轻轻抽了自己一耳光,莫不是叫他身上酒气熏醉了?

    而我陡然这一抽手,他被往前一带,滚到了地上。

    我怔怔看了他片刻,见他丝毫没有要起来的意思,不由伸手按了按脑袋,而后认命地叹了一口气,费了好大一番力气将他扶起来。

    他如今这模样,怕是坐不起来了,只好将他扔到我榻上。

    我想着去给他要一碗醒酒汤来,刚转身要走,便觉右手被他拉住。我挣了挣,不仅没挣脱,还将他人往榻下扯了扯,小半个身子悬空。方才将他扶起来费的那番力气我还记得清楚,慌忙将他推回去。

    “你不让我去拿醒酒汤来,那你便醉着罢。”一只手被他拉着,我只好勉强用足尖将凳子够过来,坐在他跟前。

    我想着先前听得那些话本子里,这时候他约莫是要唤两声“娘亲”牵扯出一段宫中秘闻,或是说梦话牵扯出一段宫中秘闻,总之我全然是抱着一颗想听宫中秘闻的心,才没径直将他这手剁了去。

    等了片刻,他呼吸却逐渐平稳起来,我大失所望,用左手试着掰开他那只手。谁料只掰开了一半,他仿佛有所知觉,重新握了上来,这回还更紧了些。

    他口中果然喃喃着,我凑近了些,听得他口口声声唤着“安北”。

    我错愕了片刻,比照了一下自己同他的年纪,确认了自己绝无可能是他娘亲。

    听闻做梦的时候,还是可以对话的,我犹豫着引他开口,“我在呢。”

    他果然接上了话,“你别走。”

    我想着怎的拿个醒酒汤叫他这一搅和活像是生离死别似的,一时不知该说些什么。

    他像是急切了些,眉头都皱了起来,声音里带了一丝不易察觉的祈求,“别走。”

    我腾出一只手来按了按他眉心,“不走不走。”

    我没见着他梦里自己到底做了些什么,到了后半夜没撑住昏昏沉沉睡过去时,竟也断断续续做起梦来。

    梦了些什么记不真切,只是心口疼得慌,我被他梦话惊醒时,还以为是睡姿不得当,压着心口了。

    睡了一半被吵醒不是什么好体验,尤其是对方躺在榻上醉话不断,而自个儿窝在凳子上浑浑噩噩的时候,我忍无可忍,低喝了一句“闭嘴!”

    他果然安静下去。我换了个舒服点的姿势继续窝着,也睡了下去。

本文网址:http://www.51nuelian.com/xs/1/1566/790768.html,手机用户请浏览:m.51nuelian.com享受更优质的阅读体验。

温馨提示:按 回车[Enter]键 返回书目,按 ←键 返回上一页, 按 →键 进入下一页,加入书签方便您下次继续阅读。章节错误?点此举报